第12章 送柴侍御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510字
  • 2021-07-27 11:08:17

青色的山岭,白色的月亮,黑色的夜,将晚间的颜色一分为三。

王昌龄转眼看看身后,一条碎石路弯曲而细长,在月光下闪烁着银色光泽,如一条匍匐在山脚的白蛇。

“柴侍御,走了这么远的路,你累不累?”

“路上的碎石这么扎脚,你疼不疼?”

王昌龄突然看向右边的柴侍御问她。

柴侍御停下脚步,她皱皱眉,银白的双眉皱起,如两条拱起身子的银蚕,卧在两颗黑圆水晶般透亮的眼珠上匍匐。

“鞋子确实被石头扎到了,走了这么远的路,我也确实有点累了。”

她和王昌龄今日黄昏时分在一家酒馆吃过饭后,就一刻也不停息的赶路。

到现在月亮早已爬上山头,探出光亮的脑袋,毫不顾忌的偷看山下赶路的行人。

“你抬起脚,我看看你的鞋子被扎破了没。”

王昌龄停下脚步问询柴侍御,她一介女流,况且他们行了大概有两个时辰了,他还真担心她的脚会在这条石子路上,被凸起的尖锐石子扎破。

他是来送人的,务必要确保她的安全。

闻言,柴侍御先是在原地犹豫了片刻,而后真个把右脚给轻轻抬了起来。

一颗小小的石头从鞋底恋恋不舍的滚下来,另一颗则还在鞋底上深陷着无法自拔。

看完后,王昌龄也把自己的鞋底左右看看,仍然平滑如初,并未吸引到任何石子攀附。

“看来柴小姐不仅脸长得好看招引月亮偷看,脚也必定长得很漂亮了,招惹冰冷无情的硬石头都动了情,纷纷争相攀附。”

王昌龄希望自己的俏皮话能够化解柴侍御鞋底的尴尬,未曾想到尴尬反而被转到了自己的身上。

“王官人说的哪里话,月亮只是天上的一颗星辰,在夜晚周而复始的转来转去。”

“石头只是地上用作铺路垫脚的石头,只是因为它比鞋底硬得多同时又小得多,方才会嵌进去,”

“说真的,我还真希望是月亮在偷看我,而不是人在偷看我。”

“说实话,我还真希望是硬石头动了情,而不是有人动了情。”

王昌龄闻言低头不语,只是看着柴侍御的鞋底,道:“你的鞋底很薄,都快被石头给扎穿了,再继续走下去,很难说你的脚不会流血。”

“但凡我的鞋底比某人的脸皮厚上一点,也不会被扎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柴侍御黑色的大眼睛看看王昌龄,又看看他的鞋底,道:“你的鞋子质量这么好这么硬,能不能借给我穿穿呢?”

“柴侍御不嫌弃我的鞋子,既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鞋子的荣幸。”

王昌龄抬起头,端详着柴侍御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的鞋子硬是够硬,大也够大,你的脚伸进去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至于它会不会携带什么气味,就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了。”

“你若是还想穿,可以来验验货的,或者假装闻不到也行。”

柴侍御闻言断然回绝了他和他的鞋子。

“如果是你的衣服破了,我可以把我的借给你穿。”

“如果是你的斗篷破了,我可以把我的借给你穿。”

“如果你实在是很冷,我也可以把我自己借给你穿。”

柴侍御对上王昌龄的双眼,她问道:“你在看什么?你是在看我的美貌吗?”

王昌龄笑笑,“我来说说我在看什么,以及你美在哪里。”

“我在看你的眉毛。”

“你眼睛上的两弯新月,比你头上的那颗满月,明亮多了。”

“我在看你的鼻子。”

“你眼睛下面的山丘,比你旁边的这座山峰,还要挺拔。”

“我在看你的嘴唇。”

“你鼻子下面的樱桃,比我尝过的所有樱桃,都要可口。”

“我在看你的下巴。”

“你嘴唇下面的瓜子,比我嗑过的所有瓜子,都要香甜。”

“我在看你的脸颊。”

“你鼻子两侧的脸蛋,要软过新打开的鹅黄,吹弹可破。”

“我在看你的耳朵。”

“你脸颊两侧的耳朵,比我见过的所有耳朵,都要灵敏。”

“我在看你的耳坠。”

“你耳朵下面的耳坠,比我听过的所有风铃,都要悦耳。”

“我在看你的眼睛。”

“你眉毛下面的宝石,遮蔽世上的一切光华,日月星辰。”

“我在看你的额头。”

“你眉毛上面的光洁,盖住人间的白练长江,天上银河。”

“我在看你的青丝,是飞瀑三千。”

“我在看你的手臂,是雪白胜藕。”

“我在看你的小脚,是款款金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