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入黄河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201字
  • 2021-08-29 22:16:58

“黄河水急,慢到久久无法送我到对岸。”

“黄河水浊,澈到早早涤净我的人生路。”

傍晚,湍急黄浊的河流被两侧的苍山夹在中间,一条漆黑色大船如飞矢从河中射出,破风前行。

此去家乡的路上,他只觉归心似箭;此番归去的路上,它只觉风轻云淡。

韦应物站在船头栏杆旁,他双手抓紧护栏,举目眺望远方,仿佛已经看到了天那一方、水另一头的家乡。

水天相接,天水一色。

我家两别,家我不见。

狂风从前方刮来,将他的衣服刮的猎猎作响,他的黑色长发随风乱舞。

水汽弥漫周身,将他的全身浸透,他的白色丝衣紧紧贴在他的胸前。

“韦公子既然嫌慢为何还要言水急?韦公子既然觉澈为何还要言水浊?”

韦应物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色袍服的女子向船头走来,夕阳之黄光散落在她的身上,颇有一种青黄相接之意。

那女子来到船头,十指青葱轻握栏杆,她也抬头看了看韦应物,然后看向前方扫来的大风快水。

“我无法否认黄河此时的急流和浑浊,也无法否认我心中此刻的急流和浑浊。”

这女子名白锦,此次随他一同返乡。

见惯了京城的繁华和喧嚣,难免生出对乡野清幽和静谧的憧憬。

“风水好大,吹的我都快站不稳了,唉——”白锦正说着,身体突然向后倒去。

“你真的弱不禁风呀,”韦应物连忙伸出右手,将其揽入怀中,拨拨她被吹的凌乱的头发。

“我无法否认黄河此时的风流大汽,也无法否认韦公子此刻的风流大气。”白锦看看前方,又抬眼看向韦应物。

这干脆流利的身法,算是折服了她。

她这个美人刚刚遇到了危险,但也遇到了英雄出手。

“看来你对我的贸然下手相当享受,那我就这样抱着你吧。”韦应物收回远方的目光,低头看了她一眼之后,突然笑了一声,手臂不禁紧了紧。

入手处,手感还不错!

白锦并未反抗,她将双手转搭向他的双肩之上,看向水侧连绵不绝的青山上的树木,山腰处飞流直下的瀑布,以及山脚下散落的村庄人家。

然后,她又转头看向了前方的大河,一边聆听风声水声,一边聆听自己的呼吸心跳,一边聆听他的呼吸心跳。

“嘎嘎,”突然又有一道雁叫声响起,只见一只大雁自云天间迅速飞过,去向不知名的远方。

“你被我包围,我被船包围,船被水包围,水被山包围,山被地包围,地又被天包围。”韦应物转眼看了数次,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天穹之上。

“我被你保卫,你被船保卫,船被水保卫,水被山保卫,山被地保卫,地又被天保卫。”白锦也抬眼看了看天边,她的衣服被风吹破、被水打湿,他就成了她的衣服,为她遮风、为她挡雨。

“我要你抱我一生一世,可好?”

“天将地俘虏,地将山俘虏,山将水俘虏,水将船俘虏,船将我俘虏,我将你俘虏。”

“简而言之,就是天将地俘虏,我将你俘虏。”

“我是天,你是地!”

“天将地保卫,你将我保卫。”

“你是天,我是地!”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船头上,水汽弥漫,狂风呼啸而来,衣服呼呼作响,长发在风中飞扬。

他们全然不曾理会。

他低下头向她吻来,她轻轻闭上双眼。

寒树依微远天外,夕阳明灭乱流中。

“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