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群妖乱舞
  • 邪阳
  • 毒白
  • 2644字
  • 2013-09-03 18:56:00

洛寒陡一惊见那雾中红袖飞射而来,自是不敢大意。却是此刻正正处于破屋残室之间,那红甲大蛇又恶视眈眈的盘在一旁,不时吞吐着红信,以做时时攻来之势,自知已然无处可避。

此下时急,哪里再容多想,洛寒满蕴灵气,荡剑一横,且在同时大喝一声:“开!”

唰!

一剑横扫,恰如涛来,正正与那红袖撞在了一处去。

那长袖如虹一头就撞在了剑芒上,随而洛寒就觉得有一股滔天大力直从剑上猛袭而至。

咕咚,咔嚓,咔嚓……

这一股来势极为迅猛,洛寒凝起全身灵力死死相抵,却仅在一息之间便全全瓦解了去,随而就被那一股大力直直的推了出去。

轰隆!咔嚓,咔嚓!

众众蛇妖只见一道红光径从眼前忽闪而过,且在同时连连闷声犹似齐发,震得整座春香楼都不由得晃了几晃,几欲坍塌。

再一看时,却是那七八面墙壁上都被生生的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来,就连那放置期间的数张大床也都全全折断,破成一片。

尘烟漫漫之中,只见那最后一面墙壁之上,有一青衫少年两脚凌空,正正紧贴着墙面,半低着头。他的手中仍然死死的抓着剑,那剑上紧紧地绑着一抹红绸。

那一抹红绸虽从雾里来,却似实质一般极具威能。更像是一根五丈红梁把那少年牢牢的顶在了墙上。

“哼,小子,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倒是都使出来啊!”那红蛇女妖狠狠地哼了一声,随而身形一变,又化成了半人半蛇的样子,一路伏伏的向前走来。

洛寒半低着头,正被死死的抵在墙上,却也能清清楚楚的看见她正缓步摇摇的向自己扭来。五丈,四丈,三丈……

那女妖越走越近,片片鳞甲摩擦着满是碎石的地面,不时的发出阵阵极为刺耳的沙沙声。洛寒想凝起精神来,挣脱这红绸去,却是空空费了好大的力气,最终却仅仅是动了下手指。

红绸的尽头是一片淡淡如纱的雾气,那雾气中的红衣女正虚虚渺渺的立在半空之中。她脸上戴着一副鲜红的面具,自然是看不清有得什么表情,只是凝凝的立着一双满是寒光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自己,从墙上的破洞里能看见那一众女妖也正呆呆的望着他,只是那眼神已同看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洛寒体内的灵气不知道什么原因,仿佛已被牢牢禁锢了住,竟是半点都运转不得,整个身子也动不了分毫,全身上下更是疼痛的要命,甚至有几根骨头好像都断掉了,就连喘息都变得极为艰难。眼前那一片红纱赤影也渐渐淡去,现出那一切原本的面目来。

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就体内的血液,正自汩汩奔涌,大浪扬扬,仿佛比之刚才更为凶猛了许多去,恰如山洪来袭,怒海奔江一般,直直的要破体而出。

就在那血浪汹汹间有一股极为强烈的愤怒、仇恨直直的凝成滔天杀意,满满充塞在心。

洛寒手中有剑,却生生动弹不得。

洛寒的心中有万千的杀意,却半点也施展不出,只能眼望着那妖女满带着一副捕食者胜利的笑容朝着他一步步走来。

噗——

杀意涌涌,气血滔滔,洛寒一个控将不住,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那鲜血满满抛落,正有大半全都洒在了面前的红绸上。

那红绸一经沾血,竟然嗖的一下消失了去,随而那雾中红衣女也渐渐化去,只剩那眼中的两点寒芒闪闪耀耀,只是看起来要柔顺了许多。

啪嚓——

失去了那红绸的抵撑,洛寒空然掉落,却已站立不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叮当——

恰在同时,那赤红雾气也消散一尽,化成了一块三寸大小的红木牌,从空而落,惊惊有声。

红蛇女妖愣愣然的站了住,其他蛇妖也乍然一惊,随而全都齐齐的望向了洛寒。

“天煞血脉!这小子惊然是天煞血脉!”一个女妖禁不住大声叫道,那声音中竟是有一股难以言表的震惊和欣喜。

所有的女妖都齐齐的摇身摆尾,紧着往前凑了过来,甚至还有不少都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不住的吞吐收缩,看那样子却是极为的眼馋。

“都给我站住!”那红蛇女妖猛然转头,朝着身后群妖大声喝道:“这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

众妖一愕,纷纷站了住,却是没有一个微有退却之意,反而有妖径从口中吐出宝剑来,那两眼仍旧死死的盯着洛寒,那一双双眼神就如同贼寇遇到了金山,饥民望见了烤猪一般,死死的锁了住,却是怎地也不愿放开去。

“退后!都给我退后!听见了没有!”那红蛇女妖也从嘴里吐出一道白光,探手一握变成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冲着群妖大声的厉喝道。

“红姐,这天煞血脉,你却要单单独享不成?!”一个白底绿花的蛇妖大声问道。

“是又怎地?”那红蛇女妖又往前迎了一步,威威吓道:“谁想要分食,且先问过我这把剑再说!”

“红姐,你的修为的确是比我们都高,但是你能把我们都杀了吗?这天煞血脉是我妖魔一道最最珍罕之物,只得一滴便胜百年修行,这却是整整一个人呢,恐怕千年之内,你都消化不尽,且不如给姐妹们分出一半来,也免得伤了和气!”另一个黑底白花儿的女蛇妖出声劝道,不过她也恰恰正是方才第一个拔出剑来的。

“休想!却在方才你们都站在一边等着看我的笑话,这一发现是天煞血脉了倒想着都来分一杯羹!哼,谁要敢动这小子一根毫毛,我立刻就让她烟消魂散!”那红蛇女妖长剑一横,立时就从那剑上散出一股淡淡青光来,荡出一片脆脆之声。

“那还等什么!大家一起上,平分血肉!”那妖群中一个长的极为丰满的黑色蛇妖,长尾一荡,咔嚓一声,把这间房子的墙壁整个的砸塌了去,随而未待那烟尘消散,便自挺剑而出。

其他蛇妖虽也抱着一种先去先死的想法,但也十分清楚,这红蛇的确修为颇高极难对付,若是此时再不出手,怕是就没得机会了。于是互相望望了一眼,便也纷纷挺剑而出,直奔那红蛇而去。

“全都找死!”那红蛇女妖大喝一声,疾舞长剑径奔群妖冲了过去。

唰唰唰!

那一柄柄或宽或窄或长或短,形态各异的长剑之上几乎同时闪起一道道激闪寒芒,那道道寒芒反映着烛火灯光把各自的身形陡然扩大,远远的投射到墙面上,或狰狞或妩媚,或是邪气荡荡,或是杀气冲天,在这楼中尽尽舞摆开来。

剑声潇潇,嘶声厉厉,砍断了门窗,劈塌了墙壁,不时发出一阵阵大乱之声,尽尽荡在这楼中内外。

妖气荡荡,尽把那楼中烛火尽尽吹熄,剑声潇潇,时有几声惨叫荡荡传来,更使这迷离夜色大增几分诡异。

就在这一片乱乱景象之中,有一条满布花斑的大蛇径从乱石残壁间缝隙里悄悄的爬了出来,随而左右瞧了瞧见是没人注意到它,猛然长尾一甩,直直把洛寒盘了起来,扭头便走!

“天煞体被劫走了!”

“花花,你哪里跑!”

……

众妖一见,纷纷停住了手,连连飞爬,直直的追了上去。

那花蛇猛一回头,见是追者渐近,便大尾一甩把洛寒抛上了棚顶去,且在同时大嘴狂张,正正对着那下方,却是要想一口把他吞下肚去。

咔,咔咔咔咔……

就在这时,只听得数声连响,从那棚顶上连连生出八只骨爪来,牢牢的把那青衫少年抓了住,正正使他俯面朝下,全全的望着楼下群妖。

“你们——都去死吧!”那少年两眼红红一字一顿的说道,且在同时一手提剑,另一手空然一抓,已是多出了一卷画轴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