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箭中藏弩

  • 邪阳
  • 毒白
  • 4007字
  • 2013-11-11 00:46:07

洛寒凝立当场,静听那两蛇之言,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道:这一番来若想再逃,恐怕真是难上加难,虽然听那花蛇女妖话中之意,却是软中带硬,力力阻止了其他蛇妖对他群而攻之,却也正正把那红蛇逼上了绝路去,死死然难逃一战!

洛寒心中算算,自也不知那花蛇又是安的哪般心思,但是此下一来,若想在这众众蛇妖之中逃遁而出,却也极为不易。

洛寒此时拧身侧立,旁侧两处皆为众众蛇妖,凝凝所对的正是那条赤红巨蛇,又用旁角余光,紧紧的盯着侧后方那一团巨大的蛇球,却是堪堪四面皆敌,不得一处安然。

“花花,你如此这般处心积虑的想害我,不就是为了那蛇王签吗?我且可告诉你,就算是我化成了灰儿去,那蛇王签却也万万轮不到你来拿!你就干脆死了这条心吧!”那赤红巨蛇两目寒寒,厉声喝道。

众众蛇妖一听蛇王签三个字,全都面色一愕,随而全都转过头来直直朝着那花蛇女妖望去。

“咯咯咯……”

那花蛇女妖一手掩嘴,颤颤轻笑道:“红姐,你这话可是说越来越有趣儿了,灵蛇十二女,女女有灵签,尽由蛇神天选——就连姥姥说了都不算,你却反倒能决定给谁不给谁么?呵呵,却是在此下当口,你偏偏提出这番事来,难道是不敢动手,有意拖延让这小哥儿逃走不成?红姐,你要是真没这个胆量,就直直说出来,让我来动手好了。”

“哼,这倒用不着你担心!这小子却是死定了,不过今天这事你也给我牢牢的记着!”那红蛇妖女一经说完,便也不再理她,猛然转头,一尾如梁直直的向洛寒狂扫而来。

呼——

那大尾携风,直直卷起数数砖石狂狂奔来。

洛寒身处室中,四面空空,正无避处,有心想逃,却又身遭四外,尽尽为敌,可那大蛇偏偏又力道极大,这一番来势凶凶甚是刚猛。却是刚才破墙那一下,洛寒就已见得分明,暗暗念道:“这大蛇力道极盛,我且且不可与之硬撞,否则定然会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可当此下,避是无处避,拼又拼不得,却又该如何是好?

眼见那大尾近近,洛寒灵念一动,直直挥起手中的乌金剑猛然向下一扫,且在同时大喝一声:“开!”

咔嚓!

一剑如虹正正劈在了地面上。

只听一声炸然大响,那地面被生生的劈开了一道三尺多宽的缝隙来。洛寒急急就此一跃,直直跳到了二楼去。

轰隆!

那铁甲大尾几乎是紧紧贴着洛寒的头顶一啸而过,随而正正砸在了那张已被千蛇包裹的大床上,立时把那大蛇球砸的血肉横飞,床板四碎,只是那一片残蛇碎尸掉在地上之后,却是全全变成了一堆碎木屑,却是原来尽尽都是由那窗棂木格所变化而成。

“去死吧!”

那红蛇女妖一见洛寒逃下楼去,空甩大尾陡然一转,直直然横空猛落,朝着那地面狠狠砸下!

啪嚓!

又是一声大响!那大尾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犹如大锤破纸一般毫无半点阻碍,径径而入,又把那二楼此间的地面生生砸出一个大洞来,即便如此仍是余力不减,径径贯入地底三四丈去,生生的砸出一个半丈浅深的大洞来。

这一下却是极为的神速迅猛,连带着那整儿楼层都极为剧烈的晃了几晃。

若是这一下被正正扫中了去,别说洛寒这一血肉之躯,怕是就连石人铁铸也会被生生砸碎。

那满楼蛇妖虽也尽知她的本领极为强劲,却也被这一下惊得有些愕然,且在同时不禁暗下心道:这到底是谁要毁了春香楼啊……

众妖惊惊,却是谁也不出声,只只见得乱世翻滚,径径直从那空空大洞间簌簌下落,偶有两两撞在了一处去,不时的发出阵阵脆响。

咔嚓!

突然之间,那大蛇身处的房间!猛的爆出一声大响来,却是那地面上突突暴起,砖石迸射之中,有一道厉厉锋芒乍然而现,直直向那红蛇飞射而去!

这间房子几乎已被那红蛇满满填实,这一剑乍乍而来,极为突兀,那大蛇长尾在下,回不及防,忙忙缩颈盘身,要以全身硬甲死死抗住这一下。

陡然间,一道青影自那乱石之中乍然飞出,急急舞做点点寒芒,疾似流星一般,尽向蛇头罩去。

当!

当当当当……

厉厉寒芒,纷纷而至。

尽尽打在那蛇身四处,碰之鳞甲纷纷响做一片铁铁相敲之声,即便在那蛇头周围全无鳞甲之处,也仅仅是擦破了皮肉,刚刚伤之几寸许,全无半点大障之相。

“好小子,你真是找死……啊!”那大蛇乍然一怒,厉声猛喝。同时已然急急提尾而上,又欲狂扫,却是猛地惨然一叫。随而就听咕咚一声,那刚刚提到半截的蛇尾又垂垂的掉了下去,却似打夯一般的发出一道闷闷之声。

“啊……”

那大蛇头摇晃晃,不住的发出厉厉尖叫,好似极为的痛苦,已然不可自抑。随而咕咚一声狠狠地撞在了门扇上,立时把那门撞支离破碎,那块块碎木连连落地发出一片杂杂乱响。

“啊!啊……”那大蛇长身摆摆,惨叫连连,却是听来极为的凄楚。

众妖一惊,却见那大蛇脖颈处正正扎着一柄金色的小弩箭。那弩箭并不大,只有几寸长,刚刚刺穿了皮肉,就如一根草棍儿一般沾附其上,乍乍看来,毫不起眼。

可这支小弩箭却如七月冰凌一般,正自缓缓化去,变成了一滩黄色的浓汁,那血肉一旦沾之便也尽尽如此。随而那伤口越来越大,只在短短顷刻间已有人头大小,在那蛇头上深深的腐蚀出了一个大窟窿来,却在同时又散出一股极为难闻的恶臭,直直令人室息欲死——就连这一众妖怪都有些受之不了。直直逼得那几个妖气道一层修为的女妖,连连掩着鼻子退开了几步去。

这一支小弩箭,正正是在苦善寺时,洛寒拾自与王将军的那一柄。

这弩箭一共有三支,用之即失不复再得,

在回山的路上,洛寒为了测试这一支小弩箭到底有何效用,在那铁甲魔狼的身上用去了一支。后来,又在青山派中对付那个余孽之首用去了一支。

却在那时洛寒刚刚试问九剑,灵气大失,无论那骨箭的数量和准头都是大为降低,对面那几个家伙虽为江湖人士,可若齐齐与他拼命的话,却也大有危亡之虞,这才发了一支弩箭出去,

令其众众大惊之余,这才得以各个击破。虽然这一箭也是尽得其用,可洛寒却一直为此心痛不已。

此时见这大蛇极为凶猛,那身上又满满的覆有鳞甲,无论剑气还是骨雨术都是寸寸伤之不能,正正大为头痛。却是猛然一见她那头颈四处并无鳞甲,她那大尾展展却是时时把之头颈罩在其中。

更在自己乍然偷袭,砍了她半只舌头之后,这妖女更是干脆化成了蛇身,想来就是为了图增几分身形去,这才好全全挡住自己的攻击。却不想在这不经意间反倒把自己的弱点正正暴露了出来。

方才那一尾扫来,洛寒无处可避,便自划破地面钻到了楼下去。随而不待来袭,便直直的逃了出去,对那房中酣酣大睡的嫖嫖之客自然也顾之不得,便自急急的开启房门奔了出去。

他刚刚跑出门去,那铁甲大尾便自猛砸而落,正正贴着他的背心横贯而下,若是晚得一分便会被生生的砸成了肉饼。

洛寒来不及做怕,急急奔出门外,本想就此遁走,可这二楼的地形却是极为古怪,一时之间正正走得不出。

却又转念一想,此下间那大蛇正正在恼怒之时,若是未及走远又被追来,却是堪堪更为不妙。倒不如,我再伤她一分,足足令她追我不能!

由此,他便划开隔壁之门,利用那骨爪之术直直沿墙而上,一下破开二楼棚顶,对那大蛇反身一击。

洛寒早已想到,那大蛇虽然头颈之处,全无鳞甲,但是仅凭气芒和骨箭术怕怕也难伤及与他。于是便自想起这一支小弩来。

那一番骨箭如雨全全大施却是仅为掩护之用,只是为了偷偷的把那支小弩藏在众众骨箭之中,这一下倒是正正见了效用。

洛寒一见得效,便自身形一转,直往窗去。

这楼内数数群妖之中只有这条大红蛇是妖气道四层的修为,剩下那众众之中除了那一条花蛇妖是三层之外,尽尽都是二层以下的修为,这一番来,我若逃走,必然高高低低不得齐围,到得那时,恰在同级之间我凭得剑术和异宝之威却还有得几分胜算。

此时,这帮蛇妖虽然好似有的什么禁忌或是内斗之因不愿出手,可若这红蛇一死却也万万说之不定了,我这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洛寒心念定定,便欲跃窗而逃。

“千蛇网!疾!“

那红蛇女妖虽有大痛,可那两眼却仍自紧紧盯着洛寒半刻不放,一见他要跃窗而逃,急急大喝了一声。

有了先前之见,洛寒自是不敢硬闯,身形一跃,急急闪在一旁。

那蛇网正正结在窗上,却是全然不动,好似只只为了防他遁走一般,并不再强行罩罩而来。

“啊……”

那红蛇乱乱摇头,好似极为的痛苦,可那两眼瞪瞪间,正直直的盯着洛寒,随而大嘴狂张,从那蛇嘴之中吐出一柄极为宽大厚重的宝剑来,那剑身极为的狭长,却是比洛寒都矮不许多去。

那长剑盈盈,悬在半空,却自转转间,仿若人形,就在那外间却还正正罩着一层淡淡的红纱雾气,那红雾漫漫,不聚不散,竟竟托起剑来,直直悬在半空。

“啊!蛇王煞血签!”有一妖女赫然出声,且在同时,那门外众众蛇妖也连忙急急退开了几步去,那面面之中皆生惧惧且又极极大慕之色。

那红纱剑气乍然一现,便有一股凛凛杀气满满荡漾开来,那剑气似是一股无形波浪,直直的穿入洛寒体内,刹那间就引得那满身血液汩汩沸腾起来,就似那时“呜”声乍响一般,直直把体内的血液都点燃了去,逆由经脉大肆狂狂,几欲涌涌破体而出!

洛寒心中暗惊,可那脸上却不动声色,仅是灵气催催,尽着剑上,使得手中那柄乌金剑也自灵光闪耀,威威亮起三尺寒芒来。

那红蛇被雾气一罩,脖颈上的伤口竟然全全愈合了去。短短之间竟是再也看不出曾曾有得半点伤处来。只是,她的身形好似也微微然缩小了几分去,可恰恰相反的是那雾中之影反倒渐渐的明晰了起来,随而越来越真切。

那雾气腾腾之中,竟是有一个红妆女子。她身上穿着一件赤色大袍,一腰细细,两袖抛抛,却在脸上正正带着一副面具,那面具也是红色的,仅仅露出两道寒光闪闪的眼眸来。

春香楼上灯火不消,夜夜明光如昼,虽被那大蛇连连砸塌了几面墙去,可那外间走廊上仍是红灯高挂,亮亮鲜红。

只是此下一番,那遍遍四处,尽尽皆为赤红之色:红灯,红蛇,红影,红雾,厉厉鲜红,各显淡浓。更在洛寒的眼前聚聚散散,宛若梦幻一般。

只是这一番乱乱景象,映在洛寒的眼中却是大大有得一番时光倒流的感觉——就在那青山封典,血珠入体之时,洛寒满眼无物,厉厉所见也是这般无二。

且是此刻,洛寒体内的鲜血也正自汩汩急涌,宛若大江长河一般,几欲浪击长天,也正与那时的情形全全同似。

漫天血艳艳,梦影匿红颜。

这一番突来之变,看似极长,却仅仅是在短短的一瞬间。

那隐隐雾气中的红衣女陡然两眼聚聚,直直的盯住了洛寒,随而展袖一抛,那长长红袖,便自疾若流光一般,直直的向着洛寒飞射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