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纳月之珠
  • 邪阳
  • 毒白
  • 3345字
  • 2013-06-05 15:13:12

这痛苦的感觉直直持续了几个时辰,这才渐渐的散了开去,洛寒紧闭着双眼,静静的躺在岸边——至于他是几时又是怎么爬上岸来的,他倒懒得去想。因为此时,他极为的舒适。

这舒适的感觉前所未有,酣畅淋漓。

就仿佛有一双神来之手,把他周身内外彻彻底底的洗涤了一番,处处都是那么的洁净透亮,他仿佛听见了自己的血液在哗哗的流淌,一路嬉闹如歌,是如此的欢快,他仿佛嗅到了那入体的呼吸,满溢芬芳,是如此的清香。

此时,他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去想,只愿就这样静静的躺着,舒适在舒适里……

“当啷……”

“当啷当啷当啷……”

突然一阵奇异的响声远远传来,一下打断了洛寒的妙境。

洛寒心有不满的睁开眼来,这才发觉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整个石室之内乌蒙蒙的一片。可奇怪的是,他竟然能看的格外分明,甚至能望见那数丈外石壁上的裂痕。

咦?

随之,洛寒惊异的发现那口血潭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谭清水,莹莹透亮,好像,好像那目目殷红,累累血色都根本未曾存在过一般。

还有,还有我身上的伤口……

洛寒吃惊的望着自己的手臂,明明自己在上边刺出了好多的伤痕,可此刻却没有了半点痕迹。伸手摸了摸背后,也是一片平滑,只有那长褂上厉厉破口犹在证明这一切并非梦境。

可是,可是……

洛寒想了想,便自放弃。

即便那血泉犹在,伤口依然却又如何?

我这一天来所经历的种种事端,哪一宗,哪一件不都是奇异突兀,莫名非常的?又有哪一件,哪一桩是我能解释的清楚,说得分明的?却也难怪,时常听三叔说起那句“事有千千变,凡人岂可寻。”了。

据说这话是一个老道对三叔说的,三叔便记了住,每次给他讲些鬼怪神狐的故事时,也总喜欢拿这句话做引子,此刻想来,倒是有些释然:却也是了,我原本就是一个乡野砍柴郎而已,哪见过什么世面?此番种种异处,倒是让我长了不少见识。

怪多自不异,洛寒那颗奇异之心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这才发觉周身上下正散发着阵阵恶臭,全身体肤之外都凝结着一层黑糊糊的污物,黏黏滑滑的很是恶心。

清泉在侧,室内又无旁人,洛寒当下解开衣物,跳入潭中,痛痛快快的洗了起来。

水净微凉,徐波荡荡,一股舒爽的凉意,漫卷周身,洛寒洗着洗着不由得童性忽起,接连扎起了猛子来。

洛寒的家虽是处在深山之中,可村前那条小河却是积洼成泊,盛夏之时,村人都在此洗浴去暑,尤其是那一众孩童更是整日疯恋与厮,洛寒虽不常去,却也能凫水自如。况且这水潭只有五丈方圆,十尺深浅,微波之下,并无急浪。他还足足应付得来。

游着游着,洛寒却突然发现,那水下似有一物,灿灿然直晃双目。

那物并不大,却闪着道道寒芒,正正处于水潭中心之处。洛寒身在半中,暗自思量屏气不足,便一踏水,复回水面,想要重吸一口气再去探个究竟。

可他刚一钻出水面,却猛然发现,方才还乌濛濛一片的石室此时却是满目华光。

一道皎洁的月光自头顶斜洞满贯而入,在水面上晃下一片白亮的倒影。轻波微荡之下,反衬得四壁之上,满室之中,处处都漾着一股白玉之光。

骤然间,那白光一紧,渐渐浓缩成线,直射潭中。

洛寒瞪大了双眼,惊异的看了片刻,便深吸了一口气,直下而去。

这水潭下方处处都是坚坚硬石,但却光滑如镜,凹成孤形,就似一口硕大的铁锅一般,那闪光之物就正正在落在锅底之处。

洛寒顺锅而下,到了那物近前,一手抓起,急急返身而回。堪堪这口气,将将用尽,他把脑袋探出了水面一边大口的喘息着,一边抬起手来,望向了那掌中之物。

这却是一颗鸡蛋大小的圆珠子。

遍体都呈现出一种闪亮的血红色,围绕着血珠一周,还刻着九个奇形怪状的符号。这些符号形态各异,笔画极为的繁琐,但却是流畅自如,宛若天成。

九个符号分呈为九种颜色,各为黑,白,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血珠入手而来冰凉,圆润。迎着月光生出道道寒芒,却又似把这月光都吸纳而去一般。遥遥的与那天外之光,连成一线。

洛寒浮在水面上,呆呆的看了看手中的血珠,又顺着那一线华光,遥遥的望向了天外。冷然间竟有一个古怪的念头冒了出来。

“难道……难道这珠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直直砸到这里的么?”

虽然这球形的石室,弧形的水潭,还有那孔斜插而入的洞口,似乎都进一步印证了他的想法。但是他很快又自行否决了去。

这珠子上明明都刻着符号,那定然就是人做的,可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飞到天上去,又有这么大的力气扔下来,砸出这诺大的一个石洞呢?

“呵呵……”洛寒想了想便又暗自笑道:“却是这一天来,奇事太多,我这脑子都变得有些魔怔了。那些神神怪怪,飞天遁地的事情也只是个传说罢了,我怎还信以当真了?”

“那么,这东西就一定是谁藏在这里的。三叔说过,有些富家大户,就喜欢把宝贝藏来藏去的。不想这下却被我寻了去。哈哈……”

洛寒得了宝贝,便就无心戏水,一步步走到了岸上来。

方才他把衣服也一并洗了,此时正赤条条的光着身子———反正这室内就他一人,倒也无甚不妥。当下寻了块平石,大刺刺的坐了下来,满眼惊奇的望着手中的血珠。

这血珠一路吸光纳月,渐渐的散出了一丝雾气来,那雾气呈淡淡的血红色,弥漫周身,隐隐的竟似化为了一物,乍眼看去却是一朵嗜血红莲,红莲九叶,叶叶斜指苍天。一股阴煞之气荡荡如烟,游溢其间。直令人大感森森然。

又过了一个时辰,那月光仿佛被吸尽了精华,渐渐的散去,随而洒遍了整个石室之间,只是那光芒看起来十分的涣散,远不如初来之时那般凝练。

红莲血雾也随之散了开去,却在那血珠上留下一片水迹,沾指而来,一片鲜红。

“哦?”洛寒看了看那手上浓浓的血水,顿然恍悟道:“原来就是这东西把溪水染红的啊,可是……”

“可是这东西都不知道在这儿藏了多久了,竟还有这般的神奇……嗯,这肯定是个很值钱的宝贝,至少,至少应该能换五十两银子吧?哈,这下我爹的病可有得救了!”

洛寒恍然欣喜,可下一瞬间心情又低落了下来。

“我就是为了攒钱给爹治病,这才上山学艺的,现在倒是有了换药的宝贝,可我现在又怎么出去呢……”

嗯,已过了这般光景,想必那洞外的铁蟒大雕也早就相斗结束了,我这就出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径可走,最好是能找到一条直接下山的,也省却了出入山门的诸多麻烦。还有……千万可别被左长老和那童子再撞见……

洛寒心里如此一想,便穿好了衣服,顺着来时洞口一步步爬了出去。

与进来之时,恰恰相反,迎面一片通明。

那月光虽淡却也白亮亮的满眼透亮,洛寒此时目力极盛,抬眼一扫,便能望见那十几丈外的乱草蓬花。

“厑”

离着洞口还有数尺之遥,突然从旁边闪出了一道黑影,接着就是一声惊鸣。

洛寒定睛一瞧,却是那紫羽大雕,自旁侧的巨石之上飞腾而起,俯俯然紧盯着洞口,显然它也发现了洛寒。

洛寒顿时停了住,抬头一望,却见那大雕已是翎羽半落,周身几处裸肉一片。活活的就似一只被拔了毛的大公鸡一般。远没了当初的威风。

那大雕盘旋了一阵,见是洛寒并无半点可怕之处,当下又直直落回了石洞前,朝着那溪水连啄了两啄,随而失望的连声长啸,听那悲声连连,深谷回音,倒是还颇有几分凄凉之意。

洛寒四下里瞧了瞧,却遍寻不见那铁甲大蟒的身影,料想必是这大雕险胜而出,堪堪守住了这里。再一联想到这血水的种种神奇之处,自是已明了了几分。,

这一蟒一雕就是为了争夺这血泉,才在此长相撕斗不肯罢休的。此时,虽然血泉已尽,可这大雕却一时还未曾警醒,仍旧死死的占住这里不忍离去。可这样一来,它若不肯走,我又怎么能出去呢?

洛寒趴在洞口几尺处,一边想着一边遥目四望,打量着周遭的境况。

这洞外下方就是那株巨大的蘑菇,想来必是沾染了那奇异的血水才生长的如此巨大,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悬壁,刀劈斧砍一般陡峭的紧,四外岩缝之中,虽也散着一些碎草杂花,可却是万万攀附不得的……

也就是说——即便没有这大雕守在这里,我也是断然无法从这绝壁之上逃脱开去的,这可怎么办?难道,难道我就要被活活的困死在这里么?

“厑厑厑!”

那大雕又连啄了几下,貌似心中也俞加的烦闷不已,接连鸣叫出声。

这一下也正把洛寒的思绪打断,令他生出了几许恼怒来:“你这破鸟,叫个什么叫!刚才那一下都差点害死了我,你还叫?叫,叫,我让你还叫!”

这洞口甚小,那大雕自是无法探进身来,洛寒抓起几块碎石子接连打了出去。

那大雕起初并未在意,可有几下连连打在了它淤伤之处,也是颇为疼痛。当下也自愤怒起来,却是碍于攻之无路,只得震翅飞起,在那洞口四周盘旋飞舞,不断的朝着洞内的洛寒长声怪叫。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出来!你有种出来试试!”

“你以为我傻啊!我偏就……咦?这是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