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筛书两卷

  • 邪阳
  • 毒白
  • 3138字
  • 2013-08-24 19:34:29

洛寒一愣,随即颇感无奈的笑了笑,便也不再理会,径径走去,把那书袋打了开来。

这袋中装书可真是不少,刚一打开便满满的铺了一地,洛寒索性就地坐下,一本本的翻检了起来。

这一堆书本画轴,厚厚薄薄,不尽相同,只是那每一本的页面之上都隐隐泛黄,还有不少已然驻有虫洞,想来都是大有些年头了。

仅从这品相上来看,却是极为糟糕,即便全全仍到当铺里,却也怕值不得几贯钱去,想来那刘豹子也早已试过,却嫌价低,便自行贩卖开来。

洛寒坐在地上一一翻阅,见之无用的便自放到了一边去——至于这其中,还有没有闪现着灵光的法宝,洛寒虽自大想,却也不尽尽奢望。这诸般法宝,即便在修士手中都是极极稀贵之物,堪不多求,却在这一堆人间凡物之中,望得其现,自是有些太过虚妄了。

这一堆残书陈卷类其杂杂,涉猎极广。数算、机造、诗词、风水、医药、兵法、棋谱、乐章。几乎种种皆有,门门尽全。却不知这是刘家厉承几代,子子相传,才积攒了这么多书籍来,却是一朝尽毁,被这个败家子刘豹子全全当做废纸一般,当街叫卖,本本只换得几贯钱。

洛寒虽然自血潭旁醒来,便自博记广忆,大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可这面前的书卷乱乱杂杂直有几百本,就连全全翻看一遍也是极难做到,再说这一番知识极为广奥,哪一门类都是涩涩艰艰,深为玄妙。却是哪里仅仅靠得一本书便可学得的?洛寒也从没想过,要遍闻世间事,尽读天下书,所以他也只是草草翻阅,见之不得其用的便自仍去。

……

《柳翁百局》……哦,这是棋谱,可我连那两方一共有多少个‘棋子儿’都不知道,对那棋艺之事更是半点都不通,自是无用。

“《算律》……呃,这是本教习数算之法的,我却只能数数,也能算得一些简单加减,却是想来,倒也足够用了。那这本书自然也是没用。

《物公千机》?咦,这本书倒是好厚啊。

洛寒抓起一看,那书上一面插图一面解说,足足有千页之多。却是一本教习制造百般用具的书籍,用以取水灌溉的‘水龙车’。用以高坡取物的‘千斤轮’还有能在下雨时自行关闭的“雨来窗”。就连那青山派中的乾坤亭的制作方法也有,却是那名字颇为好笑,叫了个“去去就来。”

这东西看着倒是挺好玩,却是制作起来,极为繁杂,正正也不合我用。

洛寒闲闲翻了几页,便自合上,刚要放到一边去,却是猛的一见,那书的封面上却还写着一行小字:“物有千机,尽可习之,以其惠民,大有疏益,谨望刘公代而传之。”其下的落款是“四五绝拜。”

四五?千机书?

莫非这是那个开国之初,同诡圣白无忌,兵圣关天斩所并称的物圣公四五的绝绝之书?

照此想来,这刘家先祖同公四五如此熟识,恰在当年也必是赫赫显贵之人,可这一代物圣,尽在临临之时,把这书交予他手,莫非这其中还有得什么玄机不成?

洛寒想至此处,空然一顿,又把那书拿了回来,遍上四下尽尽翻看起来,却也尽无所获。

再之一想,倒也是了。

那《大苍编年史》上,曾有这般记载:太祖出游,尽携文武,途径孝虎,物圣病土,终年四五。

这公四五是在太祖身边病故的,他即便有所遗物,也必然是百经查验,万万不能有所遗落。不过,这公四五,既然以物称圣。也必然有些大能之处,这书我且留下,倒也说不定有得用处。

洛寒如此一想,便自心神转转,放入了乾坤袋中。

这一得自与木子凌的乾坤袋,初初一见,极为神奇,可是越来用之,却发现那缺点也是极为显著——那就是这空间太小。

这袋子只有一桌大小,若是略略几物,倒还极好,可若物品一多,便自显得拥挤不堪。

此时他这袋中,已是乱乱杂杂:

两块玉石,一块是白狐所赠,一块是剑楼所得。

七本杂书,一本《诡谋》两本《蛊经》,一本《灵虚引》,一本《万兽图》,一本《灵虚剑》,还有一本就是自那刘豹子的书摊上买来的那本残书。

一个略带裂痕的小铃铛。

一颗凝气丸。

一把无名乌金剑,一柄墨龙剑鞘。

一张烤化木子凌所凝结的****。

一把仅剩一箭的金色小弩。

几面由那罗阳散落在地上的小旗子。

除此之外,还有几件换洗的衣物,大小散银。

更在那初来小城之时,满满的装了一桌酒菜。

这一大堆东西已是把那袋中空间占得满满当当,所幸的是,那袋中虚空犹若定格了去,无论怎生动作,那内中之物都不会有得半点变动。初初放入是怎样,便是怎样,丝毫不摇,半点不晃。否则就那一桌酒菜若是倾翻,撒将出来,都足足够他头疼的了。

洛寒把这本《物公千机》也放入了乾坤袋中去,随而又连连翻检了起来。

那地上的书满满当当的是堆了不少,可洛寒却是没见得有一本得用之物,便又去那袋中翻看最后的几本,这一下倒是在那袋底处发现了一本新书。

其他的书都是纸做的,或厚或薄不一而足,可这本却是尽由羊皮制成的。

这本书看着不大,也不厚,却是拿在手中极重,大有十多斤沉。想来也是正因如此,这本书既小又沉,被那龟奴背了一路走走,自然就渐渐的落了底去。

那制成书页的羊皮好似还都没有干透,或是受了潮,伸手摸去,尽尽有一股凉润湿滑之感。那书面上没有字,洛寒信手翻开,却先自荡出一股墨迹的香气来,随而那迎面一见便是三个浓墨大字《仙闻录》。

咦?!

见了个仙字,洛寒顿时大喜,连连翻了开去。

却是未经几页,又自极为失望。

这书是带了个‘仙’字不假,那尽尽所记也全都是神仙鬼怪之事也是不错,可那记载的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就像那些闲事话本一般,尽尽让人摸不着头脑,自是无法信得。

甚至这还不如那些闲话杂本呢,至少那里边描述的极为详细,写的非常精彩。可这本书里的每一个故事都只有寥寥数十字,不但没有描述,甚至很多本应该异常精彩的地方都是一笔带过的,读起来极为枯燥无味,甚至远比那本《大苍编年史》都无趣的紧,可那编年史所记的毕竟还都是真事,却似这样一本枯燥极致的飘渺之书,自是无趣。

洛寒心失所望,随手翻翻,却是无意间发现了灵兽观三个字。

停下一看,那是一篇名为“苍梧斗龙”的故事。

“灵兽观主收一龙,一日,龙脱枷铐,径飞东南。直引苍梧滔天,径没桑田。时有东之天剑,西之狱虚,南之号法,北之九绝四仙门齐齐奔来,那观主爱龙心切,与众战之百日,其果不详知。”

这故事没头没尾,有关于中间大战的描述一句都没有,最后的结果还是不详。

可洛寒却是看的一愣,这故事不是早些时,在山间遇到的那个小道士跟他讲过的么?若是以前他定然不信,可是见之了木子凌之后,他自是知得在那众众仙门之中,有得一个灵兽观。而且自己正正所学的功法也是来自此处,却是半点都不假的。

灵虚上人这名字,无论是那小道士还是木子凌也全全说是开派之祖,这大半也是错不了的。在苍梧之海大斗百仙的故事,虽说仍有商榷之处,可这事也多半也真真发生过。

难道这本《仙闻录》中所记的却并非是什么闲话杂本,倒全全都是真事?

洛寒心下疑疑便又翻去。

“梅岭有狐,威威大族,养之玉树,万年得露,号法七僧,云巅三老,携手劫劫。狐族灭灭,尽点其数,逃得一女一仆,遍寻数年,仍无果。”

这……这说的就是我在青山中遇见的那两个狐狸吗?

还有,号法七僧,莫非就是说的号法寺?

自那铁和尚腰间搜出的小木牌上就正正写着这两个字,还有昨夜间在那八百坡上,那猪妖和老和尚对战之时,也确确曾提起过这寺名,看来这一点也是万万不错的了。

那……那看来这本书,真真就是记载的仙间杂事,万万不假了!

洛寒又自翻看了几页,却因那文中所记极为简要,别说详闻了,就连地名,人名也是极为模糊,尽尽看来,也是不得其意,反而更觉恍恍,便自先行收了起来。

展眼一望,看了看那身遭四外的乱书堆,洛寒满心欢喜,却是未曾想到,能从这一堆凡凡杂物之中挑出这么一本极为难得的仙事杂录来。便是那本《物公千机》却也是极为难得,不易寻来之物。

洛寒怕有遗落,把那众众书卷又从头到尾细细翻检了一番,见之真真无其所用,这才站起身来,推门而出,去那隔壁空房之中扫视了一圈。见是无其藏藏。这才走回房来,死死关好门去,把背上的小包袱摘了下来,且在同时,神识一念,从乾坤袋中拿出那本从刘豹子手中买来的白无忌手书。

连连翻去,直到第三十七页这才停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