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书入怀
  • 邪阳
  • 毒白
  • 2532字
  • 2013-08-20 01:50:24

洛寒微微一笑,随手一挥,尽把那满桌菜肴收入袋中,随而起身便走。

迎面正正碰上一个胖老头儿急匆匆的奔上楼来,见之洛寒却是微微一愕。

“怎么,我也欠你银子不成?”洛寒朝他微微笑道。

“不不不,公子请便。”那老头儿连忙身子一侧,闪在一旁,不过那两眼仍自盯着洛寒,心中暗道:“这人我却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这老头连连晃头仍是没想得起来,可洛寒却是一眼就认了出,这老头儿正是那杀马镇上客满楼间的大掌柜。恰在当年,青山选徒也正正就是由所他主持的,更在此前,洛寒在那马棚里连住数日,也是承了他许惠,否则就连那残羹剩饭,怕也是轮不到他来吃。

想是后来,经由封典一变,自己当了长老之后,那李多欢为了安抚自己,把酒楼置与了自己名下,又交由三叔来搭理,这老头儿没得法子,却跑到这小城里又开了一间。

虽已认出这人是谁,可洛寒也未说破,只只掏出一锭大银来交与那老头手上道:“掌柜的,那黑衣客是我朋友,他临起事急,遁楼而走,这酒钱就由我来付吧。”一经说完也不待答,便自径径而去。

一出酒楼,正面当街。

这街道并不十分宽阔,却是格外繁华,比之杀马镇不知要强了多少倍去。

寒虽未消,春日已临,那正午高阳暖暖照来,直直令人心情大好,洛寒顺由长街一路行行,扭头观望那两边商铺,却是在仔细着寻找贩马铺。

有道是无马不远行,有刃不担惊。

那来时大马已被猪妖吃掉,他这一路遥遥仅靠步行,虽有灵力在身,体气充沛不觉怎生劳累,却也着实慢的紧。恰逢集市小城,他手中又不缺银两,自是想着再买一匹,好生赶路。

……

“不行不行,马三爷,这再怎么说,也是谋圣白无忌的手迹啊,怎么能就值三贯钱呢……”路边上一个衣衫破破的公子哥,正守着一堆破书烂瓶子,极力的辩白道。

“呸,你也说了那白无忌是谋圣,又不是书圣,他的手迹值个什么钱?再说了,你这书就剩了半本,还破成了这个样子,我要不买谁还要?”书摊前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手里扬着一本遍体发黄的破书,粗声喊道。

“这……”那破落公子一脸苦相的道:“三爷,好歹这也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怎么着你也得给个六贯钱啊,合着六畜兴旺嘛,您也讨个彩头不是?”

“屁个六畜兴旺,我要出两贯,还他娘的二龙戏珠呢,就三贯,卖不卖?不卖拉倒,你就留着喂虫子吧。”那大汉扬着手朝前晃了晃,真真摆出一副扭头走人的架势来。

“别别……”那公子哥赶忙大叫,连连招呼道:“三爷,要不……咱再商量商量,您再加一贯怎么样?”

“加个屁,就三贯,卖不卖?”

“这书十两银子,我要了。”两人闻听,同时一惊,就见身后三步处正正站着一个青衫少年,这少年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双眸子雪亮晶晶,正自背负双手,一脸淡淡的望着两人。随而朝着那大汉手中破书轻轻一指,又说了一遍:“这书我要了,出十两银子。”

那破落公子哥儿面黄肌瘦,尤自把那一双眼睛显得极大,空自楞了楞却是反应极快,劈手一夺,就从那大汉手中硬生生的把书抢了回来。满脸笑道:“这位公子可真识货,这可是当朝谋圣的亲笔手迹,想当年,有人出得纹银三千两,家父都未出手,如今可算是敝眼蒙珠,只待有缘人了,呵呵……”

洛寒笑笑未知可否,伸手摸出十两银子来。

那公子哥却是扭头一转,又朝那大汉道:“三爷您看,这位公子肯出银十两,您要不要再加点儿?”

“哼!一对儿败家子!”那大汉瞪了那公子哥儿一眼,转过头来又愤愤的扫了一眼洛寒,随而气呼呼的甩袖便走。

“嘿嘿,承惠,承惠。”那公子哥满眼笑笑的接过银子来,双手呈呈把那半本破书递了到洛寒近前。

洛寒接过书来,直入怀中,转身便走,径径听得那人在背后连声叫道:“哎,公子,这还有王涛的《松竹图》,赵坚的醉草书要不要?都便宜,便宜啦……”

却在方才,两人争价之时,空空一句白无忌三个字一下就吸引了洛寒的注意。扭头一看,那大汉手中正正扬着半本破书。

那书遍体发黄,仅剩半部,可那上边的字迹仍就清晰可见,就在他举举扬扬之时,那书页也自翻转开来,仍能见得那每篇首行之上都正正写着‘十八’‘二十六’等等字样,洛寒心中陡然一惊。

自那杀马镇石柱下挖出的机关盒就正自背在身上,那其上颗颗簧扣,纷呈九彩,并排如龙,除此之外,还生生刻着三个字‘三十七”洛寒对此百般苦思,仍是不得其解。

不过那上边的字迹,洛寒倒是看得极为熟悉,好似确确就是白无忌的手迹。

那老狐狸临行前赠与他的《诡谋》就是正正出自于他的手笔,洛寒在百花谷时,常常研读在手,爱不释卷,更是后来,每每以之练字,对这一番字迹,虽不能仿效却也熟悉至极。两相拿出对照一比,更是确确如此,可是百般想来,仍是对这毫无头绪的“三十七”几个字一筹莫展,不知所言为何物。

当此一见,自是欣喜,哪有错过之理,莫说是区区十两银,就是再多几倍去,洛寒也是毫无犹豫。

一书在怀,洛寒脚步大开,问了行人,马铺何处,直奔偏街而来。

小城不大,五街一道,道取中央,便为正街,左右各二,物分杂杂,右边街二,正是车马牛市,铁铺粮仓。

洛寒一路不歇,直奔马铺。却见门前稀稀,竟无一人,刚要迈步而入,却见一个小伙计牵了一匹高头大马直奔而出,见了洛寒点头笑道:“这位公子,却是要买马吗?”

“正是,这马可卖?”

这匹大马高壮近丈,乌光透亮,迈步行行间,极是威壮,洛寒虽不识辨马术,却也一眼看出,这马极好,便自喜欢了上。

“公子来的可真不巧”那小伙计,停了步子,满脸含笑道:“原本这马庄里还有几十匹,可方才尽被一支远来镖队买走了,堪堪就剩了这一匹去,可这匹却是我家三爷新购良驹,最为心爱之物,这此时,三爷正与鲁铁匠以酒斗斗,这赌注嘛,就是这匹马。”

这小伙计说的极为和气,却是言下之意,这马庄之内已是无马可卖了。

洛寒稍一做想便道:“那要到何时再有马来?”

“这可就说不好了,若在平时,贩卖极少,少则月余,多则一季,便有马来,可此下,北去之路,已被天坑所阻,一去一回,往来绕绕,少说也要月半上下。”这小伙计一身粗布衣,相貌平平,可那言辞却是极为雅致,全全听之不出,是出自一介马奴之口。

“公子,如若无事,可随小的到南炉逛逛,我家三爷本为城中酒魁,尽无敌手,可新来鲁师傅也是海量惊人,便有城令之子,撺设酒擂,以为豪赌,公子不妨去瞧瞧罢。”那小伙计勒马站定,遥遥朝着街尾一指道。

“哦,也好。”洛寒稍一做想,便自应道。

洛寒本是年少,心性好奇,此时正正无处可去,有个热闹瞧瞧倒是也好。便自随着那小伙计,直往街尾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