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雕蟒之争

  • 邪阳
  • 毒白
  • 2790字
  • 2013-06-03 15:57:55

冷,彻骨的寒冷。

疼,钻心的疼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洛寒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只觉得四下里遍是冷风,周身上下都似被碾碎了一般的疼痛。

我这是在哪?

最终还是被那左长老抓去了么?

那我现在是在百毒洞里正被蛇虫撕咬,还是在那蛊炉中正在被煎熬?

洛寒极力的想睁开眼来,但那眼皮却似重俞千斤,始终都无法如愿,只听得耳边悠悠的响着一丝风声。

风丝渐远,隐隐的带来一阵金铁交鸣之声,间或还有一两声长啸亦或嘶鸣。那声音由远及近,渐渐清明。

咔嚓!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洛寒只觉得耳膜仿佛都被震碎了一般,嗡嗡轰鸣。整个身遭四外都在不住的颤抖。接着哗的一下,好像有一片什么东西,整整的洒了他一身一脸,并在身边不住的流淌着。

那东西划过鼻翼,两颊,缓缓的流进了嘴里。

腥臭,苦涩,还带着一丝咸味,那味道极为的难闻,不过他的身体却好像极度的渴求,迫使他一下下贪婪的吸允着……

渐渐的,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身子也有了一丝丝力气。于是便恍恍然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一片迷雾,濛濛然罩住了整个儿天空。

身边是千丈绝壁,陡如刀切。

身下是无底深渊,遥不可测。

而自己正躺在绝壁间的一株巨菇之上。

这株巨大的蘑菇足足有几丈方圆,巨大的伞盖上厚厚的铺着一层碎皮鸟毛,躺在上边感觉很是柔软舒适。

就在头上三尺处,有一个水桶粗细的洞口,自那洞内有一条涓涓细流,正顺着岩间石缝缓缓而出。这溪水一片殷红,而且还散发着阵阵腥臭,仅从外表看来,几如鲜血无二。

难道我刚才允食的可就是这溪水么?

洛寒心想着,便伸手朝脸上摸了一把,果然满手鲜红血淋淋的一片。

这……

咦?

洛寒虽没弄清这溪水的怪异是从何而来,但却突然间发觉了一个莫大的惊喜。

我能动了?我还没死?

哈,我还活着!

这一下洛寒立时欢喜过望,急忙翻身坐了起来。

可他刚刚坐起,脸上的笑容便猛的僵住了,眼中的喜悦之色也马上变成了恐惧之光。

就在他三丈开外的一块巨石之上,正正盘着一条铁甲大蟒。

这大蟒足足有十多丈长,水缸粗细,粼粼铁甲反衬着阳光,灼灼生辉。那颗硕大的头颅高高昂起,不断的吞吐着蛇信,那一声声“嘶嘶”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刺耳,直叫人心神不宁。

洛寒心中极为的害怕,却是一动都不敢动。

早就听村里人说过:“蛇过三丈,便是孽障。”普通的蛇类能长到一丈多长那都极为的不易,通常都被叫作长虫,若有三丈,那都是生长了数十年的蟒王,可眼前这条大蟒却足足有十多丈长,而且全身都覆盖着厚厚的鳞甲,那自是无匹的强横。

遇见大蟒千万不可妄动。若是你老老实实的呆着,说不定它就会从你身边爬走,可若是你瞎动乱来,被它盯上那可就糟了,无论追出多远,它也非弄死你不可。

眼前这条大蟒如此威猛,此时又身在这般狭小的绝壁之中,洛寒哪敢轻动,虽然心里一直砰砰的乱跳不止,但却不敢有丝毫动作,生怕惹恼了它,只是瞪着两眼紧紧的盯着。

洛寒未动,那大蟒却也未动。

只是把身子紧紧的盘在那巨石上,昂着头死死的盯着天空。可那眼中满满凶厉之余分明还还含着一丝小心和惧意。

“嗯?它怕的是什么?”

洛寒见那大蟒未动,心下稍松,却又生出一份好奇来。细看之下,这才发觉,原来这大蟒身上已有数道伤口,那浓浓的血水正顺着鳞甲缝隙不断的奔涌而出。甚至还有几处,甲片都被剥掉,露出一道道长达半尺的伤口来。失血的肉色一片惨白,立立的翻转着,满眼望去,破为瘆然。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能这把大蟒伤成这个样子?”洛寒长吸了一口凉气,心下惊奇不已。

“厑!”

正在这时,半空里突然传出一声厉叫,紧接着,一道紫光从天而降,直奔铁蟒。那大蟒蛇头一缩,同时铁尾横卷,如同一道旋风也似狠狠的迎了上去。

咔嚓!

一声巨响,那两物狠狠的撞在了一处,随而又瞬间分了开来。剧烈的撞击之下,头大的石块纷纷下落,发出簌簌的空响,引得谷内一片回声荡荡。

这巨大的声浪一下就把洛寒掀了个跟头,险险些就掉了下去。

幸好这蘑菇极为的巨大,只是把他震倒了去。

洛寒死死的抓着那蘑菇的边缘,这才稳住了身形。侧头一望,却见那大蟒脖颈之处,已被抓掉了块狗大的巨肉去,汩汩的血水如溪奔流,满身的铁甲已被浸染了大半,并顺着山石一路而下。

“嘶嘶!嘶!”

那大蟒虽是伤势极重,可眼中那厉厉之光却是更盛了几分,张开血盆大口不断的吞吐的蛇信,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随之身子也在不住的摇晃,好像正在寻找时机,随时都可能飞射出去一般。

洛寒顺着它紧盯的方向仰头望去,这才发觉。就在他头顶五六丈处,正正盘旋着一头紫羽大雕。

这大雕身形巨大,犹如扇门板一般。紫羽黄喙,两只巨爪如同面盆大小。只是满身的羽毛已然脱落了不少,一道血线正顺着嘴角滴落连连,看来也是受伤不轻。

这大雕洛寒见过,正是在百花谷中出现的那一只,不知怎地却飞到了这里来。

咔,咔,

咔嚓!

哗啦……

那大蟒盘踞的巨石方才受此一撞,竟也生出几道裂痕来,加之巨蟒这一阵摇晃,再也经受不起。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大大小小的石块,接连砸将下去,一路碰撞着砰砰作响,遥遥的向下坠去。

那大蟒身在半空,却猛地一抖蛇尾狠狠的砸在崖壁之上,哗啦啦的响起一片金鸣之声,接着它那身子竟反弹而起,重重的落在了蘑菇上。

这蘑菇生的极为巨大,却也弹性十足,巨蟒这一下重重的砸落下来,却把趴在另一端刚刚稳住身形的洛寒高高的弹了起来。

洛寒身在半空,还未及惊叫出声,忽觉背后骤风突起。

却是那大雕趁此时机,飞掠而来。那一双锋利的巨爪堪堪从他背后划过,洛寒只觉得后背一凉,仿佛有风入体,紧接着便是一阵大痛传来。

洛寒张大着嘴巴,还没等痛叫出声,身子却急坠而下,彭的一声又狠狠的砸在了那蘑菇上,生生的把这声嘶痛又噎了回去。

幸好这蘑菇极大,上边又有一层厚厚的毛羽,总算是未添新伤,背后的伤口虽是剧痛无比,却也未曾伤到筋骨,洛寒刚一落地,便赶忙咬着牙爬了起来——这两个庞然大物撕斗正酣,谁知道又会生出什么事端来,还是赶紧躲开的好。

这满地的雕羽蛇皮错错落落,新旧杂陈,想来这两个家伙可没少在这儿打架,而我现在却堪堪被夹在了当中,这且不说被它们直接撞上,就算是被激起的石块劲风扫到,那也是绝难活命啊!

不行,我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

洛寒强忍着背后撕痛,举目四望,募然惊喜的发现:那一孔血溪小洞,却不正是一处极好的藏身所在么?当下也不迟疑,赶忙急急的爬了进去。

这洞口只有水桶粗细,内壁之中又是参差不平,饶是洛寒身形消瘦也仅能是勉强通行。

洛寒身在洞中,把那阳光挡了个结结实实。洞内自是漆黑一片,黯然无光。可在前方三丈处,却有一线光柱横射而出,在这茫茫黑际之中格外惹眼。

洛寒缓步爬了过去,借那微光仔细一瞧,这才发觉,此处已是尽头。

累累山石,叠叠相错。上边满布着厚厚的苔藓,一条血样小溪自石缝之间穿行而出,只是在那溪流上方两尺多高的地方,横横的生出一道光柱来,显得煞为怪异。

洛寒咬了咬牙,想要挺起身子,看一看那光柱又是何等事物。却不想这一下正正牵动了背后上的伤口,猛然一下吃痛不住,整个身子向前扑了过去。

扑通!

哗啦啦……

那山石被这一扑之下竟然轰然倒塌,带着洛寒一并滚落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