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三分逃逃

  • 邪阳
  • 毒白
  • 3227字
  • 2013-08-16 04:53:54

咚!

寂空之中陡然爆出一道空响,却是那老和尚手挥木槌重重砸下,空然响起一阵荡荡惊鸣。

木鱼震震,如是幕起一般,把洛寒的思绪猛的拉拽而回,遥遥一望那老和尚凝身立立,两眉垂垂,如似入定一般——只是那两目赤红,隐隐有一股厉煞之气浮浮而现。

由那猪妖所凝化的大土球威立半空,大若山岳。

有月来来,银光散散,经落山巅,正正照在那球顶残檐之上,宛若蜃楼危阁也似。

一人一山,远隔数十丈,各自威威,谁也不动,似乎都在凝力储势,,待得其时。便会给予对方一记致命之击!

咚!

又是一声。

这声音并不大,但却格外的清晰,远远传去,震震入耳,仿若生自天地,来自远古,令人不由得生生而出一股敬拜之意。

洛寒仰靠残碑,凝凝而望,这时才得以发现,自己之所以能得见如此真切,却不是自己的目力更盛一层去,而是那和尚的身形陡然变大了许多倍,恰使那正正隔在其中的数丈袈裟,灿灿星珠,反倒显得极为渺小。

那金裟,星珠,仍旧放出灿灿华光,虽不似方才那般闪亮硕大,但却已凝为实质,宛若生生长出来的一般,那光华端处,尖尖如刺,形若刀枪。正与那硕大圆球所释放出来的万道红芒锋锋相错,参差齐齐,恰如一面金红相杂的百里锦帐,赫赫威威一遮穹苍。

咚!

那老和尚轻轻落槌,静静发声,却似百鼓争鸣,万锣齐响一般,洛寒耳中直直响起一片闹闹声声,唢呐,长笛,大鼓,竹筝齐齐而动,厉厉而鸣,却是让人心动不得,意不可移。只能遥遥的望着那星珠金裟,无若生死,只盼能融入其中,与其归一。

哗啦——

长裟抖抖,尽掩虚空,星珠灿灿,皆化佛形。

那一百零八颗念珠,同时闪烁,尽尽化成叠坐佛陀,御下莲花,摇曳生姿,头罩圣光,威赫丈丈。星转佛移间,已把那一颗极为硕大的土球团团围在当心。

百佛齐动,捏指如花,同声呐呐,赫震罡罡。

而那土球仍是未动,不但未动,反倒紧紧的缩起了红芒来,就连那形状都似小了几分去。

“妖障,你可曾服输?”那老和尚抬起眼来,两目红光直视土球,朗声长喝道:“你只需交出妖丹来,老衲便自饶你一条性命,如若不然,这佛诛之下,尽无妖生!”

“喂,我说秃驴,你这宝贝倒是不少嘛,听说号法寺有个多宝僧人,莫非就正正说的是你吧?你若有得本事伤着本姑娘半根猪毛,莫说妖丹,就是求我给你当祖奶奶,我也一狠心就认了吧。”自那圆球之中突而传出一个极为清脆的声音来,那言中之意虽然尽尽戏谑,但却说的一本正经,全若真真。

“好!好好好……”

“啊?好什么?”那老和尚刚刚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几个好字来,便被那猪妖少女抢断了道:“你还真要我给你当祖奶奶啊?哎呦,你这乖孙儿倒是认得快,可我现在又变了注意了,你这秃子又老又丑,你倒肯认,我还丢不起这个脸呢,咯咯咯咯……”那猪妖少女牙利嘴快,连连一顿抢白,便自咯咯大笑起来。引得那大土球连连晃晃,却是噗通一声直直坠下一块巨石来。

那巨石看似微微,却若一房大小,直直落下砸在那地面上发出咕咚一声大响,生生的把一具青铜古棺嵌入地下几丈浅深。

而洛寒就正正靠在那石棺旁的墓碑上,虽是未遭其害,却也被那一力远震,直直抛出几丈外,他在方才,正被佛音所惑,心无旁骛。这一下未经提防,巧巧撞在一处乱石间,磕破了额角,径径流出血来。却也正正因此一变,陡然醒转。心中暗道“无论这猪妖也好,还是这秃僧也罢,其身修为可都是金丹上下,两相斗斗起来,威能巨大,我正被笼括其中,自是危之险极,却不趁此遁逃,还要等待何时?”

洛寒心下一定,正待要走,却猛觉心神一颤,神识虚海直直浮在眼前,那一株嗜血红莲惊然现现。

虚海无边,寂寂远远,红莲硕硕,斜生九叶,叶叶问苍天。

莲外九指,勾曲弯弯,古印隐隐,硕大若盘,盘盘可经年。

那一根黑色手指上的印记,猛然间极为突兀的闪烁了一下,随即放出一道赫赫寒光来。紧接着那寒光一凝便自闪出一个三头六臂,血目喷张的巨神来。

那巨神身若千丈,满身乌黑,却在全身上下满满刻着无数条形奇诡异的的符文,闪闪亮亮极为炫目。长发荡荡,披肩落背,在其胸前正正挂着一串巨兽头骨,两手持叉,两手抓环,剩其两手却是各生一口,直吐红舌,欲吞日月。

这一巨神之像,洛寒却是见过。在与那贺松年大斗魂修之时,一曾红莲惊现,突有九神天降,赫赫威威,神法无边,却不知此时,这一尊凶神,又是何以得现?

“妖孽受……啊?”那老和尚满脸怒色,抡起木槌正欲砸落,却是乍然一惊,遥遥低头看去。

“噫!”那球中猪妖也是大叫一声,颇感诧异。

世生万物,皆有其敌,万万年来,已成自警之意。如若一只山鼠,离之遥遥便能察觉到蝰蛇的气息,随而转身就逃,一只麋鹿能从风声之中辨别出饿虎的味道,进而遁之夭夭——当然,能不能逃得了却是两回事了。

这老和尚可是修行了近百年的金丹修士,又加之其佛法本就有一丝卜算之能,其示警之心早已成成,那猪妖本就是兽类,对之危险的预感更为强烈,又已凝修千年,自能感召危机。却在此时,这一人一妖却是同时感觉到有一股赫赫威压,生生杀意直从地下传来。

这股恐惧感极为的强烈,似被一只无形大手抓死死的扼住咽喉,抵近心脏,仅仅那下一刻便会生生丧命一般。

他们的修为都在金丹中期上下,能让他们感到如此恐惧,带来这般形若近死威压的,恐怕就连元婴修士都做不到。这一人一妖从一见面,就争相斗斗,混不相容,却在此时,怀着一样的心情,朝着下方望去。

地面之上,十里空空,洼洼百余丈。在那尽尽乱石之中,只只站着一个破衣少年,他的发髻已是纠成一团,浑身是土,看似狼狈不堪。他的身上伤痕道道,血迹斑斑,却还顺着额角颚下尽尽滴落,直直都没入那足下的乱石之中。

看他的修为却只是个小小的炼气士,而且仅仅只有二层而已,连中期都还没到。与之自身隔却几重山。可是……可是那股极为赫大,威震心肝的压力却就正正是来于自他的身上,这威压,这恐惧,这离之死亡如此之近的感觉却是绝绝不会错!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寒忘了自己在哪,忘了此时身遭的处境,他的眼前,他的脑海之中,只有那一尊赫赫巨神,那巨神三头转转,齐齐的望了自己一眼,随而六臂高举,发出一道无声大喊。

他喊了什么,洛寒没有听清,可随而就见那一根黒色手指上的印记,又自一闪,便自淡淡暗去,却似乎仍有一道笔划微微亮亮,留了下来。

红莲微微,虚海隐隐,眨眼间,那眼前又是一片清明,洛寒却是觉得身子疲惫至极,那全身仅剩的一点灵气,也全被抽干了去。身子一晃,却是噗通一声,仰面摔倒。

那眼前的夜空极为灿烂,星海茫茫,月大如盘,一照千万里——这确确真是一个好天气。

噫?

可是,可是那方才还要大相斗斗的老和尚和猪妖又到哪里去了?洛寒刚刚想起,却是累得有些睁不开眼来,便自昏昏的睡了过去。

——那老和尚在一路飞奔,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全已不见,只在腰下挂着小小的一条,几近赤体,眉毛,胡子全已烧焦,就连那身遭上下,也全是漆黑一片,那嘴角仍自汩汩的流着一片血迹。

“阿弥陀佛,真真是绕性啊!若不是我方才把那诸多法宝全全都祭了出来,说不定这一条小命早就交代了去。哎,真也可惜,我这一身金丹中期的修为,却是直直掉了两层境界,变成了炼气中期去!这,这却是……哎,罢罢罢!且得命在,另论其他吧!”那老和尚连连疾走,连叹连惜,只是那身形遥遥晃晃,几若毙倒一般。

——那猪妖也在飞逃,身形惨惨已化猪形,只是那个头却是小了不少,在那猪身上一个满脸麻子的小胖子死死的抓紧鬃毛,却是吓得连叫也不敢叫,一张脸惨白如纸,再配上那密密的麻点,却是像极了一张大烧饼——自然是还未经烘烤的生烧饼。

猪妖无顾其他,只管飞逃,只在心中暗暗惊道:“确是好险!若非我正正吞出妖丹,又自施出土原之力抵挡那一下,恐怕早似那一方土石一般被生生蒸化掉了吧!只是又又降成了灵妖去!又要重新熬炼睡不成觉了!哎!本姑娘的命咋就这么苦啊。”

“却不想那小子看似修为低低,却是有得这般威能,亏得我还曾吓唬人家要强换妖玉呢!哎,倒不成想真真被他耍了个真虎吃猪!|”

这一人一妖奔奔逃逃极为惊怕,心中惮惮忌悔不已,却是不知那被他们视做大大威能之人,早已睡着,甚而在那梦中也是同样的惊怕,一会被猪妖擒去,生煎活炒,三口两口吞下肚去。一会儿又被那老和尚,一槌砸死,裹进了袈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