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随性猪妖

  • 邪阳
  • 毒白
  • 4390字
  • 2013-08-12 00:00:03

那少女看似艳艳,全然无害,可实则却是个猪妖,且能与那金丹修士大相斗斗,浑不落下风,那一身本事自是极为强劲,以洛寒此时微微练气二层的修为,自是与之相差十万八千里,莫说是抢东西,即便是要他性命,恐怕也只能束以待毙,难以挣得半分去,洛寒心中自是极为惊恐,却又全无奈何。

“这是块妖玉,你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就换给我怎么样?”那少女突而出口,却听得洛寒乍然一愣。

“换?”落寒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妖怪却是不抢不杀,竟然提出来和他交换,倒是比那些山贼强盗都要讲理多了。

“对啊。”那少女极其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伸手一抓,就捏出一颗光光灿灿的药丸来。“诺,这是聚元丹,等你筑基大圆满,冲顶金丹境时,服下一颗去便会增加几许成功的几率,在外间的价格足足值得几十万块灵石,且还有价无市,用来换你这颗妖玉,却是让你净净赚了几十倍都不止,怎么样?换不换?”

洛寒一听自是乍然大惊,却也只能摇头苦笑。

在百花谷时,他曾把乾坤袋拿给那老狐狸看,那老狐狸拿出那枚凝气丸时,曾对他简单的解说了一番丹药之道。

这世间丹药形形色色不下万余种,各自疗效也竟竟各不同,有的是补气疗伤,有的是固本培元,有的是融扩气海,而这其中最最珍贵的便是能提高其修为境界的丹药。因为这修仙一道,本就是逆天而成,每每跨越一个境界,都要经历一次天劫,而这每经天劫之时,却是最为堪重之刻,若是能多之一份外力相辅,自是多了一分胜算去,以免度劫不成,反遭其噬。

世间万物贵者自稀稀,那能助之度劫的丹药极为稀贵。不但炼药之物极为难寻,并且那炼制成功的几率也是极低,十有其一,已是大为不易,但却偏偏人人尽需之,强者众众揽,广收积攒,以便在度劫之时能多上几分胜算,而弱者却便寻而不得。

即便在那些修仙大派之中也不是尽人可得,只有极为少的核心弟子才能分得一颗,至于那些散修旁道更是望而兴叹,盼盼无所获。

莫说是一颗度化金丹境的聚元丹,就是一颗凝结筑基境的筑基丹都足以引发一场恶战,甚而两个小家族间的拼死搏杀了。

这少女拿将出来的置换之物,非但不弱,反而稀稀奇有,极为的珍贵。

只是洛寒此时才仅仅是练气二层的修为,若要用得此丹,却还远隔万里,极为的艰难。且不说要达到筑基大圆满要等到何等年月,就单单这练气第三层就似万丈高山一般横在眼前,足足凝练数月都未得突破,直至如今,乾坤袋中那一颗小小的凝气丸,他都食用不得,却是更别论这聚元丹了。

就如同一个婴儿刚刚降生,就先自为她准备好了一颗镶钻金牙,这东西确确是好东西,却又何时能用得?

再者说,这玉石可是那白狐临行之前惜惜所赠之物,洛寒自是万万舍不得。

“不,我不换。”洛寒看了那少女一眼,把玉石收了起来。

“喂,小子!你可看清楚了!这可是聚元丹啊!若在别处,换你几十块妖玉都绰绰有余了!”那少女有些气恼的道。

“那也不换。”洛寒往后缩了缩身子。

哼!

那少女一听杏眼倒立,发一冷哼,正正从鼻孔里喷出两道冷气来,整个脑袋陡然变大数倍,化成了一颗极为凶恶的野猪头,那两根雪亮的獠牙足足有一拳粗细,直直探出长鼻,抵在了洛寒的咽喉上。圆瞪着一双红眼道:“小子,你再说一遍,换也不换!”

历来的传说之中,所有的妖怪都是暴戾乖张,伸手掏心,张嘴吃人的,却哪有像这般满嘴废话,生生拿着一件更为贵重之物硬逼着人交换的。洛寒心下虽奇,可似这般的情景却又让他半点都轻松不起来,那整个身子颇显无力的向后仰去,一股极为凌厉的威压直直扑面而来,紧紧的锁定了他的气海灵识,莫说是身子,就连那气息也全都凝固了去,竟是半点都动弹不得。洛寒的心中极为的惊惧,可仍自争辩着道:“这是一只白狐送我的信物,我断不能就这般换了去……”

“白狐?”那猪妖少女闻听,两只红眼珠转了转道:“你是说,这玉石是一只狐妖送给你的?”

“是。”

“噫——”那猪妖的獠牙向后缩了半分,轻轻的晃了晃头,又自突然问道:“那狐妖可是女的?”

“这……是。”洛寒眼见危机渐除,却是有些摸不到头脑,只是随口应着。

“哎……”那猪妖少女叹了口气,却是收回了法术,又变成了个俊俏丫鬟的模样,粉手托腮,连连叹息道:“哎,小姐啊小姐,这同样都是狐妖,同样都是恋上了人类,可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随而又看了看洛寒道:“看你修为低低,不过这良心却比那金丹修士燕赤霞都要强了百倍去,哎,罢了,罢了,这妖石我也不要了,再去别处寻一块就是了。”

那股凌厉的威压骤然一松,洛寒又得自由开来,这猛然一惊一变,令他极为错愕,稍一得动,便自向后移了移,却又不敢大作,生怕再惹恼了这家伙。

“你怕个什么?我又不吃人。”那少女白了他一眼,随手抓起木勺来,舀起汤,送到嘴边喝了一口却又马上吐了出去。“呸!这是什么破玩意!简直比猪食都难吃!”

呃,猪妖还嫌弃猪食难吃吗?

“哎,小子,刚才吓着你了吧?”那少女当啷一声仍掉了木勺道:“那我请你吃顿饭吧。”这猪妖变做的少女并不大,看起来却要比洛寒还要小上几分,却是一口一个小子,叫的洛寒很是不爽,但却念及她猪妖的本体以及那一身极为强厉的本事未敢出声。眼见那少女伸手一抓,就自端出一口尺过盈方的石槽来,看那形状大小,却是一口猪食槽。

可能是她嫌着躺在地上的朱大帅碍事,便自朝着他吹了一口气,那朱大帅便被平移出去三四丈远,空自吧嗒吧嗒嘴儿,酣酣未醒,却不知梦到了什么好事儿,那满脸都挂着一副傻乎乎的笑容。

“这世上最美的事儿就是一个吃,一个睡,可很多人修了仙,却偏偏要不吃不睡,这等美事都享受不到,即便做了仙人又有得什么意思?”那少女看了看酣睡的朱大帅,似是自语,又似是对洛寒道。随即对着猪食槽连拍三掌道:“出来,出来,开饭了!”

那猪食槽中冒出一股白烟,随即从那烟中连连续续的走出许多人来,一个个宛若真人大小,挺胸叠肚,身着白袍,手里各自拿着菜刀,大勺,扛着铁锅,拎着烧火棍,赫赫然十几个,竟是一众厨工班底。

这一众人等纷纷四去,又有几个灰衣小工从那白烟中之中拖曳而出灶台,案板等物,仅仅眨眼之间,就在这间极为破败的厅堂之中搭建出一处极为讲究的灶房来。

又一赤身大汉,手舞尖刀,径出门外,陡一声马嘶乍起而终,洛寒暗叫这可是我的马,却还未及出口,那大汉就已奔回,两手扶盆,盈盈数骨,那马早已骨肉分离,被生生的割碎开来。

那一众厨工纷纷接过,或切或剁,或煮或炸,直直烟气寥寥,灶火升升,仅仅三息之间,那众众菜肴皆已烹毕,几个灰衣小工虚舞平抬,就自展开一张五尺方圆的大桌来。

盘似如风,碟若落雨,竟是自自飞来,在那桌上摆下层层食山肉海。那猪妖少女,抖出一张白色的巾布,正正掖在颈下,满罩前胸,一手持筷,一手端碗。冲着洛寒摆了摆手道:“吃吧,我请。”

“你请?这可是我的马!”洛寒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可是我的厨子,你爱吃不吃!“那猪妖少女白了他一眼,却也不再理会,手持长筷,连连夹了起来。

她的动作并不快,那吃相也不觉怎生难看,却只两三下便是一盘,小嘴一抿便是一大碗。转眼之间,那层层盘盏就已叠起三尺多高。

满桌饭菜盈盈飘香,洛寒心中极惊又奇,那一丝怨气却也无处发去,也自伸筷去夹。

刚刚砰到盘子,却被那少女一把抢了去,连汤带肉一口喝干,随而拍了怕肚皮打着饱嗝道:“吃饱喝足,这便睡倒。”

真个是说倒就倒,那少女两眼一闭就自躺下,那猪食槽陡然变大,化作了一张硕大软床,正正把那少女接在当中。

一众厨工尽尽化为了苍蝇,嗡嗡直响中,径往门外八方散去。洛寒再一见时,那桌上已然尽尽空空,盘盏如山,这家伙竟然一眨眼间就活活吃掉了一匹马去,此时却是睡的正正香甜。那呼吸起伏间,鼻变大,耳变圆,猪相现现,尽尽展出一副憨憨之态。

“这……这……”洛寒一时间,竟是惊惊怒怒,大有些哭笑不得。

这猪妖来来去去,喜怒无常,说吃便吃,说睡就睡,却是全然不以身外有物,处处为家一般。却是想来如有她这般威能,倒也全然不惧,任谁又可奈得她何?

只是那白狐所赠的玉石,却是怎地生生引得这猪妖来?想来我在百花谷时也曾握玉长望,倒也未有奇事,可这一番来却是因何缘由?

倒是幸好,这猪妖性情非恶,凶时善起,我才堪堪避过这一劫,且得日后可要万万小心才是。

“嗡嗡嗡……”

洛寒正自盘算,要不要先行退走,远离猪妖,却见一只苍蝇嗡嗡大叫,一路飞回,落在那少女已自变得大如蒲扇的耳朵上。

“嗯?”那少女乍然醒转,身形一纵,便如红光也似,匆匆而逝,随即那猪食槽,大饭桌,以及那桌上的盘盘盏盏尽皆消失不见了去。只剩那一堆森森马骨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生生的罗了好大一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洛寒大大的缓了一口气。

突然间,觉得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洛寒心中一惊,扭头望去,仍是那猪妖,不知何时又飞了回来。洛寒的灵识早已凌厉非常,百丈虫鸣,千步叶生,都能听得分明,看的真切,却不想在这猪妖的面前,却生生像个聋子瞎子一般,半点无所察。

“哎,你想不想看热闹去?”那少女道:“我自己看太无聊了。”

“什么热……”洛寒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却被那少女一把抓起,直直往外飞去。

两耳风声起起,眼前山山落落,洛寒已是两脚凌空,威威高悬数十丈,被那少女带上半空,直直而去。

这一番踏风而行,当空如地的感觉极为的奇异,洛寒还未及有所感叹,那少女就已停了步,当空一划,生出两张椅子来,随而又自一抹,那眼前便生出了一层宛若水镜一般的隔障来。

“好了,这下谁也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了,快坐下,那好戏一会儿就要开演了。”那少女两眼动动,好似极为的兴奋的说道。

面对这风风火火,行事无常的猪妖,洛寒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是也无可奈何,便只好先自坐了下来。

这两张椅子就那么空荡荡的飘在半空之中,还在不停的轻轻晃荡,倒是惬意的很。这感觉虽是极为的诡异,却也隐隐的有一股洒脱之意,直直令人忘乎人间事,隐隐已成仙。

“哎,你看,来了!”那少女惊声一叫,洛寒恍恍然醒过神儿来,遥遥的朝着那前方地面望去。

人在半空,山山皆小,那身下的众众丘山,满披白雪,直若一个个硕大的馒头一般。夕阳退退,却仍不散,道道金光,尽从西来,把这一片山岭笼罩得淡淡金镀,光霭条条。

就在那条日间里,他初初行来,得遇山贼的马道上,正正有两辆马车缓缓行来。

马有四匹,尽是高头长腿,车有两辆,黑棚白顶,盈盈覆雪。

车门挑挑,人皆远望,前车两人,一老一少,老妪枯干,阔嘴弓腰,一脸皱纹层层叠叠,却还满满生着一片大大小小的黑疙瘩。另一人是个艳妆少女,脸白如霜,身形妙妙,却是格外的俊俏。

后车上三个青衣人,各个小眉小眼,身矮瘦小,如是同胞一奶般,全无二至。前后两车前,各自做着一个年逾古稀的老把势,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鞭子,呼喝着那马车一路奔行。

匹匹大马奋奋而行,奔走极快,但那车下四轮却是半点不着地,竟是离地半尺御空而走。

两车行行,一路急走,也不见那猪妖少女怎生动作,那天空中的两张椅子也紧跟着向前移动开去,一直离着那两辆马车三丈高下,十丈远近。

呼——

一阵大风荡荡而起,吹起丘上积雪,散散飘飘。

“吁——”那两辆马车嘎然而至,静静无声。

“哈,好戏就要开始了!”那猪妖少女紧握两拳,看起来极为的欣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