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鞭非鞭用

  • 邪阳
  • 毒白
  • 3254字
  • 2013-08-07 02:45:46

“刘长老为之我青山一派安马劳顿,数数几十年来,可是辛苦了。”洛寒负手立立,缓缓道。

“不敢,不敢……”刘瑞东把脑袋压的低低的,连看都不敢看洛寒。

这刘瑞东起初只是张乃康手下的一个小执事而已,却在封典之时,告发其谋反有功,提为护法,又在祖陵之变时被李多欢升为堂主,此下洛寒更是让他做了长老。正正应了一年前,他护送选童进山时,那蓝三所赠吉言,真可谓步步高升。

这人看似三易其主,每每逆反,大有不恭之心,但却实实想来,此人倒是最为忠忠,只不过他所忠的只是青山派而已,而非是哪个人。

“刘长老为人忠恭,从不持强傲弱,这以后山间的责罚之事,就交予你吧。”洛寒说着却是从身后拿出来一根马鞭来。

刘瑞东一见那鞭子,顿时脸色发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在下,在下愿受责罚!”

“哦?罚你何罪啊?”洛寒讶讶的道。

“恰在去年,我,我来杀马镇招送选童之时,一曾,一曾扬鞭驰马打伤了一个人……”

其实这事儿在刘瑞东的心里已经压了很久了。恰在当初封典之时,洛寒神威大显,从一个位之低低的小厨工,转身一变就成了全山上下最最令人心惊之人,那原来每一个大曾呵斥,得罪过洛寒的人全都胆颤心惊,这其中最最不得安就是刘瑞东。

洛寒就是他从杀马镇上带来的,那灶事间的引信令牌也正正是他亲手接过来的,只不过那递牌之人却被他一鞭下去,抽的满脸是血,后来才得知,那正正就是洛寒的三叔。

在其得知,一曾把洛寒逼下悬崖的王林,已被他砍去手足四肢,生生的泡在了坛子里之后。刘瑞东却是更为忐忑,时时担心这等厄运何时会落到他的头上。

却在方才,听得洛寒口口声声说着,不可持强凌弱,他的心里就已泛起了嘀咕,再一见洛寒正正手持马鞭,立时就大惊失色,扑然跪倒,甘愿受罚。

“哦?还有这等事儿啊,那你当初打了谁,就让谁打回来吧。”洛寒说着把马鞭交到了他手上。

“是!”刘瑞东站起身来,径往人群处走去。

其他众人不知所以,慌慌后退,刘瑞东把马鞭交到了洛三眼的手里,随而跪地道:“我甘愿受罚!请赐鞭刑!”

洛三眼正正站在人群之中,见得洛寒这一番表现,暗暗欣喜,这孩子果真出息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砍柴娃了,可这转眼之间,整整全镇的眼光又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洛三眼手抓马鞭稍稍楞了楞,便赶紧相扶道:“这是哪的话儿,刘长老,快请起,快请起……”

刘瑞东执身不起,恳求着道:“你要不抽我这一顿,我真是寝食难安啊!”这倒是实话,就当初那一鞭子,直直令他噩梦连连,挥之不去,洛寒越是不提,他就越泛嘀咕,已是做了心病了。

“叔,这是刘长老以身做责,敬尤示法,你就成全了他吧,”洛寒遥遥的道。

洛三眼犹豫了一番,终于挥起了鞭子。

啪——

“使劲,使劲打!”

刘瑞东大声的嚷着,可一见洛三眼根本不敢下狠,便一下抓住了他的手,朝着自己狠狠的抽着。

啪!

啪!

啪啪啪……

刘瑞东重重的挨着鞭打,可他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踏实。

其余的青山弟子,以及那满街众众各个凝凝的望着,自那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丝极为怪异的想法,至此以后这青山派是不是就要变了一番模样?

……

马蹄踏踏,人影潇潇。

青山余众在蓝三,汉五,刘瑞东三人的率领之下径离镇口,直往南行。

“民之所向,国之安危,心之所归,邦之荣辱”但愿你们能体察我这一番苦心,得以重振青山吧。洛寒眼望那一列青衣马队渐渐的消失在岔路之中,默默的想着。

待他转回身来,却见那众众人群仍未散去,满满立与他身外三丈处,凝凝的望着他,只不过那眼中神色,却已不似他初初归时那般惶恐,竟是隐隐的有了几分亲切之意。

洛寒朝着众人微微笑了笑,朗声道:“自即日起,客满楼免费三天,但凡镇中之人,尽可食之,分文不取!”

哗——

满街众众顿然一愣,随即就爆出一片喧笑之声。

那客满楼虽然就正正建在镇上,但那可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平日里只见车马行行,香味飘飘,可要真上得楼去吃上一顿,少说也要花费半两银子,这都足足够得一户三口之家半月用度了,寻常之人哪又舍得,此下一听,有得这等好事儿,自是大为欣喜,更有些腿脚灵便跑得快的,早就匆匆奔去抢位子了。

“哥哥……”

众人散散,却有一道小小的身影冲出人群,直直奔而他而来。

却是那何仙姑挣脱了张果的手,一路奔叫。

洛寒笑着迎上前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随而牵起她的小手儿径往回来。

洛三眼,张果以及满脸通红的李秃子正正站在镇首的石柱下边望着他。

“李师傅,你的腿……”洛寒走近一看,却见那李秃子的一条腿早已瘸了,一手拄着根大铁拐,半半的靠在石柱上。

“不碍事,不碍事……”李秃子一听洛寒问他,却是满脸尴尬外有几分拘谨的连连摆手。

“他还不是馋的吗?”洛三眼已从方才之事中缓醒过来,在一旁打趣道。随而跟洛寒说起这事的原由来。

这李秃子在封典时被左长老抓去,连夜逼刑,腿伤极重,后来经过张福安的调制,虽已无恙,却也告诫他要经养百日,万万小心着些。却不料这李秃子生性好酒,在山上还只能偷偷的喝,可自打到了客满楼,管事儿的是他好兄弟洛三眼,自然就毫无顾忌,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却有一天不慎摔了个跟头,当场就断了腿,可这时张福安已然离开了杀马镇,找寻不到了。至此以后便只能拄着根铁拐了,现在他那李秃子的外号倒是没人叫了,尽尽称他为“铁拐李”。

洛寒听之不免唏嘘,又问起那张福安的下落。

父母之病得以痊愈,可是全全都多亏了此人,正要当面谢他一谢,却不想他也走了。

张果一听却是接道,他有一个同族侄辈儿叫做张小凡的,恰同洛寒一同进山参选,不过却是未曾得入。退回家来,在药铺里当个小伙计,倒正正被张福安看中了去,收了徒弟。没过几天,这两人便一起不见了去,就连他父母也是去向不知。

几人正说着闲话,那铁拐李却是酒瘾极大,从铁拐上解下一个红红的酒葫芦连连大饮,陡然一见洛寒正直直的望着他,顿时吓的脸色一变,急急挥手道:“不喝了,不喝了。”随即颇为尴尬的扭动铁拐移到了一边去。

却见洛寒两眼未动,仍是死死的望着方才的地方,这才发觉,洛寒所凝望的正是刚刚被他遮挡住的石柱,那上边刻着很多稀奇古怪的符号,满镇之中尽尽无人识得,倒不知洛寒怎么看的如此痴迷。

洛寒盯着那一堆极为杂乱的符号足足看了好半响,突然转过头来急急的道:“找些人来,把这里挖开。”

……

“醋一勺。”

“茴香两把。”

“盐半勺”

“落菜———浇汤。”

客满楼后厨中,李铁拐斜斜的依在一张椅子上,一边抓着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一边大声的嚷着。

在他对面横横展开着七八口大锅,每个锅前都站着一个年轻弟子,手里拎着把大勺子,按照他的吩咐调制着“百味汤。”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徒工,手脚勤快的给他按着肩膀。

酒劲涌涌,全身软软,李铁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青山派灶事间的时候。

那时候,我可还没瘸呢,不过那酒喝的也没这么自在啊,嘿嘿,有酒就好啊,管他瘸不瘸呢,滋的一声,又抿了一口,他觉得自己晕乎乎的都快成了神仙了。

“师傅,那魔屠真的是你徒弟吗?”那小徒工一边敲打得啪啪做响,一边小心的问道。

“那还有假?他那两下子,可都是我手把手教的。”李铁拐眼睛都没睁,颇为骄傲的道。

“哇,原来师傅这么厉害啊,我一定跟师傅好好学。”那小徒工却是不知道那说的仅仅是做汤,只是拍打起来更加卖力了。

“你学?哼,你小子差的远呢,哎哎,使点劲儿,哎对对……“李铁拐半眯着眼,一边极为享受的指挥着那小徒工手劲轻重,一边缓缓道:“他不光学得快,还能举一反三,你教他一样儿,他自个儿就能学会三,就拿那冰梅银耳汤来说吧,他连看都没……”

“师傅,你光教他做汤来着啊?”那徒工有些失望的问道。

“那……那咋可能呢?这做汤和学武都是一个道理,总不能样样儿都靠师傅,都讲究个触类旁通,哎,六儿啊,现在啥时候了?”

“师傅,现在是子时了。”

“子时?“李铁拐缓缓的睁开眼来,朝着窗外望了望。

一轮明月正挂当空,凝凝洒洒把这杀马小镇照耀的一片通亮,整个儿大街上静的出奇,连片风丝儿都没有,时而传来夜虫声声,就似催眠曲一般,哄着小镇昏昏大睡,极为的安宁。

咦,这倒是奇怪了,每到月圆必有大风,一起大风,我就腿疼,可今儿倒是怎么了?难道是……小寒挖倒了石柱的原因?

咳,管他呢,不疼了总归是好事儿,腿不疼,还有酒,这多好。

李铁拐又美美的喝上了一口酒,闭上了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