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故地别情

  • 邪阳
  • 毒白
  • 3115字
  • 2013-08-01 19:08:12

咵,咵,咵咵咵……

马蹄踏踏,径径而来,洛寒死死的盯着那道极为诡异的影像,神识紧紧的锁定了乾坤袋中的墨龙剑鞘,但那身形却是半点未动。

这影像虽是极为的惊煞,满满荡着一股无形杀气,可那步子却是悠闲的很,俨若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正正在巡视他的地盘,检阅他的部众一般。

三丈,两丈,一丈……

眼见那一道白骨银甲,无头巨马的虚影步步近前,洛寒的眼皮跳了跳,慢慢的抬起了手来。

“嘶……”

就在这时,那马却抖了抖脖颈,身形一转,竟然又一步步的走了回去。

马尾散散离着洛寒只有半尺之遥,那一柄赫赫长刀在地上划出一道极为闪亮的圆弧,又被那无头将军拖拽着,径径远去,刮在石面上响做一片嚓嚓之声。

那白骨大马高高巨巨,座上骑士腰板挺挺,满世黑黑,唯他白白。

这一道虚影通体银亮,光华闪闪,可却随他每迈出一步去,那光亮便会淡去几分,直直再从街尾回到街首时,已然融与夜色之中,若不细看,定定不能察觉出分毫来。

咵咵咵咵……

那大马如视无物一般的径从汉五蓝三的身体间横穿而过,随而又响起一片急促的马蹄声,渐渐的消失与地下,尽尽不见了影息去。

呼……

又是一阵大风呼啸而过,恰如正正吹散了满天乌云也似,把那悬与半空的一轮圆圆之月又露了出来,淡淡如玉的散出万道华光满浴天下——仿若这方才的一切根本就未曾发生过一般。

洛寒愣了愣神儿,这才把那仍自悬着的手臂放了下来,低头一瞧,却见那青石地面上仍自留着一条半尺深沟,遥遥直去,径从街尾到街头。

想来这定是那无头将军,每每月夜都要巡视一番,由此留作的。

……

叮当,叮当,叮叮当当……

一阵极为枯燥的铁锤砸着铁毡的声音又续续的响了起来,好似从来就没停过……

“呦,五爷,这大晚上的……呃,三爷这是?”

“啊,这个,这个……今晚的月亮可真圆啊,呵呵……”

陡然间,洛寒听得街首处有人说话,抬头一看,却是那汉五正正满脸尴尬的和一个人打着哈哈。

那人长得极为健硕,手里捏着根烟袋,正自袅袅的飘着一股青烟,却是三叔。

“呃,那好……五爷,您先忙着。”

“哦,好好好……”

洛三眼和汉五支会了一声,抬起头朝着街尾望了望,便自走了过来。

“小寒,叔跟你说说点事儿。”洛三眼径直走到了洛寒近前,仍自不停步,仅仅仍下这一句话去,调头就走。

西街镇面儿上有一座三层红木楼,那楼上漆红挂绿,修建的很是气派,楼额之上挂着一块横匾,上书三个烫金大字,客满楼。

此时近至夜半,那楼早已烊闭。

可这楼早就归了洛三眼打理,若想进去自是不难。可他仍是饶了一个大圈子,来到了后院。

那后院极为的宽敞,就同洛寒当初来时一般无二,靠南墙是一溜的大瓦房,瓦房的对面是一长趟儿的马棚子,旁边建有两间小平房。

洛三眼走进屋去,随手就点亮了马灯。

洛寒满心错愕,不知道三叔要干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说话。

洛三眼从旁边的铺盖卷上拿过一个陈旧的小木盒子,打了开来却是几块碎馒头,还有一碗菠菜豆腐汤。他把筷子拿出来,在桌子上轻轻的点了点,两头对齐,随而放在了洛寒面前轻声道:“吃吧。”

洛寒看了看那桌上的残羹剩菜,又抬起头来望了望三叔,满心不解的问道:“三叔,这是……”

“这不就是你当初的念想吗?治好你爹的病,让你娘顿顿都能喝上豆腐汤,现如今这可都实现了。就连这客满楼也都归于你的名下呢,咋?现在做了长老了,威风了。就喝不下这汤,吃不得这馒头了对不对?”

“三叔,我……”

“你吃不下这饭,就别叫我三叔,洛大长老这么称呼我,我可是当不起。”洛三眼说着,扭过了头去,也不看洛寒,只是吧嗒吧嗒咬着烟袋。

洛寒闻听心里一堵,原以为爹一直住在山里头,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对这江湖之事不甚了解,所以才会如此。可三叔毕竟见过不少世面,就在方才还帮他求情来着。本想着三叔叫他来,是要跟他说点儿通心的话儿,开导开导自己。却不想……

洛寒的心里极为难受,一把抓起碗筷来,大口大口的吃着。

那菜汤也不知放了多久了,直直有一股酸酸的嗖味儿,那馒头上还带着一片片的小冰碴。可洛寒也毫不在意,尽尽大口的咬着,嚼着,似乎眼前这馒头,这汤就是阻隔着他亲情的仇人,他要把他们都生生的咬碎,活活的吞下去一般。

听得那一片稀里呼噜吞咽的声音渐渐响起,洛三眼慢慢的转过头来,那眼里似是微微闪过了一道光。随而轻轻的吐了口烟缓缓的道:“你知道为什么别人都我叫洛三眼吗?因为我经常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谁家死了人,我就能看见那人的魂儿,到了祖坟上,就能看见你祖爷爷正被一群老头儿老太太呼来换去的。可我又不能说,这每次一说出来,就会大病一场。直直百十几天都起不来炕,于是,我就告诫自己,这以后无论看到什么都再也不能说了。”

“后来有一天,我到镇子上卖柴禾,正赶上下大雨就回不去了。当天晚上就睡在了李员外家的台阶上。半夜里却被一阵嚓嚓声惊醒了过来。却是看见了一个没有脑袋骑着白骨马的将军,当时就把我吓坏了,连夜就跑了回去。不过我这回倒是没敢说,足足过了好几年,直到和你婶子成亲那天,我喝多了,又一下说漏了嘴,这回倒好,我直接就死了……”

“呃——”洛寒听到这儿,陡然被噎了下,赶紧抓起汤来,却是一边喝一边两眼紧盯着三叔。

他从小到大一直喜欢听三叔讲故事,三叔讲的故事从来不用什么张三李四的来代称,全都是用的“我”。就好像全都是真真的发生过一样。

不过此时,当他听到三叔提起了无头将军的时候,却是猛然一惊。

洛三眼仍旧像以前一样,说到关键时刻就顿了下来,又续上了一袋烟,这才缓缓的道:“我当时就身子冰凉,整个人都变成了黑紫色,死的彻彻底底了。按照村儿里的说法,我这是煞死,连埋都不能埋,也不能停尸,得尽快烧了。”

“可你爹不忍心,非得把我背到山顶上去,要让阳光晒晒,去去煞气,免得做个孤魂野鬼。却在那半路上碰到了一个邋遢道人,那道人看了看我说,还没死。你爹一听自是不信,但却悲之所及,不妨一试,于是就跪下来求他。”

“那道人随手抓了一把土,轻轻一抛。我马上就醒了过来,我和你爹又惊又喜,连连给他磕头道谢,又问他原由时,那道人却说‘世有千千变,凡人岂可寻’随即就凭空消失了去。”

“世有千千变,凡人岂可寻……这话可说的对着哩,”洛三眼念念道:“早在一年前,我还想着等你学得了手艺,攒点银子把你爹娘的病治好,再建所新房,把春妮娶过去生个娃,那小日子该多好,呵呵,哪成想……”

洛三眼说到这儿,露出了一个也不知是苦笑还是哂笑的表情,轻轻的晃了晃头。洛寒也停下了筷子,若有所思的想着。

“哎……这就是命啊,人人有条命,命命各不同。”洛三眼把烟袋凑到嘴边又吧嗒吧嗒抽了两下,却见没了烟气儿,转头一看洛寒也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又接道:“你爹的脾气是倔了点儿,但可一点都不糊涂,经这一事儿,他也知道,现在他和你娘都成了拖累,那一番话他也是狠着心说的,就是为了让你不用挂念他们,放开了去闯就是——就算现在硬逼着让你回到山里去,你也肯定不会甘心,整整下半辈子都活得不舒心不是?”

洛寒闻听猛然一愣,呆呆的望着三叔,可那眼前的景象却是渐渐的迷糊了起来。

“你出息了,长本事了,他自然是高兴。就是……就是对你杀人这事儿一时还有点看不开。就在刚才我出来时,你爹还哭着说,可告诉小寒一声,这以后啊,能不杀人最好就别杀人,什么时候闯够了,闯累了,就回家来看看……哎,我和你爹都认识几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着他哭呢……”

“叔,我爹……”洛寒一下子站起身来,可脑袋却陡然嗡的一声,立时就变得昏昏涨涨的,困得不行,连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

“等天一亮,你爹和你娘就回山里去了,这菜里啊,我下了药儿,等你醒了就到晌午了,也就不用追了。”洛三眼说着敲了敲烟袋站起身来,把洛寒扶到了床上去,随手拉过被子盖好,又望了一眼,这才轻轻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轻响,那房门慢慢的关了上,洛寒的眼皮挣扎了几下也合上了,只是自那眼角处涌出了两行泪滴来。

莹莹透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