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身无退路

  • 邪阳
  • 毒白
  • 2984字
  • 2013-06-05 15:12:41

那左长老仿佛早就料到他会在此出现一般,脸上并未露出半点儿惊奇。只是转着一对儿昏黄的眼珠,上上下下的扫量着他。

洛寒却被盯得很有些不自在,赶忙解释道:“小的,小的是来送避暑汤的,方才……方才一时尿急,就……就……”情急之中洛寒赶忙扯了个谎,可是心里却一直狂跳不止,引得小腿都在不住的发抖。

“刚才的话你可都听到了?”

“没有,没有!小的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我……”洛寒吓得连连摆手,这等事哪又敢承认了去,那岂不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么?

“呵呵……”左长老闻听笑了笑,摆着手道:“这你倒不必惊慌,此事我正需一个佐证之人,如今你恰巧遇得,却是正好。来来来,你且走近前来,我细说与你知。”

这老头儿虽是满脸带笑,可洛寒却觉得有直直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并迅速的侵入骨髓,冷彻心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任是如何也不敢迈步向前。

左长老见他犹豫不决,踟蹰不前。脸上顿然生出一丝怒气,接着眉毛一挑,冷声道:“怎么?难道还要我过去请你不成?”

洛寒心下一惊,有心想逃,却又不敢,只好硬着头皮缓缓的向前移着步子。

洛寒此刻极为的惊恐,但是心里却是十分的明白:

我既已得知了此等大事,他又岂肯饶了我去。他方才那话倒是中听,可这又哪里能信得?现下我这每走一步,那可都是九死一生。可若是停步不前亦或转身就逃,那也是万万使不得。可这……可这我又该怎么办呢?

洛寒死死的攥着小拳头,心也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自是百般焦虑,惊恐莫名,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得一步步小心的朝前挨着。

“好你个小杂碎!竟然跑这儿来了!”

突然间一声暴喝远远传来。

洛寒扭头一看,正是那送汤的王林,此时正返了回来,远远的边跑边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活腻了是吧?竟敢胡乱瞎跑,看我不打断你的狗……额,左长老……”

那王林撸胳膊挽袖子一路喝骂着奔了过来,等到了近前,这才发觉左长老正在林中,立时低下了脑袋,满脸都是惶恐之色,急急弯腰施礼道:“弟子,弟子曾百般交代过:不让他随意乱闯,谁知,谁知这小子竟生了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这儿来……是,是弟子监管不力,还请长老责罚。”

左长老看了看他,接着又盯了洛寒一眼。略略沉吟了下吩咐道:“把他带到百花楼来。”说罢转动木轮先行而去。

“是!”王林连忙应声。一揖到底,只等左长老走出了好远,这才敢直起身来,仍是心有余悸的擦了一把汗。转而冲着洛寒大吼道:“好你个小兔崽子!竟敢给老子惹下这么大的祸事来!看一会儿左长老怎么收拾你!他娘的,快走!”

说罢他冲到洛寒近前使劲的推了一把。

洛寒险些被他推了个踉跄,却也不敢反抗,只得在他的押解之下,沿着来时小路,直奔阶口而来。

“哼,我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百花谷都敢随意乱闯!这下可好,又被左长老抓了个正着,这回呀,怕是你想死都难喽!”王林紧跟在洛寒身后,一副满是幸灾乐祸的神情,随后又很是恶毒的诅咒道:“照我说啊,就该把你扔到百毒洞里去,让那些毒虫蛇蚁狠狠的啃咬上一番。随后再断去手脚投进炼蛊炉,整整泡上他一千天,哈,到时候,你就跟我那该死的师兄一样了!哈哈哈……”

洛寒本就恐惧非常,再经他这一说更是怕上了三分,一想到全身上下爬满了蛇虫,被百般叮咬,随后又被砍去手脚泡在炉中的情形就不由得头皮发麻,战栗不已。

不行!

我可不能就这般老老实实的被押回去送死,得尽快想个办法逃走才是!

可这王林却长的甚为结实,行走间举步很是轻盈,想来这段日来也是颇有些功底在身了,若是与他相斗起来,我定是万万占不到半点便宜去,可这又该怎么办呢?

“你别他娘的磨蹭!快走,快走!”

洛寒有意放慢了脚步,就想拖出时间来想一个万全之策。可那王林却是半点不容,紧着跟在后边连推带桑的催促着。

这段路本就不长,再加之他一路催赶,时间不大,两人一前一后又回到了原地。

长阶如故,千步遥遥,那两只木桶就横翻在阶口处,汤汁四溢。想来是那王林返回时,寻不见他的踪迹,气急败坏所致。

洛寒走的稍慢了一步,就被王林上前猛推了一把,却正正绊在那扁担上,摔了个大前趴,险险些就从长阶上滚落下去,这长阶全由青石磊造而成,菱角分明,又是依山傍势修建的极为陡峭,若是就此滚落下去,就算不被摔死,也定然好不到哪去。

洛寒这一下不由得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却也正由此心念一动,生出一计来!

“哎呦,哎哟,疼死我了……”洛寒突然抱起一只脚大声的叫嚷起来。

“小崽子,少他娘的放赖!赶紧给我站起来!”

“哎呦……哎呦,王……王师兄……我这脚崴了,真,真站不起来了……哎呦,可疼死我了……”洛寒尽力的装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来。却一边大声的叫着一边用眼角偷偷的观察着他的动作。

果不其然,这家伙全没半点恻隐之心,破口大骂道:“少他娘的装死!快给老子滚起来!”话音未落,便是一脚狠狠踢出,直奔洛寒面门而来。

来的好!

洛寒等的就是这一刻!

待这家伙一脚飞来,洛寒猛地伸出两手死死的抱住,狠命的向下一带!——他平日里打柴,遇到枯柳横枝便也是这般拖拽的,此刻的情形却是正好,施展出来极为的顺手,全无半点生涩之感,混若天成一般。

那王林本就未加提防,这一脚势大力沉,再经洛寒死命一拉,哪里还收势得住,立时就被横贯而下,顺着长阶一路滚将出去。

洛寒一见计已得逞,马上翻身而起,接连两脚把两个木桶都飞踹了下去,随后起身便逃。

这百花谷虽是建在山巅之上,却也是占地极广。洛寒这是第一次踏进谷来,本就不辩方向,又在急逃之时,哪还顾得南北西东?茫茫然冲进了一片竹林便没命似的狂奔开去。

条条荆棘横枝扫在身上,不知刮出了几道血口;道道石坎滕曼又不知绊了他多少个跟头。洛寒却也全然顾不得,只是一味的向前疯跑。

过不多时,身后隐隐的传来那童子一声声夹杂着愤怒、哀痛的嘶吼声。也不知道是这家伙皮糙肉厚还是真的命大,从那么高的斜梯滚落下去,竟没伤到筋骨,仍能一路追来,而且听那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想来这厮却是奔行极快,已是为距不远。

洛寒心下大慌,更是不敢懈怠,紧紧的咬着牙关,手脚并用,一路飞逃。

豁然间眼前一亮,却是那竹林已到了尽头。

洛寒来不及细看,连步急奔了出去,可刚刚跑出了几十步,又赶忙急刹了住,一个站立不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就在面前险险十步之外,却已是深渊绝壁!

这绝壁深不见底,遥不可测,直下百丈之处还飘着一团重重浓雾,其下景象更是难见厘毫。刚刚踢落的几颗石子飞空直下,引起空风几缕,回响阵阵,只让人望而生畏。

洛寒心下大骇,却是来不及细怕,慌忙站立起身,意想再逃。

却在这时,竹枝闪动,一条人影奔现而出,堪堪然挡住了他的去路。

“哈!跑?!你倒是跑啊!”洛寒定睛一瞧,正是王林。此时他满脸血迹,全身上下也是污迹斑斑,破烂不堪,正瞪着一双大眼,恶狠狠的咬着牙道:“行啊小崽子,还学会暗算了是吧?跑!你他娘的倒是跑啊!”

正在这时,遥遥的从竹林中又传来一阵莎莎声响,想来是有人正围了上来。

那王林早已狼狈不堪,自是不想在同门面前再失了颜面,两眼一瞪爆出一股凶厉之光,恶狠狠的咒骂的一声,直奔洛寒扑来。

洛寒一见忙急急退去,可几步之下已是半履悬空。

咔,咔嚓!

哗啦啦……

那崖边之地,饱经日月,早已松软不堪,这一下再被洛寒踩经其上,顿然化为了一片碎土,簌簌然直落而下。

洛寒心下大恐,有心迈步,却已不及,整个身子打了个趔趄,也直直的掉落了了下去。

“爹,娘,你们可多保重啊……”洛寒心下一沉,两手徒劳的向上抓去,这却是他心里泛起的最后一记念头……

袭风猎猎,空谷回音。

一道灰色的身影从空而降,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那一片濛濛迷雾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