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平安离兮

  • 邪阳
  • 毒白
  • 2335字
  • 2013-07-27 16:42:57

平安镇,镇平安。

原本此地正为三江岔口,洪灾泛泛。却在开国初年经“物圣”公四五修建了一座隔水坝之后,整整千年再无其害。这石碑也是那隔水大坝初初落成之时所刻造的,其上题字就正正是公四五的手迹。

平安镇虽以镇名,但却并不大,仅仅只有十数个村落而已。但却因近水临江,商行茂茂,反而比之许多人口大镇更为繁华。

因之离距青山派仅仅只有二十余里,极为的近便。厉厉三百年来,一直都在青山派的势力统辖之下,从未变过。自然,落与此间的根基极为深厚。

这辆马车虽然看似普普通通毫无标识,可仍是被那路上的探子,早早的认了出来并通告了回去。

待得马车刚刚驶入镇口,洛寒就见那刘瑞东正正带着数十人遥遥候立。这其间,倒是有的两人显得极为特别,一个是满头白发皱纹满满的瘦老头儿,一个是扎着红头绳胸前挂一对儿铜手镯的小姑娘。这两人自然就是张果与何仙姑。

“哥哥,你回来了?”一见洛寒下得车来,众人立立,连忙施礼,却是那小丫头何仙姑,全无忌惮,满脸欣喜,直直的迎了上去。

洛寒笑着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随而却望向了张果。那张果中毒颇深,虽已被洛寒尽尽除了去,却也难防那身体的急剧衰老:满头白发,皱纹满满,弯着腰,弓着背,若是不知底细的,说他已有八十岁了,都是大大有人信得。

一年前,洛寒初初上山之时,那张果还是一个极为结实的小胖子,倒不想经这一遭变故之后却成了这副模样,洛寒暗暗想起那种种过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凝凝片刻,洛寒微微一笑道:“张哥,你老了。”

“老了你还叫我张哥。”那张果也是淡淡笑道:“现在——他们都叫我张果老。”说这话时,他虽然也在笑,但那淡淡之中,却是有的一分无奈与自嘲。

洛寒听之鼻子微酸,随而不敢看他,转头望向了刘瑞东。

刘瑞东这才近前一步,躬身道:“洛长老……”

洛寒冲他摆了摆手,微微道:“我现在已经退离青山,不在江湖了,这长老两字,却是称不得了——从今以后,你就是青山长老了。”

“这……”刘瑞东既惊又喜,却只是楞了楞,也没多问。

“哦,对了,范老先生要回乡祭祖,正正从这里经船走水路要快一些,你给安置一艘妥当些的。还有,你也回去收拾一下,明晨一早带齐所有人马,到杀马镇迎接新掌门去。”洛寒尽尽说完,也不待答,牵着何仙姑的小手与之范老先生,张果径径朝前走去——那吕彤早在半路就辞别两人跑回家去了。

“呃,是……”刘瑞东躬身忙应,遥遥的望着洛寒的背影,却是心中暗道:“我这长老升的还有区别吗?你还不是一样的指使我……”

……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

那范老先生冲着众人连连行揖拱手之后,终于钻进了船舱里去,洛寒眼望着那一条三桅大船遥遥的驶离了江面,这才缓缓的转过头来。轻轻的拍了拍吕彤的肩膀道:“吕彤,别忘了你的愿望。我可等着你被称作吕洞宾的那一天呢——不过,我可不希望到个什么庙里给你上香去。我要见的却是一个神采飞扬的吕洞宾,明白吗?”

“嗯!”吕彤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那眼睛真的变的红彤彤的一片——早已不知哭了多少回了。在那百花谷中,他虽然只是一个小童子,但是洛寒却从未轻看了他去,处处都对他极为的照料。

更在昨天,让刘瑞东给他留了许多银两,嘱咐他好生习学丹药之术,而听洛寒话里的意思,这一番再见之期,却不知又是何年了,那眼泪却是正如这眼前的江河一般,却是怎地也止不住了。

此时,洛寒的心里也不太好受。与那吕彤虽为主仆之名,但却实有兄弟之实。两人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却极为恰恰。这一番离去,他早已做好了盘算,待得与父母住些日子,便要出去游厉一番,去访一访那仙境名山。

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正正行往何处,又要堪堪走得多久,这一再见之时,又是遥遥何年。

不过,不好受归不好受,走,还是定然要走的。

洛寒强自忍着心中那股不舍之意,又自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径自直走,一步跨上马车去。

“驾!”

待他稍一坐稳,老把式扬鞭一甩,那大马长嘶一声,带起车轮滚滚奔远。

刘瑞东以及那百十个自苦善寺归转的精英弟子纷纷策马,各围左右,紧随而去。

直直走出了好远,洛寒掀开门帘一看。那吕彤仍自站在镇前的高岗上呆呆的望着,就像那个清晨,他满眼惺忪的守在百花谷的悬桥旁……

“哥哥,你怎么了?”见得洛寒有些不开心,小仙姑抓着洛寒的手轻轻的晃着。

张果微微弯着腰,靠在一角,嘴唇张了张,最终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说话。

“哥哥,你不开心吗?麻姑给你唱首歌儿听吧。”说着,她清了清嗓子大声的唱了起来:“麻姑乖乖看荷花,绿柳堤堤飘彩霞,荷塘风来波艳艳,麻姑麻姑快数鸭……麻姑乖乖看荷花,绿柳堤堤飘……呜呜呜……爹,娘,麻姑好想你们啊……”

这小姑娘唱着唱着,那声调却是越来越低,到得最后却是呜呜大哭了起来。

洛寒心神一乱,轻轻的拍着她脑袋小心的哄着:“仙姑听话,仙姑不哭,都要做神仙了,还哭什么鼻子,等你成了神仙,自然就看见你爹娘了。”

“呜呜呜……神仙要做,爹娘也要见……我想他们了,呜呜呜……爹,娘……呜呜呜……”

“仙姑不哭,仙姑听话……”洛寒又自哄着,却是无用。

“哎,让她哭吧,反正丑八怪都喜欢哭鼻子的。”张果突然接道。

却不想,这一下倒是奏效的很,小仙姑一下就止住了哭声,大嚷道:“张果老是坏蛋!大坏蛋!”随即舞着一对儿粉嫩的小手就直直扑了过去,生生的要揪他胡子。

张果哈哈大笑着,赶忙紧紧的捂住了下巴。

瞧这一‘老’一少,渐渐的嬉闹了起来,洛寒的心情终于好过了一点儿,随而撩起门帘朝外望去。

远山如画,高高矮矮,阳面为黑,阴面为白,阵阵清风徐徐而来,满满带着一股泥土的芬芳。洛寒一路看着,闻着,却自那心中渐渐凝出一棵大柳树来,那树高高大大的早就落光了叶子,只在树顶挂着一簇新芽,树下有一座低矮而又破落的小房子,一股淡淡的野菜香缓缓的飘了出来,直直的钻进心里去,打滚儿般的欢笑,翻腾,那感觉痒痒的,热热的,甜甜的……

马蹄踏踏,车轮簌簌。

一路向着杀马镇缓缓驶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