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一车行行

  • 邪阳
  • 毒白
  • 2431字
  • 2013-07-26 02:06:39

嘎支支一声响,那两扇高达五丈的大铁门缓缓打了开来,从中奔出一辆黑棚的马车。

那马车普普通通——既没有满满镶嵌着铜钉铁皮,也没插着青色大旗,若非正正是从青山派的谷口中得奔的出来,怕是任谁也不会与之‘江湖’两字联想到一处去。

那马车行出谷口,一路向北,转而又朝西,不缓不急的遥遥而去。

洛寒正坐车中,已然脱去了青山紫衣,换上了一身极为普通的灰色长袍,手中紧紧的抱着那个当初进山时,娘给搭理的小包袱,神情落落,一时有些恍惚。

恰在当时进得山来,初初所愿也只是为了积攒银子买上一株醒魂草给爹治病而已。至得后来,也是正正因此才有那偷听一事,跌下悬崖,误入剑楼,从而引出这一番际遇来。

事过往往,此时再经想来,恰当初在那马棚旁的小屋里,对着三叔发的宏愿:“要让娘顿顿都喝上豆腐汤。”自是有的几分可笑。可是谁又知得,我那时的愿望看似简单,却又是何等的艰难?且如今,我的愿望却是修仙,倒不知何时,又能嘲笑我今日之肤浅?

悟道,修仙……

洛寒想着想着,却是毫无来由的笑了笑。

“呵……我,我就是看个热闹……”对面坐着吕彤,正自翻看着一本医书,偶一抬头,见是洛寒正自笑笑,以为是笑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说道。

洛寒此次出山却还带着两个人,一个是吕彤,一个是范老先生。

那范老先生听说自己杀了铁和尚为他报了家仇,自是感激涕零。随而提出一个要求来,要回乡去祭奠一番,洛寒自是应得。恰好那吕彤也要回家去看看,而他的家正在平安镇,却是正好顺路,洛寒与之两人极为熟悉,便自未加车马,同同而坐。

那范老先生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厉经一晚仍是没缓过乏儿来,这一路车晃摇摇,却是又睡了过去。而吕彤却是捧着本医术看的津津有味,不时的微微点头。这一番见得洛寒微微笑笑,却是有些尴尬起来,忙忙收起了书去。

洛寒自知他会错了意,倒也没点破,反而问道:“你一直对医道如此痴迷,却是想当个治病救人的先生吗?”

“不,我只想当个洞中宾。”那吕彤很是认真的道。

“洞中宾?那又是什么?”洛寒一听很是奇怪。那日在百毒洞的密室里,见他为之学了个救人的法子而大自欢喜,此下又捧着本医术,爱不释手,原以为他只想当个救人的先生,倒不想。他却说出这么一个生涩的词儿来。

“嗯,这是……这是我在《丹经》上看到的一个故事,说是……说是在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地方大瘟疫……”那吕彤初初当着洛寒的面引经据典的,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渐渐说来,便自放开了去,把这一故事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这故事说的是,早在前朝末年,渭河泛滥,随而大生瘟疫,死了很多人。但凡能动的都逃到了外乡去,仅仅剩下了一些老弱病残,这其中就有一个做豆腐的瘸子,名叫阿宾。因是腿脚不好,又有老娘染病,便自未走。

可是村里剩下的人见他娘已经染上瘟疫,就要把他娘活活埋了去。那阿宾没有办法,只好把老娘背到了山洞里。每日遍寻草药,用之做豆腐的法子,竟然熬制出了治愈瘟疫的丹药来,随后又不弃前嫌,把药送给了村里人,随而那远远近近的人尽尽闻之,皆皆来求,在那洞外排起了一条长队,直直绵延十几里。

而等到最后一人拿到药时,那阿宾却猝然累死了过去,后来大家就在那洞中建了一座庙,用来纪念来他。一年四季,无论阴晴,祖祖代代,无论夜昼,那庙中的香火却是一时都未曾断过。

直直如此延续了一百多年后,大苍一通天下,那州令应其民意重修庙宇,其庙前就正正挂着这样两句话:“万般神仙皆下品,尽尽不如洞中宾。”。

说到此处,那吕彤还极是认真的总结道:“救一人是恩情,救万人就是功德,我要像阿宾一样,救得万人,积获无上功德。”

洛寒一听倒是大感惊讶,却是没想到这吕彤竟有如此善善之念,一时之间竟是听得错错愕愕不知所言。

“呃……我,我这愿望是不是有点远啊。”一经说完那故事,吕彤又自回复如初,连连挠着脑袋很是不自然。

“啊……不远,不远。”洛寒连道:“你肯定也能炼制出一治万人的仙丹来,做个什么洞中宾,嗯,人称吕洞宾,不过要想实现这愿望,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啊?什么话?”吕彤听得有些迷蒙,微微睁大了眼。

“做好眼下的事啊——看书吧。”洛寒笑道。

吕彤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这次倒是极为自然的捧起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车马行行一路远去,轧在那覆有积雪的路面之上,连连发出咔咔声响,可随而自远处,却渐渐的传来一片哗哗流水声。

车行渐近,那哗哗之声,也愈来大了起来,直直若似万马奔腾一般,极为的震撼。

洛寒撩开窗帘,远远一望,却是那前方几十丈外正有一江奔奔而狂,正经此处,河道陡低,俨成一道威威大瀑,横冲直下激流丈丈。而那瀑布之下的江水,却是乍然变黄,直直泛起无尽泥沙,滔滔而去。

“咦?这此间,怎地如此奇怪?”洛寒眼望奇奇,不觉随口而出。

“这要问你自己啊。”那赶车的是个年过半百的青山杂役,平日里的任务就是往返各处,运送油米,可那性子却是满满一副江湖气,爽直的很。听得洛寒自语,便自答道:“原本这江啊,叫长江。可自从一年前,你把这小山砍倒了之后,江水就直接从山头越过,冲到了黄泥滩里,怕是啊以后这下游就要改名叫黄河喽。”

洛寒这自想起,封典之时,血珠爆涌,确是生生砍倒了一座小山去,倒不想就是这里。正这时,在那瀑布之上有一道白影,被江水冲的翻翻滚滚直落而下,随而噗通一声,正正砸进了黄河里。

洛寒眼力极盛,却是看得很清楚,正是那个独眼石人。

眼见那石人跌落黄河,乍眼之间便自没入了那极为浑浊的滚滚波涛之中不见了去。洛寒的眼前不觉又闪现而出那一番剑楼生死的景象来。忽而又轻轻摇了摇头,心中暗道:“青山事了了,仙道且渺渺,我且随那吕彤一般,先做好眼下的事吧。”想到此处,洛寒大声问道:“老人家,还要多久到平安镇啊……”

“什么?”江水滔滔,大浪汹汹,直直泛起一片震震之声,那老头却是没得洛寒这般耳力,听的不太真切,扯着脖子大声回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还有多久到平安镇啊!”洛寒又自提高了些音调大喊着。

“啊,我不喝酒,安全第一!”那老头儿说着一甩马鞭,啪啪两响,煞是清脆!

洛寒哭笑不得的晃了晃头,刚要拉起车帘,却陡然一惊,就在那半空之中,正正站着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