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魂突来
  • 邪阳
  • 毒白
  • 3231字
  • 2013-07-19 23:55:09

想在当初,洛寒借助那大雕之力,从悬崖之中飞逃而出,恰被此处的暗生之力,吸附至此。幸得胸藏血珠,未及致命,却也着实吓得不轻。一连数日里,尽是盘算着怎地从这里逃得出去,倒不想此番,却要力破险阻,径往直来,这真是造化弄人,事无定数。

洛寒正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却猛的一下顿了住。

当日里,那个行止诡异的女弟子暗启石门,进入密室之后,那暗门却是自行关闭了去,随而自己从里侧开启之后,也是瞬而重合,想来这暗门定是关启有数,决然不会如同此时一般,大敞四开,宛若门庭一般,这其间,必然有的什么诡异之处。

若是一会儿,与那孟阳交手,力有不及,想要逃窜之时,这暗门却正正关闭了去,我倒怎生是好?

念及此处,洛寒便自收回脚来,连连舞骨爪之术,把那室内的几尊铜鹤接连搬来,正正堵在那门口上,这才一纵而入。

那密室之中依然如故,四尽阔阔,遍无一物,只在那中心之处,威威立着块丈高石碑,那碑,残落半角,满尽土灰。乍眼看来虽是雄浑威壮,却也不免满满一副落魄沧桑之态。

不过,洛寒既已得知,这残碑之中暗暗所藏的铭文古字,又是何等玄妙,自是不会再做低看了去。这石碑想必正是由青山先祖留作后人的习仙总纲,意在为子孙后辈指引迷途。

按那老狐狸所述,虽说世间妙法万万千千,却也不外乎仙魔两道,而这两道之中原原之理却是殊途同归,尽尽相同。全是凝天地之灵蕴,为我所用,自成天地,独画方圆,且谓之画地自为仙,封宇便成魔。

而这无论仙也罢,魔也好,那每个境界层次的观想感悟,却是最为要义之所在,决绝不会向人轻易坦露开来,而这石碑之上,却是尽尽而言,断无藏处,甚而还闪念过金丹,太虚等字眼,若按那境界的分级来说,已得勘破太虚之妙,其身修为已在化阳之上!

足足可见这青山始祖,却是有之何等神通!

洛寒凝眼望了片刻,那心中不由得暗暗起敬生威。原本他想着,再来此处,却要似那少女一般,两臂微展,把那丝丝灵气贯入其中,暗暗查探一番,到底有何玄机。可这此时,那小个子孟阳也在楼中,若是万一不慎,生出什么闪失来,却是哪里悔得?

稍做一驻,洛寒便自径离碑前,直往楼上行去。

那老狐狸曾说,此楼本为蛟龙蜕皮而铸。

照此说来,他上次正是由颈而入,而此番正正顺尾而上。

此楼上下共十层,一楼残碑,其上九层遍遍空空,只在中间留有一个方形的小石室,恰如铜钱一般。

上次来时,底下三层,尽已洞开,在那每间石室的墙壁之上,满满刻着图影剑诀,正是那三式:潇潇夜雨,逆流而上,大浪滔天。

洛寒经由这三层时并未停留,只是粗粗的看了一眼,便自拾阶而上,直直踏入第五层来。

第五层的门,竟然也开着!

上次得见,这石门却是关的结结实实,仅在那门壁上有几道深深浅浅的剑痕,可此时却是大敞四开,一览无余。

洛寒微微侧了侧身,站在门外,直往室内望去。

这室内正中摆了一张小桌子,那桌上放着块半尺宽两尺多长的桃木牌子,上边尽用朱砂写着六个鲜红的大字“罗家宗祖之位”。

罗家?这哪里又冒出一个罗家来?

那李多欢不是说青山一派,尽由李家先祖所创吗?可在这剑楼之中,却还生生供着一块罗家的祖碑却是何意?

洛寒心中起疑,随而朝着四外看去,那四周墙壁之上倒是极为干净,却不似下边几层满是图画剑诀了,仅仅刻着八行乍眼看来极为诡异的诗句,但在那结尾却是写的很清楚:“此为剑之四,一叶秋来。”

哦……

洛寒恍然心道,想来这必是那第四式剑诀了!

可这一套剑法本就极为的深奥难懂,即那便最初的三招,还都满满的带有详图细解,洛寒连日苦研之下,却也仅仅是悟得了两三层去,可这眼下的第四式却仅仅只有八行诗句,倒叫我怎生习得?

再说,这此下并非研习之所,修行之时,洛寒又朝那诗句凝凝望了一眼,暗暗的记在心中。转身便走。

呼……

突然之间,有一道冷风自背后直直而来。

洛寒心底一惊,骤然急跃,随而转身回望。可那身后却是空一无物。

嗯?

这剑楼四外,尽皆石壁,密不透风,我方才正正背对石室,可这风却是从何而来?

而且……

这风不但生的古怪,更是极为的惊秫,就好像……就好像在那风中,有一双眼睛,正正望穿魂魄,直透心海一般。

对了!

在那封典前夜,正正丧钟大做之时,不也有一道惊风恰恰飞落至此吗?可这,可这到底……嗯?!

洛寒正自起疑发愣,突然觉得闹海之中,却是多出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起初只是一道风。

一道很冷很冷的寒风直直穿透血肉筋脉,落入了脑海之中,随而就渐渐的变大,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不在眼前,仅仅存在与脑海之中。

随而那人伸臂一展,却是变得同他一般大小,只是透明若雾,只能隐隐的能看一个轮廓来。洛寒想要动,动不了,想要呼喊,却是张不开嘴去,只有那思维还在,呆呆的望着那人渐渐的明晰起来。

是个老头,方方正正,白白净净的一张国字脸上半丝皱纹都没有,仅仅颚下那一缕极为茂密的白色胡须正正说明了他的年纪已然不小。他闪动着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睛,周身上下看了看,好似极为的满意,突而自语道:“嗯,看来我没白等,这副身子还真不错。”

“你是谁?”洛寒突而问道,这话他并没出口,而是在脑海之中念念而出。

“咦?你竟然能发现我?”那老头显然也是一惊,但马上就回复如初道:“那又能怎么样?你这身子我是夺舍定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个借灵子吧”

夺舍?借灵子?

那木子凌是用什么法子夺舍王林的,洛寒并没见过。但是那后果却很显然,王林死了,而且是魂飞魄散,死的很是凄惨。

借灵子又是怎么一回事,洛寒也不知道,只是听那李多欢临死之前,好像提过这个词儿。

但这眼下,却很显然,这老头想要灭杀我的魂魄,占据我的身体!

“出去吧,你!”

洛寒正想着,那老头突然猛的一推,洛寒就觉得身子陡然一晃,仿佛就像那次从悬崖之上跌落一般,直直的飘了出去。

只是很奇怪的是,那身子不降反升,竟是双脚脱离了地面,整个人腾空而起。

随后,他就望见了自己,正傻傻的站在那里。

在那身体之中,有一个透明的,形若烟雾一样的老头儿正自扭动调整着身子,想要与自己重叠在一起。

想夺舍我?没这么容易!

“你奶奶的!还我身来!”洛寒发一声狠,陡然直下,奔着‘自己’就冲了过去。

那老头刚刚把大半个身子摆正,却突然一下就被洛寒冲开,整个脑袋都被挤出了体外,洛寒也正正抢了进去。

“呀哈!还不死心是吧?滚开吧你!“那老头狠命一撞,把洛寒又顶了出去,却不料脑袋挤回来了,可肚子上却正正中了洛寒一拳,被打的直似烟气一般,扯出三五尺,活活像是哪个大烟鬼吐的烟圈一般,直上半空晃荡了一圈儿又重合了回来。

“好小子,你个后辈子弟还敢跟本门动手是吧!我就让你好好瞧瞧青山不老松的厉害!”那老头说着一脚过去,就把洛寒的脑袋踢出去老远。

“你奶奶的,老子和你拼了!”烟气一收,洛寒的脑袋只剩一线相连,远远的荡在半空,可那一只手却死死的掐住了那老头儿的脖子。

顿时,形若烟雾一般的两人,便围着这幅呆呆凝立的躯壳大相争斗起来。

脑袋飞,肚子破,腿啊,手啊的,处处乱飞……

不过,却又像焦糖一般,那被打散的烟气并不会断,无论被打成什么形状,打出多远,又都会飞快的粘合起来。

洛寒的拳脚功夫自是比不上这老头,不过却也没得疼痛,没的伤害。他全然不顾,只是狠狠地往里挤,往出拽,拼命的要多占一分地方,死活不让老头得了便宜去。

此刻,若是有得另外一个开了天眼的人,看到这般的情形,一定会觉得很是有趣。那两道淡淡的魂影死死的纠缠在一处,围绕着一个呆呆凝立的紫衣少年,不断的争来抢去,不时的这边冒出一头儿,那边多出一块,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是渐渐的,那两道烟影都有些暗淡了下来,仿若烟入长空,消散了许多。

“好吧,小子!”

那老头的脑袋被洛寒的脚死死的顶着,一只手拧成麻花一样和洛寒的脖子饶成了一团,突然停了手道:“你这身子交给我定然不会让你吃亏的,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你可有什么想干没干成的事儿么?我这都替你完成了去,你看可好?“

“去你奶奶的,老子叫你滚!”洛寒陡一发喊,又冲了过去。

又一阵拳来脚往……

虽然没有声音,但却打的异常激烈!

“好好好……“那老头儿打着打着又停了手,连连道:“看来咱们这么打下去,也没什么用了,若是再等一会儿,魂魄散尽,咱们俩都得死,到时候谁也占得不住,不如……咱们换个法子怎么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