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蛇魔娲羲
  • 邪阳
  • 毒白
  • 3560字
  • 2013-07-17 15:15:54

那大蟒叠错如盘,赫立三丈。这一下轰然乍倒,正实实的砸在了冰面上,却是受力极大,一下就把那原本冻成一坨的蛇身,震散开来。

随着蛇身一松,那被紧紧缠绕其间的‘东西’却一下就露出了半截。

说是东西倒也不确切,或者说更像是一个人。

但是这人却是极为的高大,足足一丈有余,红头赤发,顶生双角,正正俯面朝下,自是看不清面貌。那两只尤自紧握的双拳,足足有面盆大小,尽尽血红,满布青筋。

这人原本应是穿着一身紫色的袍子,不过却被撑得支离破碎,只剩得丝丝缕缕残挂在身上,那坦露之处,尽尽现出一片青褐色的肌肤来,条条错错,直似山脊一般,极为的壮阔。

那满身上下,血迹淋淋,汁液满满,却又被冻了个结结实实。远远望去,恰如一块极为硕大琥珀正正包住了一尊魔像一般,即便此刻已然死去多时,却也直直令人不敢明眼凝视。

洛寒仔细看了看,随而抬手一挥。

嗖!

一道骨箭飞射而出,正正打在那紧紧盘在巨人腰际的蛇身上,堪堪划破铁甲发出一道厉厉清鸣,尽尽一斩三尺多深。

嗖!嗖!嗖!

紧接着他又连发数箭,直似屠刀利刃一般,把那大蛇生生的斩做了几段,再经唤出那四只白骨爪来,紧紧抓着那巨人的肩腰两处,猛力一掀。

咣当!

那巨人身形沉重,又被冻得结结实实的,这一下被掀翻在地,直直砸得一片冰石乍起,惊起一片砰然脆响,却是又把一条臂膀生生的摔断了好几截儿。

可他这一翻过身来,洛寒却是赫然了惊住——这怪人他倒认识,正是在那封典之后,便已踪迹不见的雷长老。

虽然只是在封典之时,匆匆一见,但是这雷长老红须赤发,浓眉爆眼的相貌极为奇特,直直令人过目难忘,此下这巨人的身形虽是陡增一倍有余,可那须发眉眼却是丝毫未变,倒是一眼就认得出来。

而且他那身上所穿的也正是青山紫衣,正正挂在胸前的碎布上,还绣有两柄森然长剑,这正是青山一门所特有之物,洛寒自己还足足穿了大半年呢,自是半点都错不了。

听那吕彤所说,自己当天一剑如虹,劈山尽倒,在那剑楼上下直直舞起一片濛濛烟尘,却是这雷长老第一个站立起身,随而紧抱三尺朝天香,一路大笑而去,从此杳无音讯,不知所踪。

倒不想,他却在这里。

只是,他怎地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难道,他原本就是个妖魔个不成?

还有,这剑……

洛寒低头瞧了瞧那柄森然古剑,暗自想起那当日情形,却也了然。且在那日,刚刚把剑牌请出之时,那雷长老的眼里就放出一道精光,时而偷偷观瞧,却是半点都未曾离开过,想必他早就对这镇山之剑窥谋已久。恰在那大乱之时,偷偷盗走,一路装疯卖傻,另辟蹊径潜下山来,却正正被这大蛇所发觉,两相恶战之后,双双毙决于此。

想来那李多欢从不带剑,却是一来,他习不得内力,带也无益,二来正好借此装作一副慵懒之态,惑人耳目。可自从当了掌门之后,却是无剑可带了——若是带了一柄其他的剑去,自是惹人大生疑惑。

却也由此,这失剑之事,正正被掩至如今,遍无人知。

可是……这一柄令雷长老贪望许久,径而犯险盗之的掌门之剑,却是除了传承信物之外,还是个什么宝贝不成?

洛寒念及此处,不由的仔细查看起来,这剑四寸宽,三尺长,厚若一杏儿圆,就连那剑鞘全都是由精钢陈铁所铸,上面满满凸刻着万里江山,看起来却是极为的古朴厚重,可此时真真握在手中,却是轻盈的很,恰似半根朽木棍儿一般。

再经动手一拔,这才发觉,这剑竟是焊死的,那剑鞘与剑柄死死的连在一处,竟是半点都撼动不得,怪不得这雷长老手中持剑,却仅仅当做铁棍一般使唤。

可这青山一派,历来以剑驰名,倒是为何那代代相传的却偏偏是一柄无心之剑呢?

洛寒又是凝思片刻,自是不得而知,而与之相比起来,这雷长老的魔变之谜却是更为费解。

洛寒神识一收,把那柄长剑装入了乾坤袋中,随而在那蟒身之上连连纵跃,来到了雷长老的尸体前,仔细的翻检起来。

那雷长老周身的衣着尽已破碎,可在那腰间却还明晃晃的挂着一个小袋子,那袋子虽然不是乾坤袋,却也由铁线金丝所缝就,极为的坚韧,洛寒一指轻划,一道白芒闪过之后,那袋子便被割破开来。那袋中倒是极为的干净,仅有半本残书,那书极为的破旧,整个页面都微微的泛起土黄色。却在那封面上用烁古铭文大大的写着两个字:《蛊经》。

李多欢死后,洛寒曾在他身上翻出过半本《蛊经》。可这两本《蛊经》却尽尽都是带着封面的前半本,洛寒拿将出来,两相一对比,这才发觉,这两本《蛊经》却是半点都不同的。

李多欢的那本,是借以种种珍贵而又诡异的材料,炼制而成巫降之术,用来控惑他人。

而雷长老的这本,却恰恰相反,竟是把全部的巫术都施做自身,借以把自己炼做巫人。

照此想来,这巨魔之变,却是极有可能是他自行为之的了,只是洛寒想不通,既然他有得这般本事,却为何不早点施展出来?

洛寒又自细查了一番,见是遍无所得,这才把眼光,转向了那条大蛇。

可那条大蛇的死法却是更为古怪,全身的血肉骨皮尽尽都在,可那蛇胆,蛇心,甚而蛇脑,都已不见,好似根本就没长过一般,洛寒连连尽挥几十箭,几乎把那大蛇剖了个通透也未见得半点影子,随而极是失望的停了下来。

眼见这洞中已是尽无所获了,洛寒转身欲走,却听得“咔”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本来不大,但这圆洞之中却是极为拢音,又加之他的耳力极盛,却是听的很是清楚,那声音就正正来自对面的石壁间。

这圆洞四周,尽尽山石,久若恒古,自是没什么好值得注意的,方才进来他也未经细看,再说他的注意力也一直被那大蟒和变成怪物的雷长老吸引了去,哪曾仔细的观看哪块石头有得什么稀奇之处。

恰经这一响,倒是让他猛的想了起来,此处正是那蛇头遥遥奔望的方向,难道这里还有得什么机巧不成?

咔,咔……

咔吧,咔吧……

那声音接连响起,却是极为的清脆,间而还有一两声嘶嘶的杂音。

嗯?洛寒眉头微动,一手又捏住了那张金光符,另一手遥遥一挥,大声喝道:”破!”

嗖!

一道骨箭风逝而去,正正击在那块巨石上,石碎如雨,纷纷四落开来。

在那巨石之后,竟然又现出一处小洞来。

这处小洞并不大,也就只有饭桌大小,隐成凹行,却正正被那巨石挡了住,若不走进细看,定然发现不了。

就在那小洞之中,铺着一层厚厚的沙土,那沙土中间正正开着一株惊艳奇花,那花生九枝,枝枝尽有花,花分九色,色色尽不同,黑白赤橙黄绿青蓝紫,九色奇花同株齐绽,轻吐丝蕾,慢展芳蕊,斜斜满浴洞顶红阳,开的极为艳气逼人。

洛寒一见,稍稍一愣,便自想了起来。这花,这花他倒是曾见过一片叶子。

这正是在封典之时,由那陈阿宝从他的小包袱里抖落出来,用以诬陷他的紫蕊花!

恰在当时,那张福安和左长老都说的极为详细,此花性阳,喜光,最为凝神之物,花开九朵,朵朵各有色,却以紫色为最佳,此花却又名百草杀,三年一抽芽,三年一结叶,再过三年才开花。一花尽开,百草尽杀。

这方圆四外,都是累累山石,遍无花草,满欲红阳,九色同株……这,这不是紫蕊花还是什么?

虽然这紫蕊花就是最终毒死了上任掌门的罪魁元凶,但那是因为与其他草药相冲犯逆所致,并非因得此花之毒。而得自与李多欢的那本《蛊经》之中,这花却正正是数个方中的必备之物,洛寒正自苦愁而不得,这一下却是遇得正好。

洛寒心下一喜,正待走上前来挖掘了去,却听得‘咔吧“又是一声脆响。

这次洛寒倒听的极为分明了,这声音却是正正来自与那沙土之下。

咔,咔嚓,

哗啦……

那一片沙土猛的向下一陷,接着又缓缓的鼓出一个小土包来,土包向两边一分,竟是从中钻出了一条小蛇。

这小蛇也就半尺多长,全身黝黑发亮,不时吞吐着红色的信子,歪歪扭扭的从沙土里钻了出来,径直向那紫蕊花爬了过去。

哦!原来如此!

原来那大蟒蛇却是早就寻了这一处好地方,把它的蛋埋了下,等那小蛇一出生,就能靠近紫蕊花寻了些好处去,那大蛇最后在临死前,遥遥的探向了这边,怕是仍在挂念着它的孩子吧。

天下父母,尽若一心,蛇兽也依然。

洛寒想到此处,收回了刚要发出骨箭的手,随而唤出骨爪来,把那条小蛇抓了住,又从乾坤袋里把那口原来装着血污蛊,却已见底儿的大坛子拿了出来,把小蛇轻轻的放下。

随后,又轻轻的拨动沙土,掘了好大一个坑,见是没有其他的蛋了,这才十指齐动,把那株紫蕊花也挖了下来,放入了坛中。

“好吧,既然这是你娘留给你的东西,我也不好就这样抢了去。这花,就归你了。”

那小蛇早已盘在紫蕊花上,把头深深的埋在第一朵黑花之中,尽情的吸附着,一副很是满足的样子。恰恰听得洛寒这一说,却是扬起头来,点了点头,又晃了晃头,随而冲着洛寒连连吐着信子。

嘶,嘶嘶嘶……

“呃,好吧,刚才是我不对,把你娘给分尸了……不过,它也不是我杀的,我再给它埋上好

吧?”

嘶嘶,嘶……

那小蛇这次却是连连点头了。

“呃……”洛寒晃了晃头,把那坛子重新又收回了乾坤袋中。

连发几道骨箭,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又用骨爪之术,把那一众蛇尸都放了进去,接着又砸碎壁顶的一块巨石,把那坑填了上。抬眼又瞧见了雷长老,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你也算当过一回我的长辈,我也把你埋了吧。”

时间不大,那两座石墓尽已建成,洛寒左右望了望,伸指如笔在那石壁上留下两行字来“娲若人兮,伏若魔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