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洞隐飞江
  • 邪阳
  • 毒白
  • 3919字
  • 2013-07-16 22:07:37

洛寒立在门前三丈处遥遥站定,转开头去朝着四外里看了看,此间两悬石壁,一门紧锁,威威赫立十余丈,且不说那平日里还有众多护卫把守,即便此刻空无一人,却也是越之不易。

不过,这若是对之一年前的洛自是无可奈何,可此刻,却是算不得什么。

洛暗提一口气,径而一路狂奔。人到门前,正正一跃而起,一脚踏门,两脚踩壁,待得第三脚碰触到石壁时,那身子已然跃起三丈多高,随而遥指一挥,口中喝道“疾!”

嗖!

一道白芒飞射而出,正正击在那崖顶的旗杆之上。

咔嚓一声,那旗杆被生生折断,旗面兜风,呼呼直响,直直的砸落下来。

此时,洛寒脚下生根,正有两只白骨森森的手爪生与门上,如铁同铸一般,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双脚,且还一路高去,正正与那旗杆错臂之时,洛寒探手一抓,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骨爪高升,旗杆一撑,洛寒就已越过了门去,待得离地丈余,挥杆一点,人似惊鸿,横出五丈,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一线天,一念间。

身得其法,千山若平川。

着地之后,洛寒却也不耽搁,一把扛起那根丈许长杆来径径而走。

穿黑林,过虎石,洛寒一路走来,心中念念,不觉想起那初入山门时的种种过往,不免稍有唏嘘,不过此刻却非是慨叹之时,洛寒一路劲走,脚步飞快,可那心中却是半点都未曾放松,一直仔细倾听着四周的动静。可这一路上却是连半个人影都未曾见得,所有的岗哨亭台之中全都空空如也,全都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尽尽山门之中,一片死寂,却是静的有些怕人。

直到近入江边,听那惊涛声声,击石阵阵,他的心反倒静了下来。

怒江如故,俏峰依然。

只是那遥遥的断崖之上,八锁紧收,尽缠如盘,把那乾坤亭高高的吊在了千尺高峰,遥遥间峰似叠垒,石问苍天,直直令人问路无门,徒而临江而叹。

洛寒远远打量了一眼,随而拖起长杆踏上桥来。

“破!破!破!”

一连大喝三声,三道白光接连飞逝,接二连三的击在那桥头上,那桥本是由铜铁凝铸而成,极为的坚实,可此刻却如破布一般,那每一道白光下去,都会在那桥头生生的撕开一条尺许长口,三光过后,那桥头兽首已然脱离出去,就在欲沉江心之时,洛寒一跃而上,两手奋舞长杆拼命的一杵!

嗖!

那桥头直如铜船一般,紧贴着水面就横窜了出去,在江面之上激起一片白花花的水浪来,恰似一条丈许长鱼,闹海翻江。

一势尽去七八丈,洛寒又连连挥杆如桨左右翻腾,尽尽又行丈许远,这才一力尽消。

那桥头本为铜铁所铸浮不得水,眼看着便要沉落下去,洛寒猛的两脚一踏,横射而出,那铜兽经这一踏,咕咚一声沉落江心,直直溅起丈余水浪,砰炸如花。

洛寒借这一踏之势,凌跃丈许。身在半空长杆一抖,啪嚓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对面的山石上,几乎就在同时,两只骨爪突生而出,紧紧的握了住,猛的向上一甩。

洛寒手中长杆尽去,两手紧紧的拧旗为绳,被这一抖之下,直上六七丈,遥遥的径奔山石撞来。

眼看着就要被撞的脑浆迸裂之时,从那山面上又生两手,一推,卸力,一抓,尽牢。却是死死的抱住了洛寒的两条腿,接着两爪扶臂,两爪抬腿,立沿峰侧一路攀升了起来。

这般情形就似有两个人正正举着他飞奔一般,只不过此时,却是在陡峰之上,立立而行,乍眼看来,倒是极为的诡异。

洛寒暗定心神,凝凝成罡,一边指挥着四根骨爪躲避凸石遥遥直上,一边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一会儿若是真遇其敌,倒是该怎生面对。

乍然间,眼前一阔,却是那山峰之中突然现出了一块数十丈窄宽的平地来。那平地上虽是乱石横生,尖突错错,却也不知要比这陡峭的山面平整出多少倍去,且就在那平地尽处,赫赫然有一处丈大圆洞,黑乎乎的一片,倒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洛寒心下生奇,便自奔来。脚一落地,收了那法术,手里却马上就捏起了金光符,另一手暗扣小弩,一步步的向着洞口走来。

洞口四外,乱石片片,尽如刀俎,却有一条约宽三四丈,极为平坦的通道。那通道间的山石尽被碾碎压平,就那在石缝间,还散落着不少的杂皮碎屑。这通道一路蜿蜒,竟是从另一侧遥遥直下,落入江心之中。

洛寒近前查看了一番,却是大惊失色!

这一片碎皮应属蛇蟒之类,而从那落皮的厚度,弧度,以及这通道的宽窄来看,这蛇却是极为的粗大,足足有两围上下。而这蛇蟒一类,能有如此巨大,自是极为怪异!却在此刻,他也猛然想起,就在当初我落下悬崖之时,不也正正见过了一条铁甲大蟒么?难道就是这一条么?而这里,却正正就是它的洞穴不成?

想及此处,洛寒萌生而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要逃走——若被这大蛇发现了,定然免不了要恶斗一番,可在这般悬壁之上,我却是占不到半点便宜的,而且就算最终被我赢了去,自也是大伤元气,待得一会剑楼之中再生变故,我却怎生应对?

再说,这一番打斗,若是被那个施做了山外障眼术之人发觉了去,对我突生毒手,我也是半点都防备不得。

这倒是怎生算来,都毫无益处,还是尽早退去的好。只是这蛇蟒之物,听力极佳。即便冬眠之时,却也大意不得。我最好还是绕个大圈子,尽量离它远一点儿才是,以免再生出什么麻烦来。

扑,

扑,扑,扑……

洛寒心念一定,刚刚转身要走,却突然听得一片扑扑声响,凝眼一望,却见从那洞口里连连飞出数只大鸟,一个个足有半丈左右,秃顶长钩,满身灰扑扑的羽毛,连连成片,径往远方飞去。

咦?

这一众大鸟他倒认识,叫尸雕,是专以吞食腐尸为生的,他在山里打柴的时候,就经常见一大群尸雕围着动物的尸体团团撕咬,不过——这一大群尸雕怎么会从蛇洞里飞出来呢?

此值冬季,正是蛇物冬眠之时,这倒不假。可这大雕历来只吞死尸,也只对腐败的肉类才有嗅觉和兴趣,一般从不攻击活物,而且这大蛇如此凶猛,又在洞中,地域狭小。若是惹怒了它,狂起攻击之下,这一众尸雕自是尽无可逃,可这方才所见,这一众大雕却是毫无惊状,反而肚腹圆圆,一副食饱气足之态,难道……难道是那大蛇已经死了?

若是这大蛇真死了,我可得去看看。

但凡万物都有其宝:虎之骨,麋之香,蛇之胆,这可都是天地凝灵之所在,即便是普通的蛇胆那也是极为珍惜之物,莫说是这么大的一条大蛇了。

洛寒想到这里,先是念动神识,从那乾坤袋的笼子里放了一只老鼠出来,这老鼠天生怕蛇,即便是死蛇也少有老鼠敢得近身去,且不说还是一条如此凶猛的巨蟒了。

不过洛寒却是寻了块石头,把那血污蛊洒在上边,随而远远的抛了洞里去。

那老鼠一见,急急的追了进去,不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咔嚓嚓的噬咬之声,看来,这老鼠还活着。洛寒又仔细的听了一会儿,见是没有半点异常之声,这才紧捏金光盾和小弩箭,慢慢的走了进去。

这大洞极为的宽广,左右各有半丈上下,里边黑乎乎的一片很是阴冷,不过洛寒的眼力极强,夜中视物倒也无妨,那四边的洞壁都极为的光滑,尽尽凸石也全被蹭磨的溜光一片,在那石缝的间隙里还残留着不少的残皮碎屑,想来这巨蟒在此间住了很久了。

洛寒顺着洞口小心翼翼的走了好久,突然间那大洞一转,豁然明亮起来。

在那前方有一处硕大的圆堂,四外都是累累石壁,仅仅只有这一条路通往外间,这里就已是尽头了。在那洞顶上赫赫然露着七八个盆大的孔洞,满满的漏进来一片阳光,把这圆堂照射的格外明亮。

暗久明来,乍然突变,洛寒稍有些不适,微微的眯下了眼睛。等他再度抬眼细望之时,却不禁大吃一惊。

就在那圆堂正中间,紧紧的盘着条铁甲大蟒,威威立起三丈多高。却在那大蟒的身遭四处,满满散布着数十个脸盆大小的孔洞,那每一个孔洞都深深的塌陷下去,连带着那体外铁甲都被生生打的粉碎,而那蟒头却遥遥的伸探出去,似乎想要逃走,在那额头的正中间,还赫赫然的印着一个硕大的红手印,五指森森极为的醒目,手印的旁边还插着一柄带鞘的长剑,正正刺穿了它的一只眼睛。

除此之外,整个圆堂之内,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杂石碎块纷纷散落各处,且从那石壁上的断痕来看,却都是被生生砸断的,整个地面都已变成了血红色,却又被冻成一片,俨若一片血湖也似。块块白肉,条条内脏,径从那大蟒身上的孔洞流落出来,乱趴趴的散落一地,整个景象,却是极为的惨烈惊人。

呃,这家伙还真的死了,而且还死的这么惨。

洛寒站在原地又稍稍等了片刻,见是没得什么危险之处了,这才把金光盾和弩箭都收回了乾坤袋中。

恰在当时,那大蟒却是何等的凶猛,倒不想最终却落了个这般下场。可这……这又是谁干的呢?

洛寒震撼之余,又在洞中扫视了一圈,最后那两眼落在了蟒头的宝剑上。

对于那一柄仍死死在插在蟒眼中的宝剑,他倒是印象深刻。这不正是在封典之时,堪堪请将出来,正正要授给掌门的传山之剑吗?按理说这剑早就应该归属于李多欢,正正在他手中才对啊,可照这大蛇伤口上的腐烂程度,还有这地面冻血的厚度来看,这一番恶斗,却应是大有数月之久了,可这剑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杀蟒之人又是谁呢?

洛寒满心狐疑,却也不得其解,随而晃了晃头,也不再想。径直朝着那蟒头走了过去,两手抓住剑柄,暗暗叫力,使劲的往出拔。

咔,咔,

咔咔咔……

那被冻死的血肉不时的发出咔咔声响,接着就生出一片裂纹来,逐而向四外扩散开去。

洛寒拔了半响,不见其出,便自凝神运力,一脚踏上蛇头,大声喝道“给我出来吧你!”同时两臂发狠,使劲一拽,就听啪嚓的一声大响,那剑被生生的横拽而出,洛寒受这一力拖累,也连连退出了好几步去。

剑出人退,洛寒这猛力的一脚却也正正踹得那蟒头向后移了半尺去。

却不想这微微一动,仿若也正正打破了平衡,那整个高高盘立三丈多高的蛇身,急剧的晃了几晃,随而轰隆一声,骤然坍塌了下来。

“啊?不好!”洛寒一见哪敢迟疑,赶忙急急的向一旁飞跃了出去。

轰!

啪嚓!

……

那巨蟒高盘三丈,重愈千斤,轰隆一声,直如山倒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直直砸的冰面碎裂,乱石飞扬,那轰轰巨响,近似闷雷,在圆堂之内震震回荡开来。

“奶奶的,好险啊!”那巨蟒落倒之后就离着洛寒微微不足半尺远,而他身后已是绝地石壁,若是再近得半分,自是危险至极。洛寒情急之下,已然捏紧了那张金光符,还好……没浪费了去。

嗯?那是……那是什么……

洛寒刚刚松了一口气,可马上又紧张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