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鬼眼无妄

  • 邪阳
  • 毒白
  • 2286字
  • 2013-07-15 18:56:18

“青山……没了?”众人一听都很是迷惑,相互对望了一眼又凝凝的望向了那人。

“你先别着急,说的清楚些。”洛寒劝道。

“是……”那人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满带着哭腔道:“洛长老,整个大青山,大青山都不见了……满眼,满眼全都是江水……”

江水?

江水把大青山都吞噬了?这怎么可能?

洛寒拧了拧眉毛吩咐道:“走,去看看。”

“是!”刘瑞东大应一声,重新整起车马直往前行。

眼前是山,山下有路。

路行四五里,就到了进山的第一道谷口‘一线天’,可等那车马刚刚转过山来,却一下就顿住了,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木木而望,一言不发。

那原本就应现在眼前的峡谷群山,竟然全都踪迹皆无,赫赫然变成了一道鸿沟天堑,那天堑横去百余丈,竖下近千尺,一条滔滔大江怒流而逝,不时的卷起层层巨浪拍打在两边的崖壁之上,击起一片片的惊天巨响。

这一下,可别说大青山了,就连方圆十数里的叠嶂山峦也是尽皆不见,全全化为了一条怒浪狂江!

“洛……洛长老……”直直过了许久,刘瑞东才从眼前的错愕之中惊醒过来,很是诧异无奈的叫了一声,却也没了下文。这个小长老虽然武功卓著,几近神袛,可是……可是面对如此的巨变,他又能怎样?

只是刘瑞东一生忠恭,尽效山门,却在这顷刻之间,眼见整个青山派都毁于一旦,甚至连一寸泥土都没剩下,那份震惊,失落,直直令他无法接受,一时木在了那里,满心沉痛。

而那其余的一众弟子也都尽尽恍过神儿来,只是谁也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是各不相同,甚至有许多人,都已暗自盘算起了下一步的出路。

洛寒一手把着车门,两眼紧紧的盯着江面,心中满是震惊:这得是什么力量,短短几天之中就撕破群山,愣是冲出了一条滔滔大江来,难道……难道这是哪个拥有无上法力的仙人在此施展了什么惊天的法术么?还是……还是那藏在剑楼里的宝贝给人盗走了,随而反噬如此呢?

呼……

正在这时,一阵北风荡荡而来,吹起身后层层积雪,直似柳絮烟花一般漫空飘洒。随而,风去风又回。几缕寒风携裹着雪花径自荡入车来,那刚刚累极而熟睡的小姑娘感到了一丝寒意,紧紧的蜷起两腿,抱紧了双臂,却是不慎正正一脚踢在了铜炉上,撞出的“当!”的一声脆响。

却是经这一声,洛寒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不对!

风从北来,而这车门却朝南开,若是一路尽去,定然不会带起积雪飞到车中来,除非……除非这前面有什么遮挡,那风才会旋落而回,那么……照此算来,这眼前的天堑长江,就必然有些古怪!

洛寒一想到此处,便急急运气凝神,暗暗的施起那式鬼眼昭昭来。

这鬼眼昭昭正是习自那本《邪莲秘法》中的第三招。

鬼眼昭昭:敢叫亡魂死魄,无所遁形,直令虚假诡幻,立现真容。

那老狐狸曾说过,世间万物皆有其‘窍’。人之窍为智,狐之窍为幻。虽狐亦有智,人亦有幻,但是狐智有不足,人幻有其缺。

除非那修为远远相差一个境界去,否则只要凝神观之,定能发现那缺漏之处。而这一式鬼眼昭昭,却正正就是凝观之法,鬼眼凝天下,一窥见真容!却是要比空自凝神观望要管用的多!

洛寒手捏五指,暗成莲花,隐隐凝气成罡,陡然大喝一声“开!”

那眼前的长江天堑,怒浪激流骤然停滞,就连那一卷数丈的浪花,也凝凝的停在半空,半点不动,整个眼前的景象直如时空停止,类似画卷一般。

那画卷渐渐的模糊开来,随而惊然一破,恰似水泡一般炸裂开来,现出一片山谷来:这山谷极为的险要,两边的石壁高耸数十丈,直如刀切一般。两相石壁间只有丈许宽,却被一扇黑漆漆的大铁门死死的锁了住。

这正是青山派的第一道关口,一线天。

恰在一年前,也正是刘瑞东带着马车送他进山,时隔一年,又是这般。只是事势两迁,已然大径从前。

洛寒念及此处,也仅是稍做一念,无暇感叹。抬眼一望,在那崖壁之上正正高挂着一杆青色大旗,旗面上画着两柄森然长剑,交叉相错,凌厉而又不失威严,只是那旗下众众护卫,皆已不见,满山上下一片死寂。

洛寒凝眼得破,仔细观望了一番,那心中却是更为踌躇,却是谁在此间施做了一番障眼术?他这又是想做什么呢?

难道……他也识得那剑楼之秘,却要寻宝不成?

不行,若是就此被人得了去,我却怎能心甘?

他这术法我既然看的通透,那他也最多就是一个练气之人,高不得筑基去,我有剑术,金弩,以及那邪莲秘法在身,自料大可一战,况且还有那老狐狸相赠的真宝在手,即便那人的修为比我高得几重,暗自想来却也无妨。嗯,我这便就去试上一试,即便不得,也省的日后生悔!

“刘堂主……”洛寒思谋料定,便一步跨下车来,转头吩咐道:“你先带人去……平安镇驻扎下来,过得几日,我再去寻你。”

其实,洛寒原想让他去杀马镇,但又一转念,那蓝三正在此间,两人系有大仇,若是相斗起来,恐怕还要累及无辜,便就近令他先去平安镇等候。

刘瑞东虽是满心不解,倒也点头称是,正待拨转马头,却见洛寒几个跃步之间,直直的跳入了天堑,被那浪花一卷,立时毫无影踪。

这一下,所有人又被惊了住,直直望着那江水呆了半响,才有一个黑脸汉子策马上前道:“刘哥,咱们去哪?”

“嗯?”刘瑞东扭头一愣,却也知晓了他的意思,现在整个青山派都没了,那小长老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空然投了江,多半也是活不成了。整个青山派堂主以上尽尽死绝,现在这刘瑞东就是最大的头头了,无论是还抱着青山派的牌子,还是另起炉灶,都该是重新做打算的时候了。

刘瑞东望着那滔滔江水,沉思了片刻道:“去平安镇。架!”说着一拨马头先行而去。

随而车马滚滚,一路行远,在那山道上留下了一片杂乱的足迹。

就在这一片足迹的十丈开外,众人眼中的怒江之中,洛寒正正背负双手,遥遥相望。:“还好,你们的选择很正确……”

眼见影落稀稀,再也望不见半点踪迹了。洛寒这才转过身来,径直奔向了那扇紧紧关闭着的谷中大门。

那门厚达七尺,高耸五丈,就威威立在洛寒面前,堪堪把他挡在青山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