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花谷贼心

  • 邪阳
  • 毒白
  • 2921字
  • 2013-06-05 15:12:19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转眼间,洛寒已来到山上整整两个月了。而与他一同上山的那一批孩子却只留下了七个人,据说这还是当初放低了试炼难度的结果,若按以往,这恐怕也只能留下两三人而已。由此,他对这份差事更为的珍惜。跟着李秃子习学各种烹汤之法极为上心,进步飞快。有什么苦活累活儿也都抢着干,深得师傅及一众师兄弟们的赞许。

转过五月烟雨,六月艳阳,紧接着就跨进了七月炉火天,汤字房也按照规矩,开始熬制避暑汤。

这避暑汤分两种,一种是绿豆甘草汤,每日里都随着其他饭食送往各处,每个山门弟子都可分得。另一种冰梅银耳汤却极为的珍贵。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和管事的堂主长老们才能享用。

这汤的配置极为的考究,尤其这冰梅的入汤时间极难把握。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否则便失了原味儿。由此便由汤字房的徒工们带着原料送往各院,现场调配。

这一天,正轮到洛寒送汤百花谷。

这百花谷就建在后山独峰之巅,四下里皆为万丈绝壁,深不见底,遥遥间只有一座铁索木桥与之相连,那路途自是极为凶险。此处亦为山门中的禁忌之地,平日里绝不许闲人跨入半步,里边的童子也不许外出,就似一处奇异的山中之山,门中之门,管制极严。

洛寒挑着担子小心翼翼的走过了木桥,就见有两个童子正守在那。

其中有一个,他倒是看得极为眼熟,等再近了些这才认了出来,这个小童子正是与他齐出杀马镇,同坐一辆马车进得山来的,洛寒还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做王林。

他认出了王林,那王林稍稍一怔也似认出了他,却是仍板着一张脸并未出声。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上前查验了下路牌之后,便引他穿过两道门禁步入谷来。

这谷中的景色极为的秀美,放眼四处皆是丽树繁花,顺山就势,满是曲径幽楼,一条清亮的小河穿谷而过,嬉闹如歌。满谷的奇花异草不时散出阵阵的芬芳,随风四溢,引得蝶舞蜂忙,端得是好一处奇美之地。

洛寒这是第一次踏入谷来,不由得心下生奇就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快走?”王林见洛寒一路东张西望的,引得脚步都有些纷乱。不由的大声斥责道:“你给我小心着点!这哪株花草都要值十几两银子,万一踩坏了你陪得起吗你!”

洛寒闻听,忙收回神儿来。心下却不免有些唏嘘:自己这辛辛苦苦做满一个月才只有半两银子拿,可这区区一株花草就要十几两,而且这满山都是。这……

陡然间,他突然想起一件事物来:醒魂草。

父亲一直卧床不起,无法治愈。缺的就是一株醒魂草而已。听三叔说这草药也是极为的贵重,却不知这谷中可有没有?若是能看一眼这草药长什么样子,万一日后我也能碰上一株,却不是就能让父亲早些好起来么?

一想到此处,洛寒便小心地开口问道:“王……王师兄,这谷中可有醒魂草吗?”

“醒魂草?哼,这破东西满山都是。看见没?”王林说着遥手一指道:“光是那假……”

“厑!”

突然间,从半空里传来一声厉音长啸,紧接着就有一道黑影凭空掠过。

洛寒抬头望去,就见一头紫羽大雕正正斜刺而下,那雕极为的巨大,两翅展开足足有三丈多长,巨大的双爪,锐利的长喙,反衬着阳光,生出道道寒芒,不由得让人心生惧意。

洛寒心下一惊,正待闪避。却见那大雕根本不理两人,斜冲而下,直直的落到了假山后边。

那王林见洛寒一副心惊的样子很是得意,微微扬起脸来傲然道:“哼,这你没见过吧?这叫紫羽神雕。平日里行飞各处不见踪迹,只是每隔几日才来谷中吞食些醒魂草,左长老为了收养它,特意在谷中大量种植,光是那假山后边就有数千棵……喂,我说你不至于被吓成这样吧!?怎么脸都白了?哼,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怪不得只能做个厨工而已!快走,快走……”

洛寒的脸色一片苍白,极为难看。

不过却不是被那大雕所惊,而是由他的言辞所至。

父亲一直昏迷不醒,卧病在床,缺少的仅仅就是一株醒魂草而已。可就是因为买不起这草药,才致使一家人困苦不堪,才迫使自己背井离乡。

可眼前这一只破鸟却能肆意的吞食,而我,而我只想要一株而已,只要一株就能救治父亲的病痛,就能让母亲展开满面的愁容,就能让一家人寻回久违的欢乐,可这……

洛寒正自愤愤然,突然间却有一个可怕而又大胆的念头,猛的涌了上来。

偷!

对,我为什么不能去偷一棵呢?

既然这里足足有上千棵,那我取走一株却也值不得什么,再说这本来就是种给那大鸟吃的,连那一只鸟都能随意的吞食,可我爹却凭什么吃不得?

这个念头一经萌生,便在洛寒心底无限的放大开来,随着他每迈出一步,这个信念就更加重了一分去。

虽然他非常明白,青山派的山规极严,盗取山中之物那可是一项大罪,即便是门中弟子也要受以重鞭五十的大刑,若是自己被抓了去,那这条小命可能都不保了,可这念头一旦生出,却似有无穷大的魔力,使洛寒最终无比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站住!”

王林边走边呵斥,带着洛寒又往前走了两三百步,突然在一处石阶前停了下来。转头道:“就在这儿调配,然后由我送进去,你给我在这儿老实老实的等着!若是敢妄动一步,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寒点了点头,朝前一望,却是一道长长的石阶。

这石阶顺坡而下,足足有千多步直通谷底,远远的就能望见一座古色古香的八角楼落在谷中。想必这就是那百花谷的中心之处了。

洛寒满口应着放下了担子,一边调汤一边却在心里暗自盘算着:这千步长阶一来一去,少说也要一炷香的时间,而那假山之处离这儿只有区区百余步,我若趁他离去时,飞奔过去采来一株,大可以来得及,再把这草药藏在剩余的冰梅之中,也足可以掩形遮去味,躲过盘查去。

若想偷取草药,这眼下就是一个绝佳良机,若是就这般错过了去岂不可惜?

对,就这么办了!

他心里做好了盘算,手上便加快了动作,把冰汤交给了王林。

王林又警告了他几句之后,便端着汤钵一步步小心的朝前走去,洛寒方才故意加大了些容量,把那汤钵盛得满满的。使他不敢放开大步快走,瞧着他一路小心翼翼,寸挪寸移的样子,心里又踏实了几分。

洛寒又耐着性子,直等他走出了三四百步去,这才悄然转身,轻步疾行,直奔假山而来。

这假山坐落在小河对岸,由一整块巨大的凝血岩雕塑而成,峰若伏龙,漫山如血,在这满目苍翠的幽谷之中显得格外惹眼。

洛寒轻步靠近了假山,可还没等探出头去,就听山后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响动。

洛寒心下一惊,不敢妄动,忙顺着假山间的石缝偷偷的向前望去。

就见那假山后边却是一片翠竹林,这竹林之中满开着白色的小花,绿竹白花,层次分明,却也相映成趣,此时,就在那林间却有一张木轮竹椅,那椅上正坐着一个紫衣老者。

这老者满脸皱纹,弓腰驼背,满满一副垂死之态,半闭着双眼,正用一双瘦骨嶙峋的手缓缓的转动着木轮在林间行走。时而倾轧在竹枝之上,发出嘎嘎的脆响。

洛寒虽没见过这老者,但是这山里的规矩他自是懂得,山中弟子尽着青衣,堂主着白衣,而身穿紫衣的只有掌门与三位长老。现时身在百花谷中,又是坐着轮椅的,那定是左长老无疑了。

据说这左长老当年可是武功盖世,神勇无匹的。只是后来不知怎地双腿尽废,由此便留在谷中养草炼丹,几十年来从未踏出谷去。

也不知是不是因病嫉人的缘故,这位左长老生性阴翳,出手极为的狠辣。曾有一个弟子因为贪睡,误过了一丹炉药,就被他斩去了双手两足,养在坛中整整三年,方才死去。这若是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去,那后果又岂堪设想?

这寻药一事来日方长,日后觅得机会,我再来偷取也断然不迟。现下我还是早退为秒。洛寒一念至此,便要转身离去。

可就在这时,那竹林中突然人影一闪,凭空的又现出一个白衣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