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两面同心

  • 邪阳
  • 毒白
  • 3899字
  • 2013-06-30 23:29:43

祖陵变故之初,洛寒未曾出手,而且还一曾抱着万一那李多欢遇袭不敌,还要出手相救的心思,但却转念一想,这事情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

那李多欢做出这一决断时,必然要防着自己先杀他再救其家人,从而才用那“信鸽为号,一日为期”这一招把自己死死的栓了住,不敢乱来。而那何长老也是个老江湖了,他既然能告之自己,父母被挟一事,那他定然已是做好了万全之策,这才能打动自己入伙合谋。再说,若是因此害了我的父母去,他们也自是担心我再与其反目为仇。只是在未经自己点头之前,这法子也断然不会说将出来,以免到时自己稍有犹豫,而他却把底牌全部都亮了出来,却是进退两难。

只是那何长老业已被监控其身,自是行动不便,却偏偏挑了那晚前来见我,必是大有原由,而那李多欢不偏不巧,正正带齐所有精英人马,恰恰赶到,若说只是巧合也自然是说得不通,只是这其中又有何等辛秘之事,洛寒倒是无法探得了。

而就在那纷乱之时,洛寒唯一能肯定的是,那蓝三肯定知道救我父母的法子,只是他暂时拿捏不出有得几分把握,所以自是不敢冒险施为,若是我就此把那李多欢除了去,而那法子又偏偏空生纰漏,我自是悔之不及!

但是,我既然被他以此挟做软肋,半点都奈何不得,恰恰当下,又有一法可试,我又怎能不去探知一番?若是真真得用,那岂不是恰恰正好?

洛寒当时的思绪,刚刚念及至此,却见那张果一剑直下,径取蓝三,这才陡然出手,一箭破之。

回到谷中的这几天,他一直把自己关在百毒洞里,一边苦习修为,一边暗暗思谋如何从那蓝三的口中探得此法。

虽然听他日日高喊,大叫不断,但却全无半点求饶之声,便已暗下寻思这强来硬取断然行得不通,却只好以此为计,绕而行之,果然,这家伙不但识得全盘之策,而且暗暗想来倒还颇真有几分可行之机,自是心中大喜,这才唤出那骨瓜来直直抬起他径奔密室厅堂而去。

咚咚,咚,

轻叩石门,两短一长。

随而小窗微启,石机声声。

那密室之门缓缓的打了开来,两个护卫一左一右,急急的冲着洛寒施礼,而那四目斜望之余却紧紧的盯着那坛子。

那坛里正装着蓝三,此时他四肢尽去,光头锃亮,却在那头顶处仍有一片两掌大的新伤,那伤痕犹似初创,汩汩鲜血正自溢溢而出,紧顺着眼角眉梢滴滴而落,看那样子倒是极为凄凄可怜,直直令人不忍相望。

两人对视了一眼,无不心中暗叹道:哎,倒是可惜这“蓝大嗓”了,竟落了个这般下场。

这两人虽为密室护卫,却也在换休之时尽闻祖陵变故,只是不曾想威我青山如此不幸,方经那封典一劫仅仅不过四月稍余,又遇这般大变,倒不知冲撞了何等凶神逆数?随而听闻,那洛长老又把蓝三砍做‘人棍’带到了此间来,俱是骇骇而不敢言。

此下得见,这蓝三如此凄惨,那洛长老虽是小小年纪,却是这般狠毒,正正阴着一张脸,满不做声。两人心下无不颤颤然,紧紧的弓着腰,却是连头都不敢抬。

“你们出去守在洞口,凡有人进,杀无赦!”

“是!”那两人如释重负一般赶忙齐齐应了一声,起身便走。

待得两人脚步声渐去渐远,洛寒这才低下头来朝着蓝三极为和蔼的道:“蓝大叔,我方才和你说的,你可都记好了么?一会儿可千万不要说话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尽管装聋作哑就是,我自会想办法,帮你重生手脚的,若是你一开口,那可就前功尽弃了,你我的大计也就无法得施了!”

“嗯,你放心吧,俺都记住了!”蓝三使劲的点了点头道。

“你看,跟你说了不要说话嘛。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个聋子,就是个哑巴,明白了吗?”

“哦,哦,从现在就……”那蓝三一脸恍然的连连点头道,随而这才发觉好像又嘴欠了,猛的一低头,死死的咬住了那坛口,冲着洛寒连连示意,仿佛一直在说,你放心吧,这回我不说了。

洛寒又自叮嘱他了一番,这才唤出骨爪来,继续抬起那大瓮直入通道而去。

刚刚行之将半,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声,洛寒便自消了那法术,正正停下,再一见时,却是吕彤。

那吕彤被洛寒打发到此处跟着木子凌习学草药之术已是颇有时日,那小脸数不见天日,已有些微微泛白,只是那一双眼睛莹莹若辰,倒是显得更为雪亮,一见洛寒更是闪出几分多彩之光,紧着施礼道:“见过洛长老。”

“吕彤,这些日子你倒受苦了。”洛寒打量了一番这个和自己年龄若仿又是极为得心的小童子,点了点头道。

“不苦,一点儿都不苦。”吕彤摇了摇头道:“这些天来,我在这里学会了好多治病救人的法子,也终于明白了,我即便不能习练武功也有许多的事情可以做。并不是只能当个小童子,端茶送水的伺候……啊,洛,洛长老,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吕彤两眼放光正正说到兴处,却惊然发觉这话却是大为不妥,连连矢口道。

“哈哈,无妨无妨。”洛寒笑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当一辈子的小童子啊,多学点本事自是好的。不过现在嘛,我倒要看看你学的怎么样了,你去把上次咱们藏的草药都拿来,在这里等我。”

“是!”吕彤一听自是极为高兴,两手一拱匆匆而走,可正正转到洛寒身后时,这才发觉那个大铁瓮,和那瓮中凄凄惨惨的蓝三来。

那吕彤顿然被吓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忙又两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这才没喊出声来,只是走出了十几步后,扭回头飞快的望了洛寒一眼,随而紧紧的咬着嘴唇,神色黯然……

他的这一举动,洛寒并没有发觉,可就在吕彤刚刚擦肩而过的这一瞬间,洛寒望着他的身影,那心底却是乍然一动,濛濛间,生出了几许茫然。

十五岁……

这是一个怎样的年龄?

那吕彤为了得到几个救人的方子而高兴,为了找到自己的乐趣所在而欣喜。

而我呢……

《诡谋》《邪莲》……

谎言,欺骗;血腥,杀戮……

这,又是一条怎样的道路?

……

咣当,咣当,咣当!

洛寒正自愣神儿,却听脚下传来一阵乱响,低头一看,却是那蓝三正正咬着坛口,一直不停的在晃荡,那眼神还直直的朝前撇着,仿若示意他继续往前走。

是啊,

我只能往前走,我父母的生死还握在别人的手上,随时都可能丧命,我的处境就是时时刻刻的被包围在谎言和血腥之中,我很清楚,如果我退却了半步,或是止步不前,那等待我的将是什么。至少,至少在眼下,这条路我还要继续走下去。

做好眼下的事。

对,那吕彤说的对!

可我眼下,最最要紧的事就是先救出父母来,其他的……

洛寒晃了晃头,随手一挥,那四只骨爪便又空生而出,径径抬起那只大铁瓮直直朝前走去。

这通道并不长,一转眼就到了那间小厅堂。

“哎呀,木兄,近来可好啊?”一踏入厅堂之中,洛寒的脸上便自去掉了那份凝重,现出了一片极为欣喜的样子来。

“啊?好,好……这,这是……”那木子凌一见洛寒倒是陡然一惊,条件反射似的缩了缩脖子,随而那眼光却被径径跟在其身后的大铁瓮给吸引了去。

“哦,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老和尚啊。我直接就跟他徒弟说了,保他不死算什么?我还能让他重新长出手脚来呢,哈,你猜怎么着?那家伙倒也仗义,当时就把佛头砍下来送给我当定金了,这不,我就把那老和尚也带回来了,哎,木兄,你那方子到底管用不管用啊?哎?木兄?木兄……”

“啊?啊……这,这……”木子凌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四只高举着大瓮满地乱窜的白骨爪,一时间有些错愕,直直被洛寒连叫了好几声,这才堪堪回过神儿来。不过,那眼神儿却是暗淡了许多。随而他微微侧过头来答非所问的道:“你现在,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我?练气四层了啊。”

“四……四层?!”木子凌闻听,眼睛骤然放大,决然不信的把嘴巴张的老大。

“是啊,这就是我刚刚得悟而出的法术,你看看怎么样?还不错吧?”洛寒一边说着,一边很是随意的指挥着那几只骨爪在地上飞快的乱舞着。

“什……什么?自……自己悟的?”木子凌这一下彻底凌乱了,错乱间一下咬到了舌头,顿觉一痛,不过,却也经这一痛,倒使他一下从错愕之中清醒了过来。

虽然他苦苦经历了五年的时间,都没能冲破那第四层的关口去,却也十分的明白,要想自悟其术那得是什么修为?别说练气四层了,就算是金丹四层也做不到吧?定是这小子信口胡说的而已。

可是,这法术明晃晃的就亮在眼前,倒是半点都不假的。眼见他并没有掐指念咒,而那法术竟还能直直的持续这般长久,定然不是那些低级的驱物术所能比及的,只是……我初初见他时,才仅仅是个刚刚开窍的修为而已啊,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有这般的造化,这……

“哎,木兄。”洛寒随手一挥,消了那法术去,满脸笑道:“这真要说起来,还得多谢你呢,若不是你教我那法子,我哪会进展的这般神速啊?哎,对了,我这就信守承诺,破了坛子放你出去,你看可好?”

“啊?啊……好!好好好……”木子凌恍然大愕,随而连连点头,惊喜的不知所已——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当!

洛寒突然抽剑在手,直挥而下,却正正在那坛口上停了下来,转头道:“要不?你再帮我一个忙,先把这老和尚治好再说?”

木子凌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眼珠子连连翻了好几个滚儿去,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哎,你别这样嘛,好像我言而无信似的。”洛寒说着,颇似无意的转了转剑锋,正正对着他脖子道:“哎,你说,让他重新长出手脚来得多长时间?”

木子凌使劲的咽了一口气,这才小心的转着喉结道:“少则三日,多则三年。”

“哦?怎么差距这么大?”洛寒极为的好奇的又近了半步去,那剑锋也正正再入半寸抵在了他脖子上。

“哎,我就和你直说吧。”木子凌往后靠了靠,可又实在又无处可躲,只好使劲伸着脖子,颇显无奈的道:“我哪里有得什么断肢再生的法子,还不是凭了我的木族血脉么。你只要给他喂食我的血肉,再辅以大量灵草,用以法力催化,就能把那木之通性融与其身,自是断肢可生。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木族血肉,要想得此奇效,必须要饱蕴灵力才行,但我现在全无半点法力在身,你即便把我剐了,一块块的都喂给他吃,那也是没有半点效果的。”

“那怎么使得?”洛寒刷的一声抽回剑来,还与虚无,随而一脸正色道:“别说就是尊小小的玉佛,就算是给我一座玉山,要我以残害木兄为交换,那我也是万万不肯的!最多——那佛我不要了,这老和尚嘛,也由他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