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诉与谁知
  • 邪阳
  • 毒白
  • 3274字
  • 2013-06-29 12:23:48

洛寒手里捏着张黄表纸。

这正是那木子凌乾坤袋中所剩下的金光盾符宝,符宝是由高级修士按照一定的陈列把仙术刻注在灵材上所得,若到用时,只需稍稍灌以灵力,打开那阵门,便可发动。

只不过木子凌也好,洛寒也罢,都还没达到能瞬间启门的境界,所以早在刚才,洛寒猜想到会有事突发之时,就已捏在了手中,一边高声喝礼,一边在私下里暗暗念动,此时早已开启了门庭,只需再心念一动便可催生而出。

也就在这时,却听那李多欢面对如此纷乱的场面仍旧笑笑而谈,紧接着就听,自他袖中传来“咔吧”的一声脆响。

嗖!

响声乍起之时,也正正有一道人影,破空而出,正是蓝三。

蓝三扎倒了一个大胡子,顺手又划伤了一人,眼见面前正正无人便咬牙一喝,横空跃起,厉舞长刀直袭而至!

咔嚓!

那长刀飞袭而来,离着李多欢微微只有半尺时,却被张果横出一剑,正正斩做两半,随而反挑一剑径奔其身。

扑通,

扑通,扑通……

而这一剑却乍然走空,倒不是那蓝三能空中变式巧巧避了开去,而是他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而几乎就在同时,方圆四外,刚刚还大声喝骂,乱斗不止的厉厉数百人全似骤然醉倒一般,尽尽一头栽倒在地。直直发出一连片的扑通扑通闷响之声。

那张果见一斩不成,纵身一跃,直落近前,手起剑下,就要把蓝三砍做两段。

当!

洛寒弹指一挥,一道骨箭激射而出,正击其上,那长剑立时乍然碎断,只余三寸。

嗯?!

张果两眉一挑,厉转头来,径奔洛寒。

“慢!”

洛寒紧锁神识,刚要曳剑而出,却听得李多欢一声断喝,那张果立时收住来势,站立不动,恰在同时,那一窝在钢笼之中正正乱窜的老鼠也骤然静止,犹似泥塑一般。

“今天天气可真好,又是顺风,想必——那些鸽子一定会飞的很快吧?你说呢?洛长老?”李多欢抬头望了望天,又满脸带笑的冲着洛寒道。

“我爹娘若是稍有闪失,我定然饶不了你!”洛寒盯着李多欢恨恨的道。

与上次相见比起来,洛寒此刻却是大有依仗,不但那修为已然达到了练气一层,而且自那《邪莲秘法》中所学的几式法术都是极为的凌厉,虽然还未得练至纯熟,但若想杀他却已足够,可我父母却尽被他挟在手中,自是不能乱来,恰在方才,洛寒早已做好了盘算,莫说不但不能杀他,即便那蓝三一众人等得了手去,我恐怕也要毅然出手,力保李多欢不死的。

只是未曾料到他也早有防范,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能把这一众人等尽皆醉倒。而且还得控了那张果去。若说这尽尽山门之中,我还在意谁的生死,满满算来,却也不过两三人去,那范老先生教我识字,育我百书之理,自是启蒙之师不可忘得,那吕彤虽为仆从,但却极其衷心,形若兄弟,自不可弃,还有一个便是张果,我初入山门时身份低微,而他却不嫌不弃,几度探望点携。此为厚义,不可忘恩。

而张果自从封典之后,我倒一直未曾见过,却不想被李多欢下了如此重蛊,从那钢笼众鼠的态势来看,他这身中其毒也必是‘血污’无疑,若非哪老狐狸为我解去,我怕是也同这般被控做傀儡也似,照此想来,这李多欢却是着实可恨,即便杀他千百次也不足惜。

“呵呵,你倒是孝心满满,可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李多欢伸出手去指了指那远远近近无数的陵墓,突而重声道:“这是我李家的祖墓!”

“恐怕你进了山门这么久,从没人跟你提起过青山派的故往吧?这是所有人都在刻意逃避!这青山派就是由我李家宗祖所创,你去看一看,在这茫茫碑林之中埋葬着多少我李家先灵?这厉厉三百年来,又有多少我李家子孙前仆后继,血洒青山?!”

“呵呵,青山遗训有这样一条,每一代的亲传弟子中必须有一个是李家后人,这看起来好像是天大的恩德,可是,你占了我的宗室,抢了我的院子,却仅仅给我留了间小柴房,然后让那每一代人都要拼命的去争,奋力去抢。这就是恩惠么?这就是赏赐么?不!这都是我的,这都是我们李家的!这青山派他就应该世世代代都姓李!”

李多欢突然大声的咆哮起来,那声音之中满是愤恨和怨怒。随而他看了看洛寒道:“你,有家,有父母,虽说过得困苦了一些,可毕竟还有亲情,有快乐,但是你知道我的家,我的童年又是什么样的么?”

李多欢晃了晃头,眼里有了些濛濛的雾气:“我一生下来,就没了母亲,唯一的两个亲人就是父亲,爷爷。”说着他伸手朝着不远处的陵墓指着道:“我爷爷是掌门,可我一年里只能见他一次,还不能叫爷爷,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远远的看一眼,和他们一样叫掌门,一样的磕头,每次我都含着眼泪磕的很重很重……我的父亲是堂主,一年到头在山门里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而我能见到他也就是四五天。所有人就因为我姓李,就因为我是未来的亲传弟子,好似都抢了他们的位置一样,疏远我,隔绝我,整整青山上下厉厉数千人,可我,永远都是一个人!”

“……那年,我十一岁,爷爷死了。七天后,父亲被抬回来了,身上整整中了一百零七刀,全身,全身的血都流干了,这世上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的天塌了!我整整不吃不睡的哭了三天三夜直到晕了过去!这期间竟没有一个人管我,都在全力的准备着那新掌门登基大典!”

“等我醒来,这才发觉是张福安的父亲救了我,他告诉我,那刀伤虽然处处都在要害,可这都是后来添加的,真正致命的却是剑伤,而且是青山派的那招绝学逆流而上!这,这就是说我父亲恰恰是被门中的亲传弟子所杀!可就在那张老伯为我父亲验伤的第三天,也突中奇毒而亡,他可是誉称通州第一神医,业已在山门之中连任了七代医官,就这么……我李家一族厉厉三百年来所拼死维护的就是这样一个宗门么?我李家子孙沥沥鲜血,遍染青山,难道就换不来半点的威重,得到的仅能是嫉妒和仇恨么?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夺取掌门之位,一定要让这青山历历代代,永远都姓李!”

洛寒没动,也没说话,就听李多欢尽尽的说着,整个儿祖陵之中人横遍野,四寂无声,只有那李多欢时而咆哮,时而悲愤的声音远远传去,可除了洛寒之外,却是无人得听——张果一脸茫然,两眼呆滞,其余的人全都四卧满地,沉沉的醉着,憨憨大睡。

恐怕这也是他能如此大快心声的原因吧,这些话他足足闷在心里十五年了,以前没有机会,以后……恐怕也不会有……

唰唰唰……

突然间,从那远处的松林中闪出一众人影来,约有百十个青衣弟子各个持剑横刀急急而来。那为首的洛寒倒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刘瑞东。

“你放心……”李多欢面色一凝,又回复了原来那般淡淡若然的神态,与洛寒并肩而立,远远的望着来人道:“你的父母一切安好,只要一个月后你肯帮我杀一个人,我自会使你们团圆的,这之后,你即便想留在青山,我也未必肯。”说到这儿,他冲着洛寒笑了笑道:“我的青山我做主,而你——不姓李。”

“属下救护来迟,还请掌门恕罪。”刘瑞东急急跃进,反扣长剑上前施礼道。

“全都带到青山殿,是忠是奸本门尽已了然,此下正可整肃青山。”

“是。”刘瑞东一抱拳道。

“慢!”

众人一望,那相阻之人正是洛寒。

“哦?洛长老,你可曾还有话说?”李多欢背负双手,转头望向洛寒道。

洛寒却不回声,遥遥点着蓝三道:“恳请掌门,把这个人交由我处置。”他说的倒是极为恭谨,还用得‘恳请’两字,但那语气之中却没半点商量的余地,如是横要一般。

李多欢的眉毛向上扬了扬,随而正声道:“祖陵护法蓝三,忤逆犯上,刺杀掌门,诛之当轻,剐之稍易。现判,除去四肢交由洛长老处置——刘堂主,即刻施刑!”

那刘瑞东本来就是个执事,在封典之时揭发张乃康,并带领一众弟子围恶有功,已然升做了护法,现时听得李多欢已然称他为堂主,自是大喜,高应一声,一连四剑齐齐而出!

“啊!!”那蓝三受之剧痛,从酣睡之中乍然醒转,发出一声赫赫大呼,他这副公鸭嗓本就声调极高,这一挣命大叫自是极为震撼,远远荡去,碰之石壁,频做回声。

“我尽已知晓,百花谷的长老厉有此好。这才如此为之,洛长老——此番,可如意?”却在方才,李多欢正正下令之时,却是故意往前迈了两步去,堪堪挡在了洛寒和蓝三之间,洛寒陡然听得要断去四肢,再想阻挡已然不及,却又不能杀了他去,正自气恼间,却见李多欢微微转头,正自笑问。

“多谢掌门。”洛寒两手一拱,却是朝着那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张果重重的望了一眼,随而大步而走。

“参见洛长老……”

“参见洛长老……”

……

那一众奔来护卫,正正与洛寒撞个了正着,急急避让施礼,洛寒却是一个不理,只管径径而走,直回谷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