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邪莲秘法

  • 邪阳
  • 毒白
  • 4071字
  • 2013-08-26 07:49:33

……逆谷行舟,九沐红阳……

洛寒此时倒是乍然想了起来,那碑上所言却不正正就是此番情景么?

那剑楼残碑上虽然只刻了八个字,但洛寒一触之下却又激起了一段铭文来,那些文字全都是由烁古铭文一挥而就,形若一体。可那其间隐隐所含之意,却是极为艰涩,他一直冥冥苦思而不得其解。

直到后来,听木子凌和那老狐狸旁说侧解修仙之道,总算是明了了一些,这文中所记却正正是一部修仙总纲,只是他这一番际遇却又不便与人说去,只能独自暗暗揣摩,直到此时,他才恍然大悟,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照那老狐狸所说,这修仙一道共有七大境界,而那每一境界之中又各分九层,却正正与那碑中所言“九沐红阳,登峰筑基。”暗暗相合。

此时,我定是修为大有突破,堪堪达到练气一层了!

而照此想来,只要历经九次这般的红阳普照,我便能有得机会冲顶筑基了!

洛寒念及至此,自是欣喜,但却神在灵中不敢大意,直待那红阳渐散,重现静水,便赶忙借着那灵气正旺之势又在体内急急的运转开来。

经脉如流,一似往故,只是那逆来之风更为猛烈了一些。索幸初经红阳,灵势颇旺,一路扬扬,飞逝荡荡。洛寒引领着那股灵灵之气,正自奔行,却是突然之间,那逆风,奔流全都消逝一空,他这去势正猛,堪堪收将不住,一下就似冲入了万里虚空。

那虚空之中,无边无际,无来无去,仿若息息留止,万古永恒。

千里无所见,万年无所逝,那时间早已停滞,那空间早已凝固,整个虚空之中,匆匆荡荡,一片茫茫……

可就在那茫茫之中,却有一道极为轻微的呼唤,远远传来,就似儿时,响在耳边母亲的呼唤,就似梦起,荡在耳畔的呢喃,一曾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这种感觉如梦却非梦,似幻却非幻,一切是那么的飘渺,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洛寒却还清楚的记得,上一番在封典之时的濛濛幻境里,也曾遇到过这般的景象。最后却是那张福安用了三根银针把自己拖拽了回来,而那接下来的百多日,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可现在又是怎么了?难道我恰在刚才调息出错,已是走火入魔了么?

洛寒心中疑虑,但是沉在心底的那份渴望却是渐渐的涌了上来,并逐而侵占了他的神识,直直让他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正等待着自己,那里,就是自己渴望的源泉。那低语的声音仿若越来越大,越来越令他痴迷,终于,他不再犹豫,向着远处一路奔袭。

遥遥直似几万里,又如仅仅几步间,他又看见了那一处白莹莹,雾濛濛的小气泡,只是——要比上次所见要大上了一些。

砰!

他刚刚触及了一下,那小气泡就轰然炸开,如是陡然间变大了无数倍,把那万里虚空都尽然包裹其中,而他。却正正处于一片烟雾之间。

烟尘滚滚,雾气潇潇。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那烟尘才自散尽,在他前面赫然惊现而出一朵煞血红莲。

那红莲斜生九叶,叶叶参天,嫣红若血,赫赫惊心。

就在那红莲之外,正正有九根形若手指一般的擎天巨柱,根根微拢,把这红莲正正围在其中,那每根手指分呈黑,白,赤,橙,黄,绿,青,蓝,紫九种颜色,并且在其正中还赫赫然各自画着一个极为古朴的神秘印记。

这一番景象,洛寒早已见过,可此时仍是不免大为震惊,他仰着头朝着那血莲,九指呆呆的望了好半响,这才恍过神儿来。

这……这不正是我在血泉中捡到的那颗珠子么!

它……他不是被左长老一击之下打进了我的心里么?

却……却怎么会在这里?

可这儿又是哪?

洛寒遥望四问,却是更加茫然。

那血莲威威硕大,直指苍天。

洛寒满是惊异的围着它转了半圈之后,却正正发现了一座门。

那门足足有九丈多高,坑坑洼洼的满是伤痕,就在那虚掩的缝隙之中,隐隐的露出一道微光,闪闪烁烁,时而精亮如辰。在那大门的下方斜斜而立有一道长长的台阶直通脚下,这般景象极是巍峨,直如天堂神殿一般。

“来,你来……”恍恍然,自那大殿之中,似是有人喝喝,直直唤得洛寒踏步而上。

洛寒踌躇了片刻,便自拾阶而上。

其实,却是爬。

那每阶台阶都足足有一丈高下,即便此刻,他仅是神游而已,却也无法凌跃。

三千,

那台阶整整三千层。

洛寒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大力气和恒心,竟然苦苦的接连爬了三千层。只是每进一层,内心之中那浓浓的渴望就更强烈上一分,那重重的期待就更凶猛上一分。那力气,恒心,便是由此而来。

三千层,三千丈。

一如饱经数万年,又似弹指一挥间,洛寒终于爬到了顶层,从那门中一步踏了进去。

那门中是一处厅堂。

圆形,足足有千丈方圆,但却空空荡荡尽无一物。

那四面的墙壁,棚顶和地面上都是一片极为晃眼的血红色,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画着无数古朴而又细密的花纹。

洛寒在这厅堂中饶了好久,这才发现在角落处还有一个通往上层的台阶,只是被一道极为厚重的石门重重的封了住,那石门的正中,威威刻画着一枚同外间那根黑色擎天巨指上一样的印记。

在那棚顶的正中,有一盏灯。

灯不大,仅有一头大小,但却微微闪亮,一照千丈。

时而,乍明一闪,爆出道道惊芒,如是雨夜瞬光。

洛寒饶行了一圈之后,全然没有发现任何可异之处,便自来到了灯下,那灯下是一面镶嵌在地上的镜子。

“啊……”

洛寒探头一望,却是陡然吓了一跳,即便仅是神识而已,却也暗自心惊不已。

那镜中的正是自己,只不过只有半张脸,另外的半张却是一具骷髅,从那黑洞洞的眼眶中还不断的有鲜血横溢而出,那赫赫白骨,殷殷血迹与自己的脸完美无缺的拼合在一处,却是极为的可怖!

咔,咔,

咔嚓咔嚓……

那镜子突然发出一阵爆响,随而在那镜面上横生而出一道裂纹,那裂纹如电奔流,转眼间就直通镜面,整个儿的破碎开来。

轰!

随着一声轰鸣炸响,那镜子全全爆裂开来,随而就有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洛寒赶紧连退数步,再一看时,那白光直通棚顶,宽达十余丈,尽是白茫茫的一片,煞是耀眼。

随而,在那白芒之中,闪出一片血迹,只有微微一滴,但却不断的扩大开去。

这一番景象,洛寒也是极为的熟悉,在那封典之时,他便感到全身炙热,眼前一片惨白,接着就有那血迹,一滴,二滴,三滴,滴滴而落,尽染而来。

此时,这白幕也尽然如此,那血迹漫染开去,徐徐扩大,白幕化血布。

那血布陡然一缩,竟自化为了一双眼。

那眼中满布血丝,满满充塞着绝望,悲哀,愤怒,仇恨……

洛寒被这一双眼盯得有些心惊,微微退开了两步去,可那画面却在逐渐的缩小。

这双眼属于一个妇人,这妇人满身伤痕,袒衣露乳,被一把长刀横贯脖颈死死的扎在地上。而她的嘴里还死死的咬着半只耳朵,在她身侧有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小孩子正正死死的抓着她的衣角,只是,那小孩儿的脑袋已经不见了,那小小的脖颈里汩汩流出的鲜血和她母亲的融做一处,远远的汇集到了一条红色的小河里。

那河水两岸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人,有的被劈做两半,有的被一剑穿胸,还有的干脆就支支断断,已然找不齐全。

叠叠起伏,碎尸满地,那每一个人身上的血都汩汩的流淌出来,化作了一条河,一条尽由鲜血所汇,厉厉充满着绝望,悲哀之河。

那画面逐渐的在放大,那放大的每一处,都是一片惨绝人寰的场景。

……

这,是一个小村庄,处处屋舍都在烈火中燃烧,那田地里也满是火光,只有一只尤得幸免的瘸腿老狗,在四处被烧的焦黑的尸体中,找到了一条主人的大腿,徒劳的拖拽着……

这,是一座大城镇,城中的积水已然退出,可那四处泥泽之中,仍是一片殷红。城中老老少少全以各种姿势躺倒在大街小巷,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脖子上都没有脑袋,全都高高低低的挂在城墙上,被那逆来之风吹的须发飞扬,满面狰狞……

这,是一片树林,但那树木上枝叶早已落光,只挂着个人,伸长着脖子,瞪大着眼,一条血红的舌头尤自探得老长,一棵树上一个人,只撑得百十条山狼满肚圆圆,而那树上之人仍是荡荡不尽,随风尽摆……

一里,百里,亿万里……

一人,百人,亿万人……

一年,百年,亿万年……

无数的场景,无数的时空直如过眼云烟一般,逐而飞逝而过,那画面渐渐缩小,缩小,再缩小,那每一滴血迹都自汇集起来,直直奔向一处,最终却是化成了一片滔天血海!

那血海之中,大浪滚滚,惊涛赫赫,一望几万里!随而竟是卷起千层巨浪直冲天际!而那天际之中也有数道激雷乍裂而起,与之缠做一处,顿时间,那血海翻涌,怒雷威威,整个儿天海之间全为了一片殷红!

就在这一片殷红之中,却是隐隐的凸显而出,亿万张人脸,那每张脸上都写满着悲哀,绝望,愤怒,仇恨……这亿万张人脸就是亿万颗灵魂,那每颗灵魂都把自己决绝的愤怒,深深的仇恨困成丝,连成线,随而汇做一处!

咔嚓!

随着一道惊天激闪奔射而出,那满天雷光尽皆消去,滚滚血海也已不见,却在那白幕上现出一本书来!

那书满目殷红,却用漆黑之墨尽尽而洒写着四个大字。

那字体却正正是烁古铭文,洛寒抬眼一望,那四个字却是《邪莲秘法》!

洛寒心中一愕,正不知如何启做,可谁料,他这神念刚刚一动,那书却已自自开启,接着竟然随他心念而动,连连翻去,只是在连翻了三页之后,却是再怎么努力都翻不动了。

洛寒只好再次翻了回来,细细一看,这三页中却是正正记载了三招法术。

骨雨纷纷:

化气为骨,疾落如雨,众众不可避!

百爪地牢:

凝骨为爪,画地为牢,坚坚不可破!

鬼眼昭昭:

认魂断魄,意通亡灵,冥冥不可藏!

洛寒一见自是大喜过望,虽然经那老狐狸一番点拨,现在已算是微微踏入了修仙之道,但是在这修得成仙之前,最最重要的却是什么?

无非就是两点,一是灵元,也就是自身的灵气高低,另一个就是仙法,也就是种种仙家法术。就似那江湖上的豪侠一般,灵元便是内力,仙法便是招数,如果一个人只修内力,但却不会半点招法,空有其力,但却徒无其法,那他自然也算不得什么高手。

而那老狐狸说,他所修习的是妖兽之法,无法传授给自己,这才让他习练剑术,借此来凝练外道,堪堪当做仙法来使用的。

本来洛寒对这寻求仙法一事极为犯难,远远不知从哪里寻得,倒不成想,这便得了去,只是……这几招仙法怎么看起来有点怪怪的,还有这血莲,怎么尽是一股阴煞之气?

洛寒正自乱想,突觉神识一荡,却是那体内灵气已尽衰竭,便赶忙退出冥想,睁开眼来。

却见那天若漆漆,一月当空,正正洒下万道光华,可在周身三丈之内却是一片漆黑,那缕缕月光全被自己吸附而来。

当下回想起,那日初得血珠时,尽纳月光之事。自是心中大喜,原来这血珠并未消散,而是正正与我容为一体,存与我的神念之中,这一番来,我的修仙之路却是大有所望了。

本来初得仙术,倒是要大肆修炼一番的,却怎奈此时灵气已尽,使不得法去,洛寒便自站起身来,径自回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