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落门为厨
  • 邪阳
  • 毒白
  • 3129字
  • 2013-06-05 15:12:08

洛寒顺指望去,这才发觉,就在那山腰百丈之处,远远的探出了一道石崖,这石崖上挂着八条臂膀粗细的大铁索。八条铁索牢牢的拴在一个铸铁长亭之上,正顺着峭壁一侧缓缓下落。而在江心之中有一座兽脊残桥,直通脚下的石径小路。

“难道,难道是坐这个上去的吗?”洛寒指了指那亭子,面露惊讶的问道。

“正是。”张果答道:“这就是通往青山派的唯一通道,乾坤亭。”

青山一派立足通州已达数百年,期间大大小小的门派衰亡故去不计其数,而青山一派能延流至今,大半仰仗其地势之险,易守难攻。

大青山共分为外山,内山,后山三部。处处都是天然的险要屏障,后又经历代门人不断修葺。最终铸成了险关七十二处,处处都由明暗双哨严加把护。江湖之中素有‘青山险关鬼难渡’之说。

尤其是眼前的这座乾坤亭,横山直下,别如出路。若是遭到围击,只需把铁亭悬在山半腰,任你有万马千军,也只能望亭兴叹,奈何不得。

洛寒眼望长空,心中大为的惊叹,这江面之上风浪极大,而那铁索长亭却不见有丝毫动荡,一路缓缓坠下,直至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兽脊之上。

“三师兄慢走……”

随着一声呼喊,那亭门咣当一声打了开来,从中摇摇晃晃的走出一个人来。这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穿着一身白衣,头发凌乱,醉眼朦胧,手里紧紧的抓着个酒葫芦边走边喝,不时的还傻笑几声。

洛寒正自发愣,却被张果拉在一旁,并对那人低头施礼道:“见过三师兄。”

那人却似没听见一般,仍边走边笑道:“酒,哈哈,好酒啊……”随而渐行渐远。

张果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洛寒步入了长亭,亭中有一个小个子青衣人,正提着水桶不断的冲刷着地面,那地上满是呕吐之物,气味难闻之极。

“三师兄又喝多了?”

“哼,他除了喝酒还会干什么!”小个子抬头一见是张果,很是气愤的抱怨道:“这小子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哪还有半点师兄的样子?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选了他做亲传弟子的,你说大师兄,处事得体,门里门外都办置得井井有条,二师兄武功高强,在江湖之上也颇有些威望,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是这副烂德行?!听说最近还跟碎石镇上的一个小寡妇搞上了,咱这青山派的脸面都快让他给丢尽了!”

洛寒自是不便言语,张果也只是笑笑没说话,那人又独自唠叨了半天,这才把水桶一扔,吹响了胸前的短笛。

随即那长亭便又在铁索的拉动之下,缓缓的向上升去。

…………

两人上得山来,沿着一条青石小路顺山而行,这一路上,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来来去去的青衣弟子们,各个携刀带剑,行路如风,看来都有一身很是不错的功底在身。

洛寒跟着张果一连穿过了三层院落,这才在一扇宽大的石门前停住了脚。

石门前有个满脸麻子的灰衣人正守在那,一见张果忙笑着上前打招呼道:“张师兄可有什么吩咐?”

张果也不答话,只是把手中的小竹片递了上去。转而冲洛寒道:“这里边就是灶事间了,你在这儿好好干活,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嗯,你放心吧,张哥。”洛寒很是感激,重重的应了一声。

张果这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而去。

这一幕看得那个灰衣人很是奇怪:这每次来了新人,门中的弟子也仅仅是领上山来,就指一条路,让他们自行寻来,哪有像这样一直送到大门口的?况且这张果可是大师兄的亲随啊,看样子他和这小子的关系很是不一般,我这可千万别怠慢了去。

他心里如此想着,那脸上的笑容便没有习惯性的褪去,而是亲切的招呼道:“小兄弟,这边来。”

洛寒随着那汉子,拐进了一栋小木楼里。领了一身灰色的褂子,一双厚底儿布鞋,接着便有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先生,在一本名册上写上了他的名字。转而抬头问道:“你是受何人引荐,或是想跟随何人啊?”

“李俊郎。”洛寒脱口而出。

这名字三叔已经跟他说过了好多遍,说他原本奔走在乡间,专给人做红白宴。一次喝多了酒醉倒在路旁,若不是洛三眼把他背了回来,恐怕他早就喂了狼了。

可别看这家伙的酒品不怎么样,人品倒是还不赖,心里一直存着报恩的念头,有个啥好事儿总惦着三叔,就连那喂马的活计也都是他给安置的。这不,现在洛寒又借了个光。

“李俊郎?”那老头儿倒是听得有些发愣,随即在那本名册上翻了翻,这才笑道:“哦,这不就是李秃子嘛,怎么还起了个这么骚气的名儿,哈哈……去吧去吧,后院汤字房,找李秃子便是。”

洛寒谢过了那老先生,直奔后院而来。

后院里是一片大石房,

这片石房修建的极为阔气,约有几十间,一字排开,百米多长。从敞开的石门便可看出,有的里边装的是米,有的是柴,有的在酿酒,有的在和面。每间里都有几个灰衣人在紧张的忙碌着,整个场面一派纷乱,然而却又是那么的井然有序。

洛寒稍愣了下,便就近寻了个人问清了汤字房的位置,快步走来。

“醋一勺。”

“茴香两把。”

“盐半勺”

……

“落菜———浇汤。”

汤字房比其他的房间略大些,门口一连支开了四五口大锅,每口锅前都站着一个青年小厮,手里拎着柄长勺子,按照吩咐机械的操作着。

就在门口的树底下,迎面坐着个大胖子。这人年约五十岁上下,满面红光,浑身都是肥肉。头顶油光锃亮不剩半根头发,可在两耳及后脑处却是发丝黑密一派生机,手里拎着个小茶壶,一边闭着眼睛美滋滋的喝着,一边有一声,没一声的喊着。

洛寒静静的站在一旁,心中暗道:“莫非这人就是李秃子?却也难怪那老头得知他的名字时顿觉好笑了,这和‘俊’字确是半点不搭边儿。可叫他李秃子却也不全对,这明明是应该叫李半秃嘛。”

洛寒心中觉得好笑,却不敢外露半分。直等那人不再发话,这才上前问道:“大伯,请问您就是李俊郎李师傅吗?”

那秃子闻听缓缓的睁开眼来,上上下下扫量了洛寒一番,突然问道:“洛三眼洛兄弟是你什么人?”

“是我本家三叔。”

“哦?”李秃子放下了茶壶,瞪大眼来重新扫量了洛眼一番。这才点点头道:“你这娃子机灵倒是满机灵的,就是瘦了点儿。不过这倒没啥,跟着我李秃子自是吃喝不愁,用不了半年准把你养成个小胖子,哈哈……小宝!”李秃子咧着大嘴说着说着,突然转头朝着屋里大喊道。

“来了师傅!”随着一声爽利的应答,从屋里快步跑出一个小黑胖子来。

“喏,这是你新来的小师弟……呃,你叫个啥?”

“师傅,我叫洛寒。”洛寒一听他已把自己介绍成小师弟了,当下便直接改了口道。

“嗯,好。”李秃子赞赏的望了他一眼,转头吩咐那小胖子道:“你先带他四处转转,熟悉熟悉这地儿,再给他讲下山门里的规矩,可别到时犯了事儿。嗯……还有,要是得空……”李秃子说着轻轻的晃了晃手里的小茶壶。

“嘿嘿,晓得,晓得。“那小胖子咧嘴一笑,随即拉起洛寒便走。

这小胖子自称叫陈阿宝,比洛寒大两岁,可在这山门之中已干了三年多了。对这里的情况很是熟悉,他带着洛寒一边在院里转着,告诉他哪个是味字房,哪个是肉字房,每个房口儿都是干嘛用的,一边给他讲了下山门里的大概情形。

这山门之中规矩颇多,等级森严。

自掌门之下有三大长老,分别掌管着惩剑院,百花谷,修心阁。

再其下有三位堂主,因其都是山门亲传弟子,所以大家也都习惯的称其为师兄:

大师兄谷敬轩,掌管卧虎堂,负责驻防调度,及一应门内之事。

二师兄杨乃康,掌管腾龙堂,肩负外事,及与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交割礼往。

三师兄李多欢,掌管飞鹰堂,专职看护师门禁地藏剑阁。

余下依次便为护法,执事,及一应门内弟子。而像灶事间这类的杂事部门也只能是排在最末等,毕竟这是江湖门派,门中弟子自是要比杂役们金贵的多。

可若是犯了错,那山规门罚却不曾为此减轻了半分去,反而更加的严厉。轻则要受以竹杖鞭刑,重了那可都是要掉脑袋的。

最后陈阿宝总结道:“你只消记得凡事错不得,任人惹不得,只需老老实实的干……哎呦,我还差点忘了。”说着说着他突然一拍后脑勺儿冲洛寒道:“你且稍等一会儿,我这去去就来……”随即一溜烟的钻进了酒字房里去。

洛寒点了点头,眼望着面前的长房大院却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哎,却不想,做个小徒工也有这般的凶险。不过还好,我这总算是留在山上了,给爹治病的希望也大了上一分。只是不知道这还要熬到什么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