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骗诈之谋

  • 邪阳
  • 毒白
  • 6347字
  • 2014-11-11 17:24:08

“这……嘿嘿。”那木子凌两眼一眯,却是乍然笑道:“想必你已寻到了灵草妙药,此番是来找我做试的吧?”

他这说话间,却是两眼放光,满脸带笑,看那样子却是极为欣喜,只是在这般的情形之下,倒显得颇为诡异。

“你猜的对,却也不对。”洛寒背负两手,又往前走了两步,这才缓缓的道:“前几日我下山时,遇到了一个和尚,这和尚仅剩一臂,但却可力举重鼎,单手服牛。近前一问这才得知,这和尚非是卖艺,而是献宝,你猜他这正正所献却是何物?”

洛寒借用了一段那《神志怪异》上的故事,而且故意把那书中的邋遢道人替换成了独臂和尚,正正说到此处却是停了下来,仰头问道。

“却是什么?”那木子凌闻听自是大奇,出口问道。

“就是这个。”洛寒探手入怀,却是掏出了一了块莹莹白玉来,那玉略成半圆,莹莹透亮,在那玉面之上正满满的刻着一株大桂树,桂花初蕊,月上凌稍。那刻画的却是极为逼真,惟妙惟肖。这却是那白狐临走时所留之物。

“啊!这……这玉石看起来倒是极为漂亮,却不知有得灵气几何,冒然用之,怕是大为不妥。”那木子凌一见,瞳孔骤然放大,但却马上就换做了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不过那言下之意却是再为明显不过,这东西到底好不好,你拿来给我试试看就知道了。

“就是啊。”洛寒也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随而把那玉石放入了怀中接着道:“可这东西即便是没有灵气在身,却也是价值不菲吧?哪有随随便便就送人的道理呢?倒是有几个泼皮上来哄抢,却都被那和尚打跑了去,满街的人围得越来越多,却是谁也不敢靠近。就在这时,那和尚却是一把分开众人,把这东西交到了我的手里,随而一言不发,扭头便走。”

“哦?还有这等事?此间必然大有蹊跷。”

“谁说不是呢?”洛寒摊了摊手,也表示颇为不解,随而接道:“可我毕竟是个习武之人,又已开启灵窍自是不惧,于是我便带着几个护卫一路跟随,可那和尚却似半点无察,只管劲劲而走,一路穿山越岭,直直到来到了一座破庙前,这才停住了脚,突而他却大喝一声,照着那佛像猛出一拳,哎,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那木子凌却似被吊起了胃口,紧着追问道。

“那佛像经这一拳之下,竟是全身的泥胎尽然脱落,显出那真身来!那大佛足足有一丈上下,五围粗细,却全全然尽由这般玉石所雕!”

“啊?!”那木子凌一听却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心中满是惊诧,那一日他所抢夺的玉石已是堪为难得之宝,可跟方才那块玉佩比起来却是大差千里,万万想不到,在这其后竟还有一处如此富灵之地!猛然想起,那一日我夺宝之处,却不也是一所破庙么?这难道却是同为一处?哎!真是可恨,当初我光是见宝起意,未及细问就杀了那两个猎户,这要是多问上两句,说不定这番宝物早就被我所得了呢。

“对!”洛寒伸手一指木子凌道:“当时我那一众护卫的表情却是和你也差得不多,我正自满心惊异,却见那和尚从堂后的隐秘之处搬出一个人来,这人的四肢手足尽被砍去,直直如似人棍一般,呃……就和你一样,随而那和尚却是朝我跪了下来,道出了那一番原由。原来这却是两个修仙的和尚,虽然术法不高,但却握有重宝,这一日正遇劲敌,被百般逼问之下,那老和尚仍是致死不招,便落了个这般下场,而那大和尚醒来一看,自是痛心疾首,可怎奈他虽颇通外道,却是半点不懂调息之理。眼看着师傅伤至于此却是可奈何,遍寻名医而不得治,便自想起了仙家法门,可又不敢寻访术法高超之人,恐被所欺,于是便名为献宝,暗为密找,这一番便落到了我的身上,他说如果救得师傅性命,这宝物便为我所得,你说这使得使不得?”

“使得,这自然使得啊!这却是你占了大大的便宜了。”

“我也觉得是。”洛寒接道:“可是……那伤势若是由刀剑所致,我还治得,可那老和尚却生生是被剑气所斩断的,我自是没有法子了,这不,就想起你了么?”洛寒说着面带微笑的望着木子凌。

他方才这一番故事却是由《大苍编年史》和《神志怪异》杂杂而成,自然,这期间他还故意篡改了一部分,比如,把那道士换成了和尚,把大柳树替成了佛像。他原本是想用那个独臂的和尚引出一个貌似血魔老祖的身世来,炸一炸他这木族之事,却未想他却是半点不为所动,想来那一番故往他也是不知。便自砍去一截直说正事。

那木子凌听到此处却是脸上一喜道:“找到我就对了么,我这木族之术,大有再生之能,若是由我配置一方,莫说保他性命,就算再生手足,却也不难,只是……你要按我所说准备些草药来。”

“哦?那百般草药倒是尽有,只是……你却要如何所用呢?”

“呃……”那木子凌的眼珠转了转,立时腾起一丝喜悦之光,瞬而一闪即没。

“呃……这么嘛。”他稍自顿了顿,掩饰了下,随而道:“这世间草药之属可谓万万千千,且不说那众众相杂极为繁琐,就算是同一种草药,其驻生之土,所获之光,润泽之水,吸附之灵也都是大大不同的,再加之采摘,晾制,熬储其其所用的方法,时间,程序不同也是各有千差,一时之间却也说不明白。哎,不如就这样吧,你尽数把所有的草药都拿来,我为你一一尝试一遍,随后……?”

沧啷!

陡然一声剑鸣起,洛寒却是脸色一沉,猛然踏前三步去。那手中已是赫赫然多了一柄青峰剑,那剑上红芒突闪直直爆涨三尺多长,威威其光,赫赫其芒,在这厅堂之中乍然雪亮。

“呀!”

那木子凌一见惊叫出声,紧着脑袋一缩钻进了坛里去,又过了半响见是没有丝毫的异动,这才缓缓的露出半张脸来,怕怕的望着洛寒。

这小子的狠辣手段他早已见识过,此时见他脸色一沉提剑而上,自是心惊。而且见他腰上正正挂着自己的乾坤袋,方才那一剑也是凌空而出,这必然是破了自己的灵识去,再说那剑芒之上的威威之光也是陡然乍眼,远比上次所见要强盛的多。

木子凌虽因木族之弊无法凝气与剑,但那剑芒的强弱之别他还是大有所知的,这一见之下更是让他吃惊不小,这才仅仅一月稍余,这小子的修为怎么骤然提升了这么多?

“一一试草?”洛寒剑芒所向,两眼紧盯,缓缓的道:“你想的倒挺好!这百草之中,必含灵气之属,你是想这一机,暗得其灵,好修化自身,与我报仇么!”

“啊,不,不不……不敢。”那木子凌藏在坛中,连连摆头,却是正正撞在那坛口上,引起一片嗡嗡之声。

而此时他却不由得暗暗叫苦,完了!我这最后的一条路也被他掐死了!

当日,他急急的喊出“试验品”那三个字来,也的确是情急所致,未及多想。可事后想来,他倒一直为自己的如意算盘而暗暗得意。

我虽四肢已尽,但却只要能吸收到草木之气便能再生。料想那小子初初踏入修仙之道,必然会急于求成,用药来补。到时我只消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暗吸养灵气,不但能四肢再生,却也正好借他之手,光积灵气,暗自修行。而我虽然已自折损,可毕竟还拥有练气三层的元神,这修行起来,却不比他这堪堪开窍,对修仙一道半点不懂的小子要的快得多?到得那时,哼哼,我还不是想他怎么就怎么样么?

嗯,对!千万切记,再不能被他所激,与他比个什么剑了,奶奶的,直接一记雷光炸死!呃,不,炸他个残废,也砍去四肢装在坛子里,让他也尝尝这滋味!

这一个月来,木子凌就是在这样的仇恨和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中度过的。

甚而就在刚才,听说那玉佛之事,他又动了心思。呃,先不急着弄残废他,先让他带路把那玉佛弄到手才是真的,哈,有了这么大的一块灵源,怕是我的这修为又该突飞猛进了吧?说不定还能一举筑基呢,哈哈……

哎!可谁料,这小子却似天生克我一般,又被他戳了个正着。难道是……我哪里又说错了话,被他发现了?

哎!这下别说修仙了,怕是我想在坛子里度过余生也是不能了……

那木子凌想到此处,却是极为的绝望,一脸惶恐的道:“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他这一着急,却是话也说不清了,直直晃得那坛子左右乱摆。

“其实……细细一想,你我之间,却也没的什么仇怨,这一切只不过是个误会而已。”洛寒厉色一收,缓缓的收起剑来道。

“啊?啊,对,对对。这是误会,误会……就是个小小的误会,嘿嘿嘿……”那木子凌被洛寒这一句又说蒙了,他现在可真分不清这小子到底要干嘛了,误会?又这么误会的么?老子的修仙之路都被你毁了,还被砍去四肢装在这个破坛子里,这也不算啥仇怨?就是个误会?那让老子特误会你一个试试呗?可……可现在毕竟人在坛中,说话也没底气,你说误会,那就是误会吧……

洛寒扬手一翻,剑影无踪,又超前走了两步冲着木子凌叹了口道:“知道我这么多天,为什么不来找你么?又为什么下山四处游走么?哎,我实在是不敢见你。这世人众众,能得修仙者又有几何?你我并非同门,又是远隔千里,堪堪有雕为介,正正与此相期,你说,这却不是缘么?”

“啊,是缘,是缘。”

“而借此之缘,你我两人本应对酒当歌,惜惜相交,却不想一语不和,堪做两敌。可即便是你被关到此处,在坛中受苦,我又何曾好过?那每一时,每一刻无不是在熬中虚度,其实,我倒早想前来,向你赔罪了,只是……心魔难去,不忍相见。木兄,小弟多有错处,还请见谅。”洛寒说着竟是朝着木子凌深深的鞠了一躬。

“哪里说来,哪里说来……”那木子凌听得这一番话来,却是恨意消了几分,暗自想起,却在当日,我倒也是狂傲了些,这一番事本倒真不应发生。见洛寒一躬到底,极为恳诚,那心底倒是也自生出几许悔意来。

“我其实早就想把你放出来了。”洛寒抬起头,满是歉意的道:“可是,我又怕你不曾消恨,再次与我寻仇。于是这些天来,我便一直苦苦所思,以图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使你不会加害与我,却又还你自由。”

“哦?那么你想出来了么……”木子凌一听也觉有理,就算自己口口许诺不会加害与他,却也是无法令人相信。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一直不得其出。”洛寒晃了晃脑袋,随而却是话峰一转道:“直到我看见了那玉佛。”

“嗯?此话倒是怎讲?”

“要使你不会加害与我,却只有唯一的一个条件,那便是我的修为比你高,可这修仙之道却是何等艰难?待得此日,却是何年?可若是我得到了那玉佛,便是一切可解了,到时我得修为,你得自由,而且我愿意把那佛头相赠与你,你看这可使得?”

“使得,使得。”木子凌连连点头,别说还给个佛头了,就是不给他也愿意啊,这总比一辈子困在坛子里要好的多吧?至于报不报仇的事儿,他暂时倒是不去想了。“好,你去拿纸笔来,我现在就告诉你那救命之方。”

“木兄。”洛寒轻轻晃了晃脑袋道:“哪有那么简单,你可知道,我这番是怎么回来的么?”

“嗯?”

“我的护卫都被扣在了那里,而且临走时,那和尚还给我灌了一碗汤,我虽然不知那汤是何物,但却悄悄沾了些在衣袖上。木兄,你看这是何物?”说着洛寒又抓出半截衣袖来,径直递到了木子凌眼前。

木子凌皱着鼻子闻了闻,随而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很是肯定的道:“这是蛊毒!我虽然不知道此蛊是为何物,但却是阴蛊无疑!这和尚倒是阴险的狠呐。”

“就是啊。”洛寒一脸苦相的道:“我就算是拿出那方子,救了那老和尚,可万一他反悔了去,为了掩藏那玉佛之事,把我杀了,我也全然没有办法啊?而我现在又中了蛊毒,已是进不得,退不得,这万一要是我一命呜呼,那你……”洛寒说着朝着中间那个坛子望了一眼道:“你这辈子也只能和他一样了。”

“这……”木子凌皱了皱眉头,把脑袋缩出来,下巴一伸,搭在了坛口上,微微闭起了两眼,这一动作倒是极为的娴熟,想来他平时也都是这么休息的。

洛寒静静的看着他却也不说话,四外墙壁上的火光闪闪耀耀,不时的腾起一片乍芒。整个厅堂之中,静悄悄的一片,却只有最右边那口大锅在一直咕咕噜噜的响着。

“那和尚是个什么修为?”木子凌突然问道。

“这我倒不知道。”洛寒晃了晃脑袋道:“不过听他所说,他们的仇人好像是个练气三层的!”

“练气三层,哼。”木子凌闻听很是不屑地道:“我还道是个何等厉害的角色,却只是练气三层就能把这俩和尚收拾的这般凄惨,谅那和尚的本事更不怎么样,最多也就是个练气二层而已,嗯!干脆,你把他杀了不就完了么?”

“杀了?可我,我却只有刚刚开窍的修为啊……”

“这不妨事。”木子凌脑袋一晃,极为狂傲的道:“练气初期,并无御法之术——你恰在开窍期不也正正杀了我么?你只要趁其不备,仅凭那剑芒就能杀了他!你要是觉得不保险,那就尽尽寻些灵草来,大肆吞食就是,用不了几天就能达到练气二层,跟他一样了,到时你再多多带些人去,早早埋伏起来充做炮灰,哼,却还怕了个他个二层的秃子么?”

“哦哦,木兄说的极是。”洛寒满脸欣喜,随而又犯难的道:“这草药么,我这山里倒是存了许多,但我却无法分辨得出哪些是灵草啊。”

“你就尽数取……呃,你就说说,你都有些什么吧。”木子凌刚要说取来让他看看便知,却又怕洛寒多疑,忙又改口道。

“哦,我那有麻皇草。”

“这个不是,止血用的。”

“醒魂草。”

“这个是,但是只要六叶的,月夜采,正午吃。”

“哦,我记一下。醒——魂——草。”洛寒又自抓出纸笔来,认认真真的写着,同时高声念到。

“蓝叶莓。”

“这不是,消热用的。”木子凌极是简短的说。

“那红芒花呢?”

“不是,解蛇毒用的。”

……

洛寒每说出一个,那木子凌马上就能道出那其中的功效来,却是出口极快,毫不犹豫,洛寒暗自与那《草经注》上一一对比,竟是半点无差。只是每每念出一个灵草的名字来,洛寒便自高声大叫一声,仔仔细细的记好。

一连问了百十样,尽把这山中草药问了一遍,洛寒这才抬起头来道:“木兄,这诸多灵草一连吃将下去,会不会堪受不住啊?”

“哼,若是旁人自是难以消受,可对于我来说却是半点无恙,我修习的比别人快也正是得益此处——若是你么,我告诉你……”这厅堂之中,虽然只有两个人,可那木子凌却还是低低的压着嗓门道:“你只消每日喝上一滴我的血,便自无恙,无论多少灵草都能吸收得了。”

“木兄……这又怎好……”

“哎,有什么不好的?为了你我大计,快,现在就取。哎呀,磨蹭什么,快点,别像个娘们一样。”那木子凌急急的催促着,看那样子却是远比洛寒都着急。

洛寒当下也不客气了,抓出剑来在他后颈上划开一处,尽用大坛装好——他这番来时,却也未料还有这一出,这坛子却是看那火龟汤快要满了而备用的,却不成想,这倒用了上。自然的,也不能可这大坛子使劲装,只是稍稍接了浅浅一层。

刺啦,洛寒顺手一扯,撕下一条衣袖来,小心的替他包在脖颈上,随而满生歉意的道:”木兄,我这真是不知怎生谢你才好了。”

“哎,谢个什么谢。”那木子凌被包了根布条,却好似被赐了绶带一般,好生感动,大刺刺的说道:“只愿此事得成,你到时信守诺言,放我出去,便是最高的谢意了。”

“木兄,尽可放心就是——只是,你还需在此委屈些时日,待我得了那玉佛,定来放你出去。”洛寒说着冲着木子凌拱了拱手,随而大步而去,可刚刚走了几步却好似猛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大叫道:“哎,对了!木兄,你那袋中却还有一颗小药丸,那是不是仙家丹药啊?”

“啊?你千万别吃啊!那可是‘凝气丹’。要到练气三层以上才能服用的,否则就会暴毙而死的!”

“哦哦,多谢木兄提醒。”洛寒恍然大悟道,随后扬了扬手,踏步而出。

木子凌望着洛寒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通道之后,却是嘴角一翘,露出一丝极为得意的笑容……

洛寒踏出厅堂,却见那吕彤正在通道里整理麻包,一包小的,几包大的。

“都分好了么?”

“嗯,尽照洛长老吩咐,凡是你高声念到的都装在小包里了。”

“走,现在都藏好,待到晚上再来取。”洛寒说着抗起一个麻包就走。

……

……

“这《诡谋》之计还是真为得用。”

夜晚,满室清灯,洛寒轻轻的放下那本书来,不觉想起白天洞内之事,尤自叹道。

那木子凌尽已四肢被除,仅差一死而已,可要真真杀了他,我这药补之方,却又问做谁人?若要强行问取,这家伙肯定奸奸耍诈,怕只消故意说错了几处,就能害我与无形。

可这一番连连假作之下,且不管日后如何,这一众有灵之草总算是区分了出来。虽然不多,却也足够我近来所用。

只是可惜,这家伙仗着木族异体,只管大肆而食,却不晓得凝丹之法,这以后若有得机会,我可要尽尽留意一些。

那灵草与凡草之差,我虽不知,但是对照那《草经注》一一比来,倒是全然无错。而且在我假意提及那‘凝气丹’的时候,看他那紧张的神色,料来也是无意我死。只是……我倒怎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