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仙补之方

  • 邪阳
  • 毒白
  • 3857字
  • 2013-06-21 21:59:02

昨夜初雪,

雪不大,但却凝凝洒洒的满布霜华。

白树挂,雪凝花,

廊檐梁下,冰凌数数,莹莹剔透。

远处那长长的石阶上,正有四五个童子在奋力清扫,八角楼下,十数个人正捧着满满的草药谷物进进出出,看似繁忙,但却格外有序。

那一双双厚底布鞋踩在雪地上,引起连连脆响,直直在这清谷之中一路远播,时而,自那远处的竹林中传来一两声灌鸟惊啼,佛若相和——冬日的百花谷依旧轻灵,就连那阵阵扑窗而入的寒风之中都隐隐的带着一丝芬芳。

洛寒正正对窗而坐,朝南,向阳。

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块白玉,而那两眼却一穿百山,凝凝的望向了远方。

那两狐一去,又近十天,可那厉厉月明之夜,却仍时时的荡在眼前。

幻海,谈仙,调息,练剑,还有那离离不去的身影,凝凝而望的双眼,却是怎地也挥之不去。

此时,他静坐楼中,眼望寒山,却是大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洛长老……”突然耳边响起一声轻叫,把他的思绪又骤然拉了回来。

侧头一望,却是吕彤。

“洛长老,汤到了。”吕彤低声的说着,随而微微一侧身,就自他身后走出一个小胖子来,手里端着盏汤瓜大的汤钵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

洛寒眼见他手中的汤钵却是不觉一笑。

自打祖陵一事后,这火龟汤的容量却是逐日递增,时到如今已是比原来整整多了数倍去,洛寒自是知晓这是那李多欢见其无效,便自加大了那血污蛊的用量去,而且这个新来的小胖子看起来倒是一副微微胆小的样子,可在他每次‘喝’汤的时候,却都是假做漫不经心的偷偷瞪着双眼一直亲眼见那汤钵见底,丝毫不剩,这才放心而去。

洛寒虽然知道,这定是那李多欢派来暗中盯着他的,不过却也不毫避讳,每每都是当着他的面一‘饮’而尽。

可那小胖子即便是每每亲眼所见,却又哪曾知道,洛寒却在那乾坤袋中放了一个大坛子,每次假作大饮,却都是念动神识尽数倒了进去,如今,那坛子都快装满了。

“嗯,很好。”洛寒伸手抹了一把故意擦在嘴角的汤汁,装出一副精力大盛,极为受用的样子,随而吩咐道:“你以后早点来,这每次稍稍了晚了些,却是难受的紧。”

“是是……”那小胖子连声应着,两手接过汤钵急急退身而去。

待他的脚步声渐去渐远,直落三层,站在一旁的吕彤这才躬身道:“洛长老,您所交代的草药之物,我皆已备好,现已尽数运到了洞里。”

“哦?那好,咱们现在就去。”洛寒说着,迈步直走,径下楼去。

这近日来,洛寒虽是每日苦练,可那修为却好似堪堪止步不前,毫无半点进展。除却在那剑招上略有所得之外。无论调息运转,还是凝气化剑,似乎都已到了瓶颈处,无法再有丝毫突破。

却在这时,他倒想起那碑上所言:“短补灵虚,辅以丹剂“这句话来。

而且那老狐狸却也曾说过:“修仙一道,虽本逆天,但其凝法,却应自然。”这修仙一事,就如同种庄稼一般,且不可急于求成。一切要顺其自然,循环渐进。

要想那庄稼要长的好,无非就三个条件。

第一:好种子,一粒瘪瘪之种,自是难成参参之株。

第二:好地介,土地,阳光,水源,肥料,缺一不可少。

第三:好农户,拔草,翻土,捉虫,驱鸟,每每精心照料之下,才出良田。

而这三点,也正是修仙之人所常说的三资。

资质,你本身就是一个材质极差,灵根匮乏之人,那自是难成大器,即便得知,也要比旁人多多耗费更多的努力才是。

资遇,你穷其一生都没有遇到有灵之物,没有得到半点灵气的滋补,若要成仙,难比登天。

资承,你没有一个好师傅为你指点迷津,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门派为你遮风挡雨,没有一个堪重之人传你道法,为你撑腰的话,怕是未及得仙,便做亡魂了。

可这以上这三条,洛寒却是条条都不沾边儿。

那老狐狸说,万物皆有灵,天造化其根,也就是说这厉厉世间之人,甚而那虫鸟百兽,草木山石,却都是蕴灵其中,含根在身的,也全都是可以化为种子进而修行的,只是还未落地发芽而已。

而洛寒虽然偏得机巧,灵窍已开,但那资质却实在是众若平平,按那老狐狸比较含蓄的说法便是:“芒若星海,众若烟尘。”

嗯,那意思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而那资承一说,洛寒也自是望而不及,虽然得遇那老狐狸为他讲解了一番修仙之道,凝练之法,但这修仙一途却是何其广盛?以他目前这点点所知却又堪做何用?而且这老狐狸早已远去,若是再有不解,亦或遭敌,却又哪里寻去?且不说,他这目前还正正处于百般监探之中,即便是调息凝练,也要偷偷而为,这却与那些众众修仙大家之中,尚在胎中便已受之灵教之人哪里比去?

至于那资遇一说,洛寒更是倍感无奈。

慧眼识灵才,这话倒是说的半点不错,但若想慧眼得开,却一要境界,二要见识。可这两点洛寒却是丝毫不沾,直至如今他却仍然不知,这有灵之物倒是如何辨得,如何采得,又是如何用得。即便是在眼前就正正有得一大灵之物,恐怕他也只能是堪堪错过,不得其获。

不过若是真真提到这一点来,洛寒倒还是颇感欣慰的,至少他也曾有过奇遇,比如那颗血珠子。

既能融得与心,助我开窍,又能隐隐其间,不为所察,就连那老狐狸那般的威能,轻轻伸手一探,便已知晓我的修行之法,气脉所向,却单单不知这血珠的存在。

而且我仅仅是在那藏珠之潭中游做了一番,便已身轻体健,耳聪目明,进而过目不忘,心智大开,想来此物必非凡品!只是自那封典之时,红莲乍出之后,那血珠倒是没了半点影像,却也不知是何缘故。

近日来,洛寒修为止步,无法得进,可一想起这番道理来,却是幡然醒悟,我现在就如同那自生五谷一般,正正是缺了给养了。

五谷之物,不得养而不长。

修仙之人,不得补而不进。

却在当日,他把那个从木子凌处得来的布袋子展现给老狐狸看时,那老狐狸指着其中那颗泥球一般的事物道:“这是一颗‘凝气丹’。大有凝气炼虚之效,但却只有练气三层以上才可服用,否则便会灵气暴涨,进而消亡。修仙若谷,全凭自身,过补则伤,只有内道已止,外道不进之时才可相得益彰。”

而此时,恰恰如是。

可问题是,我却该拿什么来进补呢?

于是,他便想起一个人来——木子凌。

早在一个月前,洛寒堪堪留的那木子凌不死,正是因为他险险喊出了‘试验品’那三个字来。自然,洛寒当时却也未曾料得这许多变故。只是对那修仙之事大为不解,堪堪留作万万不得之机而备用,却未想,此时倒是真真派上了用场。

一想到此处,洛寒便借着正正掌管着全山药储之机,下令清点库房,同时暗下里却令吕彤把那每样草药都偷偷的藏起一些,随后趁得给那洞内毒虫喂食的机会,一点点的都移到了洞里去。

八角楼前,众人纷忙。

八角楼后,不声不响的闪出了两道身影,一个提着盏熏香炉,背负弓囊,一个倒背两手闲庭阔步,两人不慌不忙的在后院绕了两圈之后,便自钻入林中,不见了去。

百花谷本来就是青山派的禁忌之地,可就在这谷中却有一处更为禁忌的所在。

这便是百毒洞。

百毒洞建在谷中一处岩壁之间,除却那洞外层层防哨之外,其间更是满布机关,若有闲杂人等冒然而入定会落得个百箭穿心,乱石碎骨的下场。

而那洞里更是满满的豢养着成千上万条的毒虫蛇蚁,密密麻麻,形如碎草一般,令人无不忌惮非常。

而洛寒正是命人把那木子凌关在了此处。

随着一阵嘎嘎声响,那封在洞口的千斤闸门缓缓旁移,闪出了一道黑幽幽的洞孔来。

吕彤提着那盏熏香炉缓缓的走在前边,洛寒紧跟其后,径奔深处行去。

时已冬月,那洞中蛇蟾尽已半眠,仅有厉厉赤蚁红蛛,各个如同指头大小,密密麻麻行与各处,把这满洞上下尽尽染成了一片血红色,却被那香气一熏,全都散散而逃,从中便自闪出一条通道来。

两人一前一后,在这浩浩红潮之中径径而走,又过半响,来到一扇石门前,吕这才停住了脚在那石门上连叩三声。

咚咚——咚。

两短一长。

那门内也自连声回响,随而金石激荡,自那上方微微开了扇小窗。

吕彤微微一侧身,让到了一旁,把洛寒露在了前方。

嘎支支……

一阵极为刺耳的机轮转动之声轰轰响过之后,那石门终于打了开来,两个虎背熊腰的劲装大汉,各持刀剑立在两旁,急急弓腰冲着洛寒施礼道:“见过洛长老。”

“不必多礼了。”洛寒摆了摆手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先到洞外等候去吧。”

“是。”那两个护卫低头一礼,径奔洞外走去。

听得两人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耳力之内,洛寒这才跨进石门,缓缓而入。

石门之内的通道极为狭窄,四方上下皆为青石所铸,看那石面虽却是极为平整,但却满布斑痕,想来已是颇有时日。那身遭两侧每隔数十步便有一盏死气沉沉的松油灯,闪闪的冒着黑烟,不明不暗的忽闪着,直把自己的影子照在墙壁上拖的老长。

虽听吕彤说,这入门之后便无机关。洛寒却也不敢大意,仍旧一步步小心的走着。

又自前行数十步,那通道却是猛然一拐,豁然明亮起来,在那前方正正显出一处略路方形的厅堂。

这厅堂的面积并不大,三丈见方,一室空空,四面的墙壁上各挂着两盏盆大的铜兽灯,里边的火光腾腾袅袅烧的正旺。

在紧靠着对面石壁下,并排放着三口大铁锅,下边炉火熄熄,却仍不灭,那微微燃起的火苗正把锅底舔了个正着。

其中一口锅中正咕咕噜噜的不知道煮着些什么东西,红红绿绿的正自翻腾。

另外的两口锅里却都装着一个硕大的铁坛子,那坛上正正挂着几条大铁链,另一端被牢牢的镶嵌在墙壁的凹环之中。而那两个坛口处却是各自露出一张满是通红的脸来,中间那个不认识,另一个却是极为熟悉——那木子凌已然变回了王林的样貌,正正紧闭着双眼不知死活。

洛寒骤然想起,却在当初,那王林一再恐吓他要把自己砍去手脚装在坛中的话来,却是未曾想,这一番阴差阳错却应了自身去。

哎,想当初你从杀马镇出来时,可是满脸欣喜,却曾料到最终却是这般的结局么?

“水……他娘的,快点给老子水……呃,您,您来了……”那木子凌骤然醒来,狂狂大叫,直直晃得那铁坛乱摆,长锁铮鸣,却陡一睁眼,见是洛寒,忙又慌慌然换了一副面孔,满脸堆笑道:“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找我的。”

“哦?是么?”洛寒也冲着他笑了笑,随而道:“那你猜猜我来找你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