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望楼论道

  • 邪阳
  • 毒白
  • 2743字
  • 2013-06-19 16:54:30

洛寒顺而一望,却见他遥遥所指的正是那远山剑楼。

那剑楼通体都是由一整块厉厉青石铸造而成,此时正正满浴华月之光,散出道道清芒。遥遥直似一柄寒寒利剑,斜点苍天!

只是这剑楼从内至外,洛寒早已熟悉无比,更在这百多日来,每每凭楼远望便是此番景象,倒是不觉怎生奇特,随而满生不解的问道:“老丈,这只是山门剑楼而已,虽是造物堪奇,却不知与这修仙一途有何干系?”

“剑楼?哼,这分明就是一张龙皮!”

“龙皮?!”洛寒一听自是惊奇,转回头朝着那剑楼又望了一眼,这一番来倒是觉得那层层嶙峋之态,跃跃欲起之势颇为神似,只是他倒哪曾见过龙来?只是听人说过,那龙与蛇似,头生鹿角,四爪如雕,既可威威行与九天之上,又能浩浩游与四海之中,总之,是个大有神能之物,几与仙齐。他正自凝凝而望,却听那老狐狸续续说道:“龙生九种,种种各不同,此番是为蛟龙。”

“蛟龙生似蛇形,百年生足,千年化角,厉厉图经三千日月,随而蜕茧成龙,这分明就是一具龙化之皮!”

洛寒一听,自是大惊,遥遥望着那剑楼所向,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这数百年来,满山上下尽把此处视做禁地,原来却是这般道理!”

“哼,他们知道个屁!”却不料那老狐狸闻听,却是恶语顿生,随而满是愤恨的道:“此蛟化龙而去,空余其皮,短经数年之后,便会灵气尽消,散做尘土而已。幸得有一高人,施做化石术,铸得此楼,为的就是固守灵源,以遗后人。可这历厉凡来之辈却是不知所以,在这龙皮四外遍植苍翠,尽把那灵灵之气都吸纳了去,至得如今,这龙气已是微微之若,几欲淡无!若非如此,我家小姐单单就吸纳此处,便已足够,却又何必再害得我主仆二人四处奔走?!”

经他这一提,洛寒倒是骤然想起,方才光顾着修炼气脉,与这老狐交谈。倒是一直未曾见那银银白狐的踪迹。而这四下里更是满生浓雾,视而不及,想必也是这老狐为了掩人耳目,故而为之。

却是不知怎地,这一下想起那白狐来,立时就在眼前浮起了那一幕莹莹女子,浅浅而笑,羞羞而去的画面,随而在那心底竟是隐隐的泛起了一股思念之意,明明是昨晚仍见,可这一番来却似如隔数月。洛寒心中暗道,这却是怎地?难不成我已是中了那狐幻之术么?若是此术就尽如此,却也但中无妨!

洛寒有心想问你家小姐现在何处,但又暗觉不妥,无论是人也好,是狐也罢,总是闺秀。如是昨夜一般,虽是答谢,仍自远礼,恰有大家之风,我若这般冒然问之,自是极为不当。随而转念一想出声问道:“老丈,可是说,这近日之中便要远离?”

“正是。”那老狐狸点了点头,接着却是叹了口气道:“我家小姐尚在待哺之时,家族突遭大变,全族上下尽被屠戮,幸得狐祖所佑,老奴与小姐才勉勉逃了出来。可小姐却是初初降生,不堪那威威灵力所波及,身重其伤,这些年来,我主仆二人遍踏百川,厉厉寻索那灵隐之地,纳气疗伤,本来已近初成。”

“就在半月之前,我与小姐来到此地,见有龙皮余骨,自是欣喜,原本想带着小姐近近而往,却不料那周遭四处却是满布禁忌之阵。老奴不敢做险,便留下小姐独自前往,却不料那禁忌之处却是厉有高人所布,老奴厉以幻术为傲,却是反被迷至其中,久不能出。却哪想,就在同时,我家小姐却被那大雕追袭,若非有恩……呃,若非有洛公子出手相救,恐怕老奴已是犹死难辞其罪。”

说到此处,那老狐狸的语调满是低沉,隐隐间颇有几分后怕之意。随而道:“哎……只是可惜,经这一劫,小姐本已近愈的伤势却又重了几分,那体内灵灵之气更是所剩无几,这下来,却不知还要连连奔涉几多岁月,遥遥相叹几多无望之期……”

洛寒听得此处,却不由得心头一震:前几日我与大雕激斗之时,那白狐完全可以视之不理径而远走,而她却一直守在一旁,正在我不敌之时赫然出现,全然不顾重伤在身,灵力弱弱之危。与我并肩而战。那一番所耗尽的灵灵之力,却不知是她涉得几重山水,耗得几多日月方才凝凝而成……可那事后她却未言一词,竟把这满满之恩都加与我身。我……

若说昨夜之时,两狐相谢已令他心中有愧,恰在此时,大晓原由之后,更是令他满心不安,惴惴生恨……

“洛公子……”那老狐狸也静静的沉默了半响,随而轻轻的摇了摇头,仿若要似把这等不快都暂且忘却一般。抬起前爪遥遥指了指那隔山剑楼道:“那龙皮之阵我是无法进得了,而你却是但入无妨,但凡有得机会,一定要去好好的查看一番,必有其大喜之获!”

方才那老狐狸说起剑楼禁制的时候,洛寒就已暗自生奇,我明明在那里边呆了好多天,而且从上到下走了个遍也未见过什么半点禁制阵法,那封典之时,更是众众人等乱入其间,也没见有什么幻术突生,而他却拥有这般的威能,却是如何进入不得呢?

再说了,就算这密室极为的堪密,寻常人等不得其入,但这青山一派业已传承数百年,自是入者甚众。就算原本真的藏有什么宝贝,恐怕也早都没了吧?

洛寒满心疑惑,却还未等发问,那老狐狸也似知他不解,便自说道:“天地鸿蒙,众生万物,但却隐隐其光,不一而视,如是石裹宝玉,蚌含珍珠一般,明知者苦不得,不知者弃不惜。而这即便得知者,也是大若千里毫厘,不一而足。”

如是一把千古灵刃,落在一个樵夫手中,却只能用来砍柴,恐怕还大叹不及斧头得用,若是落在一个江湖豪客手中自是大叹其宝,却也只能用来拼剑挡刀,而要是被一个灵灵修士所得,却足足可以御剑飞争,甚而开山断流。这便是慧眼之说。”

“而这修行之人的慧眼便是源自境界而出,比如我一眼就能看清你的修为几何,同一境界之中并无蒙蔽之差,仅有强弱之分,而高出自身境界者却不可明视,就如你无法看透我的修为一般。而若想看透那山川水地蕴灵几多,宝石灵草含气几许,出了境界修为之外,却只能凭得见识二字,我自窥出那龙皮之阵大有所得,却是从那阵中灵气所查,恢恢宏宏不可多得,必有其珍!”

“而我独独不能其入者,却是那设阵高人十分了得,这却是一道隔境之法,筑基之上尽如不得,除非你的法力能高出他去,硬硬破之才可。而筑基之下,即便入得却也未必能看透其宝,得其所获。这高人设立此阵的缘由,就是想把此宝正正留用后辈天降之才,多一分,进不得,少一分,识不得,这便是此中缘由了。洛公子,此番缘在眼前,得与不得,就看你的造化了。”

哦……

原来如此!

洛寒听得这一番来,才是恍然大悟。

就在这时,天色一暗,那微微月光如是暗淡了许多。那远山之处的威威剑楼也是同时一闪,随而青光尽去。隐隐的没入了黑夜之中,就似从未闪亮过一般。

“这阵法另有定灵之效,每日灵光乍出,自有其数,逾之则闭,袭之则启。一是如此才能延传至今,只是今日,灵气已尽,我主仆二人也该退去了。”那老狐狸说着抬起两只前爪冲着洛寒拱了拱手。

洛寒赶忙回礼,一揖到底。

再一抬头,那狐那雾尽已不见,身遭四处,仍是立立青竹而已。

洛寒略自楞了楞,回转头来朝着那远山剑楼之处遥遥望了一眼,满心恍恍然。

骤然间,他猛觉背后有眼,转头一望,却见一道白影匆匆而逝,没入林间……

这一晚,狐解大惑。

这一晚,狐挂其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