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仗势一赌

  • 邪阳
  • 毒白
  • 3176字
  • 2013-06-18 19:42:24

“什么?”洛寒闻听自是大惊,他原以为那李多欢只是借他之势,稳坐山门。却不想暗地里却给他下蛊留毒,此时猛一得知,就连父母也被牵扯其中,自是极为愤恨,惊惊然怒目出声。

“他把你父母接到镇上,修筑庭院,层层守护,看似福祉,实则却是软禁其中,若得日后,你稍有不从,这便是致你命门所在。”那何长老缓缓的说着,随而见洛寒虽是一言不发,但却满脸怒气,而那两只手也自紧紧的攥做一团,煞是愤然。那何长老心中一喜忙又循循接道:“而你若与我联手,除掉了此等祸根,与公与己,却都是大善之举。少侠,你看——这可使得?”

“使得!何长老此计甚妙,却又如何使不得!”背后突然响起一阵大叫之声,何长老慌然回头,却见百步之外,似有人影隐隐闪动,随而哗啦一闪,已有十数个火把骤然亮起,一众人等正正大步而来,那为首之人却不是李多欢又是谁来?

在他身后两侧,左边是小个子孟阳,右边是大弓曹刚,身后余余弟子却是各个太阳鼓鼓,目露精光,皆是门中上上之辈。人人持剑在手,紧握钢刀,面面俱显萧杀之意。

何长老顿时大慌,面露苦色。转头再一看洛寒,却见他正自怒怒而视,却把自己和那一众人等全都望做了一处,何长老稍作一惊之后,便已了然,我没有武功在身,又是背处而立,这一番来人,我自是没有发觉,可他恐怕是早已知晓,却是尽然把我视做了同谋而已。

何长老想到此处,不由得惨笑一声道:“也罢!必是我青山气数已尽,行到此间已是归期,列祖在上,弟子这便来也!”他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洛寒暗暗的伸出了三根指头。随而,话音一毕却是急急的飞奔而出。

就在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洛寒却突然觉得手中多出了一件东西,他未及细看,只是神念一动,装入了布袋之中。

砰!

就在这短短一念之间,耳边突然传开一道碎瓜之声,洛寒侧头一望,却是那何长老正正一头撞在了就近的一处墓碑上,整整半个脑袋都已撞得碎裂开来,白浆四溢,红血迸出,淋淋漓漓的流了好大一片去。

就在这时,那李多欢却已带着众人行到了远离洛寒三丈开外,见得这一幕也立时收住了脚,轻轻叹道:“哎,想不到何师叔英明一世,到得老来,却患了这等疯病,不过,这也好,总算是入祖归宗了罢——孟阳。”

“属下在,”小个子孟阳赶忙近前道。

“择一良期,把何师叔好生安葬了去,若是稍有半点不恭,我就拿你是问!”

“是。”那孟阳点头应声,徐退半步。

“哎?洛长老,真是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这祖陵之月看起来要更为雅致一些么?”那李多欢一转头,却似刚刚才发现洛寒一般,随而仰头望月,一副闲闲之态。

洛寒两眼紧紧的盯着他,随而缓缓的向前迈出了一步去。

哗啦啦……

一众弟子各持刀剑匆匆移位,把李多欢紧紧的围在了当中,那个大个子却是紧着倒退了三步去,力挽长弓,目目凝视。

“我且问你,我的父母是不是已被你挟做人质了?”洛寒定住了脚,两眼紧盯着李多欢字字如刀。

“哦?你若非要这么问。我倒也不否认。”

沧啷啷!

洛寒神识一动,青锋剑赫然在手,借势一划,斜指苍天。

“且慢!”那李多欢见他空手生剑做势欲斩,赶忙手扣乌木,却见没有半点反应,这才慌然大惊急声喝道。

“你的父母被我挟制其中倒是不假,可他们的性命却在你的手上!”李多欢重重的望了洛寒一眼随而道:“每日天明,我都会放出三只信鸽齐飞杀马镇,若是日落时分仍未见信,那守卫之人便会把你父母当场格杀!你现在就算杀了我,恐怕在日落前也赶不回去了!素来听闻,你倒是个大孝子,却不想这么早就为父母送葬吧?!何况——我们还有的可谈,你只要替我做一件事,我就会放了你父母,让你们一家团圆。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呢?”

洛寒听得此言,倒是缓缓放下剑来,再说这一下他本来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在封典之时,他的确是威威大显,力毙千人。但那是因为胸前血珠被左长老一钉嵌入,使得那股赤焰之气,汩汩所动随而生发罢了,可现如今他还哪还有得半点奇力在身?随后在那斗雕之时,灵力突涌,乍做剑芒,却也曾大展神威。可直到如今,他却仍不知晓那一番来又是如何运用得出。换句话说,他现在只是空有个花架子,和那当日对战木子凌之初全然相似。

可这眼前众人,却各个都是门中高手,且不说仅靠那剑招之巧能否占得便宜去,若是这一群人一哄而上,围而攻之,他能挨得过几何都是极为难说,何况就在那众人之后,还站着一个极为凌厉的劲弓手,正正瞄准他的眉心,若为死斗,必是九死一生,难有生路。

可这一番,他却又不得不为之,这满山上下之所以忌惮他者,只是那日所见的赫赫神功罢了,可若是众人得知,他如今只是个虚壳而已,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虽然这李多欢一直装的淡淡若然,毫不在意。但是自打他走进洛寒三丈之内,便一直死死的扣着袖口,且在那眼神之中颇有几分暗惊之色,洛寒虽然不知道那袖中所藏又是何物,可见那李多欢仍自颇疑的眼神,就料定这东西他是也定然没有十足的把握。既如此,你要赌,我便赔你一赌。

至少,如果我不敢赌,那就全盘皆输,别说我,就连父母的性命也是断然难保。

可若赢了,那我就还有得机会再做准备,来日方长,与你好好算个清楚!

何况,这一局,你未赌先怯,已然是输了一半!

不过,洛寒虽是心念坚坚,可那心却是一直提到了嗓子眼,直到听得那李多欢高喊而出“且慢”这一声来,才自放下。

“说!”洛寒放下剑来,心中大喜,可那脸上却仍是一片凝凝之色。

“好!”李多欢一听,也自放下心来,缓缓的道:“想我魏巍青山业已传承三百余年,几度恢弘几度秋,如今,虽然只是偏居一偶,可那大起之期已是近在眼前,不日便可辖领通州,只是——这其中却有一个极为难缠之人,到时还望洛长老出手相助。若是除出了此人之后,我不但放了你的父母,而且整个通州之内,山山水水,官官财财任你索取,我一应可许,你看如何?”

“什么时候?”

“三月之后。”

沧啷啷……

洛寒单手一舞,长剑空响一声陡然无踪,随而迎头便走。

那一众弟子却是赶忙闪自两旁,急急给他让出一条通道来。

砰的一声,洛寒刚刚走出数步,却是扬手一甩,把那手中火把远远的抛了出去,正正击在那一处墓碑之上,砸出火花一片。

眼见着洛寒的身影渐去渐远,直至消失在了松林当中,一众护卫皆是长出了一口气——那方才紧紧悬着的心这才堪堪落下,无不暗自唏嘘道:“真是好险啊!”

“孟阳,你明天派人去查一查,那火龟汤他到底喝了没有,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是。”

“曹刚,你现在马上赶往血泉城,转告鲁将军,就说我这里已经万事俱备。”

“是”

……

“当啷当啷当啷……”

返回后山之时,天色已然微明,东方天际刚刚吐出一丝鱼肚白,隐隐约约似在那苍穹之中横生一刃,倒斩虚空。

洛寒抬起头来,朝着那遥遥天际重重凝望了一眼,终于坚定了一个信念:修仙!

这一路走来,他已是思忖良久,无论是按那李多欢所说践行三月之约,还是自己骤然下手,都要靠自身的本事,再简单一点说就是要拥有绝对的武力也可行得。

而自己现在除了那几式尚知半解的剑招之外,却是一无所依,若是按部就班老老实实的学来,定是不及,说不定还会误了自身与父母的性命去。

除此之外,我与众人所差之别,便是我已窥得那了修仙的门径,嗯,就似那游鱼一般,我也是个知有谷物之众。

虽说那修仙之路,劫难重重,可这人间之路哪又那曾平坦宽阔?

修仙不成,至多一死,可这人世百年谁又长生?

碌碌无为,生做蝼蚁,不免一死,惊心动魄,威震鬼神,却可拼得一生,这——原来却是个多么简单的道理,我却又何必择择其难呢?

这修仙一途,不但可解得燃眉之急,更可做得一条宏光大道,历以毕生所求!

眼见那天际初开,蒙蒙生色。洛寒的心念也是大为笃定,那脸上沉沉坚毅之中,竟似浮出了一抹微笑,天启初明,我恰初行,仙道漫漫,我且来也!

“见过洛长老。”那吊桥刚一放稳,对面两个童子却已认了出来,赶忙遥遥施礼道。

洛寒也不答话,快步匆匆走过桥去,却见那吕彤也正正守在此间,只是那两眼迷迷的很是困顿,几乎都快睁不开了。可是见了洛寒之后倒是倍感欣喜,连忙迎上前去问道:“洛长老,有何吩咐|?”

洛寒笑道:”有,你现在马上去做好眼下的事——睡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