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夜半来客

  • 邪阳
  • 毒白
  • 3480字
  • 2013-06-16 15:08:25

吱吱,

吱吱吱……

洛寒正自失神,却陡然听得耳边一阵吱吱乱叫,侧头一望却是不知从哪来跑出一群大老鼠来,

吱吱乱叫着,径自奔往那地上的血污之处,纷纷扰扰间早已疯抢开来,这般情形倒是与那当日所见别无二至,只是这一群老鼠的体型在短短半月之间全都激增了一倍有余,而且各个毛色发红,尖牙暴出,乍眼看去,却是极为的怪异森然。

洛寒望了半响,转而想起被那李多欢暗下蛊毒之恨,不由得暗暗攥紧了拳头,随而幕然发觉就在那远处的假山之侧,好似正正站着一个人。

定睛一瞧,却是吕彤。

那吕彤正两手捧着一件紫衣大氅静静的立在假山旁,一见洛寒望向了他,赶忙紧步上前道:“洛长老,秋夜多寒,你还是添件衣裳吧。”

这吕彤平日里对洛寒照料的极为细致,而且他那心思更是格外的慎密,从不轻易跨入洛寒身前三丈之内,尤其近日以来,洛寒每每在楼上冥思之时,他也都是静静的候在四层上下,为之阻扰,一向以来颇得洛寒赞许。

“吕彤,我问你件事。”洛寒微微颔首,接过了那大氅,突而问道:“假若现在有一本极为凌厉的功法,学得便可天下无敌,绝世无双,但若不慎,却可能落得个爆逆而亡的下场,我且问你,若你得了这门功法,学还是不学?”

那吕彤却被问的乍然一愣,随而道:“洛长老,我只是个侍童而已。对这武学一事,半点都不晓得,也从未想过要做个什么天下无敌,绝世无双,每日里只是盘算着把眼下的事做好就是,其他的……倒是从未想过。”

“把眼下的事做好……”洛寒暗暗的念叨了一句,随而冲吕彤笑道:“说的好!这天色也不早了,眼下的事就是回去睡觉,走。”

“当啷当啷当啷……”

两人一前一后刚刚迈出了十几步去,却自那谷口处遥遥的传来一片极为奇异的响声。

“嗯?”这声音倒是极为的熟悉,上次在血泉旁醒来之时,就是这声音把他从梦境之中惊醒过来的。洛寒顿然停了住脚,转过头来问吕彤道:“什么声音?”

“哦,这是谷口的吊桥。”吕彤回了一声,见洛寒仍是不解忙又说道:“青山上下共有两处瀑布,全都安上水轮做成了机关。前山的乾坤亭,后山的一线桥都是由此借力。只是……这一线桥早放晚收,现在早该过了收桥的时辰啊,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嗯?那这桥却是在半夜时分,从未开启过么?”

“是……啊不,不是!”吕彤转而恍然道:“就在上次封典的前几日,老掌门突然夜半来访,想必那桥也是开过一次的,不过我那时身在楼中,却是未曾听到。“

封典的前几日?

按那日期算来,却不正是我在石洞里听到的那一次么?那么,老掌门突访百花谷又是所为何事呢?难道说他在那时便已窥知了二师兄与左长老的阴谋么?却也不对啊,就在那几日之后,他就被毒杀身亡了啊,若是他稍有半点起疑之心,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呢?

洛寒正自不解,遥遥间突然传来一片极为杂乱的脚步声。

听那脚步大约有十几人,有轻有重杂乱不一,想来那武功的根基也是参差不齐,而那谷口处仅有十几个护卫,其一众修为倒是相差无几,这一番来,定是来了些外人,可这,又会是谁呢?

洛寒心下生奇,却也未续前行,而是转过身来,背负双手遥遥的望着谷口小路。

时间不大,自那远处的竹林中闪出了数道火光来,就在那火光掩映之中,一众人影徐徐而出。

走在前边是两个谷中护卫,手里高举着三尺长竹,一头绑着的麻布油松被烧的正旺,不时的还冒出阵阵青烟。

隔后十余步,是一个身穿紫衣的瘦老头儿,满颚白须,一脸清正,只是正在那脖颈处有一道两寸多长的伤疤,横过咽喉,在火光映衬之下,颇为显眼,恰似自缢冤魂一般。这人洛寒倒是一下就认了出来,正是那何长老。

紧随其后,便是一众青衣护卫,见那面容,洛寒倒是一个未曾见过,想来尽是前山弟子了。而那为首的却是一个身形极为高大之人,足足有九尺上下,长臂达膝,一副威威之相,背后赫赫然背着一副七尺劲弓,大步半行,紧紧的跟在何长老身后,洛寒见他身形怪异就不由多看了几眼,而他也似心有所察,遥遥的与洛寒对望一下,便自移开头去,只是那满眼的凌厉之光,欲掩不及。

众人又往前走了数十步,这才来到了洛寒近前,眼见他一人一童,正正负手而立也自惊奇,随而忙忙起声施礼道:“见过洛长老。“

洛寒微微一抬手,算是回礼已毕,随而一拱手冲着何长老道:“何师叔星夜来访,小侄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本来洛寒只是个小厨工而已,师出无名。与那何长老的身份何差千里?可自打封典之后,洛寒却也是紫衣加身,与他平级同坐,只是这何长老毕竟是师承长辈,又是掌管全山纲常之人,自是要多加一份敬重。

而且素闻这何长老为人刚正。秉直不阿,莫说在这山门上下口碑极佳,即便是在整个通州武林当中都是交口称赞,被誉为“清水何”。

何长老一见也忙举袖还礼,可那眼睛却仍死死的盯着洛寒,上下打量。

两人在封典之前并未见过,封典时也仅是错错一过,未曾有过交集,这相倒是首次对面相见,何长老紧盯着洛寒直直看了许久,突而面色一沉,威威道:“师门有序,敬待纲常,是为我青山教化之基,而洛长老自入山门以来,却从未敬拜祖先,又是何道理?”

“呃……”洛寒闻听倒是一愣。

敬拜祖先这事儿,他倒是知道的。每一个经过考核的青山弟子都要到列代师祖的陵墓前敬献一番,以表忠忠之意,敬敬之心。可他进山之时,只是个小厨工而已,严格来说还算不得青山弟子,别说敬献了,就算稍稍靠近了些都是生死大忌,近百步者,杀无赦!他哪又敢去得?

这封典之后,做了长老,倒是能去得,可这一连百日来除了那小个子孟阳来过一次之外,便只有那一众杂事童子进进出出,谁又曾跟他提过此事?洛寒自然也未曾想起,而且就算是想起了,也未必会去。

可这眼下,何长老如此急匆匆的星夜来访就单单是为了说这等事?这倒是怎么说来都是颇无道理,满含诡异。洛寒心中大为不惑,可那脸上却仅是稍稍一滞,随而道:“何长老说的是,弟子谨遵教化,必当择一良日,敬拜先祖,以正纲常。”

“哼,择日不如当日!今晚就是良期,你这便随我前去拜祭!|

“这……”洛寒又是一愣,可刚要说话,却见那何长老正朝着他连连眨眼,那行止极为的怪异,洛寒暗下生奇,便自点头道:“是,弟子遵命。”

“何长老——既然洛长老已知此节,那改日再去却也不迟啊,又何必急于一时呢?”突然之间响起了一个极为浑厚的声音,就似一枚铜钱落入缸底一般,嗡嗡作响,中力十足。

洛寒顺声一望,却正是那个身形高大背负长弓之人,听这声音倒让他一下就想了起来,那一番从悬崖之中逃了出来,正正落在那剑楼之上,恰有人爆喝一声,疾箭惊雕,想来也定是由此人所为。

“改日?改得什么日?若是寻常弟子倒也无妨,可洛长老已尊显位,岂可等闲处之?今夜良辰,天正地刚,正是佳期。一年之中仅有三日而已,如今两日已过,唯有今昔,你难道是想让洛长老堪堪错过,落得个不忠不孝,不名不正的骂名么?”

“这……”那大个子被何长老一阵抢白,顿时没了言语,何长老也不待问,随而冲洛寒道:“吉时莫错,你这便随我来。”说罢袖袍一甩,转身便走,只是在那转身之时,又凝凝望了洛寒一眼,其中颇有恳求之意。

洛寒不明所以,稍做一顿,也自迈步随行,那大个子一摆手,众护卫便又齐齐跟了上去。

穿花谷,过悬桥,顺着前山石路,一行人匆匆而走,却是谁也不说话,只听那脚步沙沙,虫鸣起伏。

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一行人终于在一片松林前停了下来,那松林旁边威威然立起一块人高巨石,上边赫赫然写着两个大字:“祖陵”。

何长老伸手抹了一把汗,连连出了几口长气道:“我这就与与洛长老进园祭祖,尔等在园外好生守候。”

那个长弓大汉迈前一步刚要说话,何长老却突然迎面直视,威威大喝道:“陵园护卫何在?”

“有!”

那松林之中茫茫无影,但却陡然响出一片齐声,听那声音似有百人之众,但那音调却是同一而发,绝无半点杂杂之音。

“擅闯陵园者该当何罪?”

“斩!”

何长老又朝着那长弓大汉凝凝望了一眼,随而从旁边护卫手中夺过火把,冲着洛寒一摆手,扭头而走。

那一众人顿时没了注意,全都木木然的望着那大汉,而那汉子却探出手去把那弓弦捏的咔咔作响,一言不发。

洛寒朝着一众护卫看了看,又瞧了瞧那何长老的背影,心中更是惊奇不已,但是那脚下却是半点未停,紧紧的跟了上去。

松林过后,是一座小土坡,土坡之后又行百余步,便到了那陵区所在。

那陵区之地,极为宽广,三面石山,威立如刀,中达百丈,一马平川。放眼四望,尽是松柏参天,郁郁苍苍。数十座三层大墓摆放的整整齐齐面朝东方,每座墓台都是青石为基,朱檐灌顶,各个修建的极为堂皇,却是比那杀马镇上的红木酒楼都要气派的多。

眼见那何长老手提火把一路急行,磕磕绊绊的几欲摔倒,却仍毫不在意,半点不停,直直绕过了墓林,却在那极远处的两个小土坡前停了下来。

洛寒不明所以,刚刚走近了去,却听扑通一声,那何长老却是突然转过身来朝着他直直的跪了下去,一脸急急的说道:“求求你,救我青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