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雾隐藏狐
  • 邪阳
  • 毒白
  • 2626字
  • 2013-06-14 00:26:28

穿三泉,过五脉。

洛寒双目微闭,屏气凝神,一路引领着那股灵动之气,在体内足足转了六个小周天。刚刚在丹田之中凝实下一缕气丝,却就不得不停了下来——这已经是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了。若是再强行运转下去,必将像上次一般,落得个口吐鲜血,趴地不起的下场。

半个月前,他在悟得了那修仙的妙法之后,便一直暗暗的修习了起来。

起初的几日,那进展倒是极快。不但每次运行的时间急剧缩短,那运行的周数也是逐而递增。从三到六只用了短短的五天时间。可是到了后来,却好似凭空生出了一股莫大的阻力,犹如塑江劲风一般,却让他再也寸进不能。

洛寒曾试着强行冲刺了一番,却立时被那股怪力所反噬,当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趴在地上足足缓了半个时辰——幸好,他这也只是试探而行,并未全力施为,否则那后果定是更为严重。

事后,他曾想过,去问问那那木子凌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可随而转念一想,那家伙诡计多端,多半心存不善,若是被他有意误导了去,恐怕还会适得其反。于是他便沉下心来,按那书中所记每日苦练,只是从此以后小心上了许多,每每觉察出稍有不适便自停了下来。

随后这十余日来,那运转的周期虽是越来越短,但却一直卡在了这第六周天上,再也无法进得半步去。

却是今晚,与那上次激斗之时,整整过去了十五日——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他暗想起上次灵气暴走,引发剑芒的异故。再一结合那左长老在《草经注》上的注解,顿时恍然大悟道:“前些日那丝丝灵气必然是出自那一片醒魂草,而我所一直无法突破的原因恐怕也正是因为灵气不足,无法破浪而出,恰好今夜又是月圆,正有灵气溢溢而出,我何不再去试上一试,万一真能借那灵草之气,有所进展却不是极好?”

洛寒念及至此,便只身径奔假山,在那竹林之中,挑了一处白花尽展之处坐了下来,静静的冥思调息。

月上枝头,徐徐登高。

那股灵灵之气,也自隐隐而出,径贯肺腑,一通百脉。使得那灵气陡然大增,运行之时颇为神速,一路高歌,比往常足足快了三倍还有余。可那股暗暗之力也仿若空然增大了三倍去,洛寒几经努力之后,仍是未能进得一步,反而耗得灵力衰竭,不得不停了下来。

“哎……这口诀的机要之处到底在哪里呢?”洛寒叹了口气,颓颓然站起身来。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身遭四外已起了一片大雾。

这雾白蒙蒙的一片,极为厚重,一丈开外便已叠叠障障,所视无物。

这百花谷虽是位与山巅,但却三面微峰一面满青竹,地势颇为低洼,又加之有一条小河横谷而过,湿气尽染,早晚间生出些雾气出来倒非奇事,可这时下刚刚月正中天,炎气未消,这雾气也来的太过浓厚了些吧?

洛寒心中有异,却也别无他解,只好转过身来沿着来路缓缓行去。

刚行未几步,眼前却是豁然开朗,闪出一座极为别致的小庭院来。

洛寒此时所处之地,正是当日那左长老与张乃康密谋之所在,尽是一片竹林草地,哪里有的什么一砖半瓦?就是刚才我来的时候,也尽是一片荒地而已,可这一片庭院却又是从何而来?

嘎吱一声,洛寒正自惊奇,却见那庭院门扉大开,从中闪出一老一少两个人来。

“恩公……”

一个弯腰驼背,满脸红光的老头儿紧着几步走到了洛寒近前,大施一礼道:“恩公在上,请受小老儿一拜。”

洛寒满腹生疑,迟迟然回施一礼道:“老丈,你这话又是从何说来?”

“恩公,前些日,我家小姐不幸遭袭,若非恩公相救,怕是早生祸端,悔之晚矣。这等大恩若不相报,老奴我又岂能心安。”

“小姐?”洛寒一听更是有些迷糊,抬眼朝着那门里望了一眼。

就在那门扇之后,正正半掩着身子露出一个俊秀的人儿,一袭白衣婷婷袅袅,柳荡长提,半面娇容羞羞涩涩,欲语还休。

随而她金莲轻摆,云荡而出。冲着洛寒施施然做了一记万福。堪堪站起身来,正与洛寒四目相对,顿然羞得满面绯红,急急的低下了头去。闪回了门廊之内。不过就在这匆匆一憋之间,洛寒的心却好没来由的陡然一颤,那姿容,那神色,尤其是那一双莹莹雪亮颇似熟悉的眼神,恰如倒钩一般,直引得他魂魄不安。

“恩公,实不相瞒。”那老头儿开口道:“我与我家小姐并不是人,而是梅山狐族,几日前,恩公所搭救的白狐,便是我家小姐了。”

“狐……”洛寒闻听,陡然大惊,暗下心道:“我这难道是碰上狐狸精了?”素日里听三叔讲起那些狐仙鬼怪的故事时,倒是还颇有几分期见之意,可如今自己真的碰了上,却是不免的有几分心惊。所幸甚好,这一连日来,种种奇事接踵而生,他倒也不甚恐慌,只是满眼惊奇的朝着那老头儿大望了一眼,并未出声。

那老头儿微微一望,现出几分赞许之色,随而接道:“我家小姐初初修行,还未得施法之境,那日遇得大雕,只化狐形,自是难逃,若非恩公相救,那后果自是不堪设想,一恐老奴力死而不及,蒙此大恩,必当重报。”

“原想恩公只是个凡凡之人,授以金银,或许寿丹一二,大可了知。可老奴暗见得知,恩公同属修仙之士,自是不敢相欺。这才化雾为障,径直而见,还望恩公勿怪。”说着那老头又是一礼长揖。

“啊……无……无妨……”洛寒听那老头儿满口文词,行止之中也是颇见雅致,全无半点加害之意,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却被这狐幻之术惊的有些发愣,连连想要伸手相扶,却又不太敢靠近,就连那话语上也直打着结巴,一时间手忙脚乱,窘态尽显。

“啾啾……啾啾啾……”

那门中少女偷眼一见,不觉好笑。嗤嗤的掩笑出声,那神态自是极为可人儿,音调之中虽是一片兽语狐声,但却格外的婉转灵动,丝丝入耳,悦悦而动,直令人满心颤颤。

“……啊,这,这都是力尽之事,本应如此,老丈你倒不必挂在心上。”洛寒经这一笑,也自觉颇有不当,便自坦言还礼道。

洛寒读书的日时并不长,但却深受那范老先生的熏陶,不觉之中已染上了些读书人的习气:人授以恭,当以礼还之。且不管这老头是人是狐,这一番礼数若是欠了,总觉不妥。

再说那当日之事,洛寒哪曾有过什么救狐之心,却是因那大雕与自己有宿仇在身,逃无可逃,必得一战而已。况且在那最后的紧要关头,若不是那白狐出手相帮,以助剑势,自己还能不能活过当晚还都不好说,这真若论起来,到底是谁救了谁还都说不清呢,这下反倒让人家如此大礼相谢,自是有几分愧受之意。

“恩公,此院虽为借地而生,虚幻之所,但还请入堂一叙,以表老奴礼恩之心。”那老头儿说着侧身一让,敬请洛寒踏入庭院。

“这……这我看就不必了吧?既然事礼已毕,我看就不如……不如就此别过,你看可好?”洛寒虽是心下稍安,但是就此让他踏进一处明知是虚幻的庭院之中,他还是万万不想的,尤其这邀请之人还是个狐狸精的情况下。

“那,也罢……”那老头儿淡淡一笑,随而眼珠一闪,陡然出手照着洛寒的胸口一把抓来。

“啊……”洛寒骤然大惊,慌叫一声,急急的向后飞射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