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内里乾坤

  • 邪阳
  • 毒白
  • 3196字
  • 2013-06-13 00:11:28

百花谷,八角楼。

桌子上满满的堆了一大片黄澄澄的梨子,洛寒随手抓起了一个,那梨子却在他手中凭空一下就消失了去,随而他又拿起了一个,这个也马上像在空气中蒸发了一般,眨眼就不见了。

……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

洛寒一边飞快的从桌面上捡着梨子,一边暗暗的数着,只是他那只手就好似是个无底洞一般,所有的梨子一旦落入手中,便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那数目越数越多,他额角上也渐渐的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啊……出!”

砰!

哗啦啦……

突然一声炸响,那半空之中突然凭白的出现了一大片梨子来,噼里啪啦的落将下来砸了个稀巴烂。

洛寒却是累的有些虚脱,就近拉过一张藤椅来,大刺刺的半躺了下去,不过那脸上却满是喜悦之色,顺手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布袋子来,细细的观看着。

这个小袋子只有半拳大小,面呈淡灰色,看起来旧不垃圾的很是不起眼儿,但方才那个神奇的‘戏法’就是靠这东西变化而成的。

这个小袋子是天亮时,吕彤送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把剑。全是那个锦衣少年——也就是木子凌的所遗之物。

那把剑除了极为的锋利之外,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洛寒随意的看了看就放在了一边,但是这个小袋子却是格外的神奇,那袋子乍眼看来是死心的,没有任何的豁口,说是袋子倒不如说是个死心儿的荷包更为贴切。

但是洛寒拿在手里时,却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微弱的力量在里边缓缓的流淌,好像……就好像和时不时的在自己体内冒出来的气流是一样的东西,而在他细细的体察之后,这才发现这袋子的外层正是由一丝丝极细极细的白色气流所编织而成的,而那块淡灰色的布料也只是凭空的包住了一小块空间罢了。

那样子就像是在一个大箩筐里放了一条麻袋。

而这麻袋看似没有口子,但那箩筐却有,只不过被那气流紧紧的结成了一个很是复杂的死结。

洛寒直直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把这个死结打开,倒不是说这结有多难解,而是……太累了。

别说动手去解,就是发现这个箩筐,并死死的盯着都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儿,洛寒每过一会儿就累的气喘吁吁,尤其是那体内气息流动的极为频繁,全身的血液和心脏都跳跃的很是厉害。就像背着一大捆湿柴急急走了七八里山路差不多。

可就在解开那最后一道扣子时,他体内却有一道红色的气流顺着指尖一下就钻进了出去,沿着那绳索密密麻麻的缠绕了起来,就好像给那箩筐的每一根枝条上都缠上了一层红绳儿一般。

紧接着,洛寒就发现那麻袋也打开了。

那袋子很小,但是里边却很大,差不多能装下一张小方桌。

里边杂七杂八的装了很多东西,可全都上下不着,就那么虚虚的在袋子里的空间飘着,洛寒刚刚冒出来想要拿出来看看的念头,就听哗啦一声,那所有的东西一下子就飞了出来,噼里啪啦的陡然吓了洛寒一跳。

过了半响,见是没有什么异常,洛寒这才走过去一一捡了起来。

有三张黄纸条,这和那小子使用金光盾时所掏出来的东西是一样的,洛寒对那金光自是极为的羡慕,乐呵呵的看了又看,这才小心的收了起来。

还有个小泥球儿,贴近鼻口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入肺而来令人极为的舒畅,但是洛寒却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自然没敢乱动,放在了一旁去。

还有个淡黄色的小铃铛,上边写着一个灵字。洛寒晃了晃,除了发出一阵极为清脆的响声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了。

三根小铜条,只有手指粗细,看起来黄乎乎的一片,也不知是干嘛的。

除此之外还有三本书。

一本《灵犀剑》,洛寒翻了翻,倒是与小子所用招式颇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这一对比之下,倒马上就能发觉,他的剑术到底该有那么的糟糕透顶了。这剑册全由彩图画就,旁附剑诀。自那图样看起来,若是招此尽舞,定是极为飘逸,威力非常的。却被那小子生生练成了那个样子,嗯,就凭这一点,你就死的一点都不冤!

这剑法虽然玄妙,但自那密室中所学的三招剑式洛寒还都没研究明白,这又多出一本来自然也无暇细看,暂时先放了起来。

一本薄薄的《灵虚引》,只有六页,每页一个插图,旁边是文字,全都是教人怎么呼吸,又怎么把吸进来的气体在周身运转的东西。洛寒料想这恐怕就是那木子凌所说的什么修仙之法了,只是这一时之间却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也是先行收好了放在了一旁。

剩下的最后一本却是极厚,足足有半尺多,几乎和那本《大苍编年史》不相上下。封面上画着一个白发男子的背身像,而旁边却写着《万兽谱》三个字。打开一看,里边却全是彩图,各种各样的狼虫虎豹,雕蟒虾鱼。在图的下边或多或少还都记载着几行概述的文字,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编号。从三到万。独独没有一和二。洛寒大概的翻了翻,这图中所画的万般鸟兽却是一个都未曾见过。

查看完了这一堆东西,洛寒又把目光再次盯向了那个小袋子——他怎么都觉着,这一堆东西里边还是顶数这个小袋子最好玩,也最神奇。

明明它只有半个拳头大小,可这么一大堆东西又是怎么装进去的呢?

他随手拿起一本书来,刚想要塞到里边去试一试,可那书却是忽的一下就不见了,再一看时,却是自己就钻了进去,咦?这倒是挺好玩啊。

洛寒又拿起其他东西依次试了一遍,也都是尽然如此,只要他脑子里想着拿或者放,那袋子就好似能听懂他的想法一般,自行的放入,取出。

这袋子好玩是好玩,就是玩起来有点累……

洛寒渐渐的发觉,每经取放一次,他体内的气流都好似要损失掉一分,他拿取倒是不用手,却好似要生生的耗费掉那体内的气流一般。

而这每次损失的多少,却和那物件的大小,重量,数目都没有丝毫的关系,只和拿取的次数有关。

由此,为了试验自己到底能拿多少回,他便叫人取了一堆梨子做起了试验来。

最终的结果却是八十二次,哦,对。加上最后全部取出来的那次,一共是八十三次。这已是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嗯,果然是仙家法宝!真是神奇的紧啊。”洛寒突然间得到了这么多好东西,自是极为开心,只是除了那小袋子外其他的事物又有什么用处,倒是一概不知,他在藤椅上又休息了片刻之后,便随手拿起了那本《灵虚引》来。

这《灵虚引》只有薄薄的六页。按那前言所述。只是一本极为浅显的入门功法而已。

第一页名为开窍,就是能觉察出那灵气所在,并能引之入体。那木子凌也曾几次讥笑过自己,只不过是个仅仅开窍的修为而已。

却是由此想来,我倒是早就莫名其妙的踏入这修仙的门槛了,只是不知那修行之法罢了。

而这接下来的几页当中,各分五层,正是那口诀要义。

就是要念动心神,催动体内那股灵动之气,逆行经脉运转一周,最后落回丹田,凝丝成线。如此为一循环,每运行三十六周为一小周天,六小周天为一大周天。也就是说,要借这运转之机,使体内那股灵动之气渐渐沉落于丹田之中。

洛寒以前也仅是能察觉出那灵气所在,却并不能随心所控,所以自然的也就无法留贮丹田。

如今,知晓了这原因所在,便试着按那书中所述的冥想之法,屏气凝神暗暗入定。

这冥想之法,说来玄妙,其实倒是极为简单。就是心念归一,与那灵动之气合为一处,引动着它逆动而行便是了。

洛寒在藤椅上威威坐正,闭起了双眼,仔细的体察那股灵动之力,进而意念相随,起初的几番,总是不能合为一处,不是快了些,就是慢了些,每每总引得他分心燥动。

几经之后,他终于掌握了那灵气的运行之势,心随念动,慢慢引导着它逆由经脉反向而行。这一情形极似逆水行舟,那灵气便为船帆,心念如桨,在那经脉之中缓缓的破浪而行。

这运行之时虽然极为的艰难,但是那感觉却是颇为舒适,就似那次在血泉旁醒来时一般。只时可惜,他刚刚运行了三个小周天,就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那股灵动之力,也渐渐的消散了去,心念再也无法再魂守归一。无奈之下,他只好收气而止,睁开眼来,却见那天色已晚,月落归西。

曲指算来,这才仅仅运行了三个小周天,就已耗费了数个时辰去。若按那书中所记,每日行满七大周天方才有小获,自是差的极远。

不过此时,洛寒却是觉得心神极为的安定,耳目清亮。如是大梦初醒,清雨涤尘一般。那各中滋味自是美不堪言。

“嗯,怪不得那世人口口言传快活似神仙,原来这修仙之法却还有这般受用妙处。”洛寒心中暗喜,随手抓过那本《灵虚引》又细细的研读了开去“引气入道,反逆三潭,初若行舟,一路潺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