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木诡之心

  • 邪阳
  • 毒白
  • 2729字
  • 2013-06-12 00:21:49

哼,怎么发现的?

那《神志怪异》上早有记载:上古有族,名曰木心,音容易改,近草随行。残肢盈露,可愈再生,木心不死,其命难诛。

洛寒自发觉他伤口处的水迹同那些草木如是一物时,便猛然想起了这一段记载,虽然那志异历来是被当做与鬼狐杂记一般的闲谈话本,不为世人所信,但此下里却不妨一试。由此他便假装退走,实则在竹林中悄悄的饶了一个圈子,偷偷的藏了起来。

果不其然,这家伙不但伤口愈合,重新站了起来,而且竟然易改了容貌,变成了自己的样子。眼看着他就要转身逃走,这才疾行而出一下制住了他。当然了,这一番原由,洛寒自是懒得去讲,而是紧着把剑一挺,厉声喝道:“你还有什么秘密都给我说出来,要不然我这一剑刺去,怕你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活不成了!”

“啊!别……别!”王林立时吓的连连挥手,惊声道:“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只要你别杀我就行。”

“那好,你先说说你到底是谁?”

“我……我叫木子凌。是木心氏族人,我木心一族传承久远,直直可追溯到上古之时,当时我族极为鼎盛,背山面海,独掌南疆。恰在天下八荒之中最为强大……”

“少罗嗦!”洛寒威威喝道。

“是是……”木子凌连声应着,随而道:“我族虽盛,却在通河一战中被各族围攻之下饱经屠戮,仅仅逃出了先祖一人,却也由此心灰意冷暗自隐居了下来,直到传到了我这一代,只剩了我一人而已。而我却不甘心就此碌碌而生,总想着学些本事,于是……于是便来到了这山里。”

“那你又为什么对我下此毒手?”

“是……是因为那块玉石,我木氏一族虽有不死之躯,却因金木相克,一直无法精练剑术。所以……所以光那靠山中所学自是无法长进。可一旦有了这玉石却是万万不同了,这玉石满含灵动之气,是由天地精华凝练而成。对我修习那木氏功法大有好处,若是这灵石有足够多的话,莫说练气封顶,恐怕进而筑基都是极有可能的。”

筑基?

……九沐红阳,登峰筑基……

洛寒心头一闪,猛然间想起那残碑上所隐含的文字来,紧着追问道:“筑基是什么?”

“筑基……筑基就是修仙之人达到了一个极高极高的修为水准时所拥有的称谓,到了那时就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至了。”|

“修仙……”

“对啊!只要修成了神仙,就可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亦可以长生不老,踏破虚空,在整个天地之中,任去逍遥,无拘无束,你——想不想也当一个神仙?”

他这话倒是一点没错,洛寒平日里可没少听三叔讲那些仙狐鬼怪的故事,那故事里的仙人哪一个不无所不能神异非凡的?可他虽然倍加向往,极为羡慕,可却从未相信那是真的,仅仅是当个故事而已。可在历经了这一连番的奇遇之后,他的想法更是大为改观。

尤其这家伙方才的一番话,更是一下子点醒了他。那石碑中的隐秘之文却哪里是什么师承警训,分明就是修仙之法!看来这修炼成仙一事并非虚传,却是早已有之!

“你若是真想修仙的话……”那木子凌虽是背对着洛寒,但见他半天没说话,料想他自是已然心动。不由得暗暗大喜,进而引诱他道:“我这里正好有一套修仙的功法,你若肯放了我,我便传授给你,你看可好?”

“哼,你那法子若是管用,还用得着受制于我么?”洛寒冷哼一声,自是不信。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木子凌赶紧接过了话茬,趁热打铁道:“这虽说是万物尽可修仙,却也是讲个条件儿的,要不然这世上岂不是仙人满天飞,神仙尽把爪了么?想要修仙,那最最基本的就是三个“资”字儿,那便是资质,资遇,资承。而这其中资质却是最为重要的,就算是把这天下最好的功法仍给一头猪去,那又管得什么用?

我早已看过了,你这资质决计是上等中的上等,要比我强了不知几百倍去,你若肯学,决计用不了十年……啊,不,用不了一年就能练气大圆满,三年之后就能筑基成功,到得那时你就是半个仙人了,这满天之下哪还有什么对手?你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吗?然后你再随随便便的练上一练就能够踏破天地,凌空虚渡了——你可别以为我这是在吹牛,就凭你这资质,再加上我这功法。啧啧,绝对是旷古绝今,世间所仅有啊。你可知道我这功法是由谁所创么?灵虚上人啊,那可是……”

“这凌虚上人很厉害么?”洛寒突然插话道。

“那是自然。”木子凌一见洛寒已然上钩,自是大喜。赶忙接着道:“这灵虚上人就是我的开派祖师啊,早在三千年前便已羽化成仙,就在那苍梧之海与……啊!!!”

咔嚓!

突然只听得一声厉响,却是洛寒猛的手起剑落,一下子就把那木子凌的腿生生的砍掉了一只去,只疼得那家伙大叫一声仰面而倒,抱着半只残腿狂呼不止。洛寒上前一步,死死的踩在了他的脑袋上,随而挥剑一指直抵其心。厉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还想跟我耍什么花样!”

就在方才,洛寒渐渐的发觉,从他后背衣袍的破口处正隐隐的生出了一片青苔来,他微微的用断剑轻点了几下,却是硬如岩石一般,正正护在了后心,心下惊讶之余倒也立时明了,这家伙一直在有意的东拉西扯,故意拖延时间。却是在暗地里运用那木族秘术,又想耍什么诡计。随而又听到他说起灵虚上人这四个字时更是大为起疑。

洛寒去年开春时遇到的那个小道士,曾跟他大为的吹嘘过灵虚上人的故事,那故事虽然听来极为玄乎,却也精彩纷呈,洛寒自是记得分明。又听他说,那灵兽观授法极严,只有内门弟子才可学得。

可这家伙却得意忘形间一下子说漏了嘴,引得洛寒立时勃然大怒,毫不犹豫的一剑横斩而去。

这木子凌虽有秘术在身,能够断肢再生,但是那断去之时却也是极痛的,方才他穿喉自戕,也是为了逃得一命极力忍耐,可在此时,已然被制,即便再忍又有何用?顿时疼的他哇哇大叫,涕泪横流。那形状却是极为令人厌恶。

可不巧的是,这家伙方才了为了方便逃走,却正正易变成了洛寒的模样,这一番来,被洛寒一见之下更是陡然大恨,横出一剑去,把他的另一条腿也生生砍了下来!

“唉呀妈呀!疼死我了!求求你了,别砍了,别砍了……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洛寒扬起剑来按在了他的手臂上,恶狠狠的道:“那好,你就从实说来,若是再有半句谎话,我就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刓下来,等你长好,再刓一遍,直到你疼死为止!你不是能不死么?那我就让你好好尝尝这生不如死的滋味!”

“好好好……我说,我说。”那木子凌被吓的连连点头道:“我前边……前边并没有说谎,我真叫木子凌,也真是木心一族的传人,只不过……只不过我是灵兽观的弟子,那……那个方才站在雕背上与你斗剑的人就是我。”

洛寒一听自是惊奇,急着追问道:“那王林呢!

“啊,王……”木子凌稍作一愣,赶紧回道:“那王……王林已被我夺舍了去……”

“夺舍?”

“夺舍……夺舍就是我已吞噬了他的魂魄,占据了这具身体,那……那王林却是早就死了。”

咔嚓!

洛寒闻听却是既惊又怒,挥起一剑来又生生的砍掉了他的一条臂膀去,恨然大喝道:“说!你到底还做了多少恶事!”

“是,是……我说,我说……”那木子凌疼的横咬槽牙,满头是汗。却也由此学乖了不敢再哼半声,连连的说了开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