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竹影寒光

  • 邪阳
  • 毒白
  • 2733字
  • 2013-06-11 11:48:17

那竹林之中一片死静,寂寂无声,可洛寒却两目如电死死的盯着那一处被压倒的青竹。

又过了片刻,那竹枝颤颤乱动,从中站出了一个人来,正是先前那个侥幸未死的佩剑童子。他那两眼之中满是惊恐之色,惶惶然不敢直视洛寒,抬眼朝四下里望了望,看那情形似是有心想跑,却又不敢。

而这童子却正是那个当初与洛寒同出杀马镇,乘坐同一辆马车上得山来的王林。

也正是他,当初逼的洛寒身无退路落入了悬崖,本来在被带到洛寒面前时,他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不做他想。谁想洛寒竟一念善起,放过了他去。并念及当初也是事出有因,并未怪罪,反而提拔他做了贴身童子,王林自是极为的感激,一直跟随左右,极为的恭谨。

就在方才,洛寒突然察觉到在他身后好似有一股灵动之力,正自微微波动。他猛地转过身来,却发觉就在那乱竹之中竟还隐隐的藏着一个极为微弱的呼吸。

虽然那乱竹之地离着他足足有十几丈远,又是纷乱不堪,但是洛寒的眼力又是何其凌厉,一眼就望了见,躲在那枝叶中的正是王林,一手正抓着个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藏到了怀里去。

他刚想当场喝破,可转而想起自己当初就在此地,却不也是堪堪如此么?虽然那位势早已大为逆转,但那情形又是何其相似?再说他还是我的同乡亲随,我这一番来却又何必再难为他呢。洛寒这一念至此便未出声,而是接连把那一众护卫和吕彤都打发了出去,这才点出了他的所在。

“王林,你刚才捡到了什么?“

“没……没,没什么。”那王林说话支支吾吾的,眼神也是极力躲闪,始终不敢往洛寒身上搭。

嗯?洛寒一听,心下颇为不满,却也有几分怪异,这王林平日里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这是怎么了?难道真像书上所说的“亲而忘形”了么。不行,我得吓一吓他。随而洛寒脸色一冷,超前迈了一步道:“此下这里并无旁人,你若交了出来,我就当是全无此事,若是不交——哼,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我……”王林仿若极为的彷徨。几经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慢慢的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了一块白莹莹的玉石来。

这玉石方方正正的只有巴掌大,通体雪白莹莹透亮,正是那个锦衣少年所持之物。

洛寒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暗自想来,就似金光盾那般的神奇之物,那少年想都未想就施展了出来,而却把这东西视做杀手锏一般的权做依仗,这般看来,此物定是更为奇异非常。

这一晚间,发生了这许多事来,洛寒都是颇为不解,却是正好借此一物窥得些机由来,不由得大自欢喜道“王林,我正想找这东西呢,却被你恰巧拾得,这可真是太好了,你想要什么奖赏,尽管说出来就是……哎,你还愣着干嘛,快点拿过来啊。”

“哦……是,是。”王林低低的应了一声,便向着洛寒慢慢的走去,只是那另一手却似有意无意的慢慢移向了腰间。

嗖!!!

王林刚刚走到了洛寒三尺处,却猛的一手抽出剑来,朝着洛寒的心口处猛然刺了过去。

洛寒本无堤防,眼见那一剑突来,自是大为惊慌,所幸的是,他这身形倒是极为的敏健,赶忙侧身一闪堪堪躲了过去。

只听得刺啦一声响,那剑芒便从胸前一划而过,把那紫袍横切出了一道厉厉长口,恐怕若是再迟了半分去,便会立时命丧当场。

“嗯?王林!你要干什么?”洛寒陡然大惊,连退数步厉声喝道。

可那王林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狠咬槽牙圆瞪着双眼,尽照着洛寒脖颈,胸口等处连连猛刺。

这一番来,洛寒自是无暇多问,只好急急移开步去,与他周旋开来。可是几招过后,洛寒却渐渐的发觉,他这一下下挥舞得虽是极为凶猛,但那剑式却是格外凌乱,毫无半点章法可言,洛寒一眼就能发觉那其中的许多破绽之处,但却苦于手中无剑,竟一时全无还手之力。

洛寒一边偷眼观瞧,一边连连避让。一步步的退进了竹林之中,原想借这乱竹之势使他的速度慢下来,这才好趁机夺剑。

却不想他一入竹林,倒好似凭空增了三分力去,那手中之剑挥舞得更加凶狂,那立立数根两拳粗细的青竹,楞是被他一扫而过,仿佛全无半点阻碍一般。这一下反倒令洛寒大碍手脚,惊惊然几次险象环生。

咔嚓,

咔嚓!

铮……

剑芒所向,青竹尽倒,就在这一片咔咔脆响之中,却陡然间爆出了一声铮鸣,洛寒侧目一望,却正是那柄与锦衣少年激斗之时,被拨挑而出的断剑。那剑正正贯穿青竹悬在头顶,这一下却被王林一个劈砍扫落了下来。

洛寒立时大喜,猛的超前一扑,引他挥剑来刺,却是两脚一踏踩在那旁边的竹干上,猛然横窜三尺去,把那断剑满握在手。就趁着王林稍稍一愣的这一间隙,急急欺身扬腕,一连便是四剑齐齐而出。

苍啷,

扑通……

王林两腕两膝各中一剑,立时鲜血迸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那手中长剑刚一落地便被洛寒一脚踢飞,随而一剑抵在了他的咽喉上,刚要厉声发问,却见他猛地把头一伸,噗嗤一声,那柄断剑便从他脖颈处横贯而出。

洛寒骤然一楞,再一细看时,那王林却是早就气息全无,死的结结实实了。

这,这王林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间,就好像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非要杀了我不可呢?难道……难道就是为了私吞那块玉石么?

洛寒心下极为的不解,暗下思索了一番之后便在他身上搜去。但是除一干杂物之外却别无其他,那块玉石也是不翼而飞,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怕是刚才激斗之时掉在了别处?

洛寒又在方才两人相斗的地方找了几番,仍是遍寻不见,但他却由此发现了一个极为怪异的现象。方才那王林一阵乱剑横扫,砍倒了好大一片的青竹杂草去,此时就在那两边的断口上,正滢滢然涌出了一片水珠来,那水珠略带清香,沾手而来极为的粘滑。

洛寒本来就是砍柴的,对这一细微之处自是极为的熟悉。这世上的草木全都是靠水的滋养才能够生长的,一下被砍断了去。涌些水珠出来,自是极为寻常的事儿。可却也该是花是花,草是草,松是松,竹是竹各有所异才对吧?可这怎么四下里所有的断口流出的水迹全都一模一样呢?

洛寒恍恍然站起身来,却突然发现就在那王林脖颈的伤口上,也正微微然的涌出这种水迹来,不由得心下一惊,随而叹了口气道:“哎,这乱糟糟的一片,天又这么黑,可到哪去找啊!看来也只能等着天亮再说了。”说着他拍了拍手,径往林外走去。

……

一片乌云随风而来,慢慢遮掩了那圆月去。

登时满谷上下一片漆黑,却在这一片黑寂之中隐隐的渗出了一片沙沙声响,就似有亿万只蚂蚁在同时啃食骨头一般,细细碎碎,切切密密的直让人心底发麻。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圆月仿佛几经挣扎终于从乌云中露出半张脸来,遥遥的洒下一片淡淡的光华,那光华从天而降,满浴群山,一路穿透稀疏的竹干,直直的照在王林的身上。

“唔……”

突然间,他发出一声轻呼,随而竟猛的站了起来,那身上的伤口也是早已不见,就连那模样也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转过身来朝着竹林外淡淡的望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极为不屑的冷笑:“哼,蠢货。”

“蠢货?这就是你的名字么?”突然间,寒光一闪,却是洛寒手持断剑从竹林的另一侧疾射而出,剑一出手就正正抵住了他的后心。

“啊!你……你是怎么发现的!”那王林恍然大惊,有心想跑却又不敢,只得颤巍巍的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