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护体金光

  • 邪阳
  • 毒白
  • 2312字
  • 2013-06-10 20:38:25

他早就听那个林间偶遇的小道士说过,这灵兽观历以豢养神兽而得名。两相魂锁之后,便已通灵,如有所害神兽者,必将眦睚相报,既死分尸。

无论如何说来,这大雕残眼之伤都是由我造成的,若这少年真是它主人的话,定然不会轻饶了我去。况且从他方才的语气来看,也是绝没有丝毫解释的必要,空然只剩了一战而已。

可若真打起来,且不说这少年又有怎样的本事,就凭先前那只紫雕已是叫我难以抵挡了,现在却又加上了这一只更为神骏的白雕来。倒是怎样算来,我都绝无半点活命的可能了。可这……我又该怎么办呢?

嗖,

嗖嗖嗖!

正在这里,从谷口及八角楼两处纷纷跃来十数个青衣人,各个手持长剑,行路如风。几个点落之间便在洛寒周围布下了一座盾形之阵。

这百花谷建在后山之巅,三面断壁一路悬桥,地势极为的险要。又有前山为障,三堂做屏。那守护之力自是无需太多,这满谷上下也仅有二几十个护卫守在此间,方才那一番激战说来时长,其时却短,这一众护卫能在此刻接连而至,已是极为神速。

那紫羽巨雕先前之时,曾在这谷中飞来盘去,极为常见。护卫们自是不甚惊奇,可这眼下的形势却是叫众人怎地也大意不起来。

“洛长老,你快走!”这护卫当中有一个看似当头的黑脸汉,把剑一横,堪堪然挡在了洛寒身前,急声而道。

“走?呵呵……”那锦衣少年微微一笑道:“说的倒轻巧。莫非你们把我当成了空气不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呵呵……不过,你们这些凡人也真是有趣,就连自己的小命都堪堪不保,却还能凛凛然的讲个什么大义纲常。呵呵,那好,我今天倒要好好看看,就在这危命之下,还焉有勇夫?”一言未罢,那少年虚手一抓,便有一柄青峰长剑,厉然在握。

铮!

那少年长剑一抖,猛的响出一声铮鸣,嘴角微微一翘泛出一丝极为暴虐的冷笑,随即也不见他有何动作,那足下白雕便两翅一震,疾疾斜掠而下!

嗖。

啪!

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那白雕便从阵中急行而过,随即便有名护卫头断其身,应声而倒,自那脖腔之中,正有一股盈盈血流,激射而出。

这一众护卫人数虽少,但却个个都是饱经苦战的精铮之士,见此情形无不骇然,但却没有一人退得开去,只是把那手中之剑握得更紧了几分,满脸却都荡着一股绝杀之气!

“呀哈,还真有不怕死的是吧?那好,既然你们舍得死,那我就舍得杀!反正像你们这样的碌碌之人死一个和死一百个也没什么区别!白儿,起!”那少年两眉一扬,轻声一喝,抖转长剑再次斜刺而来。

嗤!

白光一闪,再入盾阵,却募然间爆出一记破锦之声,随即那白雕惊鸣而起,浮在半空。

众人抬眼一望,却见那少年换手持剑,面有惊色,而那正手上却少了一片衣袖去,隐隐有血渗出。正正圆瞪着双眼极为愤怒的盯着下方。那目光所向正是方才他们所极力围护的洛长老。只是不知何时他早已跃众而出,正正手持残剑斜目而视。

“好你个小杂碎!你等着!我现在就把你这山门夷为平地!让你好好见识见识我的厉害!”那少年满眼愤恨,一边说着,一边探手一抓,就从那空中摸出一块白色的玉石来。

“厉害个屁!”洛寒大喝道:“那雕眼就是我扎的,你手上的伤也是我刺的,怎么?有本事就冲我来啊?还要炸平山门,呸!你就算炸破了天又能怎么样?装模作样的拔出一把剑来,却在我手下连一招都走不过去,怎么?你这小杂碎就这点本事么?来啊,你要有种的话就再和我比剑啊?你要是不敢,就他娘的永远是个孬种!连母蛤蟆都看不起你!呸!”

“你!你……好,好!好!”那少年仿佛一下子被刺到了痛处,连连咬牙大喝道:“比剑就比剑!本少爷就叫你死个瞑目!”随而他手腕一翻,白石消去,又变出来一张黄色的小纸条来。一手捏了住,满嘴碎碎叨叨的不知道念着些什么。

方才那一下,洛寒早就看得极为分明。这家伙仗着雕行神速,身法确是极快,可那剑术却着实不怎么样,仅仅这一隙之间便已漏洞百出,与自己所学的那三招比起来可谓大有天地之差。就算自己这刚刚持剑在手仅得皮毛而已,却也半点都不逊色于他。

本来洛寒倒想着,先借这一众护卫之力拖延些时刻,让他稍作乏累之后再行出手,却不料这些护卫脆不堪敌,但每个人却都毫不退步,仍旧死死的拱卫与他,倒让他大为感动,不忍再等。

这一剑洛寒本是径奔他心口而去的,却是那剑短不及,只刺中了他臂膀。随即那家伙飞到了天上去掏出一个古怪的东西来,洛寒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倒是极为的清楚。

与他单单比剑,还颇有些胜算,可若他再弄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或者干脆就让那两只大雕接连猛袭,那自己肯定是熬煞不住的,所以这才出言相激。

没想到这家伙倒还真的上了当,只是他那手中的黄纸条颇有些古怪,洛寒虽然早就留意到了,但却极为的不解,这其中又到底藏着什么玄机呢?

砰!

突然爆一声炸响,那黄纸条化出一道金光,尽把那少年笼罩在了其中,一眼望去,却是变成了金灿灿的一片,宛若一尊被镀了金身的佛胎一般。那少年扬起袖子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满脸都是得意之色,晃了晃手中剑道:“小子,你不是要比剑么?那就来吧!本少爷这就赐你一死!”言罢一毕,却是化作了一道金光径奔洛寒而去。

“你们快闪开!”洛寒大叫了一声,扬剑一抖护在心口。眼见那金光乍近,却也不敢大意。赶忙移身退步躲了开去,同时手腕连翻,舞起寒光一片,照着那少年便是接连刺出了三剑去。

当!当!当!

这一式‘梨花有泪’本应有八九七十二剑,但是洛寒本就未曾熟稔,再加之是在匆匆躲避之时趁势而出,所以自然的就大打了折扣。

即便如此,这三剑却是一式未空,全都打在了那少年身上。

却听得连声脆响,剑锋挨近那少年三寸处就被生生的弹了回来,就似击在铁柱子上一般。

“哈哈,你即便刺中我又能如何?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破了我的金光盾去!”那少年大笑出声,横掠而过,随而拨转雕头再袭而来。

洛寒一见,却不由得暗自生愁,原来这金光却是这等的效用,怪不得我伤他不能,可这一番来,我又该如何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