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月夜寻奇

  • 邪阳
  • 毒白
  • 2352字
  • 2013-06-09 13:54:30

“没……什,什么……什么都没有……”那童子经这一喝却是抖的更加厉害了。就连嘴唇都吓的有些发白,连连摇头不止。

洛寒把那茶碗放了下来,两眼紧紧的盯着那童子威吓他道:“你要不说,我就把你仍到百毒洞里去,先让那蛇虫撕咬一番,再砍去手脚泡在坛子里。让你好好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

那小童子一听顿时吓得两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头道:“洛,洛长老,我说,我说,求求你千万不要杀我啊……”

洛寒虽是身在谷中已有百多日,但却一直在这八角楼中未曾出去,那番去处也自是未曾见过,而这一番话,还是当初,那王林吓唬他的,不过此时搬将出来却是极为的管用。

“好!要想不死,那你就如实招来,这汤里到底有什么!”

“有……有,有我的血……”

“嗯?这是怎么回事?”洛寒听那童子一说自是诧异,急声问道。

“回,回洛长老,小的,小的在送汤的路上,不小心……不小心把汤弄洒了。小的,小的害怕您责罚,就……就用石头刺破了手腕,把血滴到了碗里……我……我这实在……还请,请长老就饶了我这条小命吧。”那童子说着连连大叩不止,随而又拉起了袖子,露出手腕来给洛寒看。

果然就在那腕口处有一道新伤,正正刺破了血管,在那伤口处还胡乱的涂了一层泥巴。时有血珠浸透而出,染红了好大一片袖口去。看那样子的确是新近所为。

那童子紧怕着洛寒不信,忙又接道:“我路过假山时,就见一道白白的影子,立立的站在那儿,当时还下着雨,我也看不太真切,就觉得那满天的月光都好像被他吸了去,照的白晃晃的一片。我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等再定睛看时,那白影却忽的一闪,凭空就不见了去,吓得,吓得我一下子就摔倒了……我……”

“快走!带我去看看!”洛寒突地大叫一声,急急而走,说是叫他带路,却是一马当抢先冲了出去。

那童子恍恍然楞了楞神儿,也赶忙爬起身来紧随其后。

洛寒一脚踏出楼来,却见小雨初停,那吕彤正提着盏灯笼候在一旁。却也未应声,只是急步向前。

洛寒行事如此匆忙,却是因那童子无意中的一番言语,一下子点醒了他。

《神志怪异》中曾有记载:凡天下灵物,多拜日月,凝天地之精华,暗结成丹。而左长老在《草经注》醒魂草那一页里也加注道:“此草性阴喜月,每每在月中之夜,总有微微灵气所散,其气五感不查,静心可知,最是诱引灵动之物,若可饲之以取丹,可增功力半甲子。”

这两处所记洛寒早已见过,却因出自两书,各成体统,他以前倒是并未曾联想到一处。这时经那童子一说,却是猛然想了起来。

我在血泉中捡到的那颗神奇的小珠子,却哪里是什么珍宝,倒好似就是什么神动之物所凝结而成的内丹。现今却被那左长老强行打入了体内,与我融为了一体,我说怎么会在每个月圆之夜,心口之中总有一股极为神奇的力量立立醒来,幡然若出,原来却是这般道理!

且不管那童子所言是否属实,而那假山后,正种着数千株的醒魂草却是半点都不假的,我且到那里去看一看有何异端,便自心知。

若是那神物还在,倒也不怕。方才被那童子撞了个正着,却也未曾伤及与他。我这番去,也定是无甚大碍,却是能由此解开那血珠之谜最为要紧!

洛寒心下如此一想,却是脚下生风,半刻都不停留,顺着那千步长阶踏然而上,直奔假山走来。

长阶如故,红山依然。

洛寒这一番旧地重游,却也无心慨叹,只顾疾走,却猛然间发现就在那前方不远处,有一团黑乎乎的事物正自蠕蠕而动,纷乱杂然。

洛寒一下停住了脚步,定睛一瞧,却是一群黑乎乎的老鼠,乍乍然挤做了一团。各个探着脑袋拼命的往里钻,好像在疯抢着什么东西,那后来的空抢不着,便朝着里边的大口咬去,惹得一片吱吱怪叫,乱嚷嚷的翻做一片。

“这儿,这儿……就是这儿……”

那个送汤童子被两个佩剑弟子一左一右挟持着带到近前,却是再也坚持不住,一下瘫坐在了地上,空指着那前方道“这儿……这儿,就是在这儿……啊?!”

待他稍稍喘过气来,看清了前方那一团老鼠时,却不由得大惊失色,急声道:“洛长老,我,我就是在这儿摔倒的,那,那些老鼠啃食的地方就是。啊……您,您看。”那童子说着又连爬几步,从路边捡起了一块带血的尖石道:“您看,我当时就是用这个划破手腕的。您……”他手里举着那块石头扬起脸来紧望着洛寒,以图极力的证明自己并未撒谎,却见洛寒并未理会与他,而是两眼正紧紧的盯着前方。

吱,

吱吱吱!

那一群正自疯抢不已的老鼠,突然间爆出一串惊叫,紧接着急急的四散奔逃了开去,空在那地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土坑和几具鼠尸。

那两个佩剑弟子颇为疑惑的互望了一眼,随即面色一变,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妙,沧啷啷两声疾响,拔剑在手,把洛寒护在了当中。

刺,

刺啦,刺啦……

一片刮碰草木的杂杂声响从那赤焰假山之后紧紧传来,紧接着就有一道白光飞腾而出,径向几人疾奔而至。

那两弟子不由得面容一凛,急急挥剑去砍。

那白光却陡然一下在剑前半尺处生生停了住,众人一望,却是只白狐。

这白狐通体若雪,不掺半丝杂色,就在那滑如锦缎般的皮毛之上,还隐隐的浮现着一道淡淡的荧光,看起来着实奇异非常。

白狐在几人面前停了下来,却是半立而起,形若闺秀一般冲着众人施了一个万福,随而把眼光转向了洛寒,那盈盈若水的波光之中,竟流出一分惊恐诉求之意,直令人颇生怜惜,不忍婉拒。

洛寒心下一惊,满腹生疑,却又不知这是所为何故。

“厑!”

陡然间一声惊鸣,爆唳而出,直直划破夜空,震破山巅。

洛寒寻声一望,却见就在那半空之中,正有一道紫光奔袭而来,那光芒飞的极快,转眼间就到了近前。

这一番,洛寒却也看的更为真切,这正是那头曾与他奋命搏杀过的紫羽大雕。只是此时那厉厉然凶悍之气,更为强盛,而那一处被洛寒击瞎的眼窝非但没有深陷,反而硬生生的长出来一个硕大的血瘤来,看起来更是增了几分凶恶之象。

洛寒认出了那大雕,那大雕也冷然一下发现了洛寒,兀在空中顿了一顿,那独眼之中猛的爆出一道凶光,唳唳然长啸一声,猛袭而来!

“不好!快闪开!”

洛寒猛然大叫了一声,急急的向旁边闪了开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