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拼死一搏

  • 邪阳
  • 毒白
  • 3805字
  • 2013-06-04 18:32:49

“咦?这是啥?”

随着那大雕凌空乱舞,竟反着月光映出一道寒芒来。

洛寒仔细一瞧这才发觉,就在那大雕的爪根处竟绑着一圈黄闪闪的铜环,那铜环与巨爪的颜色极为相近,若不细看,定然看不分明。

白日里这大雕不是匆匆而过,就是洛寒身处险境之中,哪有机会细看。此时他正眼盯盯的往这大雕身上仍石块,又加上现在他的目力甚好,一眼便望了见:在这大雕的的爪根处,正箍着一道巴掌宽的铜环,在这铜环上边还赫赫然的写着四个大字,只是洛寒并不认得。

“哦?这大雕却是谁家养的么……”

募然间,洛寒倒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

去年开春儿的时候,洛寒曾在山中遇到了一个小道士。

这小道士自称是来自灵兽观,厉以眷养神兽而得名。他这次出来就是奉了师命来寻鹰雏的。

据他所说,这鹰雏抓养伊始便会在其腿上绑上一道铜环,这铜环与主人身上灵控之物同出一石,炼自一炉。又经滴血炼化,已成神物。

随那灵兽越长越大,这铜环也能逐渐加粗加宽,穷此一生都无法解脱了去。除此之外,还有一项神奇的功效,却是能与主人通灵。

控兽之主只需心念一动,那灵兽便自心知。而那灵兽受险遇袭,也能遥传千里,直奔其主,无论他身在何方。

这些还都是神驯之术最最浅显的招法,若是练到高明之处,即是降龙伏虎也是易如儿戏,他们的开派祖师灵威上人更是收服了一头九天苍龙唤作控灵之兽的,据说还曾一怒之下在苍梧之海,与百多个神仙直直斗了三十年……

后边的话更是越扯越玄乎,洛寒也就权当个故事来听,可现在想了起来。虽那神训之术仍不可信,可这大雕是人养的,与其主人心意相知。这点应该还是没错的。

那童子却也说过,左长老还有意收养,那么显然也不是他的。

“哎,这要是我的就好了,我就能坐着它飞……”

嗯?

陡然间,洛寒脑中灵光一闪,好似想到了什么……

不是说,这私养的神兽受到了伤害,就会飞往它主人那里么?那么……

且看这满地雕羽蛇皮,这大雕与铁蟒历已相斗数久,无论胜负,却早就习以为常,这般伤势在它看来也必是无妨。想来此处也绝无第三个能让它忌惮之物,它自是不必惊慌,即便是现下,它在重伤之余也未曾把我放在眼里——自然,我也伤它不得。

可是……可是我若真的做到了呢?

这大雕虽然看起来仍旧强横无匹,可那身形却是渐拙渐缓,远不似日前那般犀利威猛,定然是伤的不轻。若是此时再受以巨创,它定会飞遁而去——那我岂不是正好借了此力逃出去么?

自然,这么做也是危险至极。且不说我能不能斗得过这大雕去。就算它把我带出了绝壁,却径直飞到了它主人那里,那我也是断然讨不到半点好处去。

可是……

可是若被死死的困在这里,安稳倒是安稳了些。可用不上三五日即便是饿也要把我活活饿死在这儿了。与其定定的等死,倒不如……倒不如豁了出去拼上一把,说不定还能谋得一线生机,再说,这大雕虽是长的巨大了些,也终不过是一只山禽鸟兽而已,难道我还要活活的被它怕死了不成?

咕噜噜……

洛寒正自盘算,肚子却突然发出了一阵空响,随之一股空荡荡的饥饿之感猛地涌了上来。

他自送汤百花谷开始便一直没吃过什么东西,又经了这一连串极为耗费体力的亡命奔逃,自是已满腹匮匮,饥肠辘辘。

不行,我要是再这样耗下去,即便是想拼也没得本钱了。

对!

就这么定了,豁出去拼上一把,大不了一死,可也总比窝窝囊囊的饿死在这里强!

洛寒心下一定,便自返身回到石室中来。

脱下了身上那件满是伤痕的灰衣长褂,寻了块尖石一一撕裂成条状,随后坐在水潭边,打起了绳索来。洛寒砍柴日久,结绳纳索,自是在行。时间不大,一条长约两丈,粗如蛋黄的绳索便已成形。

把那绳索在水潭中泡了几泡,使之遍浸水分,俞加坚韧。随后一头牢牢的拴在腰间,另一头却打了个栓马扣,挂在脖颈处,

接着又用特意留下来的领口处的结实布条,把那奇异的血珠子死死的绑在了胸前,用手按了几按,见是牢固非常,这才放下心来。

洛寒把一切都收拾妥当,又仔细查验了一番,见无半点纰漏之处。这才叹了口气,抬眼望向了那洞外云天,心中暗道:“爹,娘,孩儿这就出去拼了。若是,若是不成。你们,你们可多保重……”

洛寒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又从那乱石堆中寻了块又尖又长的锥石紧紧的握在手中,这才沿着来路缓缓的爬了出去。

“厑!”

随着洛寒一石探出,那大雕惊鸣而起,见是洛寒去而复来,仍旧袭扰不断,自是暴意横生。围着那洞口上下盘旋,长啸不止,若不是那洞外突石四起,无从下手,定会将洛寒活活撕碎了去。

洛寒一见那大雕并不能探进洞来,便又往前爬了丈许。把脖颈上的绳索摘了下来,寻了个近便之处仍了出去。

那大雕正自泄恨无处,一见有物探出,立时凌空直落,一爪袭来。

着!

洛寒一见那大雕已入圈套,忙两手紧拽。栓马扣立时紧收开来,死死的捆在了那大雕爪根处。

那大雕骤然被缚,不明就以。慌慌然折羽而上急欲挣逃。

“逃的好!”

洛寒大叫了一声两脚猛地一蹬石壁,紧跟着就窜了出去。

那大雕展翅一飞,已是十余丈。低头一瞧,那爪上正绑一物,堪堪然正是那接连袭扰它之人,立时恨声长啸,一爪袭来。

洛寒身系长索,被那大雕直直带上云天。直觉两耳生风,脚下虚飘。陡见那一爪如梁直袭而来,心有余而躲不及,索性便咬了咬牙直直迎了上去。

砰!

两物凌空,虚力无着,这一碰撞遥遥的发出一记闷响。

洛寒趁这一撞之机死死的抓住了那巨爪,手脚并用牢牢的盘了住。不过却也被震得气血翻涌,喉头发甜,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顿时,他就觉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险险些就要松开了手去。可此刻他又哪敢松懈分毫,急忙手脚加力狠命的盘了住。又空出一只手来,抓着那块尖石狠狠的朝着雕腿上刺去!

那大雕爪根上正有一处翎羽尽落,满是青淤之色,想来必是重伤之处。洛寒接连狠刺之下,那汩汩的血水迎风而落,洒了洛寒满身满脸,可他还哪曾顾得?只管咬着牙一味狂砸不止。

那大雕受痛不已,惨叫连连,却是再也不敢探爪来袭。

“厑!”

那大雕狂叫一声迎风而上,一展数十丈。接着猛的一低身,却是探头来啄。

洛寒眼见那黄芒将至,却不敢硬接。赶忙身形一缩,急急避让。这一下他身子倒是躲了过去,可那长喙之下还有一道锋利的倒钩,堪堪从他头顶划过。

“啊!!!|”

剧痛突来,漫卷周身,洛寒疼的大叫了一声,同时挥起手中尖石猛击而出!

噗嗤!

那大雕长喙将过,雕首正半,洛寒这一记猛击,正正刺进了那大雕的眼窝之中。这一下那大雕是急啄而至,洛寒是含痛猛击,两相较力之下,竟使洛寒的手臂直贯雕目!

“厑!!!!!!!”|

那大雕受此一痛,哪里还忍得。厉厉狂啸一声,急急乱舞开去。

洛寒方才这一击已是拼了全力,在这大雕如此狂舞之下哪里还抓的牢靠,立时就被远远的抛了出去,紧接着又是腰间一紧,却是被那绳索生生的倒拽了回去,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崖壁之上!

这一下,洛寒只觉得有如五牛踏背,九山压顶一般,直直砸得他眼冒金星,险险些就背过气去!

那大雕此时一目洞开,汩汩血水如泉奔涌,另一眼中却满是厉厉凶光,恨意万千。乍眼一见,方才这一下甚为奏效,便陡然发一声长啸,扶摇直上百余丈,逆风而袭直取青山!如是要以洛寒为箭,青山为盾,活活的将他撞死在此处!

风声唳,雕声疾。

洛寒身悬百丈之处,一路逆风而下,极目之下遥见那巍巍青山已是如影,如墙,寸寸紧逼,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撞得粉身碎骨,命丧于此。

正在这时,突然从下方遥遥的传来一股大力,一下就把他扯了住,并狠命的向下拉去。那大雕奔行正疾,这一下也被猛然拽落十余丈去。赶忙凌空震翅,陡一发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却是那绳索被生生的挣断了去。

绳索一断,洛寒立时一改前倾之势,直直的落将了下去。

凌空直落,两耳生风。

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清晰开来,在那月影之下满目苍翠之中,竟孤零零的立有一座青石独楼。这楼形如利剑,独立山巅,凛凛然剑指苍穹。而那股突生怪力隐隐的也正似来自那楼中。

洛寒被那股怪力一路吸附而至,却猛然在楼顶丈许处生生的顿了住。

自胸前也有一股怪力横生而出,与那楼中之力格格不入,可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空把他不上不下的浮在了当中。

洛寒心中大异,朝着四外里观望了一番,这才发觉,此处正是青山派的门中禁地:藏剑阁。

他平日里送汤之时,倒也曾来过,不过却都是在百丈之外便被叫了住。

据说这可是全山上下防守最为严密之地,调派了门中最为精锐的弟子,层层布防,若无掌门手谕,擅入百步者必遭杀无赦。

可这一下却不知怎地,自己竟被吸到了这里来。

“厑!厑!”

那大雕满心不甘随而追袭而至,却不知为何迟迟不敢靠近,只是围着这座剑楼上下飞舞,狂鸣不止。

这两力相持不下,把洛寒死死的定在了空中,可那头顶的伤口却是血流不止,顺着身子缓缓而落,随而染透了胸前的布条。

随着那血水的滴滴浸入,那胸前之力却仿佛逐渐的强盛了起来,带着洛寒缓缓的向下压去。

一寸,两寸,……

忽而啪嚓一下就砸在了那楼瓦之上。

随着这一声响出,百丈内外突然飞射而出数十道身影,弓矢一般疾射而来,却都在百步之外接连停住了脚。

“这雕倒生得好大的胆子!拿弓来!”楼下有一人厉声喝道。

这人的声音并不大,但却似蕴含着一股奇异之力,使之能遥传深谷,经久不绝。

嗤!

厑!

弦声脆,雕声疾。

随着一道寒芒穿空而逝,那大雕也厉厉然长啸一声,远遁而去,转眼间就没了半点踪迹。

洛寒强忍着剧痛,躺在楼顶一动都不敢动,直等得这一众黑衣人又重新四散了开去,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随而累极的闭上了双眼。

恰在此时,那颗紧绑在他胸前的血珠却猛然闪出一道寒芒,把那布条上的血迹全都吸了去。甚至连那满天的月星也都被它一口吞没。

刹时,整个天际阴沉沉的一片,宛若一口倒扣的黑锅一般,不露半点空隙——一如千年前的那个夜晚一般,茫茫的黑寂死死的吞噬了亿万里人间的每一寸土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