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黑暗里的拥抱

纳威.隆巴顿本来是应该个有着幸福家庭的小男孩,他有出色的傲罗父母,以及爱着他们的奶奶和爷爷。但是,这一切,都在那个晚上被毁掉了,他只记得男人的怒号,和女人的哭泣——那是他一岁多的时候,这些声音总是在他童年的梦境中响起。

自打记事起,纳威的奶奶就时常带着他出入圣芒戈医院,去看望他那被食死徒折磨至疯的父母,他们好像忘了一切,只保留着人的一些本能。

隆巴顿夫妇目光呆滞地看着纳威,又好像看着空气,他们的嘴唇微微动着,但是什么音都没有发出。

“妈妈,爸爸。”纳威稚嫩地叫道,他奶奶只是告诉了他这是他的父母,却没有详细说明白他们经历了什么。这时的纳威,刚刚四岁半,住在一个有上百户人家的小镇。三岁的时候,他还跟在那群麻瓜小孩身后屁颠屁颠地跑。

直到四岁刚过的万圣节,孩子们一起扮鬼挨家挨户要糖果,他什么都没有扮,只是愣头愣脑地跟着他们。渐渐的,他们一个个都被父母接走了,只剩下了纳威。

人们嘲笑他是没父没母的野小孩,他也没有哭,只是心里默默难受。

纳威的奶奶奥古斯塔是一个强势的女巫,某种角度上来说完全就是蛮横无理。万圣节这天她依旧去看了他那可怜的儿子和儿媳,却被一桩麻烦事挡在了圣芒戈。

作为黑魔王消失的纪念日,曾经的英雄又被记起,奥古斯塔被七个庆祝者拦住了,看起来他们完全不了解隆巴顿夫妇的处境,只是把他们当成了英雄。

“隆巴顿夫人,今天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面前的男人轻快地说,搂着旁边几个醉醺醺的巫师。他们看起来是刚喝了一轮,然后想起了曾经被隆巴顿夫妇救过的恩情,选择聚众前来庆贺,根本不记得他们的处境。

“我可不希望我那可怜的儿子儿媳救了这么几个草包。”奥古斯塔的嘴一向不饶人,说出来已经来不及了。面前的几个人突然变得呼吸沉重,还有几个抽出了魔杖,可是却慢了一步,老人家的战斗经验可不是他们这群酒鬼比得了的,她一直都是一个出色的巫师。

“速速禁锢。”隆巴顿夫人变出了一条长绳把这群醉鬼捆在了一起,又不出声的念了几个咒语把周围的椅子变成了一条又一条绳子。最后只剩下几个被五花大绑的倒霉蛋,隆巴顿夫人刚想走,却来不及了,她被两个傲罗堵上了。

四岁的纳威坐在一个小公园的角落里,抱着肩膀,蜷缩着,颤抖着,感觉没人要自己了。他知道奶奶是对他很好的,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却也是会在纳威摔倒的时候把他扶起来安慰几句的好奶奶。爷爷走得几乎悄无声音,明明上个月他还带小纳威去了城里,可前几天,他也走了。

他已经在这坐了四个小时了,他和奶奶说好在这里等他的,奶奶却不见了。

纳威没有哭,只是很冷很冷,他昏了过去。梦中他又听到了那两个声音,不,这次还有其他的声音,那么刺耳,那么恐怖“说!他去哪了!他不可能消失!你们干了什么!”他不知道那是谁,但是本能地认为那不是一个好人,他醒了。

奥古斯塔并没有让那两个傲罗拦住太久,她在三个小时前已经幻影移形到了说好的镇上,却没有找到纳威。“纳威!”“纳威!”没有人回答,她急了,一遍遍地找着,找了附近的所有地方,终于发现纳威躲在另一个公园的角落睡着了。她急切地冲过去,检查着纳威的身体,发现只是睡着了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她可怜的儿子和儿媳留给她最宝贵的东西了,她不敢再出意外了。她抱起了纳威,朝着家走去。

刺耳的尖叫声,狂笑声一遍遍地冲刷着纳威的脑海。梦境变化了,变成了一男一女,拥抱着他,朝着他微笑。那是他的父母,太久了太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泪,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梦中的三人相互拥抱着,相互依偎。

“奶奶,我爸爸妈妈是怎么变成那样的。”已经过去了很多天,这已经是纳威从小到大第十七次问他奶奶这个问题,而他奶奶的回答却始终如一。

“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奶奶,明天周末带我去看他们吧。”纳威乖巧地问到,这是他和镇上的麻瓜小孩学会的,只要乖乖地,语气婉转地请求是很难被拒绝的。

“把你的小屋收拾好就带你去。”果然,老人同意了。

纳威的小房间不大,却有一个很高的书柜,摆满了他看不懂的书,地上堆着他的玩具:一口破坩埚、几根捡来的羽毛、以及几个造型古怪的花盆。这就是纳威.隆巴顿的全部家当了,纳威并不喜欢跟麻瓜小孩玩,每次他们一个个被父母接走的时候,都是纳威最难过的时候。很快,他学会了嫉妒。

“精神伤害科,六层。”随着熟悉的声音,纳威找到了父母的病房。

他们仍然双目无神,表情空洞,纳威想起了那个梦,梦中他们的慈祥与温柔。奶奶在门口遇见了两个熟人,正在聊天,纳威走到窗前,给了母亲爱丽丝一个拥抱。他在寻找梦中的温暖,可是留给他的,只有僵硬地被推开——他被母亲拒绝了。

“纳威,是纳威吧?”这是一个富有磁性的嗓音,却又有些中气不足。纳威回过头去,是一个没有见过的男人,头发凌乱,长相端正,破旧的袍子上打了三个补丁。

“我叫莱姆斯.卢平,是你父亲曾经的朋友……来看看……”男人沉默了,显然他注意到了病床上年轻夫妻的状态,仿佛被摄魂怪轻吻了一样,他这么想着。

“卢平叔叔……”纳威缓缓地说。

卢平点了点头,想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却失败了。他十分同情这个孩子,虽然不像他的老朋友詹姆波特的儿子一样失去父母,却也跟失去差不了多少,他走了过去,揉了揉纳威的头发。

“叔……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嘛?”

“嗯?什么问题?我会回答的。”他想满足这个男孩的小要求。

“我爸爸妈妈是……怎么变成这样……的。”纳威一字一顿,说出了这个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

卢平脸色变了变,他想避开这个话题,却不想食言,他决定少透露一点。“他们做了十分伟大的事情,为了救更多的人被坏人变成这样了,一定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为什么……要救人呢?”

“如果不是他们,会有更多的人变成这样,甚至消失不见,他们是英雄,是伟大的英雄。”卢平表情僵硬,他想起了那段黑暗的时光,黑魔王的威胁笼罩着世界,每个人都人心惶惶,不知道哪天就会失去生命。弗兰克和他的妻子在一次又一次战斗中生存了下来,没想到会在黑魔王消失以后湿了衣衫,一入寒潭……便是深渊,他们可能回不来了。

“英……雄……”纳威知道这个词,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那么……坏人又是谁呢,他们还在嘛?会来抓我吗?”

“他们被抓了,关在最牢固的监狱,终身监禁,受着最严厉的惩罚。小纳威,你不需要要想太多了,你父母也希望你快快乐乐地长大,不希望你考虑复仇什么的。他们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等你到十一岁,也会去霍格沃兹读书,变成一个很厉害的巫师……”

卢平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纳威却一个字都听不见了,他只记得那个词“复仇“。

于是,他便学会了这两个字:复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