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 傲世英侠传
  • 区凤
  • 3345字
  • 2019-05-31 15:28:16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烟波浩渺,江水东流接天际,江岸绿柳成荫,一片生机盎然。漫野的山花由岸边一直开到山上,山上一座楼阁屹立山巅。山巅有一间茶馆,供来往的路人和游客歇脚之用,七八张桌子已经坐满大半。一黑衣白发的中年人见此间美景,心有感触,吟起了唐朝诗人崔颢的《黄鹤楼》,其余人朝这看了一眼,见他装扮奇异没有理会。

“想不到客官看似粗犷,却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小的失敬,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那店小二过来斟茶,听此人吟诗感慨,不禁肃然起敬,施了一礼。

“嘿,我说郑秀才,你碰到知音了,你可要免了茶钱。”

“是啊,郑秀才…..”

几位熟客对着店小二起哄,东一句西一句嚷嚷着。

“王叔,张大哥,你们说笑了,小生秋试落榜,回家的盘缠都没有着落,不得已在此挣俩盘缠钱,如今到了春分时节还没存够,哪里做得了掌柜的主说免就免。”

郑秀才说完,看了一眼悠然喝茶不作一语的中年人,想到书中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咬牙道,

“不过几文钱我还付得起,今天这位客官的茶钱我给了。”

那中年人见郑秀才的模样,似笑非笑,道,

“小兄弟不用客气,本座自己来。”

郑秀才讪然一笑,没有勉强,继续道,

“客官可知道这黄鹤楼的由来?”

“郑秀才,又来卖弄学问了。”

几位熟客无奈,经常来这的人都知道郑秀才这个嗜好。

“我知道,不就是传说有神仙驾黄鹤在此逗留,世人为纪念而建的吗”有人开口道。

“各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郑秀才神情肃然,振振有词,“两百多年前,武林中出了个旷世之才,四十来岁就纵横天下无敌手,因他喜欢穿青衣,所以江湖上都叫他青衣武圣。”他顿了一顿,看到众人被自己的话所吸引,心里得意。他早看出那中年人定是江湖中人,之前对自己没一点兴趣,现在也侧耳倾听。

“快说快说,这青衣武圣何许人。”旁人好奇,催他道。

“这青衣武圣来历神秘,武功奇高,为了心爱的女人只身杀上天魔宗,跟天魔宗老宗主斗了一天一夜,最后将其击杀,天魔宗从此除名,那一战成就了青衣武圣之名。功成名就本是人生一大乐事,然而心爱的女人却中了天魔宗的奇毒—-刹那芳华,一下变成了古稀之年的老人,一位绝代佳人垂垂老矣。唉……纵然天下无敌又有何用,看着自己的爱人即将先自己而去,青衣武圣心痛万分,就在这山巅,乘一只黄鹤而去,誓要找到解救爱人的方法,从此一去不回头……”

郑秀才说完,声音低沉,默然不语,旁人也没有说话,像沉浸在故事里无法自拔。

“小兄弟,莫不是你编来诓我们的吧,两百年前的事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那中年故作大声道。

“对,一定是你编的,妈的,我们还真相信了。”

“不错,两百年前,你爷爷还没出生呢,你小子知道什么。”

听中年人一说,众人不忿道。

“我没有胡说,我祖上留下一本书,叫《黄鹤楼记》,里面写的很清楚。作《黄鹤楼》这首诗的崔大人跟我祖上是血亲。崔大人跟青衣武圣是一个时代的人,而且关系莫逆,那位中了刹那芳华奇毒的女子,正是崔大人的表亲,崔大人跟她青梅竹马,奈何嫁给了权倾朝野的王爷,至于为何那女子跟青衣武圣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

郑秀才见众人不信,语无轮次的解释道。

“看来这小子说的是真的,江湖传言,两百年前青衣武圣大战天魔宗宗主的事,却是为了一部武功秘笈,以讹传讹也不尽信,想不到民间有人将此事记录下来,这次来此没有白来。”中年人听了郑秀才的话自己信了八分,却听得一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店家!来两碗茶!”

众人转身望去,只见一身着蓝袍,相貌英伟的年轻男子手提佩剑傲然而立,男子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有几分英俊,眉目间颇显英气,众人看得心中暗赞一声。蓝袍男子身边跟着一位身材略胖的青年,二人脸有风尘色,显是赶路路经此处,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开始打量四周。

“诶!来喽!”

郑秀才不待东家吩咐,右手提着茶壶,左手拿着两个茶碗放在桌上给二人斟了茶,双眸扫动来回打量牧晨二人装扮,见二人显是江湖中人,当下不敢怠慢,仔细招待。

“二位客官请慢用,有甚吩咐跟小的说!”

这蓝袍男子叫作牧晨,那胖子唤作张超,是他师弟,二人奉师命给武林同道好友送掌门师叔六十大寿的请柬,由襄阳赶至汉阳城,一路翻山越岭,涉水渡河,到得汉阳城归元宗递了请柬,久闻黄鹤楼大名心向往之,于是攀到山顶赏楼,末了顿觉口渴难耐,见有间茶馆,宛如久旱逢甘雨,哪还肯走。

二人连喝了三碗茶水舒畅之极,牧晨稍歇,环顾众人,其余人都甚普通,待见到那黑衣白发的中年人,眼神略作停留,心道此人装束甚异,不知是哪门哪派的前辈高手。中年人似有所觉,抬眼朝牧晨看来,牧晨微笑点头,那人毫不理会继续饮茶,牧晨也不着恼。

“七师兄!方才见山脚许多摊贩,待会我们去尝尝此地的特色小吃如何?”

师弟张超眼神期待,看着牧晨说道。

牧晨视角收回,看了师弟一眼,

“瞧你这点出息,整日只想着吃,练功没见你如此。”

张超憨厚一笑,右手抚着那许多赘肉的双下巴,道,

“嘿嘿!师弟就好这口!”

“行了!这一路让你吃个够!”

牧晨无奈,他与师弟自幼相识感情很好,自是了解其为人,不愿拂逆其天性,这次师父差他下山,张超喜不自胜,牧晨随着他倒也享了些口福。

“郑秀才!不知那青衣武圣最后下落如何?找到解救的方法没有?”

方才几人听故事正津津有味,突然被打断,有些不快,这时有人继续问道。

牧晨初到时听那店小二说话没有打扰,让他把话说完才开口,也听到些内容颇感兴趣,此时也看向那小二。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小的查了些野史,有人说他最后诚意感动上天,让他觅得奇药,有的说青衣武圣为爱殉情,双双化蝶,还有的说他寻得仙山,遇到仙人解救,说法不一,颇有可疑。”

牧晨平时除了专研武学之外,闲暇也喜欢看书,正史野史,江湖传记偶有涉猎,关于青衣武圣的倒从没看过,顿觉所学甚微,向那郑秀才道,

“这位大哥!不知这些你从哪看来的?”

那郑秀才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

“哦?兄台也有此番兴致?不防看看诸葛明的《野史札记》,王近之的《侠客外传》……”

牧晨拱拱手道了声谢,郑秀才还礼,旁人眼神古怪,那中年人双眉微蹙,似在思索,这时有名身穿白衣的壮汉跑到中年人身前躬身下拜,随后在其耳旁低语几句,中年人点点头。

喝完茶,牧晨师兄弟在山顶又流连一番,顿觉江山无限好,不禁豪情骤生,暗道难怪那些君王强将为此不遗余力,奋战一生,如此江山谁人不爱!

午饭时分,师兄弟二人下到山脚,张超早已饥肠辘辘,见一家家店铺林立,或是包子点心,或是酒肉茶色应有尽有,一时不知如何选择,来回逛了半柱香时间,张超终于决定能吃完的吃,吃不完的带些干粮在路上也好。牧晨心里古怪,暗道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

黄城位于荆州以东,古称江夏,汉江的分支流经此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水陆交通发达,南来北往的商贩络绎不绝。牧晨的家就在黄城鲁郡,这次顺路回家看看,知道家里一切都好也就放心了,在家中呆了一日,师兄弟二人继续赶路,眼看到了黄城前山郡天色已黑,二人决定找一间客栈歇息,晚上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房。

牧晨在床上盘腿端坐,运转宗门的内功心法《道经》,一股股暖流流变周身,待到几十个周天后,一股细丝般的清凉在经脉处游走,由小及大,使得浑身舒泰,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真气流变全身,阴维脉隐隐有贯通的迹象,牧晨暗喜。眼观鼻,鼻观心,凝神静气,耳听内息,轰的一声,真气鼓荡,阴维脉被打通,真气畅通无阻。默默运转几个周天,体内真气精进不少,牧晨心里高兴,再有三条经脉自己的奇经八脉就全部打通,届时就可以真气外放,步入高手的行列。

“呼……”

牧晨吐出一口浊气,收功静坐,突然肚子咕咕作响,暗道莫非吃坏了东西。急急忙打了灯笼推门而出。初春的夜里有些凉,此时外面月明星稀,牧晨裹紧衣服朝茅房走去。

“呀!”

牧晨低头看路,到了客栈拐角处陡听得一声惊叫,抬头一看便愣住了,只见一席白衣似雪,身材婀娜,肤若凝脂的绝代佳人静立在那,恬静的气质在月光下犹如盛开的百合高贵而优雅,仿佛广寒宫的嫦娥仙子降临人间。

那女子柳眉微蹙,她见过很多男子见到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喜。虽然眼前的人眼神清明没有邪念,但被人盯着看很不习惯。

“啊!对不起姑娘,在下失礼了!”

牧晨猛地惊醒,不禁脸上一红,躬身道歉。

那女子点点头,从牧晨身边擦肩而过,一阵香风袭来,牧晨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忍不住回头看着她背影远去,嘴角微微扬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