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切的开端
  • 崩坏的樱花
  • 无泪苍茫
  • 2347字
  • 2021-01-28 18:52:22

(本书纯女主非变身,请酌情观看,作者是男孩子,写的剧情不会狗血的。)

“人类,为你们犯下的罪孽,付出代价吧!”

天空中漂浮着的女性说道,和她相对的是地面上成群成群的人们。

她有着精致的面容,悦耳的声音,但是伴随着她每一次的行动,一同带走的是至少数以百计的生命。

如此之多的生命消逝,但是她却没有因此而变了脸色,带着波澜不惊的神态缓慢的向着人群的方向飘去。

“10000Hw…15000Hw…2…20000Hw……怪物啊!!”

这个报出数值的反崩坏军成员说出了最后的两个字后,就失去了所有生命迹象,而他身前的,被称为“崩坏”的女性,只是轻轻拭去脸上溅到的血迹,把手指放入了嘴里。

“肮脏的血液,要说怪物的话,你们才算是吧……”

人群渐渐消逝,剩下不足万分之一的人们,苟且的在已经面临崩溃的世界上活着。

没有人在意那个记录的仪器还在运行,上面的数值飞快的上涨,很快突破了一万。

而一缕几乎看不见的崩坏能突破了空间时间纬度的限制,出现在了某个平行世界的一处。

而此时正好有位少女从这里走过,那缕崩坏能没有一丝阻碍的融入了那位少女的身体“程樱,怎么了,突然停下来?”

没事…就是,腿刚才好像抽筋了。”

————序章结束————

十七岁,少女的最美好的花季年龄,但对于程樱来说,这是她躺在病床上的第一年五十七天十四个小时两分三十七秒。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床上的少女轻声数着,这成了她每天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叽叽——”

窗外的鸟鸣声让她微微转头,而事实上她也无法做出太大幅度的动作,而这一转头,它又忘了自己数到哪里了。

床边的柜台上放了一个小闹钟,这让她可以继续数下去。

“四十九…五十……”

十六岁的程樱,还是一个在上高中的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直到她的身体出现情况之后,她的生活开始不再普通。

一开始她只是腿会时不时失去知觉,后来更是全身出现僵化,僵化的皮肤会变得发白并且短时间失去活性。

在医院得出的诊断结果是身体僵化症,而天价一般的医疗费也压得这个家庭无法呼吸,程樱的父亲更是丢下了母女两,一个人独自离开了。

程樱的母亲为了这个家庭,更是为了程樱,选择了改嫁,而那个对象正巧是程樱高中的班主任钱浩。

钱浩在高中时就对程樱关照有加,是个看上去很和蔼友善的老师,但是她时不时会听到有学生私下传播他对女学生动手动脚的消息。

程樱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年来钱浩对这个家庭的照顾,对程樱的照顾已经安抚了不少程樱因为自己父亲离开受伤的心。

又过了十分零三秒,程樱早就记住了这个时间,待会儿医生会来对她的身体例行检查。

门开了,走进来三个医生,两女一男,女医生负责检查皮肤的硬化部分和程度,男医生则是通过仪器检查她体内的器官。

“皮肤超过百分之三十硬化,体温低于三十摄氏度,体内器官略微衰竭,但活性依旧完好。”

“唉,可怜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这个年纪应该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吧。”

“少说两句了,我们先走吧。”

医生走了出去,而程樱呆呆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和男医生说的一样,程樱长得很漂亮,无论是五官,身材,都在散发着她这个年龄女生独有的青春魅力。

但她只能躺在病床上,而且因为身体硬化带来的另一个改变,她的头发变成了白色,这不是因为衰老导致的,而是她的头发一长出来,会迅速失去活性。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程樱现在都有些期待夜晚了,这还要说起她的一个梦。

大概几个月前,程樱就开始时常做梦,而梦境的内容很简单,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梦里的她身体完好,可以自由的奔跑,和常人无意。

而就在一段时间后,程樱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这个梦时常出现,有一段时间甚至天天都会梦到。

虽然她很享受梦里短暂的美好,但梦终究是梦,直到有一天,梦里多出来一个人。

他自称七重厉,问了程樱要不要去另一个世界。

程樱醒来后,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陈梅艳,而她则是脸色一变,告诉程樱千万不要答应,说那是死神来收走她的生命了。

不是说程母迷信还是什么,医生有警告过说程樱的身体处于一种很极端的情况,身体活性经常会显示她的身体组织死亡,但是她又活的好好的。

医生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这种情况,只能解释为程樱自己的生存欲望,让她的身体不足以死亡,所以说程母担心这是程樱心里放弃了治疗。

程樱也的确答应了母亲,但是这个梦仿佛盯上她了一般,时不时会出现。

不过梦里的那个人不再提起什么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只是和她聊聊天,谈一谈。

程樱一开始也不愿意说,但是这个梦境里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虽说这个梦里的环境还是身体的完好都让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的程樱向往,但是她同样也向往着在教室里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生活的日子。

七重厉也只不过是一个梦里的人,和他吐露一下应该没事吧?

抱着这样子的想法,程樱把所有自己的经历都和七重厉说了,而他也仿佛一个知心大哥哥一般,倾听着她的心事。

讲着讲着,有时就会哭出来,平常在父母还是医生面前一直坚强的少女,此时此刻的伤心与难过又有谁能明白和理解呢?

或许是心中的期待真的很强烈,程樱很快就睡着了。

还是那片草原,而七重厉也像是早就在这里等她一样,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她。

“来啦,今天有什么故事要说的吗?”

程樱看着七重厉摇了摇头。

“我突然…有些想要去看看你说的世界了。”

“真的吗?很有可能回不回来哦。”

“我在想想吧……”

到了最后,程樱还是没有答应这件事,或许是厌倦这个生活了,她看着母亲每天都在为了她的医疗费努力,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程樱想死吗?肯定不想,但是现在的生活,还有没有一丝好转的身体,无不摧残程樱的意志,让她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何在。

但是她又明白,如果她真的死了,恐怕母亲也会坚持不住的吧……

“嗯?程樱,你先醒醒,你的房间里有人进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七重厉会突然这么讲,但是程樱还是很顺利的睁开了眼睛,入眼一片黑暗,但是眼睛很快就适应了这片黑暗,看清楚了来人。

“钱老师?”

虽然现在钱浩是程樱的继父,但是她依旧习惯喊他钱老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