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古琴血案
  • 王者荣耀之乐坊
  • 花因梦
  • 3171字
  • 2021-05-11 07:47:31

王者荣耀,始于创世手游,玩家万万之数,如过江之鲫,多如驴毛。

今创世学门大开,面向社会征文,期有更好文章,融入学门,花某不才,身份低微,容貌丑陋,才疏学浅,偶得几句白话,以博诸君一笑。

沈家庄,始建于隋朝末年,毁于贞观初年,中秋。一切皆因沈家庄现任庄主夺得贞观初年皇家举办的王者荣耀大赛头名荣耀王者所致。

据传王者荣耀大赛那天,他以一曲《阳关古道》引得九凰一凤来临,与之共舞,共鸣,令天下人为之震撼,被皇帝封为最强御用琴圣,颁发荣耀王者称号,专门为皇室操琴。

同时还有两人也被皇室录用成为御用琴师,就是和他一起参加王者荣耀大赛的亚军和季军,他们两人也同时被皇帝封为御用琴师和御用大琴师,颁发最强王者和至尊星耀的称号。

只是,人的名气大了,定会招惹是非,在沈庄主得到皇帝册封为御用琴圣的殊荣之后,宫内即传,沈琴圣与二位琴师不和。

之后,就不断有琴师前来府上挑战,让他应接不暇,驱逐不断,烦之又烦。

同时还受到来自多方的迫害,而陷身狱中无法自拔,好不容易在一次皇帝想要听他弹琴时,才从狱中走出。

出来后,他内心非常惶恐,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再次向他扑来,即,向皇帝请求辞去御用琴圣一职,回到老家,沈家庄。

在他回家后不久,就从皇城的方向传出曾经参加皇家王者荣耀大赛夺冠的沈家庄主琴技很是平庸,御用琴圣之名,只是欺世盗名。

他能够以琴音引九凰一凤与之共舞,共鸣,皆因他有一张古琴,并非因为琴技。

传说他的这张古琴,是嫦娥仙子成仙飞升时所留下的仙琴,一时间流言四起,让天下的琴师莫不想得到这张古琴。但是,若要问此琴嫦娥仙子又是从何处得来,那就得去问后羿。

贞观初年,八月十五,中秋,是天下所有分别的人回家欢聚的日子,也是沈家庄庄主父亲六十大寿的日子,沈家庄张灯结彩喜庆洋溢,就连忙碌的下人,脸上都挂着吉祥的微笑。

由于沈家庄庄主曾经是御用琴圣,来沈家庄为沈老爷子贺寿的人很多。

每个地方的人都有,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的是沈家的自家的亲戚,有的是豪居一方的商贾,有的是称霸一方的盗匪,有的是占据一县一镇的官吏,也有的是名誉一地的琴师。

但是,也有一些是不怀好意的强盗,不,也许并不是强盗,是一些官家的兵丁假扮成强盗而已。

他们所有来贺寿的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冲着传说中沈家那张能够引来九凰一与之共舞共鸣的古琴。

有的人是想以贺寿为名,一闻御用琴圣的琴音,一睹九凰一凤共舞共鸣的景象,一解心中传言的迷惑罢了。

有的人则不是,他们只想要得到传言沈家可以引来九凰一凤与之共舞共鸣的那张古琴,利用古琴为他们带去高官厚禄和不可一世的地位,来满足他们的野心和贪欲。

沈家的仆人,望着堆积如山的贺寿礼品,笑容变的更加吉祥,也更加灿烂,就连接待客人的热情也更加提高了几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间,和沈家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只要来贺寿就有宴席吃,沈家流水宴都开了三百多席,几乎把在厨房工作的仆人累死,还有人没有安排上宴席。

吃完宴席的人,见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解开了心中的迷惑,就陆续的离开了沈家庄。

而那些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听到过的人,也有很多人陆续离开了沈家庄,不过这些人却没有走远,全部停留在离沈家庄最近的小镇,泗水镇,还换了一身衣裳。

初唐盛世,中秋和元宵一样,晚上城中都有灯会。沈府有一个专门负责照顾小少爷的侍女。

她六岁被买入沈家庄,十年来一直侍候着沈庄主的小公子,从来没有外出过,也从来没有看过灯会。

今天,恰逢中秋,又是老太爷的六十大寿,所以她决定带着小少爷一起去看一次灯会,她相信庄主和夫人在今天的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不会责怪她带着小少爷乱跑。

小少爷沈浪,今年十岁,十分聪颖,也十分乖巧,一听侍候他的侍女说要带他去城里看灯会,立即高兴的跳了起来,“好哦,都三年了,自从我七岁那年开始就想去城里开看灯会了,可爷爷奶还有母亲大人就是不允。

今天是爷爷的六十大寿,所有叔叔婶婶哥哥姐姐还有姑姑们都在忙着为爷爷贺寿,趁他们还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们快走吧!

早点去,早点回来,只要不被他们发现,是不会被责罚的,翠儿姐,你说是不是?”说完之后又接着说道:“翠儿姐”我听说灯会上的人很多很热闹,到底是不是真的?”

翠儿带着小公子沈浪,一边蹑手蹑脚的往沈家庄外走,一边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不过,等到了城里,你就一直拽着我的衣服,千万不要走散了,如果我们走散了,就到泗水镇的泗水酒楼门口汇合,然后,一起回沈家庄。”

沈浪听后,高兴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就在她们二人刚离开沈家庄不久,就有数百名穿着黑色夜行装的人,动作一致,并且,迅捷的潜入沈家庄附近树木繁盛的地方隐藏了起来。

入夜,满天的星光都遮不住沈家庄压抑的气氛,遮不住血腥的屠戮,白天的喜庆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鸡飞狗跳,火光冲天,血光涌现。

数百只火把扔上了沈家庄园的房顶,数百名黑衣劲装的汉子,堵住了沈家庄园的所有出口,凡是逃出来的人,都难逃无情阴冷的刀锋。

甚至,有黑衣劲装的汉子直接冲进了沈家庄园,见人就杀,不管是妇女还是婴儿,是老人还是青年,只要是活着的生命都会迎上他们冰冷的刀锋。

凌晨,翠儿和小少爷沈浪在泗水酒楼门口相逢,翠儿满脸担心焦急之色,说话都带着哭腔,“少爷,你跑哪里去了?害我找到现在。

如果不是我突然想起之前和你约好在这座酒楼前汇合,我说不定还在城里的灯会上找你呢?

如果,找不到你,老爷和老太爷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可能会把我打死。”

沈浪听后微笑着说道:“翠儿姐,我不是好好的嘛!只是观看灯会的人实在太多,不小心和你走散了嘛!

没事的,虽然,现在回去晚了些,但是,最多被爹娘责骂几句,没什么的。”

翠儿闻言有些自责的说道:“这次出来好危险,差点把你弄丢,以后我再也不出来了,也不会再带你出来。”说完牵起沈浪的小手,向沈家庄的方向而去。

到了沈家庄,他们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到处是残梁断臂,还有房梁被烧后残留的火光。

整个庄园却没有一丝生机,充满了死寂。

翠儿呆过之后,立即放声大哭起来,“沈家庄这是怎么了,老爷,夫人,老太爷,奶奶,你们这是怎么了?”

沈浪毕竟才十岁,还小,见到翠儿一哭,也跟着放声哭了起来,“爹、娘、爷爷奶奶,你们怎么了?”边哭还边撒开两只小腿向沈家庄园里冲去。

等他冲到庄园里主屋的地方发现了两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其中一句稍长一点,左手中握着一把变了形的铁扇,右手握着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因为,是握在手心里的,所以他看不到。

直到他死命的掰开尸体的手,才知道,这具尸体右手中紧握着的是一粒只有三分之一的梅花形纽扣,纽扣的材质他不知道。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纽扣的材质一定很特殊,不然,不可能抗拒那么烈的火。

他怎么会知道是很烈的火,只要看烧焦的尸体和倒塌的屋梁就可以知道。

虽然,沈浪只有十岁,但是,他并不笨,更不是傻子,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他也知道,这两具被烧焦的尸体,就他的爹和娘。

因为,他父亲最喜爱扇子,尤其是铁扇。他父亲说过,出门在外时,手里拿着铁扇,既可以防身,又可以扇风,还能假装斯文,结交好友。

所以,他才肯定这两具尸体其中一人是他的父亲,而他为什么能够断定另一具尸体就是他的母亲。

因为,在另一具烧焦尸体的头颅旁,洒落着一支已经被烧成黑色的发钗,这支发钗的款式他见过,这是他八岁那年,母亲的生日,他父亲当着他的面,亲手给他母亲插在头上的,时间刚过两年,他又怎么会忘记,又怎么能忘记。

这一刻,小沈浪清楚的认识到,他的家没了,他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哥哥姐姐,姑姑阿姨也没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上哪里去?

但是,他明白。

以后,他要接下自己独自生存的担子,还要接下重建沈家庄的担子,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要先背负起的是仇恨的担子,还是先要背负起生存担子?

对,只有先背负生存的担子,才能背起仇恨的担子,因为,自己只有活着,才能找出凶手,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