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食之味 酥云包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675字
  • 2020-11-08 13:42:45

“你这是什么时候换上的衣服?!”陈曦问道。

周扬和金莲相视一笑,陈曦又去看花蔓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件红底白花的吊带长裙。他更蒙了,花蔓萝也捂着嘴偷笑。

“傻了吧?”花蔓萝笑着说,“你真逗!肯定没好好看衣服的使用说明。”

使用说明?陈曦回想着,似乎在他拿制服的时候在柜子里的确有看到过一张纸,不过他也记不清了。

花蔓萝走过去忽然拽住了陈曦的衣领,陈曦被她突然一拽,不得不弯下了腰,花蔓萝仰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俩人的距离忽然变得很近,陈曦甚至都数的清花蔓萝的睫毛。

“你干什么?”陈曦问道。

“帮你穿衣服啊!周扬,来帮帮他……”

“来了!”

花蔓萝在陈曦的衣领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是按了一下,接着她就跳到一旁,陈曦的面前就只有周扬了。

“嘀——”

陈曦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衣服发出了声音,仿佛就来自于花蔓萝摸索过的位置。

“喂,你们在干什么啊?”

虽然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陈曦却并未觉得慌乱,甚至还感觉有些好玩,他直觉并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只是站着不动。

那三人都只是笑着看一脸迷茫的他,并不说话。忽然陈曦面前不远处落下了一个身穿制服的驱灵师,银色的制服很显眼,陈曦的注意力被吸引了,他看到那人在衣领里摸索着什么,然后只是片刻间,他就换上了非常休闲的常服!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扫描完毕!”机械的电子音从他的衣领发出。

“好了,你现在可以换衣服了,衣领里装了快速更衣按钮,你只要按一下,就会自动更换为刚才扫描储存的衣服的样子,也就是周扬的衣服。”花蔓萝对他说道。

陈曦点了点头,他又将视线投向刚才换装的驱灵师的位置,却发现那人已经没了踪影。陈曦按照花蔓萝的说法找到了隐藏于衣领中的一个小小的按钮,并按了下去,换上了与周扬一样的服装。

丹枫山的氛围很热烈,周围的人一直在闹哄哄地说着什么,谁是新生,谁是老师都完全看不出来,所有的人都是中青年的样子。远看的时候感觉山中非常拥挤,但其实真正进来之后发现也没那么拥挤,比起陈曦小时候在家里赶庙会的情景已经好很多了,那时候他的印象只有一片黑压压的后脑勺。还好,丹枫山的迎新会上他还可以透过人群看到摊位的样子。

枫树上挂着灯笼,远处的山上也挂着一个个红色的灯笼,连成一圈,有人熙熙攘攘地往山上走,树木遮挡太多,山上的情形陈曦看不太清楚。只看到时不时有烟火从山顶升起至半空然后落下。

山下原是盆地的地方修建了露天的大舞台,舞台四周毫无遮拦,说是舞台,却更像是体育场,四周的群山就是观众席,热闹的音乐声从舞台中央的位置传过来,舞台四周已簇拥了一片观众,观众的人数还继续在增加。

到处都挂着灯笼,隔一段距离就有高高的路灯,莫非丹枫山也有黑夜?陈曦一边走着一边想象着丹枫山夜晚的样子。

如果火弦在就好了,陈曦忽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整个丹枫山的气氛都很活跃,这种活跃感染到了陈曦,对于早已经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的他来说,这种感觉是非常不寻常的。四人跟着人流往前走,往人最多的小道上走去。不多时他们就走到了红枫大道上,这条大道入口处悬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食之味”三个字,道路上的枫叶已经清扫干净,露出了石板的路面,路两旁的枫树下是一个连一个的摊位,售卖着各式各样的吃的,全都是些陈曦没见过的东西,有炸的、煮的、蒸的、烤的,还有些模样奇怪的像是水果之类的东西。金莲一改沉默的样子,与周扬耳语片刻后就朝着附近的一个摊位走去,陈曦也跟着走上前去观看。

原来是一个卖油炸食品的摊位,摊位上挂着横排着三个大字——酥云包。

炸的东西像是面包,又像是馒头,看起来非常松软饱满,白白胖胖的如拳头一般大小,投入油锅后就变得金黄。

陈曦他们面前还排着几个人,阵阵香气飘入陈曦的鼻腔,他感觉自己的口水好像多了起来。有人拿着包从陈曦身旁走过,陈曦很好奇,这包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东西,他盯着那人看,希望能看到包里面的样子。

“酥云包,原料取自云山之顶,配以香草河水所和之酥面,酥面包云,快速油炸,云仍有形,外酥里绵,口感绝妙!一个只要5比铢!5比铢!来,这位姑娘,你拿好咯!”

络腮胡子的大汉一边炸着,一边吆喝,这是陈曦到学院之后见到的第一个络腮胡子,他猜测着摊主的身份,这人穿着背心,一身肌肉暴涨看起来相当孔武有力,只是这个人的风格似乎与他见过的驱灵师都不一样。疑惑还没解开,他就听到了“比铢”,这陈曦瞬间清醒起来,因为他一毛钱都没有。

“喂,你有钱吗?”他拍了拍花蔓萝的肩膀。

“没有啊!”花蔓萝很直接地回他,“你要借钱吗?”

陈曦稍稍弯腰下去,稍稍贴近花蔓萝的耳边小声说道,“没钱你排什么队……一个包要5比铢……”

花蔓萝似乎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但陈曦刚直起身子,花蔓萝就朝他招了招手,陈曦又弯腰下去。

“新生免费,你不认识字吗……”

她的声音清晰而又坚定,坚定中又带着一丝嘲讽,陈曦又去看那摊位,在左下角的位置摆了个小牌子,上面写着“新生免费”几个字。

金莲已经拿到了她的酥云包,看到陈曦在看她,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转过身去给了陈曦一个背影,陈曦看到她低头咬了一口,但他还是不知道那包子里面是什么。

陈曦是他们几个中最后一个拿到酥云包的,给包子前摊主还跟他说了一句“欢迎来到驱灵学院。”他礼貌性地向摊主道了谢。

酥云包有点烫,表面还能看到跳跃的油花,一个包大概有拳头大小,像一个光滑圆润的土豆,他等了一会儿才下口。那种口感该怎么形容呢,外面是薄薄的一层酥皮,咬下去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酥脆的响声,然后一种淡淡的香气(并不是油香)便在口中弥漫开来。

酥皮靠里的一侧也是酥脆,并没有绵软的感觉,被咬了一口的包就像是缺了壳的鸡蛋,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陈曦大概明白所谓酥云包的意思了,包里面是淡淡白色缭绕的云,但那云却像是被固定在了里面一样,只有一点点从破口的位置溢出来。陈曦又咬了一口酥皮,张口的瞬间他感觉自己尝到了云的味道,有点凉凉的,湿湿的,像雾,在他的舌面流动,混合了先前的香味。

他看到金莲像喝水一样在吮包里面的云,陈曦并没有照做。他张大了嘴巴,把剩下的包全塞到了嘴里。

哇哦!陈曦忽然笑了,他嘴里的感觉很奇妙,柔软细腻而无形的云就充满了他的口腔,凉凉的香香的,他咀嚼着酥皮,又是酥脆的感觉,但很快,那感觉就消失了,只剩下了淡淡的香味。

陈曦叭咂着嘴,还没回过神来。

周扬用与金莲相同的吃法在细嚼和吮吸,时不时还停下来似乎在品味。看到花蔓萝的瞬间陈曦差点笑翻过去,花蔓萝正张大了嘴巴把半个包子塞进了嘴里,她嘴和脸本就不大,这下子像是一个嘴里塞满了坚果的松鼠一样,腮帮子高高鼓起。

看到陈曦笑她,花蔓萝瞪了他一眼,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她稍一张口,云就从她嘴里漏出来,吓得她赶紧捂住嘴,陈曦却笑得更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