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卢蔚的时间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90字
  • 2020-09-25 16:02:40

“时间的概念总绕不过空间,空间是什么呢,可能大家都知道,但是都无法准确形容。这个并不重要,毕竟我们这节课是讲时间学,而不是空间学。”卢蔚拿起讲台上的一只发光笔,在面前的空气中横向一划,空中就出现了一条水平的白色细线。

“如果空间只是一条线,我们知道这是一维。”

接着他用笔点在线的一端,然后向下拉,那条细线就像是被拉开了一样,形成了一张发光的平面。

“当线成面,它就是二维的。这平面上的任意一点都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坐标轴来表示。”发光的白色的平面随着卢蔚的移动而上下左右翻转,卢蔚在平面又划出了两条垂直交叉的红色直线,两条直线末端均有一个箭头,将平面等分为四份。

“当面成体,它就是三维,只需再加一条坐标轴,依然可以定位其中的物体。”言语间平面已变为水平,卢蔚点着面的一角垂直向上拖动,那面就变成了一个发光的半透明的长方体。于此同时长方体的中央出现了一条垂直向上的红色的带箭头的直线。

“至此,便是我们所了解的空间。我们给它命名为A空间,再加上时间的维度,便是四维,依靠这四个维度,我们可以准确定位某一事件或者事物的存在。”

“以前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时间沿着一个方向流逝,过去的时间不可以重来,时间更像是一个向量,笔直向前。自此,我们将空间的概念引入时间的研究中,并依此进行探索。相比于空间,时间渗透于空间的各个角落,有空间的地方,就有时间,时空的概念一直互相依存。空间在时间的面前更像是一个可以被放大的点,就像是生物体内放大的细胞,或者是物体内被放大的原子,在一个时间点上可以有无限的空间。同样,在一定的空间内又可以有无限的时间。这是很容易理解的。”

卢蔚又拿起了手中的笔,空间A中便充满了淡绿色的光芒,接着又在他的笔下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极小的光点,光点变成了绿色。

“这是某一时间点。”卢蔚挥动着手中的笔,那光点又逐渐逐渐变大为方才空间A的大小,空间中充满了淡绿色的光芒,外层则是白色的光晕。“事物的运动和变化是时间的本质,时间是用来衡量事物运动和变化,也就是事件发生顺序和长短的一种度量,假如我们的事件是一朵花的盛开,那么以空间的视角来看时间,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卢蔚移动着手里的笔,淡绿色的光芒正中就出现了一朵粉红色的花苞。他们的讲师已进入状态,与刚开始的样子完全不同,他手起手落,动作自然大方,虽不再时时盯着教室里的同学,但陈曦能感到他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领域,仿佛整个教室都已在他的控制之下。可能新生们都没有见过这些景象,所以一个个都聚精会神,看的非常认真,当然包括陈曦。在这之前,卢蔚所讲的四维陈曦大概都有所了解,他很好奇接下来的内容。

那朵花在他们的注视下渐渐绽开了花苞,先是花苞顶端微微绽开一个小口,接着花苞下端逐渐膨胀,上端再继续打开,粉色的皱皱的花瓣就显出了它的样子,慢慢的那花瓣逐渐伸展张开,最后完全打开盛放,露出了黄色的花蕊。

“假如这空间就是全部,那么刚才的事件过程就有一条专属的时间线出现。”卢蔚移动手中的笔,长方体变成了绿色的光点,卢蔚拖动光点,形成了一条短短的绿色线段。

他点击线段开始的地方,一个长方体便展示在了线段的上空,那是之前陈曦见过的样子,里面是未开放的花苞。卢蔚随便点击了线段后方的某一点,又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长方体,里面的花苞是半开放的状态。

“你看那时间线像不像播放器的进度条……”周扬小声在陈曦耳边说着。

“对,现在你们看到这个,可能会觉得像一个普通的播放器在播放画面。的确,播放器的进度条与时间线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意义,都是用来衡量事件发生的顺序和长度。现在我们以时间的角度来看空间,当我们把时间线上所有的空间A都放大,并叠加在一起,就会像最初动画的原型一样,形成连续的画面,但这些连续的画面不是制作而成的,它们是真实发生的事件。”

卢蔚在时间线上不停地点着,不多时,他的前方几乎布满了看上去似乎一样的空间A,它们从不同的方向飞向其中一个并叠加起来,空间A中的花朵便开始绽放和盛开,就像陈曦小时候玩的手翻小型动画册子一样,不同的纸张上是连续的动作,快速翻动便可以使眼睛产生连续的影像,好像人物在活动一样。这并没有什么新意。

“我们尽量选取两个相邻时间点的空间进行叠加。”时间线上方出现了两个看起来几乎一样的长方体,“左边是A1,右边是A2,按照时间的方向,A2发生在A1之后。现在我们将两个空间叠加。”卢蔚用笔移动A2,两个空间便叠加在了一起。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不合理的地方吗?”卢蔚问道。

所有的同学都摇了摇头。

卢蔚并不急于解释,只是静静等着。

从刚才开始陈曦就留意到了,但他不知道自己所留意的是不是卢蔚所指的不合理,所有的空间中都布满了淡绿色的光芒,似乎密度一样,时间线也是绿色,如果只是简单的重叠,那么重叠后的空间中绿色会越来越浓,花朵颜色也会越来越饱和,可是现实中重叠后的空间始终保持着一致的光芒,花朵也没有变得更鲜艳。

但陈曦没吭声,因为他留意到的的确不算是什么的问题。

卢蔚笑了。“是真没注意到还是觉得不值一提?”

还是没人说话。

“他笑起来挺好看的。”花蔓萝轻声说道。

这个回答让陈曦觉得有些好笑,他转头看了看花蔓萝,刚好对上她的视线。

“不是吗?”

陈曦笑着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知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叠加,那么空间A中的绿色光芒便会越来越浓,但我们之前的叠加,到最后绿色光芒的浓度都没有变化,这是因为事件的发生是消亡与诞生的过程。”

卢蔚移开了叠加后的两个空间,原来的空间A1此时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壳子,只有浅白色的外围在发光,里面的绿色光芒都已经消失,花朵的位置只是遗留了一个隐约可见的浅白色的轮廓。

“或许已经有人注意到了,绿色的光芒代表着时间,时间线也是绿色的。时间在前进的同时也在消失。已经发生过的事件就是已经消亡的时间,无法更改。”卢蔚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他的表情非常严肃认真,陈曦被他身上的气氛所感染,不自觉坐直了身子。

“这就是《时间学》最重要的定律之一:不管时间以何种方式运行,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都无法更改和重来。”

这句话是卢蔚目前说过的最为有力的一句话。但陈曦此时还不知道这句话所包含的意义,因为要到很久以后,他才会明白这句话中的残忍与无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