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少女的目的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05字
  • 2018-05-28 22:45:28

“为保证公平,每个班都必须要有一定的初级考核通过率,至少是表面上的公平。而且实际情况也远比你能想象的要复杂,决定一个人能否成为初级驱灵师的条件并不只是魄种那么简单,尤其像你这种毫无意识的新生,魄种信息几乎是无用的。”

花蔓萝仍是面无表情,倒是陈曦心中开始有了疑惑,这个明明看上去似乎很可爱的女生,为什么说话这么不讨人喜欢,她为什么要找上自己,又为什么说这么多。

“你到底是谁?我怎么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陈曦的语气中已有了几分愠怒的意味。

一旁的周扬似乎是怕陈曦跟花蔓萝吵起来,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袖子。

“别生气啊……好好说……”周扬轻声说道。

花蔓萝却忽然笑了,仍是不看陈曦,只是微微低下头去,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一样笑的停不下来。

陈曦被她这一笑弄的莫名其妙,忽然感觉自己在她眼中可能像个傻子一样,谁知道呢,奇怪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你笑什么?”他问道。

“不好笑吗?”花蔓萝逐渐止住了笑,她歪着头看着陈曦,眼角还挂着方才笑出的眼泪,“学院里少有的初代灵使,和唯一的次代驱灵师魄种继承者,居然是这么一个白痴的组合,什么都不知道。还问我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陈曦仍是不解。

“对啊,说清楚点。谁是次代魄种继承者?”周扬也跟着问道。

“你呀,陈曦,学院唯一的次代魄种继承者。你的前代驱灵师,东方青木,是学院的顶级驱灵师之一。还有你的灵使火狸,是学院最强的初代灵使之一。你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陈曦看着花蔓萝,对方已经放松了表情,说不出是玩味还是嘲笑,总之让人不太舒服。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又是谁?”陈曦问道。

“我当然知道,只要我想调查,就没有不知道的。我是谁?你想知道吗?”

“随便你,爱说不说。”

陈曦转过身去,他非常不喜欢花蔓萝这种行事风格,让人非常不爽。

“没想到你真的就是次代魄种继承者!太厉害了……”周扬说道,“对了,你的灵使怎么没来?”

陈曦没说话,他依旧是感觉不到花蔓萝的气息,不知现在是怎样的情绪,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话感觉到尴尬。

冷静下来的陈曦忽然意识到他刚才说的话好像太重了,尤其是对方还是女生……

“你有话直说吧,别拐弯抹角了。”陈曦放缓了语气,转过身去看向花蔓萝。

那女生仍是有些嘲笑的表情,似乎料到了陈曦的反应,陈曦心中顿时就尴尬起来了,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别在意别在意,对方是女孩子。

“那你听好了,我叫花蔓萝,是五代魄种继承者,属木系,我想与你结盟。”

正在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陈曦却愣在了原地,他还以为花蔓萝至少是三代魄种继承者,毕竟她知道那么多,结果她居然是五代魄种继承者。

陈曦看着花蔓萝,有些不可相信。

“很不可思议吧。”花蔓萝抬脚往教室走去,陈曦跟在她身后。

这一节课是时间学,陈曦与花蔓萝和周扬坐在了一起,陈曦坐在中间,周扬与花蔓萝分别居于左右。周扬的灵使则坐在周扬身后的位置。

上课的老师是一名年轻的男性讲师,讲课风格显得有些青涩,不如夏桑那样游刃有余。从师资配置上也能看出来《时间学》的地位不如《驱灵学基础理论》。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时间学》老师,卢蔚。新生阶段的《时间学》课程将由我来负责给大家讲授。”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卢老师就开始清嗓子了。他形容有些瘦削,虽然长相俊朗,看上去也很年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是却有种呆板的气息。自我介绍以后教室里便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寂静之中。

年轻的卢老师有些慌乱地在台上整理着书籍,他微微低着头,似乎不太敢直面台下学生的目光,整理完书籍他又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着字。

粉笔接触黑板后乓乓作响,陈曦又听到了议论的声音。

“这么年轻,行不行啊……”

“我都替他尴尬的慌……”

“真尴尬……”

虽然周围人这么说着,但陈曦却听不到卢老师任何内心的话语。除了他那看起来似乎有些尴尬的肢体动作,陈曦感受不到多余的气息。

“感觉这个老师有点……”周扬说到一半又停下,似乎遇到了很难描述的情况。

“不要随便同情别人。”花蔓萝在一旁说道,“能成为讲师,至少是中级驱灵师,而且他的衣服上有研究所的标志,更不可能是普通的初级驱灵师。”

周扬稍微挪开了一点,轻声咳了一下。

卢老师已经在黑板上写下了“时间学”三个字,工工整整写在黑板正中,他端详了一下就转过身来。

陈曦在他的衣领上看到了所谓的研究所的标志,一个黑边银底的显微镜的金属扣。

“时间学,是近些年来新兴的一个独立的学科,旨在探究时间运转的内外规律及机制。”说完这话,他顿了顿,看着台下的同学,似乎在等他们的反应。

他的眼神没有一开始那样躲闪了,同时,教室里的议论声也小了一些。

“很早以前,人们以为时间是一条直线,从遥远的以前,延伸到无尽的以后,后来人们觉得时间是一个平面,无边无际。我们每个人都在说时间,时间,但时间到底是什么,有谁知道吗?”

同学们似乎都被问住了,又或者是不乐意出头,教室里安静下来,陈曦看着卢蔚,感觉他似乎并不打算找人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时间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但有一句话大家都该听过。时间就是生命。时间是生命的承载者,是悲欢离合的见证者。个体会消失,但时间似乎永远都在,有生命,它就是五颜六色生机盎然,有战争,它就是枪林弹雨硝烟弥漫,当一切都消失,时间就是一片虚无。”

陈曦听出来了,这是文学和哲学课,不是硬科学,也难怪会让年轻的讲师来负责。

“讲到这里,很多人都会认为,这只是文学或者哲学的概念,与你们想知道的数据,仪器相去甚远,但我要说的是,《时间学》的确是一门科学,但哲学是它的启蒙,要想学好《时间学》,就必须要知道时间的哲学意义。”

卢蔚的语气忽然坚定起来,他双臂张开,双手撑在讲桌上,弯着腰看着教室里的人。似乎被谁赋予了力量,他虽然站在低处的讲台上,但他的眼神却像是居高临下,仿佛教室里的同学在他眼里只是一群草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