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花蔓萝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47字
  • 2018-05-27 21:57:21

课后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教室里太吵,陈曦于是走到走廊上透透气,周扬也跟着他出来了。

“你上一节课怎么没来?”周扬问道。

“上一节课是什么?我看课程表上这是第一节课啊。”

“上一节课是开班会,自由活动时间结束后大家都又回到了楼下集合,今年传承班招收了五百名新生,分了十个班级。我跟你都被分到了新生一班,然后就各个班开班会,选班长,讲学生守则什么的。挺无聊的。”

“还有这事?”

“嗯。”周扬靠在走廊栏杆上,往教室里看着,好像在找什么人,过了一会儿他朝陈曦示意,“你看,那个就是我们的班长,叫何远。”

顺着周扬的目光,陈曦看到了那个叫何远的男生,坐在座位的最后一排,周围围了几个男生女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看上去似乎非常熟络。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都是第一次见,好像很多人都对他有好感,他好像也认识挺多人,你知道班长是怎么选出来的吗?”

陈曦摇摇头。

“居然是不记名投票。大家都不认识,虽然有自我介绍,但能记住名字就不错了,反正挺奇怪的,很多人都选了他。”周扬看着何远,心里一直嘀咕个不停。即使他闭着嘴巴,陈曦也能听到他心里在怀疑何远受欢迎的原因。

陈曦看着何远,何远的心里很平静,看不出什么想法,不只如此,何远身边那几个男生女生也是一样,明明都是聊得很起劲的样子,但陈曦却看不出他们心里的想法。

“何远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为什么他一来就这么受欢迎。我这么热情却没朋友。不过还好,我不是唯一一个被排挤的。”

陈曦扭头看着周扬,对方却并没有说话,他忽然明白刚才是听到了周扬的心里话。

“别想了,每个人都不一样,或许他就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呢。”陈曦拍了拍周扬的肩膀。他扫视着教室里的人,相识不过几个小时,小团体已然形成,课下十几分钟的时间,教室里的人就三三两两一堆堆地围在了一起交谈,看上去倒像是相识很久的朋友,只有四五个人没有团体,散坐在教室里,看上去的确有些被排挤的感觉。

教室中心位置有一群人,看上去是最热闹的,规模看上去跟何远的团体差不了多少,约摸有十来个人的样子,正中央的是一个女生,虽然皮肤颜色偏黑,但看上去却相当健康漂亮,性格也似乎很爽朗,每每大笑时都会露出洁白的牙齿。“周扬,那个人是谁?”陈曦问道。

“那个啊,是学习委员,叫麦青。”

陈曦正盯着麦青看时,她转过身来了,对上了陈曦的视线,陈曦忽然感到有些尴尬,正要移开视线,麦青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忽然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陈曦反射性地也向麦青点了点头。

然后麦青就收回了视线。

“那个人呢?”

“风纪委员余威。”

“这个呢?”

“生活委员江流。”

“那个人呢?”

“好像叫什么彦……”

“他不是委员?”

“不是,就选了班长、学习委员、风纪委员和生活委员。”周扬说道。

陈曦把这几个团体看了一遍,五十个人五个团体,班长的小团体最大,然后是学习委员的,其次是风纪委员和生活委员,最后是那个什么彦的团体,人数从十几人到五六人不等,再加上这几个被排挤的,周扬和陈曦,就是一个班的人数了。

“陈彦松。”

身旁忽然有人说话,陈曦转过身来,看到了一个个子小巧的女生,身高可能只有一米五几,和他们穿着一样的新生制服,长着一张娃娃脸,如果不是那双眼神淡然的眼睛,陈曦可能会以为她是个小学生。

“那人叫陈彦松,三代魄种继承者,属木系。”

那女生看着方才他们看着的男生,对陈曦说道。然后她就转过身来看着陈曦。

“花蔓萝。”那女生朝陈曦伸出手来。

“陈曦。”陈曦与她握了握手,她的手虽然很小,但感觉并不柔弱。

与陈曦握罢手,她又朝周扬伸出了手。

“周扬。”周扬也与她握了握手。

接着她就挨着陈曦靠在了走廊的栏杆上。突然插入的一人让周扬和陈曦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三人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虽然并未言语,但陈曦却感觉这女生似乎是有备而来。除了这个,还有她的名字,花蔓萝,听上去跟他们的名字都不太像,而且她靠近的时候陈曦也完全没有察觉到,让他感觉有些奇怪。陈曦与她握手时都没能看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那双眼睛太过淡定,像幽深的湖水深不见底。这感觉很像一个人,对,张雪然,那个跟他分配到一个实习基地的女生。

怎么会想到她呢,陈曦甩甩头,张雪然的形象似乎就这么被他甩出了脑海。

“你也是我们班的?”周扬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花蔓萝点了点头。

“你有自我介绍吗?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周扬挠了挠头,似乎对自己的问话感到不好意思。

“我没有自我介绍。”花蔓萝回道,“点名的时候可能你也没留意到我的名字。”

“哦……”

“你看出什么来了?”花蔓萝问道。虽然她没有面向陈曦,但是陈曦知道她在对他讲话。

“没看出什么。”陈曦并不太想与她过多交谈,虽然他看出了小团体,也看出了团体之间的差异,但他并不打算说。

“五百名新生,按照魄种代数及灵魂能量分班,越是靠前的班级,初级考核通过率越高。也就是说,我们班是所有经典传承新生中最优秀的一群人。也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们班才有幸得到夏桑教授的授课。”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是说魄种代数,属性这些内容,学院可是没有公开的。”周扬看着花蔓萝说道。

“灵使的功劳。你们应该都有听说吧,每一届新生的初级考核通过率都是一定的,在新生入学时便已定下有多少人可以通过考试,又有多少人会被淘汰。何远,三代魄种继承者,属水系;麦青,三代魄种继承者,属木系;江流三代魄种继承者,属水系;余威,三代魄种继承者,属金系;你,周扬,三代魄种继承者,属土系。你肯定看出来了,班里已经分成了几个小团体,中心人物都是三代魄种的继承者,当然了,团体中其他人也有三代魄种的继承者。那些没有团体的人,大多是五代以后的魄种继承者。”

花蔓萝自顾自地说了一通,但陈曦似乎并不领情。

“既然这样,学校直接按照魄种代数来录取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代数靠前的直接通过初级考核,也省的麻烦。”陈曦淡淡地回怼道。

但花蔓萝却并不生气,她对陈曦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