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灵魂空间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865字
  • 2020-09-26 18:42:30

周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充斥了,软软的,却很强韧地胶着在一起,带着冷冰冰的压力向自己的身体挤压着,仿佛深处有一个漩涡一样,陈曦只觉得所有的液体都向那个方向流动着,包括自己。四肢有些徒劳地挣扎着,妄图挣脱这种可怕的感觉。可也只是徒劳而已,那种流动着的液体,根本抓不住,就算划动双臂也不能像游泳似的可以借助一点点力量运动。

触目所及的地方都是一片近乎透明的银白色。

这,到底是哪儿?

能回忆起来的最近的事情是自己在心跳停止之后的突然的昏迷。醒来的时候就到了这个地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莫非自己已经死了?!难道是死后的世界?

“欢迎来到灵魂空间~”

低沉而又沙哑的男声忽然在陈曦耳边响了起来。

陈曦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一双手忽然间就覆上了陈曦的双眼。陈曦慌慌张张地伸出手去扒,却发现那双手根本就无法碰到,就像周围的液体一样,抓不住,掰不开,一用力就从指缝中溜走了,却偏偏能将自己的视线挡住,留下一片黑暗。

“你是谁?!”

陈曦继续挣扎着想要转身去看说话人的样子,却发现自己不论怎么划动周围的液体身体都无法改变自己的位置,就好像自己处在太空中一样。那种抓不着碰不到的感觉让人非常抓狂。

“哎呀呀~不要这么害怕,我是谁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

“你的心坏了,需要修理一下。”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低沉的带着一点窃窃私语味道的话语一下子就撞在了陈曦的心上,陈曦的心忽然间就提了起来。

“你心里最为重要的地方已经开始腐烂了,而你竟然毫不自觉吗?”

男人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知道!你只是不愿意去承认而已。”

在心灵的层面上,陈曦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弱者,从以前开始就是,以后也会是个弱者,所以这个男人的话竟然让陈曦觉得有些心虚,连对答的勇气都没有。

仿佛察觉到了陈曦的内心活动似的,男人忽然笑了起来。

“桀桀桀桀~~被我说中了吧?!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一点有意思的东西吧……桀桀桀桀~~”

陈曦忽然想起来自己最近所做过的那个梦了,梦里的那种笑声几乎和现在听到的一样,恐怖的沙哑的笑声让陈曦的心不住地颤抖着。

接着,捂在眼睛上的手放开了,陈曦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截然不同的场景,他好像来到了一间很普通的屋子里,面前有两个人,一个烫着卷发的女人正叉着腰低头看着一个有些瘦弱的小男孩儿。两个人的脸都是黑色,无法判断他们的表情。

“说!为什么要打弟弟?!”

尖锐的女声忽然钻进了陈曦的耳中。

接着是清脆的一巴掌声。小男儿捂住了自己的脸,抬头看着女人。

“妈妈,我没有打弟弟,没有,是他自己要哭的,不是我……”

“还说没有!你当我是瞎子啊,你没打他他为什么哭?啊?小小年纪心肠就这么坏,那可是你弟弟啊!”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抓过小男孩儿,一下又一下地打着小男孩儿的屁股。小男孩儿腾出手来去捂屁股,女人就用手指戳男孩儿的额头。

“真是不打不成器!以后还打不打弟弟了?啊?!”

“我没打啊…”

“我让你犟!让你犟!”

小男孩儿被拉扯的倒在地上了,女人直接用脚去踢那小男孩儿。男孩终于投降了。

“妈妈,我不打了,我以后不打弟弟了!!不打了!!”

陈曦皱起了眉头,这种棍棒式的教育方式是他最为不耻的。正思考的瞬间,自己所处的环境就变了。好像在幼儿园里,滑梯旁边的沙地上,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小孩儿聚在一起,如前面的场景一样,所有人的脸都是黑色的。

被围在中央的是两个小孩儿,一个小孩儿正坐在地上抹着鼻子。另一个小孩儿站在他身边,正用脚踢着他的胳膊。

“来来,镇伟,你跪在地上,当马,给我骑。”

镇伟?!

莫非这人在给我看镇伟以前的事情?!仔细看来好像坐在地上的那个小孩儿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像前面挨打的那个小孩儿。

意识到了这一点,陈曦的心里也沉重了起来。他不喜欢对别人的生活有太多的了解,即使不是参与者,被牵扯进去的知情人也不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种感觉就像被某人偶然告知自己所认识的人家里有了变故,若不知道还好,知道的话不去做点什么良心就会不安。所以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好,这也是陈曦一直都奉行的原则。

为什么要把他的生活告诉自己……还有那人所说的“心坏了”“腐烂了”……

陈曦不愿意再想下去,也不想再看眼前的场景,偏偏闭上眼睛还看得到,听得到。

陈曦的恐惧加深了,恐惧与不安相交织在一起,陈曦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给我看这些干什么?!你这个混蛋,出来啊!!”

没人回答他,幼儿园的画面不由分说地展现在陈曦的脑海里,一幅接一幅,连成一组动态的画面。

站着的小孩儿俯下身去按着镇伟的肩膀,强迫他趴在地上。镇伟有些倔强地反抗着。然后又走过来了两个小孩儿帮着前面的小孩儿压着镇伟肩膀。

“鼻涕虫,快点,快点,等会儿我也要骑。”

无论如何镇伟就是不低头,但是也捱不过那么多人的压力,一个小孩儿终于成功地跨坐在了镇伟的身上。一边还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拍着镇伟的屁股。

“马儿马儿快快跑,驾驾!”

周围的小孩儿齐声喊道。

“驾驾!!”

很奇怪的是,从头至尾,镇伟都没有说话,甚至连个“不”字都没有说。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但是陈曦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只有沉得住气的人才能掌握局势。很明显陈曦不是。不管自己如何反抗如何的焦躁与不安,镇伟的过往还是如同洪水一样涌进了陈曦的脑海里。

场景继续变换。

这次换成了教室,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下是一面大大的黑板,穿着白衬衫的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教室里站着的两个孩子。

“老师,他偷了我的钱!”

低着头的孩子反驳道。

“我没有偷!”

老师叹了口气。

“镇伟,下午把你家长叫过来。”

镇伟咬紧了嘴唇,没有说话。

“啪!”

很响亮的巴掌声,连过渡也没有,高大的男子看着眼前的孩子,已经出离了愤怒,胸膛因为气愤所致的兴奋也剧烈地起伏着。

“我让你偷钱,让你偷,老子白养你了,就不能给我长点脸!啊!”

陈曦看到眼镜男口中喷出的唾沫星子像烟花一样落在了镇伟的头上。镇伟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庞,一言不发。

“啪!”

这次挨打的是另一边的脸。

挪开手的瞬间,陈曦看到镇伟流下了眼泪,透明的晶莹的,在黑色的看不清表情的脸庞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我没偷钱……”

不管是真是假,陈曦相信了镇伟的话。

“不是亲生的倒是不一样......啧啧啧,那谁家的不就是那样,天天挨打,真是可怜。”

背着书包,捂着脸,沿着路边慢慢的走,可是邻居们的闲言碎语还是进了镇伟的耳朵里。几乎在每个街头巷尾都会有这么一帮人存在,依靠对别家事情的评头论足来度过漫长的无聊的时间。

“浩浩,妈妈给你买了鸡腿,拿着,不要告诉哥哥哦~”

镇伟的妈妈蹲下身子对年幼的孩子说道。声音很温柔,一点都没有打镇伟时的气急败坏。

可是画面一转。小孩就站在了镇伟的面前。

“哥哥,这是妈妈买给你的,你吃吧~”

“滚!我讨厌你!”

小孩儿撇了撇嘴似乎要流泪。

“你要是敢哭我就掐死你!”

镇伟的话成功地吓退了小孩儿,他终于捂着眼睛跑开了。

房间里只剩镇伟一个人了。只见他走到书桌前,拿出纸笔,用力地在纸上写着。

“我恨爸爸妈妈,不喜欢我的话就让我去死好了,为什么要养?反正我又不是亲生的孩子。”

“我也恨弟弟!”

几乎是抓狂式的,镇伟在句末打了个巨大的感叹号,仿佛还不过瘾,用力地在本子上画着感叹号,一直画满了整张纸才罢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