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银星往事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088字
  • 2018-05-18 23:50:23

说完这话,它就飞了出去,陈曦紧紧追在它身后,一人一蟒在空中时而远离又时而分开,那蟒似乎在跟陈曦玩游戏,它先是飞离陈曦很远,接着又放慢速度,等陈曦追上来时它又巧妙一转身,甩着尾巴离开了。有时候它的尾巴似乎就擦着陈曦的脸,但等陈曦伸手去抓时它又跑开了。

陈曦在这游戏中感受了一种很天然舒适感,似乎这就是他的天性,毫无顾忌地去追逐和捕捉什么,就像小时候在捕捉飞虫与蝴蝶,单纯地追逐风和雾,只是一种释放天性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巨蟒让他感到放松和毫无顾忌。他并不急于抓到它,有时候追上了也只是绕着它转,它细细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光,即使物种不同陈曦也能感受到巨蟒的美丽。

他们绕着赤沙山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树林,陈曦下意识地贴近树林飞,那蟒也渐渐贴近了树梢,陈曦躲在树冠中一动也不动,那巨蟒飞出一段后又减慢了速度,它回头看时却并未发现陈曦的身影。它犹豫了一会儿,眼中显出疑惑的神色,没过一会儿它就折返回来,贴着树梢一边飞,一边寻找。

陈曦瞅准了时机忽然从树冠中冲出,吓得蟒一愣,在它发愣的空档,陈曦轻轻拍了它脑袋上的银色甲片。

“我摸到了。”陈曦得意地说道。

那巨蟒有些傲娇地转过了脑袋,“哼,居然设计圈套。本姑娘不开心了!”

“说话算话啊,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陈曦说道。

“好吧,谁让我言而有信呢。想不到你居然可以藏起自己的气息,看来那家伙的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巨蟒吐着信子,“我叫银星,我是从水里游到这里来的,那家伙当然知道我在这里。好了,我的问题回答完了。”

“银星……是因为你头上的甲片吗?”陈曦问道,“不过,你的名字真的很好听,难道也是东方青木给你起的名字?”

银星像是忽然被震惊到了一样,它睁大了双眼,久久地盯着陈曦,眼神中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陈曦看着它,感到心里似乎流进了一股暖意。他听到银星在念叨东方青木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肯定是他起的名字了。”陈曦说道。“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忽然感觉与你很亲近,好像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这是不是因为东方魄种的关系?”

银星缓缓地把头转了过去,它没有直接回答陈曦的提问,却说起了其它的事情。

“是他给我起的名字。东方青木给我起名叫银星,那时候我还很小,我想不起来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便孤身生活在那山中,那时候的树木都是焦枯的,像是被烧过一样。很多的动物都死了,我、还有那家伙,是为数不多幸存下来的。河流里有水,但水是黑色的,泡着腐木和动物的尸体,又臭又苦,但为了生存,我只能去喝那些水。”

“我的头上是一块疤,从记忆开始时就有,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我记得一开始是很痛的。我就独自在山中生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山里忽然来了人,两三个吧,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好像会魔法,他用手抚摸树木,树木就活了,开始张发芽,还有一个人可以开山凿石,只是用双手就能做到,另外一个也不知道对那些河水做了些什么,水就慢慢变清了,他们清理着山中的枯枝和腐尸,渐渐的山就变得干净起来。”

银星慢慢落回了地面,它绕上一棵大树,陈曦便跟着它,坐在树杈上看着它,他知道银星要给他讲故事了。

“那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好人,一开始我似乎是很不喜欢他们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讨厌,恨不得把他们全部都赶出去,我每天都躲在远处看他们做事情,直到有一天我被那个会让树活起来的男人抓住了。他把我带到了同伴的面前,他们商量着要如何处理我。我怕的要死,也恨的要死,后来他们商量好了,那个人说,我来养它,一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那个人就是东方青木,他太善良了。后来我就在他的山中生活了,他的山和他的名字一样,都叫青木,青木山上环境清幽,树林茂密,到处都是鸟鸣,山间的水流非常干净,不像我原来生活的的那座山,到处都是死尸的臭味。但我还是不太喜欢他。后来我生活的湖边就出现了一只狸猫,天天在转悠,每次我想出来透气它就伸爪子挠我,我那时候虽然是一条小丑蛇,但也是爱美的,我的鳞都被它抓伤了。”

陈曦看着它,心想那狸猫是不是说的就是火弦。

但银星没有继续解释狸猫的事情。

“不过我慢慢的也不讨厌东方了,尤其是在他给我打造了一片银甲之后。”银星左右晃动着它的头,显得很是开心,“我那时候很讨厌自己头上的疤,它让我变得不完美,我做梦都想让它消失。后来东方给我做了一片银甲,薄薄的一层,刚好能盖住那片疤痕。”

“‘你就叫银星吧,就像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是独一无二的美丽。’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后来我们就很熟了。狸猫不在的时候我就会出去逛逛,在青木山上转转,东方也会来湖边看我,有时候他会下来跟我一起游泳,那个狸猫就只能在湖边干看着,谁让它怕水呢!”

银星笑了起来,“那段时间是非常美好的,我不知道是谁给我安排了这样的命运,我非常感谢他。不过东方从来都不让我出青木山,他反复告诫我不要离开青木山,如果离开就很危险之类的话。我生性懒惰,青木山的日子非常惬意,估计赶我走我都不会走的,我根本不向往外面的世界。哪像那只狸猫,一天到晚在外面瞎跑,一点都不省心。”

银星看着陈曦,“以前我一点都不好奇外面的世界,我以为在青木山的生活会是永远,结果并不是。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东方会离开我,青木山会容不下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