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不定的心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40字
  • 2018-05-16 23:50:56

火弦催动了整片沙海,红沙像是被赋予了灵魂一般朝中央区域聚拢而去,他看到陈曦慌乱地在风沙中来回突围,像是一片破布在狂风乱沙中四下摇摆,他心里非常清楚,他看的到陈曦,陈曦却看不到自己。

他能看出陈曦的不安与焦躁,但渐渐地他发现陈曦开始冷静下来了,或许陈曦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虽然仍是在风沙中,却忽然之间顺从了风沙飞舞的节奏与方向。

他察觉到陈曦在找寻他的气息,有好几次陈曦都望向了他这边,甚至眼神交汇,但只是一瞬间,陈曦的视线便离开了他。

火弦伸出右手,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出现在他掌中,劈啪作响,他朝着那红色的沙暴团掷出了手中的闪电。

只是一瞬间,沙暴团中各个方向都出现了闪电,他看到陈曦的眼中掠过惊恐的神色,沙暴团像是一团正在爆炸中的蘑菇云,陈曦几乎是无处可逃,闪电落在他的周围,搅散了风沙的节奏,单单只是躲避,陈曦差不多都要拼尽全力了。

但火弦相信陈曦,相信这只是开始,这根本不是全力。

当陈曦终于适应了闪电,并可自如地于闪电与风沙之中穿行时,他又开始寻找火弦的气息了。这一次他寻找的意念也更为坚决,他似乎开始意识到,火弦正是在阻止他的寻找。

火弦一定就在某处。

火弦朝那布满闪电的红色沙团掷出了一团红色的火焰,火焰在空中化为一条长蛇,它钻进了风沙之中,所过之处燃起了火,陈曦无处可躲,触目所及皆是红色的火焰,像是流动的岩浆,闪电就是岩浆烧出的裂痕,火星四处飞溅,擦着陈曦的身体飞过,他再怎么机灵地躲避也无济于事,那火球最终将他包围,虽然他的全身都没有火,但烧灼的疼痛却从全身传来。

陈曦想要放弃了,疼痛反反复复,好不容易适应,还没来得及思考,新的折磨就来了。风沙的袭击已经不值一提,躲避的过程中他几次都被闪电击中,强烈的刺痛感从被击中的部位在全身爆炸开来。

他的心脏时而狂跳,时而停跳乱成一团,意识一直存在,让他清楚意识到自己无处可逃的处境。

举目皆是红色的火焰和银色的闪电,强烈的压抑感让他想起来曾经的梦境,在那梦里天上地下都是滚滚的岩浆,空中红通通地燃烧着,岩浆的天空以不可阻挡之势向地面推进,空气被掠夺殆尽,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窒息。

与他现在的处境何其相似!

陈曦忽然流出泪来,他感到自己的无力,感觉到绝望,他不想再躲避了,疼痛也好,烧灼也罢,要来就来吧,痛苦有什么好怕的,他想起镇伟,想起孤独的小童,一直都是局外人的他似乎终于感受到了他们的内心。

他心中一直都清楚这是火弦为自己创造的试炼之地,不管是何原因,他瞥见了驱灵学院的一角,火弦只是一名灵使而已,但他却拥有着毁灭一街的力量,不止是自己,他只看到火弦在自己身旁时的力量,却没有意识到或许有一天会有类似的力量来攻击自己。

他不能,他不能死,他至少要到达和火弦一样的水平才行。

他不躲了,反正也躲不过,他静静停在沙暴中央,即使痛苦着,也去感受风沙的运动和轨迹,他融入它们,随它们的移动而移动,就算被闪电击中,也咬牙坚持,不再一惊一乍地闪躲。火焰穿过他的身体,留下烧灼的痛感,他只是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缓解。

这一切火弦都看在眼中,陈曦在感受痛苦。他害怕痛苦,害怕失去,从小到大,总在试图避免痛苦,所谓孤独,在陈曦的心中与痛苦是同类感受。只要有弱点,就一定会被看穿。

陈曦的恐惧还有其它,但身心相通,心灵的痛苦总与身体的痛苦伴行,当人内心感到痛苦时,心中会有闷过痛的感觉,眼睛发酸,喉头肿胀,这一系列的感受都是痛苦的表现。

同样的,当身体被折磨,心灵会因为出其不意的打击而惊慌失措,因为我无处可躲,内心便会生出绝望,会怀疑人生,会放弃自我,会行尸走肉。

但有很多的人,面对痛苦时除了躲避,还有接受和承受,孰不知痛苦也是生命的形态,或者说是人生大部分时候的形态。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痛苦的生活却绵延不断,而且当人们回首往事,想起的总是生命中那些让人感到痛苦的人和事,正是因为其美丽与珍贵,人心才会痛苦。

学会接受和感受痛苦,便不再会害怕失败、挫折、无疾而终。如果陈曦能够不害怕这些痛苦,他便会强大一分。

虽然现在他还是个遇事下意识躲避和妥协的人,但每一次他都能坚持下来,一次两次的坚持并没有什么作用,但长久的坚持到底会送给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看到陈曦在动摇,陈曦在犹豫要不要放弃,向痛苦投降,或者是一边承受一边前进。

这才是训练的关键,一次次地将陈曦逼上两难的境地,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的短板,真正地去选择投降或是坚持,而不是在还可以有妥协的余地时得过且过。

要在驱灵学院生存,要想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的驱灵师,陈曦必须有一颗坚定的内心。安逸的环境会让他放松意志,反复的妥协最终会葬送他的命运。

陈曦很痛苦,他不想放弃。但他知道如果此时能直接召唤火弦,一切的折磨就都会消失。他想妥协,像以前那样,被环境所迫走上驱灵师的道路,来到学院学习。而不是顺从自己的内心坚持留在原来的世界,哪怕付出别人的生命。

但现在他又两难了,他因妥协而得来的驱灵学院新生的身份此刻变成了他坚持的理由。这理由很站不住脚,因为他当初是不想做驱灵师的。

如果现在召唤火弦,放弃目前的情况,不止是折磨,还有未来不可预测的恐惧都会从此远离,他还有机会回去原来的世界做他的普通人,多么诱人啊!

但是如此一来,自己对镇伟和火弦的承诺又怎么说?还有火弦背后的故事,学院里复杂的真相,米隆的石头,这些东西都怎么办呢,都跟着一起算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