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石屋异状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25字
  • 2018-05-13 14:33:37

“米隆是因为非法持有无忧石被降级的。如果是他我觉得那无忧石应该是真的。”

“他曾经持有违禁品?”

火弦点点头,“他当时是中级驱灵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使用了无忧石,高级驱灵师在学院几乎属于稀缺人员,中级驱灵师基本上已经是一般驱灵师所能达到的顶级水平了,一般人到达中级驱灵师后基本就会满足于此并稳定保持,并不会去冒险持有违禁品使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火弦说道,“再后来他就被植物研究所辞退了。”

“你怎么什么事都知道?”

“米隆原来也是年轻有为的驱灵师,那时在学院很出名,他被辞退和降级,学院里议论的人很多,我知道也正常。而且他曾经来山上找过东方,但他们并不是朋友。”

陈曦摆摆手,“现在不是讨论米隆的时候。”他接着说道,“无忧石应该是在我睡觉时丢的,谁可以进入我的宿舍而不被发现,管理员?宿舍我只能通过楼梯走上来,是否其他人也是一样?阳台门睡觉时我没锁上,会不会是通过阳台上来的?是驱灵师还是灵使,或者新生抑或是管理员?”

“除了你们新生不能直接跳上二楼,其他人都可以。”火弦看着陈曦说道。“而且宿舍管理员不一定会留意到有没有人去你的宿舍,巡逻不是他们的职责范围,只要新生的生命安全没有受到损伤就可以了。”

陈曦感到非常吃惊。

“是的,所以会拿走无忧石的人非常多。”火弦忽然问陈曦,“你不需要无忧石也是完全可以的。你可以通过练习和训练锻炼自己的思维稳定性,使他人不要那么轻易地就看穿你。”

“这不是我需不需要的问题,当时我就不该心软拿走米隆的无忧石。现在我把石头弄丢了,不能这样不了了之,我得找到石头,然后还给他。”

陈曦看着火弦,“我现在考虑要不要去找米隆,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让他帮我们分析一下可能会拿走无忧石的人。”

“我觉得暂时不要告诉米隆会比较好一些,你现在可以确定米隆一定是在帮你吗?如果不是,我建议你不要牵涉太多人进来。”

火弦接着说道,“你路上遇到的三个人,都有拿走石头的可能性。你说的阳台上的影子……你能确定你第一眼看到的确是一个人影吗?”

陈曦想了想,他只记得自己当时认为玻璃门上的影子是人影,但现在却想不起那影子的具体样子了,他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人影了。

“不确定了。”

火弦没说话,他忽然想起来一种稀有的灵,叫影灵,可以控制阴影进行移动和活动,可以通过阴影幻化成各种形状和姿态,凡是有阴影的地方都有可能有影灵,但是他并没有见过,更没有直接接触过。

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持续很久。

“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告诉米隆。”陈曦皱起了眉头,他想起来米隆害怕的样子,若是被他知道石头已经丢失,可能会更害怕,而且那石头曾经影响了他的事业,会不会再度影响他的事业也很难确定。但他总该有知情权。

陈曦深深觉得自己当初不该带走那石头。

他想了一会儿,最终下定了决心,“我决定了,还是要告诉米隆。”

火弦没说话,他点了点头,“那我陪你去。”

两人当即便离开了宿舍,一路往米隆的小屋跑去。不多时便到了,山上的雾气散了一些,没有陈曦之前看到的那样浓了,石屋的门关着,屋里的灯还亮着,陈曦一边敲门一边问有没有人,但并没有回应,叫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屋里静悄悄的。

于是两人推开门径直走进了米隆的屋子里。壁炉的火已经熄灭,还有些碳火在闪着红光,房间里还留有一丝丝的余温,基本上保留着陈曦来时的样子,当时的两个水杯已经清洗好了放在桌上。初此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有人在吗?”陈曦感觉米隆似乎在某个房间里,于是又叫了一声。

但并没有回应。

火弦打开几个房门,依次将米隆的房间看了个遍。陈曦也跟在他身后在那些房间里转了一圈,客厅一侧的两间房屋有一间是卧室,另一间存放着一些花草植物的标本,还有工作台和笔记,像是一个操作间,壁炉一侧的门进去是一个厨房,整洁到几乎没有水渍,陈曦也没发现食物的影子。他们大略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米隆的身影。

“我们走吧,他不在家。”火弦说道。

两人退出米隆的房子,火弦直接朝山下走去。之后火弦就抬脚离开了。

陈曦仍站在原地,火弦见他没跟上来便转身去看,只看到陈曦站在屋外,直盯着一侧的墙壁看。

“再等会儿。”陈曦说道。

火弦没有质疑,也重新返回了屋外。

陈曦绕着屋子走了一圈,一边念念有词,接着他又走了一圈,然后又是一圈。

火弦听到他在用自己的步子丈量房屋的面积。

“长20步,宽8步,客厅10步,厨房5步。”陈曦皱起了眉头,“三层墙壁约1步多厚,还少了4步。”

他走到房屋最后面的墙壁,约是厨房的位置,站定了在哪里看着,这里的墙壁与其它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小块石头堆叠而成,中间以黑色的水泥装物质填充,墙面凹凸不平,陈曦把耳朵贴上去,但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摸了摸墙壁,湿冷而略滑的感觉,他又转过去摸了摸其它处的墙壁,然后又回来摸这最后一面的墙壁。

如此这样来回了三次。

最后一面墙壁感觉更为潮湿,但却更温暖。

“火弦,你过来摸摸这里的墙壁,再对比一下其它地方的的墙壁。”陈曦对火弦说道。

火弦走了过去,照着陈曦的样子来回摸着不同的墙壁。

“感觉不一样。”火弦说道,“这面墙壁更温暖,也更潮湿。”

“你的发现跟我一样,这山中的雾气和温度是一样的,按说每一面墙的温度和湿度都该一样。”陈曦说道,“而且,这房屋的长度不对,纵行如果只有客厅和厨房的话,房屋的长度应该是16步,但现在房屋长度是20步,多了4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