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无忧石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11字
  • 2020-09-25 16:02:40

这是一栋石头房,墙身用石头堆砌,房顶是尖尖的三角顶,通身黑色,正对着小路的是房子的正门,中间一扇褐色的木门,由几块木板钉成,门上没有挂锁,只是搭在旁边的扣子上。木门左右两侧各开了一扇窗,窗户上似乎是装了玻璃,黑漆漆的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周围一片寂静,似乎连风声都消失了,雾更浓了,只能隐约瞧见山下有亮光,却看不清楚。陈曦感觉自己仿佛能听到雾气渗透入肌肤的滋滋声,这种又湿又冷的感觉不太好受。

米隆走到房门的左边,在墙上摸索了一阵,木门的上方就亮起了一盏灯,正照着门口,跟山顶其它地方一样,也是光秃秃的,并没有什么草木生长,只有一条石子路和路两旁的黑色乱石。

米隆推开门,陈曦就跟着走了进去。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米隆来这里,或许他根本没意识到这种行为有没有什么不妥,他觉得米隆是值得信任的。

“外面有点冷,你等我生一下火。”米隆摘下他的草帽挂在进门右手边的墙上,然后又开了一盏灯,陈曦发现他们正站在一间客厅里,客厅的中央很讲究地铺了木地板,右边是两间房门,左边的墙边放着一个小书架,书架上陈列着一些高高低低的书,离书架不远处是一张单人沙发,铺了棕色的厚麻布,沙发脚下是一块颜色繁杂的暗红色地毯。

客厅的尽头是一个壁炉,正对壁炉的不远处也放着一张一样的沙发和地毯,两张沙发之间是一张颜色古旧的长桌,桌上放着一个杯子。站在陈曦的位置可以看到壁炉里被熏黑的墙壁。挨着壁炉的左边是一扇木门,不知道那边又是间什么房子。

这是陈曦第一次进入驱灵学院的私人住所,不仅没有稀奇古怪的感觉,反而还有一丝温馨舒适的氛围。陈曦学着米隆的样子换了鞋,然后走进去站在客厅中央打量着。

这地方他好像来过,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不多时,米隆就生了火,又沏了茶,他招呼陈曦坐下。

“你这里感觉很不错。”陈曦对米隆说道,一边说一边挪了挪沙发,坐到离壁炉更近的位置,明亮的火光让他感觉非常温暖,先前的湿冷感也消了一大半了。

“除了生活,我现在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以做。照顾那些花花草草已经变得非常简单和随便了,不像一开始的时候,植物研究员是最受关注的,几乎走到哪儿都是焦点。”米隆看着壁炉,火光照亮他脸上的皱纹,一道道似乎都在叹气,“现在的驱灵师们更喜欢那些刺激的,好看的,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但这种风潮肯定也会像当初的白李木一样变成过去,谁知道后面人们还会喜欢什么东西呢……”

米隆喝了一口茶水,又叹了口气,看起来他心中似乎有很多郁闷之情,他很想倾诉,但陈曦并不是很想听。

“为什么要来你家?”陈曦看了看桌上的茶水,淡绿色的,有很清香的味道飘出来,但他只是看看,并没有动手去拿。“山下跟这里有什么区别吗?”

“我差点给忘了!”米隆放下杯子,望向陈曦,“对于东方,你知道多少?”

“并不知道什么?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稍等一下。”米隆起身走开了,他进了右边的一间房内,房间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不多时他又回来了,手上攥着什么东西。

“你先戴上这个,在你还不能完全隐藏自己的想法之前,无忧石可以暂时帮你。”

这是一块规则的六边形薄片石头,淡褐色,表面粗糙,像一块普通的砂岩。

“为什么我要戴它?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帮我?”

“灵使找到你的时候你是不是问了一样的问题,为什么是你?答案很简单,因为你是东方。东方有朋友,有仰慕者,这些人想帮一帮他的继任者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我不戴,也不隐藏自己的想法呢?”

“去年,有一位新生在云山被杀,被杀,不只是失去魄种,连他后天的灵魂一起被消灭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米隆在陈曦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脸上是凝重的神色,“这代表着他不能再回去原来的世界,他这个人从驱灵学院,从低维世界彻底消失。”

“但是……跟这块石头有什么关系?”

米隆忽然笑了,好像陈曦问了一个很可笑的问题。“为什么?你的灵使还真是不负责任啊!因为初级驱灵师考核的通过率根据入学新生的人数而定,可以通过考核的人数在一开始入学时就已经确定了。我猜,很多灵使一开始就知道这个规则,去年那位新生就是被其它新生杀害的。当然后来真相被查出来了,但杀人者只是被夺取了魄种,并剥夺了驱灵师资格而已。他依然可以回原来的世界而不被惩罚。你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吗?”

“因为驱灵学院规定无论各种情况,驱灵师都不可直接做出有损人类生命的事。新生被杀的事几乎每年都会发生。驱灵新生的成长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学院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寻找继任者,毕竟驱灵师的培养属于精英教育,人数太多质量反而会下降,择优录取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结果现在却变成了互相迫害的原因。”

“这就好比是生存游戏,落后便要被打被掠夺。我原本不想对你讲这么多,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都是你们新生自己的事,已具备资格的驱灵师是不会参与其中的,毕竟你不知道谁最后会赢,谁又会输。再说,这些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过好我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

陈曦的脸色已经变了,他有些后悔跟米隆进了石头房,又听他讲了这么多。因为他隐约觉得米隆并没有骗他,米隆所说的都是真的。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周围的空间和时间都消失了,他只是顺其自然地生活和前行,如此而已,为什么必须要去知道这些,又为什么一定要是他来面对这些问题。

他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忽然很想念自己的那些同学,想念自己遇到火弦之前单纯的大学生活。

“你明白驱灵师魄种的再生过程吗?”

陈曦摇摇头。

“也难怪,你是学院唯一一个二十年生的继任者,你一出生东方便与你同在。这是东方的选择,其它的新生基本上是速成的,最长的也不过五六年,也就是说到十四五岁时魄种才去融入到灵魂中。时间越久,融合度越好,成为驱灵师的可能性也最大。”

米隆的语气慢慢放缓了。

“但只是可能性而已。我等了东方二十年,不可能放任你随便乱来。我现在已经卷进来了,如果你还是不愿意戴上无忧石,那别人就会轻易看出你的想法,也会知道是我帮了你。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花农,学院大把无业的驱灵师可以取代我……我想就算我被杀了也没什么人会在意……”

米隆抱住了头,声音渐渐地低沉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