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热血背后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55字
  • 2020-09-25 16:02:38

他转头去看火弦,发现火弦也在看他,于是朝着火弦笑了笑,然后又转过身来。

舞台中央缓缓映出一道透明的屏幕,一段音乐响起,屏幕上显出画面来,开始播放的是学院的宣传片。因为林洁的介绍在先,陈曦看懂了片子的内容。音乐声中一片灰白而死寂的天空中是光秃秃的荒山,零星的几棵绿树看起来也是病恹恹的样子,接着从四面八方将落下一些人影,镜头拉近,绿树渐渐变多,山中开始有溪流,开始有鸟群,镜头又渐渐拉远,群山开始变得有色彩,像是被施了魔法,一点点由原来的灰黄色变为红色、白色、绿色、黄色……天空变得澄澈碧蓝,音乐声开始变得激昂。

镜头转换到一间褐色的木质房间内,房间正中是一张简谱的棕褐色长桌,几个人围坐在桌旁或是翻阅,或是在书写,同样的房间内,他们开始围坐着讨论,时而激烈争辩。接着房间变为灰白色调,桌椅也变为更有质感的黑色,那些人似乎岁数变大了一些,仍是在讨论争辩。再之后的画面快速更迭,最后是在纯白的房间内,桌子是银色的,人变多了,有年老的,有年轻的,他们围桌而坐,面前摆放着一堆堆的文件,不变的仍是讨论。屏幕上飞快地翻过一页页的纸张,写着满满的文字和图表,这些是林洁先前所提到的研究成果。于此同时音乐变得更加激昂了。

镜头又转向了一个工厂模样的空间内,身着白色服装并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紧张有序地在加工着一些形状各异的零件,忽然间屏幕中飞出一把闪光的长剑,朝着所有观众席的新生而来,它快速在空中旋转,然后飞回屏幕中,接着是一把弯刀、一根长鞭、一杆长矛、短剑、一支接一支形状大小各异的枪……它们飞出时带着剑出鞘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声音、子弹上膛的声音、齿轮转动的声音……新生们被这应接不暇的武器和声音所感染,人人都睁大了眼睛,包括陈曦,他只觉得自己心中有热血翻涌,却并不知这因何而起。

现在只是音乐就足以使人沸腾起来,身着银色制服的年轻男女自屏幕中飞跃而出,停于礼堂上空,他们的手中握着刚刚展示过的兵器,长马尾的女生握着一根长鞭,她旋转身体向外甩出长鞭,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似乎要划破礼堂的空气,那鞭子忽然迸出银色的火星来,接下来是刀、剑、矛……所有人都抑制不住地连声惊呼,忽然间那群人便化为了一片碎裂的粉末,屏幕上是陈曦所熟悉的空间裂缝的样子,模糊的远景,清晰的近景,身着灵使制服的男性与身着银色制服的女性立于屏幕左侧,右侧则是一体型3倍于常的身着连帽长袍的人影,那只是人影而已。音乐声声如鼓点急奏,似有金戈铁马,千军万马奔腾之势,那三人缠斗起来,镜头快速切换,灰蒙蒙的夜景下三人于朦胧的圆月之下碰撞又分离,不时有银色的火星和黑色的浓雾出现,灵使与驱灵师渐渐占了上风,步步紧逼压制住了那黑色的人影,镜头拉近,年轻的驱灵师沉稳有力地说出了所有新生都熟悉的字眼。

“散!”

那黑色的人影顿时便化为一团黑雾,接着消散不见。镜头切换,白天、黑夜、傍晚、林间、山中、田野、高楼、广场,不同相貌的驱灵师接连地说着“散!”,不同大小体态的人影接连着变为各种颜色的雾或尘。

音乐声与画面戛然而止。

礼堂内半晌无语,接着便爆发出了一阵极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音乐与影像的感染力总让人难以防备,它们渗透进你的全身,带着毫不客气的坚决闯进你的心里,将你束缚。

所谓热血,就是一段又一段极富冲击力的画面快速出击,让人来不及思考,只能让眼睛和耳朵被迫接受画面和声音传递出来的信息。身体想要快速捕捉画面和声音,渐渐变得越来越专注,交感神经的兴奋性被调动起来,肾上腺素跟着逐渐飙升,血管扩张,心搏增加,血压上升,瞳孔变大,观众控制不住地想要呐喊,想要战斗,想要惩奸除恶,血液在沸腾,情感在燃烧,他们似乎站在世界的顶端,他们似乎已经成为银色制服的驱灵师,过往作为考核内容的驱灵过程也蒙上了血与火的颜色,一种神圣的自豪感便从心底升腾而起。

陈曦此刻便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热血沸腾,他跟着众人鼓掌,一直到一位白发老人出现在台上。他伸出两手微笑着示意大家停止掌声,但那掌声却因为他的动作变得更加热烈了。

新生们还不知道这是谁,但直觉告诉他们这是学院的大人物。

这就是穆罗,学院的第一代建立者,灵使们知道,新生却不知道。火弦一眼就认出了他,与十年前他见到的时候相比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宣传片的内容激荡了新生的血液,却并未对灵使产生什么影响,他们认得那些武器,也明白那些视频内容是后期制作的,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经历过太多次的驱灵,最后的驱灵过程在他们看来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并不值得太过激动。

刚刚的宣传片倒是勾起了火弦的回忆,那些武器之中有一把红色的弓,那是东方的武器,也会成为陈曦的武器,那弓现在应该还放在兵器库内,不只是武器,火弦还看到了穆罗,在刚刚的宣传片中他也多次出现,从年轻到年老,一直在跟别人讨论什么。

火弦是资历最老的驱灵师之一,资历让他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以前他就见过穆罗很多次,但并未有过太多接触,因为东方总不太喜欢这些事务,身为高级驱灵师,又有属于自己的青木山,东方似乎已经满足了,甚至对于驱灵,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热情,跟东方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他最快乐的时候,他只是一只狸猫,漫山遍野疯跑,不用像其它灵使那样要训练和工作,他知道,那时候他非常招人羡慕,别说是别人,就连他自己都羡慕那时的生活。

他心里又酸了起来,东方……不,他不应该再想,他原本是在想有关穆罗的事,还有陈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